7017k 面對龍呈的威脅,韓俊林只能給他找生路,而且,龍呈對他來說還有極大的利用價值。

「龍爺,基地那邊對你的態度是非常堅決的,不是我能改變的……」

韓俊林這番話一出口,龍呈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不過,對於基地的態度,他也有所預料,如果雙方調換了位置,龍呈也是不會給對方任何機會的。

「不過嘛……」韓俊林話音一轉,說道:「只要龍爺在基地的眼裡是個死人不就沒事了么!」

龍爺先是一愣,但他很快就明白了韓俊林的意思。

「龍爺,現在可不是從前了,死人可是沒法進行dna鑒定的,只要你一『死』,再換個地方不就沒人認識你了么!」

龍呈對韓俊林的話有些贊同,但有個難題卻擺在面前,「韓老弟,換地方哪有這麼容易啊,現在外面處處殺機,走錯了路可就是九死無生了!」

韓俊林神秘一笑,說道:「龍爺,誰說換地方就一定要跑很遠呢……」

「嗯?」龍呈有些疑惑了。

「認識龍爺的人現在基本都在俞南區,跑到大江對岸的俞北區,認識龍爺的人不就沒多少了么!」

「俞北!?」龍爺眼前一亮,對啊,雖說他龍呈也算是俞山的傳奇人物,但作為地下教父,真正認識他的人並不多,更何況末世這場浩劫之後,認識他的人就更少了。

他真正露面最多的反而是這末世后的俞南區,但也僅限於自己據點裡的人以及俞南區幾個勢力的首腦人物。

不過有個問題他卻不甚明白,問道:「老弟你之前說我們之間相互幫忙,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哎……龍爺別看我投靠了刑天基地,但我跟那邊的關係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好,辦妥了這件事之後很可能還是留在俞山,而不會調回總部的……」韓俊林有些不甘心的嘆口氣說道。

他和吳昕的恩怨可不是那麼容易化解的,雖然對方說了不會再計較以前的事,但可沒說會樂意看到他在眼前晃蕩。

在獲得吳昕徹底的諒解之前,他很大可能會被扔在俞山坐冷板凳,對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功、立大功,在對方面前不停的刷存在感,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利用價值,摒棄前嫌,願意收他當狗。

只要能做到這一步,他韓俊林就有了翻身的機會。

為此,他的計劃就是在這件事之後,主動請求留在俞山,然後申請前往俞北區進行開拓,藉此立功,而這就需要龍呈的幫助了。

當然,這裡面的內情他是不會跟龍呈坦白的,只說自己以後回去俞北,到時要麻煩龍呈幫忙,而他也會給予其方便的。

龍呈一下就明白了韓俊林的意思,對方這是要藉助他往上爬啊,對此,他卻沒有任何的不滿,反而來了興緻。

要是他在刑天基地中有內應,這對他發展勢力可是有極大的幫助的,而且還能藉機從韓俊林那裡了解刑天基地的內部情況,只要時機一到,說不定還有報仇雪恥的機會。

「不愧是韓老弟,這個安排真是太妙了!」龍呈不禁給韓俊林比了個大拇哥。

「哪裡哪裡,只是個計劃而已,要想實施可得先把現在的事情給辦好了……」韓俊林謙虛了一下,就將話題轉到了他的任務上。

龍呈點了點頭,思索道:「的確,張寶光要如何處理,我要如何才能在基地那邊成為『死人』,這都得一一計劃。」

「張寶光嘛……」韓俊林說著便看向了一旁的王胖子,問道:「王老弟,這可就要拜託你了!」

龍呈也將目光瞄向了王胖子。

見兩人都看向自己,王胖子稍微猶豫了一下后,這才嘆口氣道:「說吧,要我怎麼做!」

龍呈與韓俊林心中一喜,三人便開始討論起了後續的計劃。

經過大半天的商量后,他們的計劃也定了下來,龍呈拿著紅酒給三人一人倒了一杯,舉起酒杯道:「祝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其餘兩人應了一聲后,三人便一仰頭將酒杯中的酒給一飲而盡了。

「韓老弟,刑天基地那邊可就看你的了!」龍呈將自己編造好的情報給塞進煙酒後,遞給了韓俊林。

韓俊林伸手接過,爽快的答應道:「放心,就交給我吧!」

「王老弟,張寶光那邊……」龍呈又看向了一旁的王胖子。

王胖子點了點頭道:「沒問題!」

「行,那就各自行動吧!」

隨著龍呈的話音落地,韓俊林與王胖子便起身離開了他的房間,一個去給刑天基地「通風報信」,一個去給張寶光「通風報信」。

不過,在兩人出門之後,龍呈的嘴角掛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

一處荒廢的大樓之中,王胖子來到了張寶光的藏匿地。

只見一百條精壯漢子正圍攏在一口大鍋周圍,鐵鍋下面積了厚厚的一堆黑灰,不時有火星冒出,而鍋里殘存的湯汁餘溫猶在,周圍的空氣中瀰漫這一股肉香,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塊肉如同餓狼般在啃食。

張寶光坐在鐵鍋前方的一把椅子上,正專心啃食著手裡的一大塊排骨。

「光哥,那邊有動靜了!」王胖子小心翼翼的來到張寶光身邊,小聲的說道。

張寶光一邊咀嚼一邊抬頭開向王胖子,眼神中的瘋狂相比之前更加的讓人膽寒。

「吃了沒?」張寶光露出一個邪詭的笑容,隨後將旁邊盆里的一塊肉遞給了王胖子,這是半截煮得發白髮爛的人手,光是賣相就能讓人產生極度的不適。

但王胖子卻毫不在意,接過這塊肉,蹲在一旁就啃了起來。

王胖子的表現讓張寶光十分滿意,他伸出油膩的手在對方的光頭上啪啪的拍了幾下,大笑道:「哈哈哈,還以為你跟龍呈那老肉塊過幾天就變回去了呢!」

張寶光嘴裡嚼著肉,含糊不清的道:「我生是光哥的人,死是光哥的鬼!」

張寶光邪詭的笑了笑,彎下腰,靠近王胖子道:「如何,龍呈那邊準備如何算計我?」利拉德被蓋帽之後,陳凡搶下這個籃板,直接轉身反擊!

迅速落到左側外線!

這個時候利拉德亦步亦趨的防守陳凡,並且在防守中逐漸加強身體對抗!

克里斯突然上提到三分線外,陳凡立馬繞着克里斯過去,不過動作進行到一半就直接變向左側橫移!

眼看陳凡馬上就要直插內線,

《傳世曼巴》第三百九十六章拼到加時! 朴美慧不得不答應林風,雖然到嘴的肥羊被搶走了,她很心疼。但是她明白,林風能夠給到他們金韓的東西,遠比金錢實用。

金韓製造h化武器,如果得到了林風的支持和某些技術的指導,她可以肯定,h化武器至少要提前五年時間研製出來。

誰輕誰重,在她來華之前,父親已經跟自己囑咐的非常清楚了。

林風是什麼人,其實朴美慧知道的並不深,她只清楚林風是整個世界的地下主宰,而也是僅僅這就足夠她對眼前這個看似普通的男人尊敬。

隨後,林風見談妥了就要離開,沒想到朴知昕這小丫頭忽然從房裡跑了出來。

此時的她已經換上了一身可愛的睡衣,一副疲倦的樣子。

「歐巴~你不要走,留下來陪我。」

林風一陣驚額,而朴美慧此時瞪大了眼睛,一臉怒氣的看著朴知昕。

真是一點形象都不注意。

朴美慧看了看林風,見林風沒有多大反應才默默的鬆了口氣。

父親大人告訴過她,林先生脾氣不太好,讓她們姐妹倆時刻要注意說話方式。

但是朴美慧發現,林風其實挺隨和,至少相處的一個多小時里,林風並沒有表現出暴躁的一面。

「放肆,林先生怎麼會留下來陪你。」朴美慧嚴肅的批評朴知昕。

而朴知昕卻是不管,好不容易熬到兩人談完話,她可不願意放林風走。

林風嘆了口氣,回想到了當年。

當年林風連續好幾個夜晚是哄著朴知昕睡覺的,那時候正是林風叱吒整個地下風雲,終日浴血奮殺的歲月。

藏在他內心許多的孤獨和怨氣都無處去訴說,當時朴知昕又小,林風見她長得很可愛,又特別黏林風,對於林風身上的戾氣沒有半點畏懼。

所以在好幾個深夜裡,林風對著熟睡的朴知昕訴說了不少心裡話,但林風不確定這小丫頭是真的睡著了還是假裝睡的。

反正自那以後,林知昕就更黏林風了,林風離開金韓后,最後聽朴大人說,這丫頭在家哭了整整半個多月。

「風哥哥,我要你陪我睡,我要你和以前一樣給我講故事。」朴知昕撅著小嘴,眼神期待的看著林風。

朴美慧急忙站出來,面露歉意的對林風說道:「林先生,您不要在意,小妹她不太懂事。」

林風笑了笑,隨後走到朴知昕身邊,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

朴知昕嘿嘿的朝林風笑了笑,雙手握在一起,聳了聳肩。

誰能想到,朴知昕這個在金韓到華國的知名度都非常高的女星,在林風面前能表現出這樣聽話乖巧的一面。

她可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夢中情人……

「你先進房,我等會兒就去給你講故事。」

朴知昕一喜,雀躍道:「不許騙我哦風哥哥。」

林風笑了笑,這個小丫頭哪兒有一副明星樣子。

朴知昕回到了房間,林風轉頭看向朴美慧,他知道這個女人時刻都在觀察自己。

「你不用緊張,她是你的小妹同樣也是我的小妹。」林風道。

朴美慧婉兒一笑,其實林風之前和朴知昕之間的事她都知道,那段時間剛好是朴知昕的母親因為車禍去世。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朴知昕遇到了林風。

「林先生,當年您出現的時候,小妹的母親剛剛因為車禍去世不久,可能在那個時候她就對您產生了情感上的寄託,所以現在還對您念念不忘。」

林風眉頭一皺,這個事兒他還真不知道。

這小丫頭當初還那麼開心的粘著自己,林風可真的是一點兒都沒發現她不一樣的地方。

林風看了眼朴知昕的房間,隨後緩緩的走了進去,沒想到這小丫頭此時已經睡著了。

看來她是真的困了。

「林先生,時間不早了,要不您就在這裡住下,屋裡還有多餘的房間。」朴美慧走了過來,低聲說道。

林風點了點頭沒有拒絕,這裡離公司也不遠,剛好明天他還要上班。

隨後,朴美慧回到了自己房中。

而林風則是坐在了朴知昕的窗邊。

誰能想到,當年兩個內心都充滿了難過與黑暗的人,他們走在一起的時候都是笑著面對這個世界的。

…… 「婦人怎麼了?婦人就該被你欺負?婦人就活該被你凌辱?你母親還是婦人呢!」鞠子洲氣憤甩下身上罩袍,對着站在牆邊的陰涼處里的兩名工人發脾氣。

這兩位,方才對在工地里洗衣的女工動手動腳,被墨者抓了個正著。

墨者濟站在一邊,看着一貫沒有什麼脾氣的鞠子洲發火,他有些膽戰心驚。

「鞠先生…要不就算了吧,他們也沒有做什麼……」濟乾笑着,幫兩名工人求情。

鞠子洲回過頭來瞪了他一眼,濟立刻止住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