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錦川搖搖頭:「至少他們把我養到了十八歲,而不是中途就把我送走,亦或者除掉。」

「傅安安,有些事情,不要再查了。席家沒你想的那麼好,寧家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壞,至少我在這兒過得比寧家好千倍!」

「可——」

「席陽接下那樁案子,就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唯一的意外,是你母親也在車上。」

席錦川冷聲道,他目光陰冷,盯着傅安安看。

傅安安被她看得背脊發涼,總覺得他不像是好人。

「看在你是大哥唯一血脈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提示,在那一樁案件中,寧家只是傀儡,真兇,就連我也不知道。」

這話,和傅南璟之前說的一模一樣。

傅安安不甘心:「那我難道要看着寧家一步一步走上巔峰?」

席錦川無奈的聳肩:「按照目前的你,確實無法將寧家扳倒,我的建議是,好好生活,不要再去查那些事情,否則,丟命的不只是你。」

若是背後的人知道了傅安安的存在,那傅家都會受到牽連。

傅安安不吭聲。

「別想着聯合傅家,傅家在背後真兇面前,也只是螳臂當車罷了。」

席錦川看出了她的心思:「言盡於此,你好好照顧自己。」

他轉動着輪椅,轉身,離開。

傅安安看着他的背影,幽幽的開口:「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寧家,在她眼裏,是狼坑虎穴。

席錦川行動不便,在寧家真的過的好嗎?

席錦川手一頓,「比你想像中好得多。」

這是真的。

寧湘護着他,寧家沒人敢動他。

從某種程度而言,這算是難得的好日子。

傅安安目送他離開,攥緊了拳頭。

連席錦川都勸她放棄,難道她真的應該放棄報仇?裝作什麼都沒發生,沒心沒肺的過一輩子?

亦或者,暗中調查,等到合適的時機,一擊致命!

她低着頭,甚至沒注意到傅嶸已經走了過來。

他剛抽過煙,身上還有淡淡的煙草味道。

氣息瀰漫過來,傅安安下意識抬頭:「你以後別抽煙。」

抽煙對身體不好。

傅嶸嗯了一聲:「進去吧。」

他情緒不高,傅安安還想說些什麼。

但他已經走了。

她跟在身後,想說的話卡在了嗓子眼裏。

回到會場,拍賣會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雲舒拍下了一架鋼琴,打算放在傅園。

傅南璟倒也慣着她,反正家裏不差錢。

傅安安有心事,悶悶不樂的坐下,傅嶸靠在一旁。

她沒心思去看別的,時不時地看向身側的傅嶸,後者沒什麼動靜,眯著眸子休息。

傅安安低頭,「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

傅嶸沒吭聲。

「我之前聽媽媽說你在軍區被管控,我不想你因為我,去做出什麼傻事,所以我才沒說。」

她是真的不想給傅嶸添麻煩。

傅嶸自身難保,還要護住她,很難。

傅嶸依舊沒說話。

難道還在生氣?

傅安安抬眸,一眼撞入他幽深晦暗的眸子:「傅安安。」

他低聲叫她。

傅安安耳根微紅:「?」

「我喜歡你,你知道的。」

傅安安噎了一下,這男人,怎麼能把這些話說的這麼理直氣壯?

傅嶸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繼續往下說。

「我很希望你能學會依賴我,學會相信我,甚至愛我。我知道事情很突然,我不想逼你,但我也不想放手。」

傅安安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隱瞞他,是不對的。

傅安安咬着牙,渾身僵硬。

「我從很小就喜歡你,這麼多年,我習慣了保護你,你也習慣找我告狀,我習慣了,你不告訴我,我很難受。」

傅安安以前沒少闖禍,她雖然怕他。

但爛攤子,都是傅嶸收拾的。

想到這些,傅安安眼圈都紅了,「我……我以後不這樣了,你別難過……」

以後,有什麼事情,她說,她說!

傅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末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晚上你和二哥去傅園,我想冷靜一下。」

她總在他面前晃悠,他很難控制住自己。

尤其是今晚。

他格外想要放鬆一下。

傅安安癟嘴:「你——」

「明早我來接你,晚上早點休息。」傅嶸甩下這話,起身離開。

傅安安還想說些什麼,看着他的背影,只能閉嘴。

唔……

他這是生氣了。

這一點,她還是能看出來的。

早知道事情會這樣,他還不如老老實實告訴他。

雲舒注意到這邊的動靜,咂咂嘴兒:「我要是傅嶸,我現在沒把你拆了,都是仁慈。」

「?」

「你被葉曼欺負,你一聲不吭,你覺得我幫你教訓過了,但這在傅嶸眼裏,是最難受的。

他喜歡你,你被欺負,他不知道,甚至沒能為你出氣,你覺得他難受嗎?」

傅安安咬着牙:「我只是不想給他——」

「他喜歡你,你的事情怎麼會是添麻煩?」

雲舒反問。

隨即看向了傅南璟:「阿璟,我的事情,你覺得麻煩嗎?」

「甘之如飴。」

她的事情,他怎麼會覺得麻煩?

傅安安噎了一下,這麼明顯的狗糧,不想吃。

壓根不想吃。

「可是,我道歉了。」

「你的道歉有誠意嗎?」

雲舒挑眉:「安安,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真不喜歡他嗎?從小到大,你對他依賴感最強,他說的話你每一句都記在心裏,他不理你,你好幾天沒精神,你真不喜歡他?」

雲舒一般是不插手別人的感情。

但傅安安這反射弧,實在太長。

作為吃瓜群眾,她有必要多說兩句:「安安,起身你自己都沒發現,你對傅嶸是有佔有慾的,也是有好感的。」

「你好好想想,他若是哪天真的不喜歡你了,你會不會難受?」

傅安安哪兒聽過這些,腦瓜子嗡嗡亂響。

「我……我不知道跑——」

「那你就想想你們吵架了,你難受嗎?」雲舒循循善誘。

「難受。」

傅安安點頭,是真的難受。

「那如果他真的走了,你會比那個時候難受百倍——」

唰的一下,傅安安站了起來「我不能去傅園了,我要回家!」

目前為止,寧湘和席錦川的人設是——病嬌&病嬌。

病嬌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只不過想把自己的所有物牢牢掌控在手心裏罷了! 回到家時,午飯還沒有做好。

但是母親的身影卻出現在了廚房。

江小川有點奇怪,這還沒到下工的時間呢,怎麼母親提前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