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傷害不夠,但他還是有機會的。

被接連兩槍擊中,那名玩家一定不再動了,他或者選擇在車裏打葯,或者就這麼一直低着頭,以此來規避暗處的狙擊槍。

他已經被鎖死了位置,這一個淘汰分無論如何……丁溫都得拿下!

來到二樓的窗前,丁溫再次架好了槍,順着瞄準鏡向那輛寶馬看去。

隨後,他看到了……一個小腦袋。

玩家打葯的時候是不能趴着的,必須得抬起頭,儘管這抬頭幅度不算太大,丁溫之前與他平行時看不到,但他現在已位於高處,這名玩家的頭……剛好暴露在視野之中。

「再見。」

丁溫當然不會給他打起葯來的機會,立馬果斷扣動扳機,一槍擊中了他的頭部!

「恭喜你,擊殺玩家五十八厘米,獲得一殺!」

…………

丁溫屬實被這個ID給驚到了。

五十八厘米,那還是人嗎?

有些玩家總會想法設法,創造出許多奇奇怪怪的ID,丁溫本應見怪不怪了,但此時還是因為這個ID愣了幾秒。

回過神來,他趕緊把ID的事拋到一邊,快步下樓,前往五十八老哥的盒子旁。

什麼亂七八糟的都不重要,舔包才是最重要的,畢竟丁溫現在實在是太窮了,他急需要物資來補充一下。

來到前窗碎裂的寶馬車前,丁溫拉開車門,鑽進去趴在了遺物盒子上。

「恭喜您,獲得醫療包X3……」

「恭喜您,獲得迷霧X4……」

「恭喜您,獲得裝備【天角:迷幻棋盤】!」

丁溫扒動的手停住,眼睛睜大,看向這個巴掌大小,金色外殼的棋盤上。

五十八老哥竟然有【八角棋手】的職業裝備?

丁溫突然覺得,自己摩托被偷……簡直偷的太對了!

如果不是因為摩托被偷,那自己也不會如此輕易,靠偷襲拿到一個淘汰,收穫眼前的棋盤了。

「五十八老哥,我會記得你的,走好。」

丁溫眉開眼笑的為他默哀了一句,然後迫不及待的調出了【天角:迷幻棋盤】的屬性介紹。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墨寶便帶着哥哥又跑了進來。

當然,為了表示他的「誠意」,他還特地提了一個小花籃。

「洛阿姨,洛阿姨?你在嗎?我是小墨墨噢,我來找你啦。」脆生生的童音在這個實驗所里響起,惹來了好幾個工作人員圍觀。

其中,也包括正在實驗室里做試驗的洛瑜。

小墨墨?

她聽到這個聲音,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昨天還對她敵意滿滿的孩子,今天會來這找她?

洛瑜拉開了門。

「洛阿姨,原來你在這啊,對不起噢,昨天的事,是我們誤會了,我今天特意帶哥哥來給你道歉,希望你不要生氣。」

笑得小眼睛都成了彎月的小傢伙,將手裏的花籃舉到她面前後,整個實驗室的門口,都是這濃郁的花香。

洛瑜怔了怔。

好久,她才回過神來,隨即,緩緩接住了這個小花籃。

「……我沒有生氣,你們怎麼過來了?不是要上學嗎?」洛瑜對這幾個孩子,其實還是有感情的。

當初,溫栩栩在M國,這三胞胎里的兩個男孩,都是她在照顧,那段時間,她還以為,她會成為他們的媽媽。

「是呀,可是我們偷偷跑出來了,昨天你的那些針劑,我們後來跟舅舅弄清楚了,確實是他叫你來的,所以,我們覺得應該跟你道個歉。」

墨寶又拉了拉旁邊的哥哥。

霍胤沒有辦法了,只能也僵硬的走了過來,不情不願「嗯」了一聲。

洛瑜看到,這才終於滿心歡喜起來。

連孩子都不再對她抱有成見了,那她再接近他們的爹地,又還有什麼困難呢?

反正,現在那個女人也不會再回來了。

洛瑜連試驗都沒心思做了,帶着兩個孩子就去了吃好吃的。

「洛阿姨,我想玩遊戲,你的手機可以給我玩玩遊戲嗎?」

「當然可以!」

心裏樂開了花的洛瑜,哪裏會去想別的?在餐廳里點餐后,聽到墨寶要玩遊戲,馬上,她就把自己的手機給他了。

墨寶拿到了手機,給哥哥使了一個眼色。

霍胤會意。

抿了抿漂亮的小嘴唇,生平第一次,這高冷寡言的小少爺,把自己手中的牛奶杯推了過去:「放點糖。」

「啊?」洛瑜果然受寵若驚,她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着這牛奶杯,「加……加糖?」

「嗯。」

霍胤又是好脾氣的點了一下頭。

洛瑜:「……」

啥也不說了,抱着就牛奶杯就站了起來:「好的,阿姨這就去給你加。」

然後她拿着這杯子就跑去加糖了。

兩個小傢伙看到她終於走了,馬上,開始了對她這手機的「解剖」。

都是頂尖黑客高手,講真,就算是這手機里少了一個符號,他們都能把它給挖出來,順便再問候問候它的祖宗十八代。

一分鐘后,他們要的東西果然出現了。

「是洛天南發給她的消息。」

「說什麼?」

「警告她,不要再去惹爹地,說中島雄來了,最近一定會有所動靜,讓她不要惹禍上身。」

墨寶將這手機已經被刪除的信息全部還原了出來,一一給到哥哥看。

中島雄?

霍胤小小的眉心蹙了蹙。

也就是這個時候,洛瑜拿着加好糖的牛奶杯又回來了,墨寶看到了,立刻把所有程序刪除,回到了遊戲頁面。

兩個小傢伙滿載而歸。

回到家后,霍胤第一時間打給了爹地,希望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但可惜,爹地便沒有聽,反倒是冷叔叔的聲音傳了過來:「怎麼了?胤胤小少爺,你爹地他現在有點事走不開。」

「冷叔叔,你們是不是在找媽咪?我們已經查到了一個人,叫中島雄。」

「誰?」

冷緒簡直要給這兩位小少爺給跪了!

因為,他們剛剛才從西京公司出來,在裏面並沒有查到任何東西。

反倒是這兩個小傢伙,還查出了一個叫中島雄的人。

冷緒把電話給掛了,看向了旁邊坐在台階上還是滿身殺氣的男人:「總裁,中島雄是誰?」

「中島雄?」耐性已經耗盡的霍司爵側頭瞪向了他,「問這個人幹什麼?」

「是小少爺他們剛才打電話來說的,不知道他們查了什麼東西,說是查到了這個名字。」

「……」

霍司爵終於沉默了。

他那倆兒子的智商,他是知道的。

如果他們說查到的,那一定是跟這件事有關的東西,那這個中島雄到底是誰?

霍司爵低頭打開了手機,開始找出來日本前找私人偵探給他查的那封郵件,結果,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看,真的發現了這個人。

「是鶴崗家裏的管家。」

「管家?」 這是大疑惑。

當然,首先是因為林凡確定了諸神祗的身份。

再次,這虛影下壓的一掌,在他看來不過如此,不堪一提。

林凡都未曾震拳或是出戟,只是兩束金光從眼中射出,就將遮掩天地的這一掌破去,之後,才震指射出紅芒。

虛影怒吼,像是感知到了危機,想要抵擋,但結果無用,這紅芒無情,將他殺成漫天煙雲散去,於此同時,他盤坐的那顆星亦成為塵埃,消失在這片星宇中。

「這麼簡單嗎?」林凡皺眉。

為何與雷神等同列星空中,但確這麼弱?

「咚咚。」

天宇震動,又有一尊虛影起身來,他拖動長刀,足有十米長,兜頭就像林凡斬來。

「還是太弱。」

林凡皺眉,他有點不敢相信。

這還是劫難嗎?

為何這些人都這般之弱?

一拳一腳就可以轟殺至死,對他造不成任何的威脅。

混沌鎮神鍾一衝而過,將虛影手中長刀及其本尊都擊潰,殺成齏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