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款?」

王敏的俏臉一愣,收起媚態,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秦雲,看來父親說的沒錯,陛下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若是以前,秦雲不可能真處罰她。

「皇上~你好壞,臣妾每月的錢都是您給的,哪裡去找銀子捐給關中。」

王敏撒嬌,直接鑽入了秦雲的懷中,一雙修長細腿更是不偏不倚的放在了他的手掌處。

秦雲不想給她好臉色,但下意識還是忍不住碰了一下,滑嫩如玉,簡直了!

感受到他的小動作以及一些偷窺的眼神,王敏不禁得意一笑,陛下再怎麼變,但沉迷於自己的美色終究是沒變,只要這一點沒變,她就有把握像從前一樣,牢牢掌控秦雲。

但下一秒,秦雲的話讓她失望。

「那啥,貴妃啊,這個罰款是一定要罰的,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雖然人不是你打的,但我要給湘兒一個交代,否則朕要如何面對後宮這麼多人?威信是必須要維護的!」

聞言,王敏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冷色,蕭淑妃好厲害的手段,這麼快就讓陛下的心跑了。

「好好好,陛下,您說了敏兒就一定照做。」她擠出一絲微笑,看不出內心所想。

「臣妾回宮之後,就立刻拿出金銀首飾還有一些僅存的銀票,全力支持陛下賑災,如何?」她躺在秦雲懷中,如一條美人魚般翻滾,紅唇已經是貼近了秦雲。

秦雲滿意一笑,王敏乖乖認罰就好。

若是敢囂張跋扈,違背自己的旨意,那麼她再漂亮,家中權力再大,自己也都能下狠手處置。

王敏忽然起身,避開了秦雲接下來的卡油,嘴角掛著笑容:「陛下,您瞧臣妾這記性,您可是受傷了,臣妾坐在您的腿上,怕傷了您。」

秦雲右手摸了摸鼻尖,還殘留著她身上的香味。

他心生調戲,又向王敏摟抱而去,笑道:「愛妃身材均勻,形同纖柳,一點都不重,沒事的,來讓朕抱一抱。」

王敏美眸一閃,不露聲色的在原地一轉便躲開了秦雲的咸豬手,然後發出咯咯咯的嬌笑聲:「陛下,來抓臣妾啊。」

說完,她踢掉繡花鞋,露出小巧的玉足,赤腳在書房跑了起來。

秦雲深吸一口大氣,感覺快流鼻血了,完全架不住她那雙白皙的蓮足。

王敏,真是將自己的喜好把握的死死的。

他心中如此想到,衝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王敏,擁入懷中。

當準備做下一步的時候,王敏嬌軀一滑,竟又是從秦雲的懷中莫名其妙的脫身了。

她拉開兩步,眉眼如畫,笑道:「陛下,您今天可不如往日神勇呢,都抓不住臣妾了。」

秦雲心裡跟貓抓似的,想要再次抓住她,讓她無從逃竄,但王敏的嬌軀很絲滑,每一次都能夠捕捉到秦雲的動作,提前閃開。

只差那麼一點,偏偏就是抓不住。

秦雲不高興了,他更喜歡蕭淑妃那樣百依百順的女人,一屁股坐在龍椅上,興緻全無的擺擺手:「你走吧,朕一會找蕭淑妃去。」

找蕭淑妃?

王敏一頓,眼眸中的冷色一閃而過。

給蓮足穿上繡花鞋,儀態妖嬈,過來抱住秦雲,哄道:「陛下,不要生氣嘛,這御書房人多眼雜的,臣妾沒辦法好好侍奉陛下呢。」

「今晚,臣妾在玲瓏殿沐浴更衣,恭迎您的雄駕。」

說著,她沖秦雲舔了舔紅唇,挑逗一笑,極為勾人。

秦雲找准機會,伸手狠狠掐了她一下,像是懲罰,懲罰她故意吊自己胃口。

王敏觸不及防被他得手,下意識嚶嚀了一聲,一雙水汪汪的美眸隱晦閃過一絲厭惡!

對,就是厭惡!

但很快被她隱藏,跑到書房門口,回眸媚笑:「陛下,你好壞呢,都捏疼臣妾了。」

「今晚玲瓏殿,陛下可不準不來喲,否則臣妾會吃醋的!」

說完,她飄然離去,只留下了一陣香風。

秦雲看著她的背影,吞咽口水,感嘆道:「嘖,真是一個能將人魂魄都勾走的妖精!可惜了,怎麼偏偏是王家的女人?希望你能好自為之吧!」

約莫半小時后。

大內總管喜公公推門而入,跪地道:「陛下,豐老回來了。」 跟在林凡的後面,看着前面這個蠢蛋正興奮地朝着自己的葬身之地而去,羅修突然覺的有些無聊了。

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在他的胸口、心中肆意蔓延。這個世界似乎也就這樣了。面臨的危險清晰可見,雖然林凡藏起來的東西可能還會讓他感到一些有趣,但之後呢,他又該做什麼……

其實在以往,羅修偶爾也會羨慕那些在他眼中的蠢蛋,最少這些人知道自己要去做什麼,知道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即使這些目標在羅修看來十分可笑,但最少這些人明白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而……羅修不知道!

是的,他不知道。他常常給別人做性格分析,除了為了獲得更好的進行計劃以外,也是為了彌補心中對自己的迷茫。

但這種事,羅修顯然不想、也不願意去承認。

每一次一旦想到這些問題,他的思維就會陷入死角,明明是很簡單的解答題,他卻怎麼都掙脫不出。

這個時候,羅修就會儘力去尋找那些他感到有趣的事,或全身心的偽裝成他人的模樣,從而迫使自己忘掉那些問題。

但偽裝始終是偽裝,對這一方面的手藝,羅修也許已經是真正的大師,但他卻依舊無法完全騙過自己。而能讓羅修感到有趣的事,也如同他那完全不確定的思維一般,總是在不斷變化。

所以,在很早以前,羅修就知道了,自己的腦子有病。

不是那令他厭煩的另一人格,而是像缺了什麼東西,一種很重要,讓他可以去定義自己的東西。

這種思維困局,對羅修而言,就好比正常人避免不了死亡一般,他早已經習以為常。所以在短暫的不適之後,羅修很快就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自己目前所扮演的身份之上。

游泳館離餐廳所在的位置並不算太遠,但隨着二人的前進,周圍的路人卻是越來越少,好像所有人都在故意逃離著這個地方一樣。

隨着一段時間的尋找,二人並沒有費太多的力,就來到了那落滿灰塵的游泳館門口。

此時的游泳館大門緊鎖,門衛廳里也沒有一個人,裏面似乎還能聽到隱隱的尖叫聲,再加上周圍空無一人,所以,即使是白天,也顯得陰氣森森。

「林凡大哥,這地方的鬼好像還沒走啊。我記得你原來好像說過,鬼在不附身的情況下,應該是無敵的吧?要不,咱們花點錢,找幾個膽大的,先到裏面試試,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異常情況。如果有異常情況,且危險度不高,那些普通人都能活着出來的話,我們再進去試試,看能不能觸發支線任務,而如果那些普通人死在裏面,我們就直接離開,回去找個理由敷衍一下他們就是了。你看怎麼樣?」

面對這幾乎是明擺着告訴所有人,裏面有鬼的陰森氣氛,羅修小聲的提議道,好似很害怕一般。

「我昨天晚上好像就告訴過你,這裏面的鬼都是好鬼。我們可是通過了主神考驗的輪迴者,若是連這點冒險精神都沒有,就算這次能僥倖活下來,以後也一定會死在其他任務當中,真搞不懂你第一個任務是怎麼過的。從現在開始聽我指揮,你好好學着點。」林凡就像是老前輩訓斥新人一般,直接就駁回了羅修的提議。

儘管在內心深處,林凡也覺得羅修的建議十分靠譜,但如果真的按照羅修所說,那麼,他就有一定的幾率,會錯失這一次幹掉羅修的絕好機會,所以他自然不可能會同意。

「好吧……那我們怎麼進去?我可不會撬鎖。」對於林凡的反對,羅修雖然看上去有些不情願,但最終卻還是同意了,並無奈的提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聽到羅修居然連一個門鎖都解決不了。林凡也不疑有他,畢竟都是才經歷過一個任務的菜鳥,對方的上個任務,積分應該只是兌換了速度類的東西,所以面對這樣的問題,會發愁倒也正常。

看着眼前的大門鎖,林凡覺得是時候該自己秀一把了。

他直接走到大門前,一手抓住那老式門鎖,一手抵門,眼中隱隱有紅光閃過,手中青筋暴起,只一下,就聽咔吧一聲,那看上去很結實的鎖芯,竟直接被破壞了。

「走吧。」

滿不在乎的將壞掉的門鎖朝後一扔,林凡就直接推開了門,瀟灑的走了進去,羅修也緊隨其後。

詭異,陰暗,冰冷,潮濕,這是進入這處建築之後,林凡的第一感覺。

這種讓人忍不住渾身發毛的環境,使林凡也本能的咽了一口口水,那好不容易表現出的灑脫,也直接被毀的一乾二淨。可以說就光是這裏的氣氛,也不愧它的鬧鬼之名了。

這處游泳館,實際面積並不大,最少比一般的游泳館要小,所以在不久后,二人就來到了那鬧鬼的泳池邊。

泳池可能就是這裏的唯一的特色了。足夠的大,以及寬闊,也許在以往的時候,這裏是嬉戲玩耍的最佳之處,也有許多人在這裏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但此時……

在長期不流動的情況下,這裏的死水就像是一種無序的大水糰子,從表面看不光滑,帶着一種詭異的幽深感,林凡用手摸了摸,感覺硬硬的,也不知是不是錯覺。

「表面上好像看不出什麼,要不要我們下去看看?」才剛剛來到這裏,林凡顯然就有些忍不住了。

「可是這下面看上去好像很危險,而且到了水裏,我的速度也會受到牽制,到時候遇到惡鬼,想逃都逃不了,不如我們先到周邊轉轉吧。」羅修表現的很猶豫,說出了他正常的擔憂。

「羅修,你難道忘了我剛剛說的嗎?這水裏極有可能藏着支線任務,你應該也知道支線任務意味着什麼吧?」面對羅修的猶豫,林凡也在用他那極其低劣的表演,竭盡所能的誘惑道。

「可積分再好,也要有命拿才行啊。而且這下面也只是可能會有觸發支線任務的點,但是有危險的幾率顯然要更大一些。」

「你這人怎麼這麼軸?我們總不能白來一趟吧。」羅修的再三拒絕,顯然讓林凡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我們可以去其他地方先看看,在不能確定有足夠的利益之前,我覺得冒險很不明智。」羅修依舊在據理力爭,而他的話,也很好的提示了林凡。

「好吧,你說的很有道理,你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在水裏的確很危險。那就這樣,我先下去查看一下,你在上面幫我望風,如果我能在下面找到支線任務的觸發點,你再跟着一起下來,OK?」這一次,林凡倒是表現的十分有奉獻精神,而他的提議,恐怕一般人都不可能拒絕,所以羅修在短暫的猶豫之後,直接就點了點頭。

「嗯……可以。」 男人目光頓時沉了下來,「你到底是誰派過來的。」

布思思沉默了下來,這一些人的反應還是讓她有點驚訝的,原本以為這幾個人不會這麼快的反應過來,不過人反應既然這麼的快,那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應該會快一點完成。

三個人看著少女沉默不語,渾身上下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同時手也準備好了戰鬥的準備。

布思思看著他們的動作,也沒有在顧慮什麼,直勾勾的看著人,「我想要和你們做一個交易。」

……

第二天早上白小小進入學校的時候敏銳的發現了學校裡面的變化,特別是那一些少女眼神裡面閃著興奮的光芒。

不動聲色的走著,聽著周圍同學的討論聲。

「啊啊啊!怎麼辦?我感覺我已經戀愛了,現在我發誓他以後就是我的老公。」

「什麼你的老公,我告訴你,穆老師是我的。」

「你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吧,穆老師那樣的男人怎麼可能看上你們,他以後一定會和我結婚,到時候你們發現我一定會請你們的。」

「哈哈哈……你也不看一些自己什麼德行,還好意思說穆老師要和你結婚,我看穆老師連你叫什麼都不知道,還好意思在這裡自戀。」

「穆老師真的是我的理想型,我要是可以和穆老師吃飯那不管怎麼樣,我感覺我現在就算是死了也非常的值得。」

「穆老師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真的好想成為他的女朋友啊!」

「咳咳,你們還是不要想了,看穆老師渾身上下都是禁慾氣息,怎麼可能看上你們女生,我覺得穆老師以後一定會是一個非常厲害體貼的老攻。」

「啊,也不知道……」

聽著周圍傳來的說話聲音,白小小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一臉通紅的少年,神情更加的複雜了起來。

沒有在搭理這一些人,大步的向著班級走去,只不過在進去的時候看著原本在早讀的眾人現在一臉的興奮,特別是那一些女生這一個時候全部都在拿著小鏡子整理自己的妝容,更誇張的是還有人在化妝!

看著裡面的情況,抬起來的腳停頓了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看了一圈周圍,白小小低頭把書打開,畢竟她還沒有完成今天的任務。

時間一點一點的感過去,雖然沒有看周圍的情況,白小小還是感覺到了眾人緊張興奮的情緒,感覺到了什麼抬頭看了過去,就對上了進來人那一道深邃的目光。

看著出現在這裡的人白小小眼睛微不可查的睜圓了起來,根本就不敢相信男人會出現在這裡,而且看這一個架勢……

穆襲把少女一系列的反應看在眼睛裡面,眼睛裡面閃過一抹笑意,不過很快的回復正常。

那一些女生在看著人進來,眼睛裡面都冒出了興奮的光芒,全部都直勾勾的看著站在講台上面的男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