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五大家族中最年輕的梟雄家主,沉著臉想了一下,道:「如意湖一號地,我們志在必得。」

「現在出點小意外,不要驚慌。」

「楊昆,咱們分兩步走。你帶著黑煞,去會一會秦天吧。」

「咱們雖然要拉攏他,但是,如果他不識相,也可以適當的給他一點教訓。」

「哼,既然敬酒不吃,那就讓他吃罰酒!」

「是!」

「放心吧爸,我一定讓秦天跪下來求饒!」

「對了爸,你說的第二步是什麼?」

楊元慶沒好氣的道:「我本來不想插手,現在看來,不插手是不行了。」

「你儘管去找秦天。我親自給市府那邊打個電話。」

楊昆激動的道:「憑您的身份,以及咱們多年來跟市府的關係,只要您親自出面,他們一定會改變結果。」

「這塊地還是咱們的!」

「爸,咱們分頭行動。我現在就去收拾秦天!」

他帶著黑煞,興沖沖的離去。

晚上,秦天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楊昆打來的,約他到如意湖畔,好好的談一談這塊地的問題。

秦天冷笑,心想,這傢伙終於要露出真面目了嗎?

他吩咐鐵凝霜等人呆在酒店,保護好其他人。

帶著馬洪濤,故地重遊,再一次駕車來到了這裡。

出乎意料的,除了楊昆和黑煞,劉德和他的幾個徒弟,竟然也在。

看到秦天竟然只帶著一個人來,楊昆的眼中,浮現一抹冷笑。

他最後一次耐著性子,道:「秦天,劉大師的鑒定不會出錯。你不聽勸告,強行拿了這塊地,只會帶來血光之災。」

「現在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主動退出,把地讓給我。」

「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不會趕盡殺絕。」

旁邊,劉德的幾個徒弟,也對秦天怒目而視。

性情火爆的朱雀,早就看秦天不順眼,她冷冷的道:「真是無知之徒!」

「竟然敢在師父的眼皮底下耍小把戲,你不想活了嗎?」

「還不快跪下給大師磕頭賠罪!」 「貓呢?」

空蕩蕩的房間只剩下洛塵跟英梨梨兩人呆坐在床上。

璀璨的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讓空氣中都彷彿瀰漫著靜謐感。

「這個問題…」

英梨梨同樣好奇的眨了眨眼睛。

經過剛才洛塵提醒,基本已經回憶起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剛好藉助這個詢問迅速將精緻的小臉扭向一旁,略顯頹廢的氣質已經猛然揮散一空,只剩下一抹紅暈順著臉頰不經意間開始擴散。

「嗯,我來幫你找找。」

昨天晚上似乎的確是因為太過害怕的原因,所以才突然提出那種請求,可現在一覺醒來回憶之後簡直能讓人羞恥到滿地打滾好嘛!

雖然也知道這傢伙是個好人,但這麼容易就跟他住在一個房間里。

總是會有種白給的既視感!

「雖說衣服什麼昨晚睡覺時的確沒脫就是了。」

英梨梨小聲嘀咕著,同時掀開被子直接跳了下去。

「啊~那就拜託你了英梨梨。」

洛塵倒是沒有察覺那種微妙細節,很是自然的進行感謝。

然後自己也同樣跳下床開始在房間內搜索喵乃蹤跡。

片刻后…

距離不遠處的牆邊。

洛塵雙手抱在胸前用手掌支撐著下巴。

面對眼前被推開一條縫隙的窗戶,忍不住陷入了沉思中。

「所以說…」

「這玩意是你推開的嗎英梨梨?」

盯著窗外的歪脖子樹,洛塵看的都有些出神。

「啊?窗戶?」

「我沒有啊。」

身後的英梨梨搖了搖腦袋。

目光看了眼窗戶,彷彿又想到昨晚黑夜降臨后發生的場景。

就連身體都有些忍不住啰嗦了下。

「昨天晚上那麼恐怖我怎麼可能跑去把窗戶打開。」

「不會是你忘記關窗然後你家那隻貓從這裡跑出去了吧?」

「就是防止喵乃跟之前一樣跑路,所以睡覺前我有特地檢查過…」

話說到這裡房間忽然就詭異的安靜下來。

兩人面面相覷的看了數秒,到了這種時候,怎麼可能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所以你的意思是。」

英梨梨有些不可思議的說著。

湛藍色眼神里充滿詫異,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存在這種可能。

「應該就是這樣,大概是喵乃自己開窗跑出去了吧。」

想起昨天晚上那隻貓幫自己檢查作業的表現。

老實說經過這麼一段時間適應后,你要說喵乃還具備開創跑路能力。

仔細想想似乎根本就不算什麼比較意外的事。

「自己開窗…」

比較洛塵從容不迫接受這個設定。

另一邊的英梨梨顯然無法做到如此平靜。

聽到洛塵的形容,又想起昨天晚上那等堪稱糟糕的恐怖場面。

表情一時之間都有些忍不住變幻。

「我…我突然想到一個非常可怕的事。」

「嗯?」

洛塵疑惑的看向她。

「你說那隻貓不會跟昨天晚上出現的恐怖東西一樣,是咒靈之類的存在吧?」

「應該不是…」

「要不要想辦法把它給找出來,然後把它殘忍的消滅掉?」

可惜逐漸陷入狂熱狀態的英梨梨顯然直接就忽略了這句話。

想到咒靈跟貓的事,明明內心已經存在強烈的恐懼。

但腦海深處卻莫名呈現源源不斷的靈感畫面。

「變成貓的咒靈試圖用自己柔軟的身體獲得敵人的信任,藉此刺殺目標,可惜在同行少女的嚴密觀察下很快就察覺破綻並且成功戳破這一念頭。」

「被人發現真身之後柔軟小貓終於變成非常恐怖的巨大貓形怪物,白色的毛髮跟鋼針一樣堅硬,可即使如此也根本就不是敵人對手,在被制服之後露出了非常崩壞的…嘿嘿,嘿嘿嘿…」

「喵乃只是普通的貓,只不過智商非常高而已,之前已經找系統檢測過。」

「如果沒有猜錯它估計又跟昨天一樣跑出去玩了,不出意外我們晚上的時候,就又可以看到它了吧。」

抬手拍在英梨梨的腦袋上。

面對她忽然狂熱起來的表情,洛塵有些頭疼的扶住額頭嘆起氣道。

「倒是英梨梨你跟喵乃的關係到底有多差啊。」

「那你猜關係差這件事到底怪誰呢!」

被洛塵輕輕一敲,英梨梨身體明顯縮了縮。

很快就退出了本子畫手特有的狂熱幻想狀態。

聽到後面的詢問內容,立馬有些不滿的鼓起腮幫子瞪起對方。

「這個問題…」

於是洛塵忍不住把視線微微挪移了點。

發現對方似乎察覺到什麼,又迅速咳嗽兩聲轉身拿起書包。

「嗯,看來果然是喵乃的錯。」

「唔~」

英梨梨滿臉嫌棄的盯了過來。

這傢伙,剛才目光絕對有些不太禮貌。

「咳咳…」

「那麼我去洗漱一下然後上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