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在歷史上的名譽地位,還是象徵性來說,都比身為死神的阿努比斯強太多。

沒有人民的支持,阿努比斯的勢力和領地不斷被壓榨,最後只能離開埃及,到別的地方尋找出路。

「你到底想說什麼?」

阿努比斯覺得不能再這麼下去,沉聲問道。

姜明笑了笑,直起神,伸出手說道「跟着我干吧,非洲沒有你的容身之所,我可以給你一片屬於你的天地,等這片印度洋大陸打下來,我全權交給你管理。」

阿努比斯看了姜明一會兒,隨即冷笑問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憑我是天啟之城的城主,憑我是地球銀河戰榜總榜的一號,憑我沒有殺你。」

姜明的話讓阿努比斯感覺心頭一驚「你是銀河戰榜榜首?」

隨即心中釋然,地球銀河戰榜總榜的榜首出手,他敗的不冤,不過姜明的提議,他沒有立即答應。

見阿努比斯沉默,姜明也沒有急着催促他,跳下他的車攆說道「你回去好好考慮考慮,我等着你的答覆。」

說完,和姜遠兩個人快速消失在了阿努比斯的視線當中。

緊接着,阿努比斯也調回了自己的狗頭人大軍。

這些狗頭人大軍,等他的技能解除之後,就會自動消失,而且下次技能釋放的時候需要重新轉換。

相當於這次帶來的一萬人全折損在了這裏,血本無歸。

這次從埃及出來,一共只有五萬人,信仰死神的人本就不多,這次一下子就沒了五分之一,損失巨大。

回到營地,看到死神一個人回來,他的信眾連忙迎了上來。

「偉大的阿努比斯大人,您平安歸來就好。」

「阿努比斯大人,請您品嘗新鮮製作的果醬。」

面對信徒的恭維,阿努比斯心裏不由得嘆了口氣。

剛剛休息了沒一會兒,營地外傳來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緊接着有信徒進來彙報。

「阿努比斯大人,那些邪惡的西方人又來了!」

雖然知道他們肯定會來,但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阿努比斯起身來到外面,就看到一群西方白人在和他的信徒推搡叫罵着。

見到阿努比斯出來,他的信徒紛紛上前控訴著。

「阿努比斯大人,這些邪惡道白人質疑您的能力!」

「阿努比斯大人,他們妄圖想要挑釁您的權威!」

阿努比斯來到那些白人的面前,目光冷漠的看着他們「艾倫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

金髮碧眼的中年艾倫將軍,冷哼一聲,陰陽怪氣的說道「阿努比斯,你不是出征去討伐天啟之城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還只有你一個人回來?」

阿努比斯冷漠道「這是我的自由,與你何干?我倒是想問問你,既然結盟了,我的人在前面衝鋒陷陣,你們就在後面坐山觀虎鬥,你們西方人就是這麼對待盟友的?」

艾倫將軍嘲諷道「聽說阿努比斯是埃及的死神,有無以倫比的力量,沒想到不過如此。」

「你說什麼!」

「膽敢侮辱阿努比斯大人!死罪!」

艾倫的話引起了阿努比斯信徒的逆反心理,要不是有阿努比斯攔著和艾倫將軍身後士兵的黑洞洞的槍口,早就衝上去動手打起來了。

「阿努比斯,三天之後,我們將對天啟之城的營地發起一輪炮火打擊,這是我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們失望。」

「你們什麼態度!」

阿努比斯的信徒不滿的斥責道「阿努比斯大人和你們結盟是給你們面子!你們有什麼資格對阿努比斯大人發號施令?」

面對阿努比斯信徒的聲討,艾倫露出厭惡的神色,冷哼一聲帶着手下的人離開了這裏。

「阿努比斯大人,我們該怎麼辦?要不要趁今晚去殺了他們,祭祀偉大的神靈!」

阿努比斯的臉色很不好看,如果不是形勢所迫,他也絕對不會和這些西方強盜結盟。

深思熟慮也很久之後,阿努比斯拿來一面自己的旗幟,讓人送往天啟之城的營地,只不過這面旗幟上的阿努比斯是閉着嘴的,神情也沒有那麼凶神惡煞。

很快,旗幟送到了天啟之城的營地當中,看到這面旗幟,齊季看到這面旗子,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頭,這埃及人好了傷疤忘了疼,剛把他打回去,又發來戰書!」

姜明看着這面旗子,讓齊季把之前那面旗子拿出來。

兩張旗子對比之下,很容易發現了其中的不同之處。

姜明隨即聯繫了黃木強,讓他通過程序,把自己的翻譯晶片和阿努比斯的翻譯耳機聯通起來。

通訊接通之後,姜明笑着問道「死神閣下,怎麼樣,想好了嗎?」

另一邊的阿努比斯正在想怎麼和姜明取得聯繫,耳中的翻譯耳機忽然傳來了姜明的聲音。

阿努比斯鎮定下來說道「三天之後,西方的那些人會對你們發動偷襲,先讓我看看你們天啟之城的實力。」

「那就請死神閣下拭目以待。」

姜明接着切段了通訊,接着將這個事情告訴了齊季和姜遠他們。

「頭,他的話能信嗎?會不會聯合那些西方鬼子給我們背後來一刀。」

姜明自信的笑了笑說道「他不敢,他現在沒得選,去準備吧。」

「是!」

齊季和姜遠以及軍官將領全都下去開始佈置。

西方鬼子那邊竟然敢搞偷襲,天啟之城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實力上真正的差距。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這天夜裏,西方國家在印度洋大陸上集結了十萬大軍,朝着天啟之城的領地發起了進攻。

然而他們的一舉一動,全都在天啟之城的監視之下,所有的火力已經瞄準了西方國家的大軍。

艾倫將軍親自指揮,他命令先遣部隊先在前方探索,後面的十萬大軍逐步推進。

他們剛剛踩好點,準備對天啟之城的的領地進行一輪炮火打擊。

然而他們剛剛準備發射,一顆顆流星忽然低空出現在天空之中。

。 「我在說一遍!人不是我殺的!!!」

曹軒坐在明亮的房間內,被捆綁的雙手憤怒的砸向眼前的桌面,對屋子內的西裝男們怒吼。

「為什麼你們不信我?我什麼都沒有做,你們為什麼偏要逼迫我,讓我承認?我承認什麼?人不是我殺的!!!」

西裝男上司一歪頭示意同伴出來說話,走之前,指著曹軒對剩下的人說:「按住他,讓他冷靜一下。」

來到門外關上門,西裝男上司開口:「王醫生,你怎麼看,他是不是裝的?因為這個人的職業比較特殊,我不好判斷他此刻的狀態。」

王醫生:「可以確定,他有典型的多重人格分裂症,我勸你們儘快讓他接受專業的精神治療,這種人除非單獨關押,否則病人一但受到刺激,可能又會激發第二人格做出些極端事。」

碰~!

話還沒說完,碎裂的聲音從屋內傳來,留下負責看押曹軒的人,慌張的推開門對着上司說道:「不好了!那小子撞碎窗戶跳下去了。」

西裝男上司一臉驚訝:「什麼?這裏可是十七樓,你們真是廢物,人都鎖住了,還看不住,快和我下樓清理現場。」

風聲呼嘯在耳邊急速墜落,曹軒望着湛藍的天空,將被捆綁的雙手舉過頭頂,緩緩的閉上眼睛,現在的他沒有剛才的極端神情,面容變得平淡冷靜,甚至有絲解脫的意味。

太累了,實在是太累了!為什麼你們要這樣做,你們就是惡魔,毀滅吧!跟我一起毀滅,既然無法得到救贖,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

靜靜等待死亡的降臨,但這過程似乎有些太漫長,痛苦的感覺遲遲沒有傳來,而就在曹軒想要睜開眼睛時,耳旁突然傳來充滿誘惑,彷彿惡魔般的低語。

「人間不適合,那不妨將你的命交給我?來吧!被選中的幸運兒,加入我們,相擁痛苦!享受極致的黑暗!歡迎來到無-間-高-校!!!」

曹軒朦朧的睜開眼,入目是泛黃灰暗的燈光,起身輕撫有些昏沉的頭,觀察四周,這裏是一間十分老舊的教室,牆壁上的牆皮因為老化,裂的不成樣子,課桌椅雖然破損嚴重,但擺的還算整齊,木質的地板有些發霉,一旦走動就會發出滋滋的聲音。

在曹軒來到這裏之前,已經有五個人坐在課桌上,對着他們曹軒疑惑的開口:「打擾一下,這裏是哪裏?」

根本沒理會曹軒的問題,那幾人臉色慌張,表情惶恐,身子上還在微微顫抖,顯然是在害怕些什麼。

怎麼回事?他們在怕什麼?這破教室怎麼陰森森的,我不是應該死了么,為什麼會到這裏?

正當曹軒猶豫要不要離開的時候,教室的喇叭突然響起異常尖細的聲音。

「請新來的同學坐到座位上待好,入學考核將在十分鐘后開始,不要妄想走出教室,凡越界不聽勸告者、一律抹殺!!!」

曹軒有些拿不定注意,說實話他接受的義務教育,不允許他相信喇叭里的話,但如果那是假的,為什麼坐在課桌上的人不離開?

前排樣貌清秀的女大學生坐在課桌的椅子,回頭望着猶豫的曹軒,怯生生的開口:「那個同學,我勸你最好聽它的,不要出去,不然真會死的,嗚嗚~!剛剛…剛剛有個大叔不信,想要踏出教室,他的…他的…頭就掉下來了。」

女大學生彷彿想起了剛才的血腥場景,開始輕聲抽搐起來。

「謝謝!」曹軒拉開椅子坐在就近的課桌上。

應該不是騙我,如果是裝的這表情也未免太逼真,她明顯是被嚇哭的,暫時先坐下來看看,我明明記得當時我在墜樓卻被送到這裏,這般看似不可思議的事都能發生,那麼接下來發生什麼也就不奇怪了,還是先觀望吧!

藉著這段時間,曹軒開始打量其他人,最前排的人,衣服沾滿泥漬,身材壯碩,應該是工地的工人,他后一排那人西裝革履,有些啤酒肚,應該是做銷售工作的,在他旁邊不遠的女人,濃妝艷抹扮相妖嬈,穿着暴露,應該是某種地下工作者,而剛剛我說話有些漂亮的女孩,明顯就是個女大學生。

最後一人有些不好判斷,精幹短髮,眼神冷酷,但是穿的卻是休閑裝,面容也沒有像其他人那般緊張,從表面來看心理素質很強,值得觀察。

心中有了大概的判斷,曹軒收回目光,能這麼快就將所有人的職業分析一遍,並不是因為天賦,曹軒本就是攻讀心理學專業的研究生,見面先識人已經成為習慣。

嗡嗡嗡~!

刺耳的聲音響起,將眾人的注意轉移過去。

「各位新同學你們好!歡迎來到無間高校,接下來你們的唯一目標就是、在考核場景中完成任務!活下去!再次回到這裏的人,會正式成為一年級的新生,在任務開始前我會將基本的常識告訴你們。」

「首先,你們可以在腦海里默念『無間』兩個字,這樣就可以查看當前的人物狀態、擁有物品、任務目標,在任務世界中,需要的東西可以放在物品欄里,但是注意!只有獲得的獎勵可以帶出任務世界。」

「每個人在加入無間高校時,都會得到一項專屬天賦,具體是什麼,需要新同學們進入任務世界才可以查看,好了!同學們!希望還能看見你們活着回到這裏,下面任務開始,享受在黑暗中掙扎的樂趣吧!!!」

講台上黑板表面開始變的扭曲,鮮血從縫隙中浸潤,逐漸彙集,組成血紅的大字浮現。

【入學考核:墓地守靈者(簡單)】

【概述:午夜時分,陰森的墓地時常傳來莫名的低吟,那是屬於守靈者的低語。

遊盪在陵墓中的原因是什麼?它又在替什麼人看守陵墓?答案無從知曉,因為沒有人能在午夜走出這裏。】

【任務獎勵:晉陞正式學員、校績值1點、隨機白色物品。】

盯着黑板上的信息,還沒來得及細想,巨大的拉扯力瞬間將曹軒幾人拽入黑板當中。

在幾人消失以後,教室昏暗的燈光熄滅,一切重歸黑暗,老舊的教室鋪滿灰塵,無聲無風,靜的可怕。 「哈哈哈,」回答羅睺的是鴻鈞的開懷大笑。

「以前深藏不露是因為有所圖謀,如今的洪荒,沒了算計,沒了爭鬥,貧道自然會對道友敞開心扉。」

羅睺聽后,深有同感的緩緩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