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定了合作事宜,兩人相視一笑!

周掌柜眼下來說再也不能把她當作一個普通的鄉下丫頭對待,而是合作夥伴!因為這丫頭無論哪方面都值得他另眼相待,於是承諾道第一套傢具做好后,到時可以來看看,無誤後派人給她送回家,喜得趙淺連連道謝。

兩人寒暄了幾句后,趙淺就準備告辭了!她還要去集市買點東西,然後回家。

出門后,看見黑衣少年略帶探究的眼神,趙淺回以一笑,便徑直的出了門。

「爹,剛才那小丫頭是誰呀!穿著土裡土氣的,你和她有什麼好說的,還在房間裡面說那麼久?」

周掌柜望著坐在輪椅上的兒子,悠悠的嘆了口氣,之前那種想法又冒了出來,這次他倒沒有急著否決。走到兒子身邊,推著兒子到了裡屋。

「起兒,你身下做坐的輪椅就是她想出來的,沒有她的話你現在還困在房間呢!」周掌柜望著這個唯一的嫡子,心裡也頗多無奈,正妻誕下他后,因為難產,傷了身子,以後不再有孕。後面雖然納了兩房小妾,可沒有一個爭氣的,唉!

周起聽聞后,略驚訝了一會兒,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因為在他看來,不過是碰巧而已。

周掌柜望著一臉不以為意的兒子,心裡再次沉沉的嘆了口氣。以前兒子腿沒傷的時候也是意氣風華,後面腿傷后眼界就變狹小了,整個人也不再像之前那樣,讓周掌柜越發擔心,以後家業傳給他能不能經營好的問題。所以當趙淺再次撞入他眼中時,以前那個想法冒出來沒有掐滅,如果能有趙淺在身後幫助起兒,那木材行以後發展他就不用再憂心了!在他看來趙淺除了身為女子以外,其他方面不輸於一般的男子。

要是趙淺知道周掌柜對她評價如此之高,肯定會笑著回一句,周掌柜想得太美好了!

趙淺出了木材行后,感覺天更藍了!炎熱的太陽在她眼中都是美好的。

走著走著,聞到了一股飯菜香味,抬頭一看,原來又到了飄香酒樓。為了慶祝今天這個日子,趙淺決定奢侈一回,以往沒有這個經濟來源,她捨不得去吃,但是今天談妥了一個大生意,她要放縱自己一下。

抬頭挺胸的走進了酒樓,眼尖的小二,一看見趙淺就招呼了起來,雖然算不上熱情,但也沒有狗眼看人低,讓趙淺覺得感官還不錯。趙淺不知道的是,因為今天這個酒樓的少東家過來了,所以夥計的言行舉止才暫時好一點。

看見樓下的大廳零零散散的坐滿了人,想去拼桌看見對面都是大老爺們,覺得不妥,還是要個雅間吧!趙淺環顧了一圈,對夥計說道。

小二呆愣了一下,似乎是沒想到,眼下這個小姑娘竟然會要雅間。在趙淺又說了一次后,才反應過來,連忙把趙淺往樓上迎。

接過小二遞過的菜單,趙淺一瞄,就愣住了,這尼瑪是搶錢吧!一盤紅燒肉要五十文,一盤瘦肉炒蘿蔔絲二十文,排骨蘿蔔湯十五文一罐,黃豆燜豬蹄三十文一罐,紅燒鯽魚十文一盤,酸菜老鴨湯三十文一罐,手撕雞四十文一隻……

一路看下去,就看見兩個素菜,熗炒白菜和素炒蘿蔔絲,算是最便宜的,三文一盤,米飯一文錢一個人。

來個排骨蘿蔔湯,紅燒鯽魚,熗炒白菜,一碗米飯。趙淺小手一揮豪氣的說道。

好咧,小二接過菜單關上門就出去了!心裡高興的想到,月銀又多了一文錢的收入。因為像他們這行的,只要是你接待的客人,進了包間就有一文的提成銀子,包間費一共六文,酒樓得五文,自己得一文的的提成。想了想這個月,自己接待了二十個客人進包間,相當於這個月的月銀就多了二十文錢的收入。

趙淺走到窗前,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深呼了一口氣,要想每天吃好的,還是要更努力才行啊!沒想到這麼大的酒樓,只有兩樣素菜……

站在窗前絮絮叨叨念叨的趙淺,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落入了隔壁正站在窗前的飄香酒樓少東家耳中。

雲立卓望了望隔壁窗前的趙淺,雖然沒有看到人,不過聽聲音彷彿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女。剛成親的他,臉上沒有那種新婚燕爾的感覺,多了一絲煩悶。正站在窗前疏解悶氣,沒想到就聽見了趙淺的一番話,讓他覺得頗為有趣。

趙淺等了半餉,終於飯菜上了上來。

「姑娘請慢用,有需要可以再叫我,」小二微笑的說道。

趙淺擺擺手,也沒有說話,小二極見眼色的帶上門出去了!

飯前一碗湯,趙淺首先舀了一碗湯,嗯,原汁原味,啥都沒加,就放了一點鹽,不算好喝,因為沒有去腥,但也算不上難喝。在嘗了一口紅燒鯽魚,因為用油炸過,所以顯得很香,上面擺了一排蔥花。嗯,賣相不錯,炸的金黃金黃的,又點綴了一點蔥花,味道嘛,也是一樣,帶點腥味,不算好吃也不算難吃。最後嘗了嘗素菜熗炒白菜,除了野菜,她還是第一次吃到這樣的素菜。雖然沒有啥調料,不過廚子手藝不錯,鹹淡適中。趙淺心想給這廚子一下調料,一定可以做出很好吃的菜肴。

雖然沒啥味道,不過聞著還是挺香的,廚子手藝不錯,火候掌握得也好,所以趙淺把飯菜吃了個精光。

摸著滾圓的肚皮,趙淺滿足的打了個飽嗝。這是她這麼久以來吃的最暢快的一天。

休息了一會兒后,肚皮感覺沒有那麼撐的時候,趙淺就準備出去後去集市買些東西便回家!

打開門準備出門的時候,一個不注意被門檻絆倒了,眼見就要摔倒地上,忽然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扶了一下,才沒有與大地來個親密接觸。

「謝謝啊!」趙淺撫著胸口感激的說道。

一抬頭,不免呆了,只見眼前一少年,一雙桃花眼帶著點笑意,輕快的說著無礙,從氣質上面來說就給人一種溫柔陽光的感覺。

趙淺回過神來,臉頰帶著點微紅,她竟然對著一個男人看呆了!不是因為他很帥而看呆,相反他的眼角還有一道疤痕,主要是氣質讓人感到很舒服。其實也不怪她,主要還是這個男人讓他很有好感,不自覺的想要結交一番,可是這在現在這朝代看來就是輕浮。趙淺就是覺得他可以成為朋友,可是她不能開口說出來。

正要考慮接下來要說什麼的時候,對面的男人開口了,讓趙淺輕舒了一口氣。

雲立卓覺得眼前的小姑娘很有趣,要是其他的姑娘肯定會先尖叫,再被罵作是登徒子,雖然他是好心幫忙。

「之前在窗口聽聞姑娘說的話,讓雲某甚覺有趣,不知姑娘可否進屋詳談一番。」

趙淺此時心裡有點囧,沒想到念叨時被他聽到了!想到她當時說的想念黃瓜、豆角、茄子、西紅柿等等,那麼一長串的話都被他聽了去,趙淺就有點緊張了起來,該如何解釋呢?

不過眼下也是和他交往的一個好時機,趙淺欣然應允。

雲立卓身邊的小廝,見此,偷偷的把門關上。來這裡幾天,就今天公子的心情好點,如果這小姑娘能讓公子開心的話,他也不在乎那些俗禮了!想通后,便門神似的守在了門邊。

門裡面為了應付雲立卓,趙淺又是絞盡腦汁的瞎編了一通,聽得雲立卓頻頻稱奇,是他太久沒有出來走動了嗎?還有這麼多新鮮事物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看著趙淺單純認真的眼睛,雲立卓毫不猶豫的就相信了!

自從兩年前傷了臉頰,他就極少出來走動,最近成婚後才出來。想到家裡的新婚妻子,雲立卓臉色又浮現了一絲愁苦之情。 第二天一早村上村正就讓今野義雄把人帶過去,而自己卻待在家裡一直睡到八點。

「該起床了,要不然未央奈等久了不太好……」

作為起床困難戶,村上村正今天依舊像蛆一樣活動著。

整理好一些要帶的東西,村上村正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普通參加握手會的偶像宅就出發了。

而這也是以後傳聞的開端:乃木坂的最初負責人村上村正是一個dd頭子。

「村上桑,你現在在哪?」

「我在入口保安這裡,等一下我看到你了。」

村上村正放下手機向遠處一個四處張望的人跑去。

「還在看什麼,快要到進場時間了。」

村上村正拍了拍堀未央奈的肩膀說著,堀未央奈轉過來看了一下村上村正說:「村上桑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你準備推那一個成員啊。」

「這……先進去看了再說。」

村上村正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索性讓堀未央奈和自己進去了再說。

「你的朋友呢?」

「啊……他們先去了,哎呀先進去吧。」

慌慌張張的把村上村正推進去,堀未央奈似乎有點不像自己了一樣。

「我記得是先進行才藝表演,然後才是握手會,我們先去看吧。」

「啊?哦,嗯。」

村上村正像是腦子短路了一樣盲目的跟著堀未央奈走著,實際上想的卻是白石麻衣發現自己放她的鴿子會不會生氣之類的。

今野義雄暫時接手了村上村正的工作,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今野桑,你知道村上桑現在在哪裡嗎?」

白石麻衣猶豫了許久才決定上前問今野義雄,但今野義雄臉色一黑說:「我怎麼知道,現在可能在睡覺或者跑到別的地方玩去了,每次都把工作丟給我,都不體諒一下自己的員工嗎……」

看著正在撒氣的今野義雄,白石麻衣悄悄的離開了。看樣子村上村正是放了自己的鴿子,真是討厭。

白石麻衣憤憤的想到,決定要給村上村正一個顏色看看,讓他知道放女孩子的鴿子是一件不可原諒的事。

但實際上村上村正現在正在和堀未央奈在一邊玩,兩人互相給對方照相,算是留下一個紀念吧。

村上村正留下的是第一次和朋友參加活動的紀念。

堀未央奈留下的是和自己認識沒多久就成為最好朋友的記錄。

兩人雖然目的不一樣,但兩人的想法卻包含著對方。

「村上桑,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堀未央奈背著背包指著另一邊,村上村正點頭跟著一起過去了。

村上村正走在堀未央奈的後面,看著堀未央奈的長頭髮晃來晃去的。總覺得這樣很有趣的樣子。

「村上桑,走啦。」

「來了。」

村上村正不想去想那麼多,很自然的貼合堀未央奈的行動。

兩人閑逛的差不多的時候就去看了成員們的表演。村上村正發現自己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可能是因為自己經常接觸所以都沒多少新奇感?

等到表演結束之後就是最為關鍵的握手會了,村上村正看著還充斥在興奮當中的堀未央奈不由得一陣好笑。

「那未央奈推誰呢?」

這個問題由村上村正向堀未央奈提出來,被突然問到的堀未央奈睜大眼睛有些震驚。

「我……不知道……」

堀未央奈看樣子也可能是個dd呢,村上村正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說了一聲走了之後就隨便找了一個隊伍排進去了。

「人有點多啊,也不知道是誰的。」

村上村正想著,實際上對隊伍的盡頭正是今天被村上村正鴿掉的白石麻衣。

「村上桑,你這次是準備全握嗎?」

有些不確定的問了一下,堀未央奈用著一種看dd的眼神看著村上村正。

「這麼看我幹嘛,得先看看是誰才行,我又不是那種誰都愛的人。」

沒有氣勢的反駁了一下,雖然場面看起來有點滑稽,但兩人之間卻是有一種不一樣的氛圍。

在兩人大眼瞪小眼中,輪到了村上村正握手了。

站在一邊的保安看到是自己老大來了,頓時變得溫順了許多。

「村上桑?」

看到是誰之後白石麻衣驚訝的叫了一下,然後就是一臉憤怒的樣子說:「村上桑,說好的今天等我呢?」

「哈哈,今天天氣不錯啊,先握手再說。」

村上村正僵硬的轉移話題,白石麻衣稍微盯了一下最後無奈的說:「明天一定不能放我鴿子。」

然後就是一整套握手流程,然後村上村正立馬離開。

堀未央奈看著離開的村上村正想了想乾脆等會再問,然後就開始了握手。

村上村正在這段時間裡面接著去了別的隊伍,不過先去的人少的成員那裡。

看到村上村正的第一反應都是驚訝的叫了一聲,然後握手之後就看到村上村正跑到自己旁邊的隊伍裡面去了。

這就讓一些人有點不高興了,其中以中元日芽香為首。

「村上桑,為什麼要去握別人呢,dd行為不是一件好事,人呢一定要做單推人才行。」

雖然知道這番話對於村上村正來說並沒有什麼用,但中元日芽香還是好好的說到一番,村上村正只能感嘆不愧是做姐姐的人。

「未央乃,感覺怎樣。」

找到正在休息的堀未央乃,村上村正把自己買的水遞過去,想問一下這位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