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媃細細打量她,片刻才道:「我說與不說,反正你壓根也沒想要她平安產子,她指望著用她肚子里那塊肉送你上路,可見她是恨毒了你。」

琳蘭心底一顫,忙道:「姐姐此話何意?」

婉媃支著手歪在暖座上靠著,懶懶道:「那夜滾石而落,她得沈夜相救,屬實是救了她,也救了你。」

婉媃覷一眼站在琳蘭身後面色青白的飛燕,搖頭一笑:「沈夜那日是瞧見了你宮中的靈溪躲在假山後頭的向卓嵐下手的。以他的身手,要擒下靈溪實在是小事一樁。琳蘭,你膽子也太大了些。」

琳蘭見婉媃知曉此事,也不隱瞞,端直道:「我恨不能讓她被那滾石碾成肉泥去。她便是死,也是一條賤命,如何能與我的胤祚與姐姐的蘊皙相提並論?」

婉媃的護甲輕輕刮弄在湯婆子上,發出令人不安的『嘶嘶』聲響:「我已然告訴你我有法子對付她,可你還是耐不住性子,險些壞了大事。你細想,那日皇上派去傳嘉嬪的人若不是沈夜換了而旁人,你如今可還有命坐在這兒和我閑話?如此,你便該明白我為何不告訴你我要如何對付她。」

琳蘭咬一咬唇,道:「姐姐,我比不上你這般淡定。關心則亂,我從未這樣恨過一個人。咱們同她無冤無仇,她是為何?」

婉媃唔了一聲,嘆氣道:「憑她為何,做下了那傷陰鷙的事兒,都不會有好結果。從前我心善,只盼著老天有眼能懲處惡人。如今明白了,惡人自有惡人磨。這世上日日作孽之人是扳著手指頭也數不清的,蒼天如何能算,都有走眼的時候。」

她看一眼窗外漫天飛雪,怔怔出神:「它走了眼,咱們便替它長眼。陳卓嵐再惡,還能惡過佟佳容悅去?瞧著吧,她的報應,不遠了。」

。老鄭指了指旁邊的司玥,對顧墨嶼說,「今天可就剩這小半碗薑湯了。」

司玥看了顧墨嶼一眼,將薑湯遞給了他。

帳篷上的小燈,雖然沒多亮,但也足以讓人看清他完美的胸肌和腹肌,即便是肩臂也足夠給人安全感,她看着他顫抖著雙手捧著碗,一口喝了下薑湯,又見他舌頭……

《粉墨》第376章為什麼那麼小心 禮物?

秦海闊不能否認,只聽到『禮物』兩個字時,他心中不可控的生出一股期待。

與故意和秦平作對無關,他的確期待收到小奶娃的禮物。

意識到這點時,他有那麼一瞬間選擇順勢沉淪。直到,看到一隻長得很醜的鬼被送到自己跟前。

期待沒了。

也不沉淪了。

秦海闊微笑拒絕:「我不太喜歡這類東西,還是你留著吧。」

「真的嗎?」

小奶娃扁扁嘴,還挺遺憾。

她踮起尖叫,將小鬼懟得更近,費力的推銷自己的禮物。

「海闊葛格,小鬼很好玩的,是一件超級棒的玩具哦~」

為了證明這一點,她當著秦海闊的面,拉扯著小鬼的身體。

「海闊葛格你看,是不是像橡皮泥?可以隨便揉啊捏啊扯啊,還能夠還原哦~」

秦海闊沉默的看著那個眼淚汪汪的小鬼,一時之間分不清,到底誰才是壞蛋。

「海闊葛格,你看,必要的時候,還能夠將小鬼當做小車車哦~」

小奶娃依舊親自示範,肉乎乎的小手將小鬼往地上摔,自己直接坐上去,抓住小鬼長長的頭髮。

「駕!駕!咦,這樣就不是小車車了,是小馬~」

秦海闊:「……」

被當做小車……不,是小馬的小鬼艱難的伸出手,無聲的求救。

秦海闊:「……」

「大王,大王,我什麼都說!」

反抗無能后,小鬼立馬錶示願意歸順小奶娃。

「大王您是不是來查修羅王的事情?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好不好?」

小奶娃才將鬆開了對小鬼的桎梏。

「修羅王?」

小奶娃扁嘴。

「肯定是哪知不要臉的鬼給自己貼金,根本就沒有什麼從地獄爬上來的修羅王。」

那小鬼手舞足蹈。

「不不不,修羅王可厲害了,他不僅可以搶奪人類的生氣,還能夠打傷來收他的道士,還教導我們如何偷走……啊,是和人類和諧共處呢!」

小鬼將修羅王形容得可厲害了,且表示,這位修羅王就住在醫院某棟樓五樓盡頭的一個房間。

他幾乎每天都會在那兒給小鬼們開會,同時接受小鬼們的進貢。

高開小聲嘀咕:「怎麼聽上去像是違法組織?難不成鬼界里也有擅長洗腦的鬼?也有很容易被騙的鬼?可鬼有腦子可以洗嗎?」

小鬼越說,小奶娃鬥志越昂揚。

「原來樂樂不僅要在人類世界里打假,還要在鬼界里打假。」

她捏緊拳頭,揮舞了幾下。

「樂樂要藉助這個機會,在鬼界里打響名聲!嗷嗚!」

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匪夷所思,秦海闊情不自禁的鼓掌,又溫柔的看向小奶娃。

「也許,這件事和醫院許多人的食物衣物等失竊有關。」

秦海闊有意和小奶娃拉近關係,又不能被看出端倪,每次找小奶娃出門,都是準備好了理由。

這一次的理由和醫院關係。

過去一周里,醫院許多病人甚至是醫生護士反映,有時候他們會丟失一部分的食物和小部分的換洗衣物。

因為那些東西不算很值錢,大家都沒當回事,直到反映這件事的人越來越多,院方重視起來,調查監控,結果監控什麼都沒拍到。

秦海闊原本沒在意這件事,直到有個病人小聲說,「我們這附近該不會有餓死鬼吧?」

他當即決定以此邀請小奶娃來醫院。

「海闊葛格~」

立志要成為鬼家霸主的小奶娃握住他的手,認真的搖晃了下,「你放心,樂樂一定會又快又好的解決這件事噠~」

大眼睛里充斥著認真,且只倒映著他一個人的身影。

秦海闊心思一動,又只是一瞬間,他希望這雙乾淨澄澈的眼睛永遠只倒映著他一個人。

他一個人的妹妹,與任何人無關。

下一秒,小奶娃奶乎乎的聲音傳來。

「至於報酬的話,海闊葛格再請樂樂吃一餐飯就行啦,因為是海闊葛格,所以樂樂只收親情價哦~」

秦海闊:「……」

秦海闊:「謝謝樂樂給的親情價。」

三人一鬼一起去五樓。

還沒出電梯時,高開疑惑的抓了抓頭髮。

「奇怪啊,修羅王再怎麼厲害,也只是個鬼,你說他吃人反而正常一些,要你們進貢人類的食物和衣服也太奇怪了。」

小鬼:「修羅王無論做什麼都不奇怪,他最厲害……嗷,不,是樂樂大王最厲害!」

被小奶娃瞪了一眼,小鬼立馬抱住自己,縮在了電梯的角落裡。

他只覺自己弱小可憐又無助,只求修羅王能夠收拾這個樂樂大魔王,他就能重獲自由了。

一出電梯,小奶娃就皺了皺鼻子,小手扇了扇。

「好濃的鬼味,好難聞。」

秦海闊和高開只能看到,五樓的走廊比醫院其他走廊昏暗很多,陰冷很多,處處透露出一股陰森森的感覺。

視野里多了一個警告牌,寫著『維修中,請勿入內』。

秦海闊才反應過來,發消息詢問,很快得知,這棟樓的五樓正在維修中,早就清空了病人,無人居住。

「難道是因這樣,才讓那隻鬼有機可乘?」

「是那一群鬼有機可乘啦~」

小奶娃指了指自己的大眼睛。

「你們可以看樂樂的眼睛哦,樂樂看到的景象和你們看到的不一樣。」

秦海闊和高開下意識的去看她的眼睛,透過她的眼睛,他們看到了擠擠囔囔,比菜市場還要熱鬧的走廊。

到處都是小鬼,拿腦袋當球踢的,將身體編成麻花的,故意掛在走廊上的,還有將身體彎成一座橋,讓其他小鬼裝作是車輛從橋下開過去的。

五花八門,千奇百怪。

自詡見多識廣的秦海闊都僵住了身體。

小奶娃突然舉起手。

「樂樂幫你們開眼吧,這樣你們就能夠看得更清楚啦~」

高開搖頭擺手飛速後退。

「不了不了,我還想活著見到孩子出生。」

小奶娃鼓臉,期待的看向秦海闊。

「海闊葛格一定不會拒絕樂樂的對不對?海闊葛格超級勇敢的,一點都不會害怕對不對?」

秦海闊:「……」

清水觀。

這個季節,清水山層林漸染,坐落於半山腰的清水觀卻依舊被高大翠綠的樹木懷抱著。

觀中有一處院落栽種著大片的薔薇花,多年過去,薔薇花爬滿了那處院牆。

風將花香味送入房中。

房中有一名老道士正在執筆畫符。

儘管他也算得上驚才絕艷之人,但比不上天賦異稟的小徒弟,想畫符,也得焚香靜心。

突然,門外傳來一名弟子的叫喊聲。

「師父!師父!有人點名要找您!」

手一抖,一張符便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