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神醫憤怒道:「朴仁勇,你不要囂張,你只是勝了我萬江南和這裡的名醫而已!」

「泱泱龍國,地大物博,人傑輩出……必然有醫術能戰勝你之人!想讓我們歪曲歷史,說中醫是你們棒醫的分支?絕對不可能!」

朴仁勇冷笑:「如此說來,你們要反悔了?」

「好啊!網路這麼發達,深山老林的人,都能看到這場比賽,既然龍國還有能戰勝我之人,叫他出來啊!」

萬江南一群人沉默!

蕭何轉頭看向身邊的沈溫婉:「沈小姐,該你出手教訓這個棒子了!」

著筆中文網 ,

第805章

劇組,蘇有容才是老大。

她不去,沒誰敢有意見。

投資人、出品方都是她。

容喜影業的唯一獨立股東!

這權利,不大嗎?

她咳個嗽,整個劇組都得表示全部感冒了。

還好,蘇有容,並不是獨斷專橫的人。

只是說身體不舒服,上午晚去劇組一點。

她,就是要見識一下,這個王霞長什麼樣,什麼來頭。

早上起床的時候,大姐又說了個信息。

宋三喜從王霞手裡,花五千萬又把醫藥相關購買到手了。

這個王霞,還是他的老師。

這師生關係的深淺,蘇有容想想,有點犯酸。

她冷靜,但並不代表她不敏·感。

雖然宋三喜還沒通過考驗,但名義上是她老公。

她,可不想頭上是綠的。

面子、尊嚴,受不了的。

蘇有容為了不讓大姐生氣,還笑說三喜會經營人脈,有師生關係,也好辦事。

她上大學,全來就學的是工商管理,對這些也是懂的。

蘇有晴,倒也沒說什麼。

可蘇有容,心裡藏著不爽。

她,冰山女神一般,殺到了朝霞投資有限公司。

那裡的保安,被她的容顏、氣質驚呆了。

感覺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

半天才回過神來,說王霞要休假一周,不來上班了。

蘇有容有點鬱悶,打聽怎麼回事。

人家說霞總是公司的老總,她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啊,我們下人管不著的。

保安,當然不知道王霞腳受了傷。

蘇有容心裡不舒服,這女人把公司不當回事啊,一看就是專橫霸道的。

宋三喜能跟她這種人在一起?

蘇有容多了個心眼,問了一下,最近這個霞總,是不是和一個挺帥氣的年輕男人,走的很近?

保安愣了下,在美女面前,一點免疫力也沒有。

「是啊,你是說宋三喜先生嗎?」

蘇有容腦子裡轟然一聲。

感覺,實錘!

她愣怔了下,微微一笑,點點頭。

「他們在一起,都什麼情況啊?」

她那笑容,把保安看的魂兒都要飛了。

「也沒什麼吧?宋三喜經常來這裡,和霞總在辦公室里呆著,一個小時左右吧,彈彈鋼琴什麼的。」

蘇有容心頭都被扎了一下,人渣還會彈鋼琴?

「呵呵,那他們,挺恩愛啊?」

「誰知道呢?霞總最近,氣色很好,估計還是愛情的滋潤吧」

蘇有容笑笑,「霞總,很漂亮吧?」

「很漂亮,但,還沒你漂亮啊,呵呵」

「謝謝你啊,保安大哥。」

「不客氣。哦,美女,你是?」

「我是宋三喜的老婆。」

保安:「」

目瞪口呆。

看著蘇有容離開,半天說不出話來。

乖乖,宋三喜的女人,這麼漂亮嗎?

比霞總還漂亮多了啊!

可這宋三喜,真跟霞總搞到一起了?

反正保安隊成員幾個,私下裡都這麼認為的。

每次宋三喜來,跟霞總呆在她的豪華大辦公室里。

倆,不幹點浪漫的事,或者別的事情,都不可能。

大齡霞總,這是想通了。

那生活,令人羨慕宋三喜啊!

畢竟,王霞確實也嫵媚漂亮,而且身材霸道!

男人,能不想這些么?

現在,這保安實在是羨慕忌妒恨。

狗R的,家裡老婆這麼漂亮這麼性·感,還在外面亂搞!

唉,誰叫人家帥呢!

微笑,很暖啊,真是渣啊!

蘇有容有些失落。

想著保安的話,開車,都有些走神。

真想不到啊! 此時的天道一臉心有餘悸,還好他及時收手,這小妮子也太狡猾了。

似是想到什麼,楚冰落抬頭看了一眼並不存在的天空,挑釁一笑,立即投身劈石大業中。

一個月後

星落平野!

此時揮發出的招式已有八成劍意,楚冰落覺得修為又開始鬆動了,她倒是要感謝這是所謂的天道老頭了,這麼想著,勾唇一笑。

上方的天道一直在配合楚冰落,見此目露讚賞,他有些期待這女孩兒能成長到何等地步。

兩個月後

最後一角破空石被劈散,楚冰落立刻雙腿盤膝,運轉九轉心法,靈氣不斷的在體內遊走,順理成章的突破築基後期,靈力渾厚。

睜開雙眼,面色愉悅,劈石任務已經讓那個她把所掌握的劍法磨礪到十成十,劍意初成。

這時,那堆破碎的破空石慢慢的浮到空中,不斷的向五塊版圖飛去,直至全部消失。

外界,五大陸的眾修士同時接到天道傳來的指示,天道指示會讓修士將所得知內容當作常識,就像修者修為是從引氣入體到化神飛升的道理一樣,只有觸摸到天道的高階修士才能有一絲窺探。

而處於各大秘境中的修士一旦踏出外界,也會自動接受指示。

「汝之任務已完成,可開啟破空墜。」

楚冰落這次立馬明白,神識一動,摸著黑色水滴默念開啟,面前出現一個小型屏幕。

化名?楚冰落福至心靈的寫了個楚弒天,看的天道嘴角微抽。

性別?既然有化名,應該也可以假的吧,男!

選擇面具?楚冰落選了一隻金色狐狸半遮面,她覺得狐狸眼和師父很像。

傳送中…….

進度條載入完畢,楚冰落進入了之前見到的黑曜石中,周圍閣樓林立,而她自己已經變成了男身,摸了摸臉頰,不知道臉變成什麼樣子,不過戴著面具也看不到,這面具一進破空界就無法外力摘下,隱私性倒是不錯。

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走著,選擇了一個地理位置不錯的閣樓走了進去,只見門上黑光一閃,氣息烙印完畢,以後再進入便會被傳送進此閣樓,看的楚冰落暗自稱奇。

從天道老頭哪兒得知,一旦進入破空界,不可攜帶靈物,除了五座塔樓,不可使用靈力,不可惹事生非,當然,有人實在想肉搏也沒人阻止。

完善之後,三界的人都可進入,但不能自暴身份,禁止談論修為相關,不然會被傳送出去,這也能有效的保護好低階修士的道心,也就是說,這破空界的人,除了五塔排行比拼,其他地方就是個凡人!

這設計之人真有想法,不會是哪個寂寞仙界大佬吧!楚冰落摸著下巴想著。

某寂寞的萬界上神,此時正饒有興緻的看著漸漸完善的破空界,這還是他在眾多界面的某一處靈感一閃想到的。

神識一動,她又回到了之前的空間,

「老頭兒,這性別化名什麼的,所有人都可以選擇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