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天青牛蟒的問題,風嵐不禁露出了一個略帶嘲諷的笑容。

「呵呵,怎麼,你還擔心他們會騙你?算了吧,他們沒有那個必要的。之前一直都是你在和小三小珏他們交流,想來你們兩兄弟之間,一般都是你在拿主意吧?不過現在看來,你們叫小舞為小舞姐,倒還真沒叫錯,至少在識人這方面,她可比你們強多了。」

「什麼…意思?」

天青牛蟒雖然智力不低,但畢竟沒有見過太多的彎彎繞繞,所以有些沒有聽懂風嵐的話。

「意思就是,你別你的小舞姐一副天真無邪,看似很好騙的樣子。但是誰對她好,那小姑娘心裡可是清清楚楚呢。可即便如此,她也是無比信任小三和小珏,之前她在介紹小珏和小三的時候,你應該也能感受得到吧?那是可以為對方付出生命的感情,難道這還不能說明問題么?

還有,小珏身為死神傳承者,小三身為海神傳承者,都是身份無比珍貴的人,有必要騙你們么?不妨告訴你,只要他們將消息放出去,如今大海中,想成為他們魂靈的十萬年魂獸,不知道有多少!要不是小三承受不了,估計也不會來這星斗大森林中獵取魂環了。

並且剛才你們應該也聽到了吧?明天小珏和小三會去給他的昊天錘增加六個魂環。為什麼是六個不是七個?因為除了你,那隻大猩猩還有小舞外,他還需要留一個魂環位置給我們人魚族作為魂靈,這可是我們人魚族用了整整四塊極品的魂骨,才最終換來的機會。你說,他們真的有必要騙你么?」

「….」

「為什麼…我感覺你的語氣有些不善呢?我沒有得罪過你吧?」

天青牛蟒有些無語,你說就說唄,語氣這麼沖幹什麼呢。

「…,呵呵,抱歉,我只是有些為小三和小珏不平罷了。」

被天青牛蟒這麼一說,風嵐也感覺自己的語氣有些過了,便笑著給天青牛蟒道了個歉。

「你也是十萬年魂獸了,應該知道除了海神大人在幾萬年前成神飛升之外,斗羅大陸這幾萬年來,都還沒有魂師再次成神呢,而小珏和小三作為這個時代最有天賦的兩人,已經獲得了神祗禪城,成神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而這,這也是我們魂獸想要獲得永生,飛升神界的最好機會。如果我是你們,剛才就已經立刻答應下來了。所以其實你們應該慶幸,有這麼一個好姐姐能和兩位神祗傳承者都有這麼親密的關係,這才能讓這麼好的機會落在你們頭上。真的,別懷疑那麼多了,好好抓緊吧。就算你不相信小三小珏,也該相信相信自己的小舞姐吧。

好了,我就和你們說這麼多,剩下的自己考慮吧。別打擾我了。」

畢竟生前也是準備衝刺九十七級的超級斗羅,所以風嵐在面對天青牛蟒的時候,還真是有些強勢的。不過她所說的話,基本上也都是真實的,沒有絲毫欺騙天青牛蟒的意思。甚至她還有些羨慕,對方能成為唐三的魂靈,而她卻是乾珏的魂靈,因為她畢竟的大海中的種族,如果可以話,她還是希望成為唐三的魂靈的。

而天青牛蟒聽完風嵐的話,也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因為風嵐的有些話,他還真是沒有太懂。比如海神成神,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關於神祗的事情,他還是之前從唐三和乾珏他們哪裡知道的呢。

但其他的意思,它也都大概聽明白了。所以在風嵐沉默之後,天青牛蟒也不再打擾她,而是縮著身子,和泰坦巨猿待在了一起,看樣子,應該是在用精神力討論著。

這個時空的小舞畢竟沒有死亡過,沒有看到唐三那不顧一切復活小舞的真心,天青牛蟒對唐三和乾珏說的魂靈之法持有懷疑態度也是正常的事情。畢竟哪怕是最親的人,忽然跑來說可以讓你以另一種方式存活,並以此永生,你也是會有一些猶豫和懷疑的吧?不過風嵐的話,倒也的確有些道理,就算不相信那唐三和乾珏,小舞他們還是應該相信的。或許,他們剛才真的應該直接答應下來…

第二天一早,唐三和就乾珏一起,去核心圈獲取魂環了。而小舞和寧榮榮兩人,則被它們放在了湖邊,沒有讓她們跟著。寧榮榮就不說了,以唐三和乾珏現在的實力,獵殺一些不到十萬年年限的魂獸,已經不需要她的輔助了。而小舞則是為了能多陪陪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他們畢竟這麼多年沒有見了,多聯絡聯絡感情也好,這樣也能讓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更加願意跟他們走。

離開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的領地不久,乾珏就叫出了芸麟,和唐三兩人騎著它,向著遠離生命之湖的核心圈走去。

這裡畢竟是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的領地,魂獸還是比較稀少的。真要想找到一些好點的魂環,還是得去遠一些的地方尋找。

而芸麟是上古異獸,本來應該是讓其他魂獸不敢招惹的。但這也要看在哪裡。如果是在星斗大森林外圍和內圈,那的確如此。但在核心圈這個魂獸年限最低都是五萬年以上的圈子中,芸麟的上古異獸血脈,反而是會讓它成為其它魂獸的目標。畢竟,如果能捕殺一頭上古異獸吞噬,那它們提升的年限一定會比一般的魂獸多得多,而且萬一他們還激發出了吞噬下的上古異獸血脈,讓它們產生變異…那說不定下一個心都大森林之主,就是自己了!

所以唐三和乾珏他們沒走多久,就遇到了第一次魂獸的襲擊。

那是一隻七萬多年的青足虎豹獸。那似虎似豹的體型,立刻就讓乾珏回憶起了當初在落日森林追殺那群殺害了衛青幾人的罪惡魂師的情形。只不過,他們那次遇到的,是一隻連萬年年限都沒有的青足虎豹獸,而這次這隻,卻是有這七萬多年的年限,實力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當然,現在的他們,也早已今非昔比了。

芸麟腳下的青光閃現,身形猛然加快一截,就載著乾珏和唐三兩人躲過了對這青足虎豹獸的襲擊,然後對著它低吼了一聲,保持著一個距離和對方對峙了起來,有點躍躍欲試的樣子。

畢竟是上古異獸,雖然不到五萬年的年限,但對上七萬多年的青足虎豹獸卻是沒有絲毫的懼怕。

而她背上的乾珏和唐三,這個時候則是雲淡風輕地在討論著這隻青足虎豹獸是不是適合成為唐三的魂環。他們倆的氣息收斂得很好,以那青足虎豹獸的實力,還無法察覺到他們倆的強大。否則,肯定早就撒丫子逃跑了。

「怎麼樣,小三?青足虎豹獸雖然不是什麼特彆強大的魂獸,但也算是比一般的魂獸要強了,和鬼虎是一個級別的。」

如果按等級劃分,天青牛蟒,泰坦巨猿,芸麟這樣的上古異獸是T0級別;人面魔蛛,魔魂大白鯊,邪魔虎鯨是T1級別,那青足虎豹獸,鬼虎這樣的就是T2級別的魂獸了,也算是不錯了。而且七萬多的年限,也是非常合適唐三的。因為現在的唐三畢竟連魂骨都還沒有集齊,沒有在體內凝聚成魂骨鎧甲。

「可青足虎豹獸畢竟是敏捷型的魂獸,而我的昊天錘最注重的,卻是力量。所以我感覺還是查了那麼點意思。」

唐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放棄了將這隻青足虎豹獸作為自己昊天錘的第一魂環。

「行,那我們換一隻就是了。不礙事。芸麟,直接走吧,我替你攔著它。」

乾珏說著,拍了拍芸麟的身子。而芸麟聽到指令后,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轉身就奔跑著準備離開了,絲毫不在意對方會追擊的樣子。

但那青足虎豹獸怎麼會就這樣放芸麟離開呢,年限比它還要弱這麼多的上古異獸可不好找,這可是機遇,絕對不能錯過!所以它身型一動,頓時就化作了一道殘影向著芸麟追了上去。畢竟是敏捷型的魂獸,它已經跟的上芸麟的速度了。

然而…就在它靠近芸麟,想要對芸麟發起攻擊的時候,悄無聲息的狼靈,卻是在它沒有任何的防備下,直接迎面和它撞在了一起。高速移動的速度頓時就化作了恐怖的破壞力,讓它瞬間頭暈骨裂,天旋地轉地倒向了一旁。等到它忍過了狼靈施加的疼痛,再次起身的時候,芸麟早已不見了蹤影…

乾珏和唐三兩人隨著芸麟再次前行,但這次他們沒有再選擇閑逛,而是開始使用探查的手段了。這個時候,大師以前教給他們的那些知識和乾珏以前練就的那些魂獸追擊技巧已經大多都沒辦法再發揮什麼作用了。因為到了五萬年以上的魂獸,且不說它們的物種習性還能保持多少,就是這樣的實力,也讓它們在行動間不會再留下多少痕迹供乾珏他們追捕了。所以此刻,就該使用更加強大的手段了。

只見唐三翻身從芸麟的背上落下,站在了星斗大森林的雜草遍布的土地上。藍色的光芒自他的身體中湧出,瞬間照亮了周圍的景物。柔和的藍色光芒緩慢,但卻堅定地逐漸向著遠方擴散而去。

在星斗大森林這種地方,唐三的藍銀領域,無疑將會成為最強的領域,不論是藉助周圍植物的生命力和魂力來戰鬥,還是溝通周圍所有的藍銀草,為他提供廣闊的感知力,都是非常強大的手段。

就像現在,當唐三溝通了這森林中的藍銀草后,那這附近百里之內的所有魂獸,就都逃不過它的感知。

「咦…這是??!」

感知了差不多近十分鐘的時間,渾身沐浴著藍色光芒的唐三忽然神色一變,驚疑地瞪開了眼睛。

「發現了什麼?」

看到他模樣,乾珏也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好像…發現了一隻暗金恐爪熊?!」

「暗金恐爪熊?!幾萬年的?!這種魂獸不是已經有幾百年沒有出現過了么?」

乾珏聞言,也是有些吃驚。要知道,暗金恐爪熊同樣也是上古異獸,擁有比蒙巨獸的部分血脈。並且其血脈強度還非常不弱。真要論起來,恐怕天青牛蟒和泰坦巨猿也不一定有這傢伙珍奇。

「不知道,我們趕緊過去看看吧。芸麟,右邊!」

唐三說著,立刻就翻身上了芸麟的後背,甚至還跨過了乾珏,直接對芸麟下起了命令來。

但芸麟也知道唐三和乾珏的關係,所以也沒有在意,立刻就拔腿奔了起來,迅速向著唐三所指的方向前進。

而此刻,在庫里乾珏他們幾十裡外的地方,唐三感知到的那隻暗勁恐爪熊正一掌刨開了一隻七萬年的疾風魔狼的身軀,瞬間將其斃命后,站起身仰天怒吼了起來。

它的身長大概有七八米的樣子,渾身遍布著如精鋼般的金色毛髮,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如同入魔了一般,讓人不寒而慄。雙掌中那探出的暗金色鋒利利爪,閃著幽幽的寒光,即使是剛將一頭七萬年的疾風魔狼開膛破肚,也沒有沾染上絲毫的血跡,便可見其鋒利程度之強了。

在怒吼了好一會後,暗勁恐爪熊站立的身子才終於是放了下來,一步步來到了疾風魔狼的屍體前,慢悠悠地開始吃了起來。

和其他的魂獸不一樣,一般魂獸捕食到獵物時,要不就迅速吃掉獵物就離開。要不就帶著獵物迅速離開戰鬥的地方,以防有其他的魂獸前來奪食。

但暗勁恐爪熊不一樣,它一般在哪裡獵殺了獵物,就在哪裡進食,休息。有魂獸來奪食更好,這樣它就又能多幾餐的口糧了,特別是這隻暗勁恐爪熊,已經有了六萬多年的修為年限,無比地強大。甚至它還曾經和泰坦巨猿二明打了一架。最終二明以強大的修為年限戰勝了它,讓它不敢再接近生命之湖的範圍。當然,二明的背上,也被其添了一道恐怖的傷口,當初也是過了好久才癒合的。

而之所以魂師界傳聞已經幾百年沒有見過暗金恐爪熊的信息,就是因為見過它的魂師,基本上都死了。暗金恐爪熊可和天青牛蟒溫和的性子不一樣,它們天生就是嗜殺的。再加上這隻暗金恐爪熊的母親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是被人類殺死的,也就導致它對人類魂師有著極大的仇恨,別說見到魂師了,就是聞到人類的氣味,它也會立刻向著對方追過去,將其擊殺。

以它的實力,一般的封號斗羅,都不會是它的對手。而超級斗羅大陸上就那麼幾個,他們沒什麼事也不會來到這星斗大森林的核心圈。一般只有像比比東和唐三這樣的雙生武魂,才會才實力到達超級斗羅后,依舊需要獵殺魂環,這才會出現在核心圈。所以這麼多年下來,它的手中早已不知道殞命過多少魂師了。

而此刻,來到死去的疾風魔狼前,正準備進食的暗金恐爪熊巨口都已經張開了,卻又忽然停了下來。它的鼻翼抖動了兩下,猩紅色的雙眼立刻擴大了一圈。

是人類的氣味,兩個!

沒有任何猶豫,它立刻轉身,準備趕去擊殺那個兩個人類。但走了幾步,它卻又突然停了下來,無它,因為它已經感知到那兩個人類魂師向著它來了,並且似乎還有著另一頭魂獸。

「朝我來的?有勇氣。」

「朝我來的?有勇氣。」

「朝我來的?有勇氣。」。。

身為上古異獸的它,已經有了不低於人類的智力。只是它同樣也像芸麟那樣,無法口吐人言而已。(芸麟也只能和乾珏交流。)

「趕緊來吧,我的雙爪已經饑渴難耐了。」

低吼了一聲后,暗金恐爪熊就這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耐心得等待著那兩個人類魂師的到來。

而芸麟也沒有讓它等多久,也就一分多鐘后,它火紅色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在了恐爪熊的視野中。

「有趣,身為上古異獸,擁有麒麟血脈的你,居然會甘心成為人類的坐騎。麒麟一族的尊嚴都讓你丟光了。」

見到芸麟載著唐三和乾珏停在了它的前方,暗金恐爪熊站起身,嘲諷地說到。

但不只是唐三和乾珏,連芸麟也聽不懂它的話,所以兩人一獸只是看到了暗金恐爪熊盯著他們,對著他們低聲吼叫著,一副兇狠的模樣。

「哎喲,凶得很呢。來嘛,你給我一爪子嘛,瓜娃子!」

乾珏沒有任何的懼怕,在暗中釋放出了武魂之後,就調笑著對著暗金恐爪熊說到。

和乾珏他們一樣,暗金恐爪熊獵殺了這麼多的魂師,幾千年下來,早已學會了人類的語言,所以它是的的確確聽懂了乾珏的調侃的,當下就是雙眼一沉。

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對他露出過這樣的情緒。哪些見到他的人類要不就是驚恐萬分,要不就是欣喜若狂,但不論哪個,最終就是殞命在了它的一雙利爪之下,從來沒有對它說出過這樣挑釁的話語。

所以暗金恐爪熊,這下是真的憤怒了。沒有任何的預兆,它那龐大的身影瞬間前進,向著乾珏幾人奔來,在靠近之後便迅速立起了上身,魂力涌動間,右掌上的利爪猛然探出,對著乾珏三人就是狠狠揮了出去,四米多的熊掌帶給它了巨大的攻擊範圍,將乾珏他們兩人一首都籠罩了進去。

。。。。

未完待續。 張若塵將一滴龍帝之血取出來,吞服進嘴裡,隨後,開始全力以赴的煉化,藉助龍帝之血蘊含的龐大力量,恢復消耗的聖氣。

龍帝之血進入身體,如同一團火球,釋放出大量聖氣,彌補氣海和經脈之中的消耗。

吞象兔問道:「塵爺,還需要多久,你修為才能完全恢復?」

「即便吞服龍帝之血,應該也需要三個時辰的時間。」

以他現在的修為,施展千紋毀滅勁,的確太過冒險,一旦耗盡聖氣,一時半會根本無法恢復過來。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正在廝殺的兩方人馬,每一刻都有大量軍士倒在血泊之中,再也站不起來。

隨即,他的話鋒一轉,道:「或許,還有另一個辦法,可以更快恢復修為。」?張若塵的手指,在空間戒指上面,輕輕的摸了一下。

戒指上,光芒一閃,一枚散發出淡淡白光的丹藥,出現在張若塵手掌心。

正是他從凌飛羽那裡買來的聖元丹。

一直以來,張若塵是想要等一個合適的時間,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再服用聖元丹,一舉衝擊到二階半聖。

現在服用聖元丹,顯然不是一個好的時機。

然而,不死血族和史家的軍士,戰得天翻地覆,誰都不知道接下來的戰局將會如何發展。

因此,張若塵必須要儘快恢復修為,應對接下來不可預測的變數。

若是能夠借用聖元丹,一舉衝擊到二階半聖,那麼,突破境界的那一刻,張若塵就能吸收大量天地靈氣,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

而且,境界突破之後,他會更加強大。

雖然此舉相當冒險,卻還是值得一拼。

「人類小子,你壞了二皇子殿下的大事,今日,本將軍要親手將你的拿下。」

一位不死血族的將軍,穿著金屬鎧甲,手持一柄雕刻有骷髏印記的刀刃,向張若塵衝殺了過去。

此人的修為,達到三階半聖,想要趁張若塵的狀態虛弱,將他擒下,送到二皇子面前邀功。

張若塵抬起頭,向不死血族的將軍看了一眼,嘴裡輕喝一聲:「九斬電刀。」

龐大的精神力,凝聚在張若塵右手的手掌。

轉瞬間,方圓百丈之內,出現數千道紫色的電紋。

隨著張若塵的手掌,揮擊出去,那些電紋匯聚成九柄刀刃,接連不斷的飛了出去,將那位不死血族的將軍,打得向後倒飛數十丈的距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