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雨樓做事陰邪,從不按常理出牌。

令狐嬋默默看着魏小寶,半晌都沒說話。

「報。」就在這時,有小太監突然快速奔來。

魏小寶接過密探送來的密報,展開一看,揶揄道:「兒子還是不如老子啊。」 如果眼神能殺人?蕭何早已經被何家的人,用眼神殺死一百次了!

因為都是他,惹到了這些不該惹的大人物,讓何家面臨現在的危機!

如今整個何家上下,都已經徹底陷入徹底絕望之中!

沈溫婉很著急,此時想化解眼前危機,只有請那位神秘的蕭公子出手!

但是,每次都是那人主動幫助她,所以她根本就沒有那人的聯繫方式啊!這該怎麼辦?

就在這個時候,袁俊才顯然也不想在拖延時間了,他沖著帶來的手下吼道:「何家的人要是不肯賠償醫藥費,那就將他們全都打成殘廢!」

他的一群手下,立刻大聲吼叫起來:「好好……」

何家的人,頓時被嚇得後退,就在這時,一個人擋在了他們的前面,他們抬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蕭何。

蕭何一臉嚴肅,沖著袁俊才的那些手下道:「你們最好不要亂來,知道我老婆有多厲害嗎?她背後有一位大人物撐腰,神秘的蕭公子,你們聽說過嗎?」

袁俊才和他的手下一愣,隨即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什麼狗屁蕭公子?真那麼厲害?叫他出來見老子啊!」

「告訴你,今天誰也救不了你!如果識相,你主動把老婆送給我們玩?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誰在這裡鬧事?」袁俊才和他的手下,就要撲上來,卻在這時,一個滿臉威嚴的男人,帶著幾個下屬,突然出現在了這裡。

他雖然穿著便裝,但那股氣質,依然難以遮掩!看到他的那一剎那,馮書,羅霸,袁俊才,庄力強這些人,全都驚呆了!

因為他正是江州軍區一把手——元卓!肩上扛一顆星的存在,通常只出現在電視之中,此時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就在這一刻,又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元卓突然小跑到了沈溫婉的面前,笑著詢問:「沈小姐,我們又見面了,你們家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沈溫婉的腦袋像是被雷轟了一般,此時懵懵的,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元卓,怎麼又是這個元卓?」

「上上次爺爺的壽宴,是他帶人出現!」

「上次在仁來藥房,也是他帶人出現!」

「他為什麼每次都能及時趕到?莫非,是那個神秘蕭公子派來的?」

「蕭公子到底是誰?為何每次自己有危機,他都能第一時間知曉,並派人來營救!」

在沈溫婉腦海里懵逼想這些的時候,蕭何已經暗中跟元卓打了招呼!

然後他依然裝作完全不認識元卓一般,沖著元卓大吼起來:「長官,有人在這裡鬧事,要滅掉何家!」

元卓一聽,頓時勃然大怒:「何老爺子是老兵,有人卻要滅他滿門,這朗朗乾坤,真的是已經沒有王法了嗎?」

馮書,庄力強,袁俊才,羅霸幾人,頓時冷汗就下來了!

他們指著蕭何大吼:「你別胡說八道,我們是來給何老爺子祝壽的!」

在元卓的面前,你在大的勢力,也得認慫,因為他背後有部隊!

「是嗎?」蕭何冷笑看向馮書:「剛才可是你說,一個小時,就能讓何家所有產業破產!」

馮書立刻被嚇得臉色蒼白,他急忙辯解:「那是一句玩笑話!我我……我沒有要冒犯何家的意思!」

「元卓將軍,我是馮家長子,您一定要相信我說的話,不要相信這個沈家的廢物女婿!」

馮書很聰明!

告知了元卓他的身份!

他是江州馮家長子!

蕭何,沈家一個上門女婿,廢物!

兩者對比,那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所以元卓,應該相信他說的話,而不是相信蕭何說的話。

只是,讓他做夢都不會想到的是,他眼裡的廢物,是軍主!元卓相信他,不相信蕭何?除非元卓的腦袋砍不動!

所以,元卓轉頭對身邊跟來的一個下屬道:「打電話通知有關部門,查一下馮家的產業……我看他們挺威風的,就先全部停業整頓一個月吧!」

「元卓將軍,不要!」馮書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查他們家的產業,讓他們家的產業停業整頓一個月,他們家族會徹底破產!他已經快成為家族繼承人了,出了這種事情,只有被趕出家族,所以他現在真的慌了!他真的不明白,元卓為什麼不相信他說的話,而要去相信那個沈家的廢物女婿!

「元卓將軍,還有這位,可了不得了,公司有幾千打手,比你們部隊都還要威風!」蕭何又指著羅霸說道!

「元卓將軍,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們是正規安保公司,我們有營業執照……」羅霸立刻慌忙的解釋!元卓卻抬頭看向他帶來的那兩百號人,然後冷聲說道:「果然比我的部隊還威風,小楊,查一下這個公司的底細吧!」

羅霸立刻被嚇得跪倒在了地上,他的公司哪裡敢讓人查啊!

一查就是一堆問題,他可能會被直接抓起來斃掉,所以他現在只有磕頭求饒:「元卓將軍,我錯了……我也是他瑪聽了別人的鬼話,才來何家搗亂的,求求您給我一次機會吧!」

元卓看都沒在看他一眼!蕭何這時,又指著袁俊才,庄力強對他道:「元卓將軍,這兩位更了不得,號稱江州地下世界的統治者……對了,我們還打我老婆的注意!他們背後,還有一個強大的靠山!」

「窩日!」元卓心裡立刻開始罵娘!這兩個王八蛋,竟然打軍主老婆的注意……這真的是活夠了!

他咆哮起來:「查,一查到底……不管牽扯到誰,都要讓他下台!」

眾人都驚呆了,剛才元卓雖然生氣,但沒有這樣歇斯底里的咆哮!

此刻,為何會突然變成這副癲狂的狀態?這裡除了蕭何,元卓之外,可能就只有一個人知曉,那個人就是宋青青!

蕭何身為軍主,親自跟元卓告狀,有人打他老婆的注意,元卓不發狂才怪!

噗通!噗通……

毫無疑問,袁俊才,庄力強一群人,也被嚇得跪倒在了地上:「元卓將軍,這件事情都是我們獨自所為,與我們背後那位大人物沒有關係……您千萬不要牽扯他!」

不牽扯那人,他們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牽扯到那人,他們立刻就要死!

著筆中文網 「是嘛?」

秦慕言沒覺得有什麼,自打跟上官雲曦在一起,心理承受能力噌噌噌的往上飆。

甚至覺得還挺有意思。

神武大街上。

百姓們還因為楚月璃自尋短見而震驚詫異,因為今天發生這一切實在太突兀。

本以為看的是晉王的熱鬧,結果先是皇上遇刺,還扯出了一頂碩大的綠帽子,最後以晉王下跪道歉,璃妃撞得頭破血收場。

大家怎麼都想不到,看戲吃瓜,居然從皇子吃到皇帝。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眾目睽睽,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上官雲曦替楚月璃粗略診治了一番。

一些皮外傷,再加上輕微腦震蕩。

她眯緊了眼,這女人,對自己都這麼狠,日後必定是個大禍害。

這一撞怎麼沒就沒撞死她?

當着眾人的面,她也不好下手,否則,一定弄死她。

「皮外傷,止血,再開些活血化瘀的葯,休養幾天就會沒事的。」

她動速的給楚月璃清洗傷口,上藥包紮。

太醫匆匆趕到,上官雲曦拍拍屁股,正要轍退。

武昌帝忽然厲眼盯着她:「璃妃還未清醒,你就想走?」

上官雲曦毫無畏懼的回望他:「怎麼?本宮屈尊降貴替一個妾看病,已經自貶身價了,皇兄還想如何?」

「難道她死了,還要我來陪葬?」

「皇上搞清楚了,本宮是太上皇親封的長公主,是你皇妹,不是隨意可以差遣的下人!」

「如果皇兄搞不清楚這一點,本宮很願意讓太上皇來跟你解釋!」

「你!」武昌帝一股怒氣直衝天靈蓋!

上官雲曦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

「皇上與其跟本宮在這裏口舌之爭,不如儘快將璃妃送回宮,畢竟……」

「西川的公主在雲樞出事,後果不是皇上可以承擔的。」

武昌帝縱然氣得臉色通紅,但也無法否認上官雲曦的話。

這時,太醫匆匆趕到,打破了僵局。

璃妃很快被抬上馬車,武昌帝狠狠剜了她一眼,轉身上車,起駕回宮。

臨走時不忘將秦禹熙一起拎走。

秦禹熙當眾受辱,連頭都抬不起來。

眼瞧著上官雲曦經過他身邊,沖他冷笑一聲,那副模樣,乖張得意,囂張跋扈。

讓他急火攻心,喉嚨一口腥甜往上涌,被他硬生生忍住。

上官雲曦回到秦慕言身邊,巧笑倩兮:「今個兒心情不錯,請你們吃飯。」

圍在她身邊的人都欣然應允,一片歡聲笑語。

被侍衛半押半解的秦禹熙回頭,眼底燒得血紅,面容猙獰,眼神陰鷙詭譎。

來日方長,今天這仇,定要百倍千倍的加諸在你們身上。

誰也跑不掉!

……

雅仙樓,上官雲曦豪氣的點了一大桌子菜。

「皇叔,皇嬸,侄兒敬你們一杯,今天的事,多虧了你們。」

秦禹昭起身倒了杯酒。

今天這事,太過兇險,如果不是他們,他早就被秦禹熙算計了。

秦慕言淡淡道:「你我之間,無需見外。」

上官雲曦:「就是,咱們什麼關係,再說了,這次也不是全因為你,我們也是有私心的。」

「無論如何,皇嬸救了侄兒的命,皇叔保住了侄兒的前程,這一杯,侄兒敬你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