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就夠了嗎?」

小奶娃噘著嘴。

「手稿的事情還沒解決,而且,她還抄襲了好多人呢~」

唐歌想到那個心比天高的女人。

「名譽掃地,甚至可能需要退出娛樂圈,這個懲罰足夠了。」

「那你就想太多啦~」

小奶娃拿出手機,『噠噠噠』的跑到她身邊,划拉了一大串名單。

「唐歌姐姐,你看這些人,其實以前都抄襲過別人哦~可是過了幾年,他們就以不同的方式再次出現在大家的跟前,有的還很火呢~」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可是有的網友沒有記憶。

加上不是所有人都看重版權這件事,這也許是一輩子的污點,卻非烏薇雲娛樂圈的終點。

小奶娃握緊拳頭,連臉頰都在用力,酒窩顯得特別深。

「樂樂才不想放過這個壞女人呢!」

唐歌才意識到,小奶娃不僅僅是想為她報仇,似乎,她本身也很厭惡烏薇雲。

心中好奇,她便問出口了。

「因為她手中有人命呀!」

小奶娃氣鼓鼓,「儘管不是她親自殺害的,可是,她也罪孽深重!」

唐歌大吃一驚。

烏薇雲的確在找人洗白,甚至想偷偷將髒水潑到金澤身上,表示這是金澤替她買的歌曲,自己完全不知情。

還真的還有一部分人相信了她,為她搖旗吶喊。

結果轉頭,就網友發現,警方正在調查一起盜竊事件。

【好像是警方逮捕了一個小偷,發現小偷手中有不少歌曲原稿】

【那小偷也很配合,表示自己是在一間公寓偷的】

【咦,這公寓,不是烏薇雲的嗎?】

很快,警方就那些原稿傳喚了烏薇雲。

同時,也有人找到了那個小偷的微博,發現小偷曾經將原稿拍下來,發到了網上。

這下,大家都知道,不少歌手的原稿都在烏薇雲的手中。

【媽呀,這人居然偷了那麼多的原稿】

【這下子我明白為什麼之前抄襲事件沒有後續了】

【原稿都被偷了,還怎麼打官司?】

【烏薇雲的心態是不是扭曲了?把這些當做戰利品留下來了嗎?】

【但我知道一件事,以前那些無疾而終的官司可以重新打起來了】

小奶娃賴在秦游然家不肯走,還囔囔著肚肚餓,要吃飯。

秦游然:「沒有。」

非常冷酷,如果身體不抖。

「好的吧,」小奶娃扁嘴,又很快高興起來,「好在三葛格已經去買飯飯啦~」

秦游然:「!」

秦游然:「還有人要來?」

秦熙來了,帶了幾人份的晚餐。

沒過多久,秦平也來了,明面上是彙報情報,其實就想看看,秦游然這個堂哥到底是如何拐帶小奶娃的。

他現在再也不低看這個似乎怕人的堂哥了。

秦平的秘書也來了,總裁工作多,偏偏要離開公司,他只能跟來。

到此,秦游然的公寓迎來了人數最多的一次。

自己的助理,小奶娃,司機高開,秦熙,秦平和秘書,還有個女鬼。

發現秦游然在扳著手指頭,小奶娃會心一笑,大眼睛像是落了星星,閃得他都想躲起來。

「不止這麼點哦~」

奶乎乎的聲音說著讓秦游然想暈厥的話。

「還有好多小鬼呢,他們組成了樂隊,準備在樂樂吃晚飯的時候表演~」

說罷,小奶娃還指了指秦游然的身側。

「吉他手剛從你身邊路過咧~」

秦游然:「……」

秦游然沒暈倒。

他好想暈,沒暈成。

助理開心得跳起來。

「老闆,你進步了,你進步太多了,你居然沒暈耶!」 夜色深沉,萬籟俱寂。

一盞暖黃,映的房間里也平添一室溫馨。

宮澤宸長臂伸過來,將沈安安圈入懷中。

幾天的瘋狂思念,終於在這一刻得到了徹底的緩解。

想到此處,手臂又忍不住收緊了幾分。

沈安安笑斥,「幹嘛那麼用力,我都要喘不過氣了。」

宮澤宸低頭,埋入女人的發間。

頭髮剛剛吹乾,熱烘烘的溫度,那本就自帶的芳香更加的濃烈,聞着安心。

「喜歡!」

男人呢喃而低沉的嗓音,在夜晚越發迷人的感覺,將沈安安的心都瞬間烘的熱熱的。

本來背靠着他的沈安安,扭了扭身子,轉了過來。

宮澤宸眉宇染笑,任憑女人如一隻軟貓似的在懷中鼓動。

「怎麼了?這麼不老實。」

沈安安眸色一抹促狹,學着他的模樣,「喜歡!」

「小東西,你這樣可愛下去,我不保准接下來會做什麼!」

宮澤宸鼻子蹭了一下她的鼻尖,聲線溫柔。

沈安安急忙用手捂住笑臉,從指縫中看過來,頑皮的很。

「哪有什麼可愛,快忘記快忘記!」

宮澤宸笑着扶額。

這樣,更可愛了……

克制這心頭的熱切,將她的小手拉下,放在唇邊落下一吻。

「如果想好好睡覺,最好乖乖的。」

「哦!」

沈安安明顯感覺到了「危險」的慢慢變化,迅速收起手,規規矩矩的躺好。

接上了剛剛的話題,「你還沒說呢,你怎麼聯繫上楓哥的?」

「阿楓也有一個和你一樣的手機,具有屏蔽追蹤和反追蹤的功能。」宮澤宸邊說着,邊講她往懷裏再摟緊了一些。

抬手,將被子掖好。

沈安安知道這部手機功能強大,卻也沒有用過太多其中的功能。

看來,還有很多她不知道的厲害之處。

「楓哥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了吧?姑姑的醫術很高明的,是不是?」

「嗯,對於阿楓來說,這都是小傷。」

沈安安不禁啞然。

宮澤宸和卓楓的話一致,都說這是小傷。

可以把槍傷說的如此雲淡風輕,那麼他們曾經經歷過什麼樣的驚心動魄,才會如此淡然面對?

思及此處,沈安安使勁兒往男人懷裏鑽了鑽。

貼着他的胸膛,手摟着他的腰。

緊緊的,不肯鬆開。

宮澤宸嘴唇貼着她的發間,低啞著嗓子問到,「怎麼了?」

沈安安搖頭,「沒事。」

其實,她心疼了。

鼻子微微泛著酸,眼眶也有些脹。

索性,閉起了眼睛。

「你剛剛接南辛的電話……是楓哥和你說什麼了嘛?」

「沒有!」

卓楓確實沒有交代他關於陸南辛的事。

「沒有?那你怎麼對答如流的?剛剛要不是你,我都忍不住要全盤托出了!」沈安安詫異。

剛剛宮澤宸分明是在幫忙隱瞞卓楓受傷以及不會繼續和南辛的戀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