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秀蓮也悶聲吃飯,實在有點悶不住了,出聲罵一句:“喪門星!”

***

午飯時間一過,剛安靜了一會的繡坊,慢慢又熱鬧起來。

紅桃和幾個婦人結伴過來,剛一進繡坊的門,就聽先到的幾個繡娘在八卦寧香的事情。湊過去聽兩句便聽明白了,原是江家人來接她,她居然說只見江見海。

聽明白後,紅桃瞪圓了眼睛問:“真的假的喲?還真叫她作成了?江家人過來接她了?”

說實話還挺打臉的,她們之前私下裡嚼舌根子,可是篤定了江家人不會來接寧香回去,最後肯定是寧香自己舔着臉回去。萬萬沒想到,江家人還真來了。

當時留在繡坊沒走的小繡娘看向她說:“真的呀,她兩個弟弟跑來叫她回去,說江家人來接她了,她愣是坐着動都沒動,說除了江見海,她誰都不見。”

另個婦人接話,“她這譜擺得夠大的呀,江見海人在外地呢,怎麼可能回來接她回去?她這作法,真不怕以後在江家沒日子過啊?”

“唉喲,估計就是拿個虛架子,現在八成都跟人回去了。哪有這麼不識好歹的人呀,人家都上門來接了,還不見好就收跟着回去,那想幹什麼?”

結果這話話音剛落,寧香從門外進來了。

頓時,繡坊裡其他繡娘臉色同步:⊙_⊙

寧香沒關注其他人的臉色,進繡坊後直接到自己的繃架邊坐下,低頭開始整理自己的繡布和繡線,好像一個完全沒有煩心事的人,一心只有刺繡。

繡坊裡其他繡娘都愣了一會,還是紅桃先出聲,看着寧香笑着問:“阿香,你沒回甘河大隊呀?聽說你婆家有人來接你了,我們還以爲你回去了呢。”

寧香擡頭看她一眼,平淡道:“我說過了呀,不會回去了。”

其他人臉色又是一懵,並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實在是都看不懂寧香這是在唱哪齣戲。嫁了那麼個有地位的男人,有日子不好好過,居然這樣自討苦吃。

紅桃乾巴巴笑一下,“你爹孃也不會讓你留在孃家的吧?”

寧香捏起針繡花,“已經和家裡斷絕關係了。”

紅桃&其他繡娘:???

繡坊裡安靜了一會,所有繡娘都盯着寧香看,跟看什麼與自己不一樣的神奇物種似的。唯獨角落裡有一個微微大着肚子的繡娘,眼神略有不同。

氣氛乾巴,紅桃又勉強幹笑一聲,看着寧香問:“阿香妹妹,你這樣……是要幹嘛呀?”

寧香低着頭,仔細繡一個葉子的尖尖,“離婚。”

而她說話的語氣有多淡,其他繡娘心裡的眼裡的震驚就有多濃。離婚這詞她們當然懂,但幾乎沒怎麼從哪個女人嘴裡聽到過,尤其還說得這麼淡定有底氣。

所有人都懵驚了一會,還是紅桃先反應過來。她這回不勉強笑了,過來拉了凳子往寧香繡架前一坐,面色繃緊道:“阿香妹妹,這話可不能亂說啊!”

寧香停下手裡繡花的動作,擡頭看向紅桃,“我沒有亂說。”

紅桃面色繃得緊,“這還不算亂說?你知道離婚意味着什麼呀?對於我們女人來說,一旦離婚,這一輩子可就毀啦!”

寧香面色淡定,看着紅桃,“離個婚而已,爲什麼這輩子就毀了?”

她當然知道紅桃的意思,也知道紅桃是真心爲她好呢。但這種好不是她想要的,這些讓她反感且排斥的世俗壓力,也都是世人通過洗腦強加給女性的。

紅桃面色認真道:“你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條件稍可以的,誰願意娶你?太差你肯定看不上,你一個女人,怎麼過日子怎麼活呀?離過婚了沒人要,誰又看得起呀?”

寧香眼睛眨也不眨一下,“誰說女人不靠男人就活不了了?誰說女人活着的全部意義就是嫁人?誰說女人不嫁人這輩子就毀了?我爲什麼要通過嫁人來讓別人看得起?女性能不能被人看得起,不由男性喜歡不喜歡、願不願意娶來衡量。”

紅桃真想把寧香腦殼敲開,看看她在想什麼,她苦口婆心繼續說:“阿香啊,你怎麼油鹽不進呢!你別跟我們賭氣擡槓,跟我們賭氣可影響不到我們什麼的,你得自己對自己負責。”

寧香低下頭來繼續繡花,“謝謝紅桃姐,我沒有在跟誰賭氣擡槓,只是在說自己認爲對的想法,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而已。我要和江見海離婚,就是對自己最大的負責。”

紅桃抿住嘴脣,卻壓不住波瀾起伏的好管閒事之心,耐心性子又說:“阿香,就算你自己真不在乎這些,那你不爲你爹孃,和你弟弟妹妹想想嗎?讓他們爲你操這麼多心,因爲你在村裡被人指指點點擡不起頭,你忍心嗎?”

寧香低眉嗤笑一下,“都要我爲他們想,誰爲我想過?”

“唉喲,阿香,你不是大姐嗎?”

“大姐該死的呀?”

寧香刷地擡起頭,面色和語氣裡都情緒滿滿。

紅桃被她嚇得一愣,張口想再說點什麼,其他繡娘忙衝她擺了擺手,意思讓她別再說了。紅桃接收到示意,這便閉了嘴,自討沒趣說了句:“算我多管閒事好伐?”

說完她起身,回去自己的繡繃前坐下來,和其他繡娘都做起自己的繡活。先時繡坊裡的氣氛還怪怪的,不一會之後也就如常輕鬆了起來。

寧香依舊不參與繡坊裡的閒聊,埋頭做自己的繡活。

還有兩天就到中秋了,她打算在中秋之前提前把繡活做出來,交到放繡站先換點錢出來。

希望江見海收到電報後能在中秋回來,徹底還她自由身。 「太刺激了,這不就是飛嘛!桀桀桀!」王霄逸拖著刀,一路狂奔。

「對了,怎麼沒有掠奪到小白兔的天賦呀,天賦失效了么?」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王霄逸查看了下【小白兔】的圖鑑。

怪物名稱:【小白兔】

怪物等級:【Lv1】

怪物屬性:【生命100】【攻擊15】【防禦0】

怪物天賦:【無】

「果然,新手村的怪物不配擁有天賦!」

王霄逸狂奔了3分鐘,來到了一片草地。

草地上一群群可愛的小白兔,正在嗷嗷待宰。

王霄逸看到小白兔,可就不困了,揮動起大刀,又開始了血腥的殺戮。

草地上的兔子,一個不留,通通死啦死啦滴!

「請叫我兔子殺手,桀桀桀!」

又獲得了3金幣50銀幣,王霄逸的心情十分舒暢。

在王霄逸得意忘形的時候,異變突生。

一隻和人齊高的兔子出現在王霄逸面前,憤怒的看著王霄逸。

「卧槽,這麼大的兔子!」

「這要是把兩個大板牙掰掉,做個麻辣兔頭,能讓我啃好久。」

王霄逸的嘴角,流下了不爭氣的淚水,沒有工作的3個月里,他真的連一口肉都沒敢吃呀!

王霄逸見到兔子,提刀就砍,新手村的野外Boss,豈能放過。

【-308】【-21】【-35】【-42】

經典天賦組合,【刀氣縱橫】+【毒霧】+【蛇毒】,一套組合拳就往大兔子身上招呼。

沒有獲得怪物圖鑑之前,不會顯示怪物具體的血量,但是就這一下,目測打掉了大白兔二十分之一的血量。

大兔子也不甘示弱,一口咬在了王霄逸手上。

【-65】

不愧是Boss級別的怪物,要不是王霄逸防禦高,換成別人,最起碼要造成100點傷害。

要知道,玩家初始1級只有500點血量,大白兔直接5口一個小朋友。

但是王霄逸此時的血量已經高達2500點,血條略微下降那麼一丟丟。

對拼一下,王霄逸就知道,這個Boss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不過也沒必要硬拼,王霄逸一邊拉開距離,一邊釋放刀氣。

大白兔的移動速度和王霄逸相仿,但是一擊過後,大白兔的腳下出現了一層藍色的圓環,速度略微降低。

在內測快結束的時候,王霄逸還獲得了一個C級天賦【寒霜】。

天賦名字:【寒霜】

天賦評級:【C級】

天賦等級:【Lv10/1】

天賦描述:【攻擊使目標進入寒霜狀態,降低目標10%移動速度,持續3秒】

天賦備註:【寒霜狀態可疊加,最多可疊加5層,降低目標50%移動速度】

又一道刀氣劈中大白兔,大白兔腳底又多了一層藍色圓環,速度降低20%。

【-308】【-63】【-77】【-91】

【毒霧】的傷害也在不斷累加。

一刀接一刀,大白兔的腳底已經出現了5層藍色光環,血量已經下降了四分之一。

大白兔十分憤怒,卻是無計可施,根本碰不到王霄逸。

王霄逸根本不理會大白兔的無能狂怒,站在大約8米外的安全位置,瘋狂輸出。

5分鐘后,漫長的折磨終於結束了。

「恭喜玩家【逆而伐天】獲得【大白兔】Boss首次擊殺,獎勵100金幣,新手村探索度增加1%!」

【叮!獲得經驗*1000!】

【叮!獲得華麗兔毛(紫)*1!】

【叮!獲得堅固兔牙(紫)*2!】

【叮!獲得華麗兔皮(紫)*1!】

【叮!獲得銅幣*20000!】

【恭喜宿主獲得E級天賦:鋒銳Lv3】

【E級天賦:鋒銳升級到Lv4】

天賦描述:【永久提升40點基礎攻擊力】

【SSS級:天賦無限掠奪,天賦經驗+20】

【恭喜升級到Lv7】

【生命+100,攻擊+10,防禦+5】

「卧槽!100金幣,這不就是1萬塊錢嘛!」

這個世界太瘋狂,耗子給貓當伴娘!

「不行,計劃有變,從現在開始執行B計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