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看到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站在門口,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你好,老師,我是葉飛,是葉善和葉絲彤的家長。」

葉飛對著老師說著,臉上帶著笑意。

「嗯,在裡邊。」

「葉善,葉絲彤,你爸爸來接你了。」

「好喂,爸爸,你可來了,別人的爸爸媽媽早就來了,你怎麼才來啊。」

葉絲彤伸著小手,朝著葉飛奔跑而來,葉飛單手把她抱起來,一臉的溺愛,葉絲彤肉乎乎的小手,還有身上的粉色裙子,讓她看起來像個小公主一樣。

「爸爸第一次來,走過頭了,才回來找的,對不起小絲彤了。」

葉飛摸著葉絲彤的眼神說著。

「哥哥,哥哥,快出來,爸爸來了。」

葉絲彤叫著葉善,此時葉善才從裡邊走出來,葉飛發現葉善的臉上多了兩道抓痕,雖然沒有抓破臉,但是已經受傷了。

「葉善,你臉上怎麼了?」

葉飛有些心疼的問著。

「你家葉善在班級里不太受歡迎,和其他小朋友打架來著。

「誰讓他們說我是怪物,我是二郎神的後裔,是爸爸告訴我的。」

葉善倔強的說著,他的眼中帶著堅毅。

老師也沒有把葉善的話當真,其他小朋友說葉善的額頭上有一隻眼睛,而老師也沒見過,只當是小孩子的話。

「嗯,老師,以後還請多費心,我們先走了。」

葉飛走之前,扔給老師三萬塊錢,然後葉飛便是一手抱著葉絲彤,一手拉著葉善,腳踏金花而去,飛躍雲層。

老師站在地面上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幕,她雙手捂著嘴巴,沒想到葉飛是頂上金花境界,她看著手裡的三萬塊錢,便是吞了一口口水,知道葉飛是大家子弟,葉飛是故意給她看的,讓老師對葉善有足夠的重視,自己不是富二代,也不能拼爹,那就讓自己的孩子拼爹。

「在學校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呀,老師好不好?學習怎麼樣?」

葉飛問著葉絲彤和葉善,而葉善站在金花上,一句話也不說,好像有什麼心事。

「哇,好高啊,爸爸好棒,是超人,是超人啊。」

「哇,我看到大雁了,還是成排的。」

葉絲彤一臉的興奮,被葉飛抱在懷裡不斷的看著雲層的世界,葉飛搖搖頭,葉絲彤的注意力很分散。

「那是大雁,冬天快來了,現在已經是秋天了,大雁要去南方的,等來年差不多春天的時候,大雁就會飛回來,他們無法在寒冬生存的。」

葉飛為葉絲彤解釋著,他看到葉絲彤的小臉紅彤彤的,是被風吹的,葉飛怪自己粗心大意,便是用真氣給葉絲彤的身上套上一層罩子。

至於葉善,葉飛則是沒有套罩子,男孩子還是要受一些苦的,不能太嬌慣了,不然很容易成為那種糖果超甜的娘炮的,要是葉善長大了化妝,葉飛就抽死他。

「今天奶奶怎麼沒有來啊?」

葉絲彤問著葉飛,一臉的疑惑。

「奶奶在家裡給你做好吃的呢,馬上就到了,絲彤可以吃奶奶做的好吃的了。」

「我想媽媽了,我已經一個月沒有見到媽媽了。」

葉絲彤忽然對著葉飛說著。

「明晚,媽媽就回來了,她出差去了,工作忙,不能一天天的見到,那是為你掙學費啊,不然你吃什麼啊。」

葉飛捏了捏葉絲彤的小臉蛋,溺愛的說著。

「哦。」

葉絲彤點點頭,但是還是很開心,明晚就能見到媽媽了。

「到了。」

葉飛金花落在葉家,葉絲彤一下來,便是朝著奶奶的屋子裡飛奔而去,宛如一個假小子,葉飛笑了笑。

「走,葉善,我有一點事情對你說。」

葉飛鬆開了葉善的手,便是朝著自己的書房走去,葉善低頭來到葉飛的書房,他把門關好,然後坐在葉飛的面前,很是端正。

「怎麼了?跟其他小朋友打架了?」

葉飛遞給葉善一瓶牛奶,他摸著葉善的腦袋說著。

「嗯,他們都不喜歡跟我玩,可能我就是廢物吧,到哪裡都不會被人喜歡,都討厭我,老師也不待見我。」

葉善的眼淚下來了,他偷偷擦拭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跟其他人待不了一起。

「葉善,你不是廢物,他們才是廢物,天才呢,總是別具一格,也總是與眾不同。」

「葉善,你是天才,不要覺得自己是廢物。」

葉飛雙手扶著葉善的雙肩,微笑的對著葉善說著。

「真的嗎?」

葉善問著葉飛,眼中的淚花流淌著。

「真的。」

葉飛真摯的對著葉善說著,葉善哇的一聲就撲進葉飛的懷裡,開始大哭著。

「嗚嗚嗚,爸爸,所有人都討厭我,都說我是廢物,老師也不喜歡我,嗚嗚嗚……」

葉善撲進葉飛的懷裡,很是不舒服。

葉飛抱著葉善,他一拍葉善的後背,九根銀針從葉善的身上砰的一下就激射而出,葉善的身體一陣顫抖,他感覺有股力量在他的丹田內遊走著。

「葉善,以後誰打你,你就打他,往死里打,沒關係,爸爸有本事,爸爸也有錢,打殘了,我賠錢,打的家長來了,沒關係,爸爸幫你扛,你爸爸我,是你最堅強的後盾,以後,給我狂一點。」

葉飛對著葉善說著,這個時候不告訴他這個道理,以後都會被人欺負的,葉善內心多了幾分安全感,覺得自己就算捅破天,也不會有事情的。

「爸,我想我媽了。」

葉善坐直身體,對著葉飛說著。

「你江月乾媽正在生孩子,你媽正照顧她呢,一個月,一月後,你就能見到你媽媽了,葉絲彤不也是很久也沒見到媽媽嗎?」

葉飛對著葉善說著。

「好,不許騙我,一個月後我要見到媽媽。」

葉善堅定的說著。

「好,我答應你,葉善,現在我要跟你說一件事情,你這個年紀,也許理解不了,但是我還是要徵求你的意見。」

葉飛對著葉善說著,地獄的事情,葉善的命,全憑葉善去做決定,葉飛無權干涉葉善做什麼。 靈鱷攻擊人,就意味着它不允許此人進入書畫室。

安陽郡主一聽臉都綠了。

「以前怎麼沒有這個規矩,我又不是第一次來書畫室。」

「這是院長剛出的規矩。是為了保證書畫室物盡其用,大夥應該都已經知道了,十國賽即將開始。作為毓秀院最重要的修鍊資源之一的書畫室不能再濫用,所以限制了人員進入。」

東方離就是被派過來看守書畫室的。

安陽郡主氣得直跺腳。

陌淺淺臉上焦急,心裏就是偷着樂,安陽郡主不能進入書畫室,她在文考方面的提升就很有限了,陌淺淺就能趁著這個機會,趕超安陽郡主。

「要進入書畫室的人一個一個排隊。」

東方離把新規矩一說,那些女學生們就面露膽怯的,不敢貿然上前。

畢竟安陽郡主的模樣她們都是看到了的,安陽郡主被靈鱷打得鼻青眼腫,門牙都掉了兩顆。

到了最後願意進入書畫室的女學生只剩了七八個。

「白泠,你別怕,它要是敢甩你一尾巴,我把它尾巴扯下來給你當狗尾巴玩。」

歐陽沉沉摩拳擦掌道。

她也擔心自家閨蜜被靈鱷傷到,胖乎乎圓滾滾的身體擋在鳳白泠面前。

安陽郡主不能進,陌淺淺就成了第一個要進入書畫室的,她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書畫室了,所以並不懼怕靈鱷。

陌淺淺是個有野心的人,她來到毓秀院之後就很努力的在學習,加之她也是有天賦的,在書畫室里都能獲益匪淺。

陌淺淺滿滿的信心走到了靈鱷前。

靈鱷果然沒有阻攔她,她走進了書畫室。

第二個是歐陽沉沉,靈鱷也是一動沒動。

「大傢伙,後面的可是我閨蜜,你可要給點面子。」

歐陽沉沉擔心道。

鳳白泠走了過來。

東方離在旁看着,也是一臉的緊張,唯恐靈鱷攻擊鳳白泠。

這時在望月閣的頂樓,有一對目光也如影隨形盯着鳳白泠。

「這麼擔心怎麼不過去看看?」

院長調侃道。

說着,給獨孤鶩沏了茶。

「我是來找你的。」

獨孤鶩抿了口茶。

十國賽的事兒倒是讓他暫時從戶部的事務中脫了身。

這時,獨孤鶩的手中的茶杯一抖。

那條靈鱷看到鳳白泠時,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

原本在那一動不動的靈鱷,四肢一跪,趴在了地上,一條粗尾巴搖得跟狗尾巴似的。

靈鱷,你好歹有點節操好不好,你的威風去哪裏了?

「我去!」

歐陽沉沉看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