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這個,他們只是叫著玩兒,我家其實不是開藥店的,家裡也沒有存放藥材。」

「噗呲!」

「哈哈哈!」

聽到這裡,鍾瑋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三少爺,你太逗了,他叫唐建康,綽號陳皮唐,不過,他家裡不是開藥店的,他爸不是醫生,他把是挖礦的,哈哈哈,煤老闆。」

「煤老闆?」

歐陽浩眼睛一亮,說道:「嘿,我聽說過煤老闆,就是挖煤的老闆,擁有一個自己的煤礦,每年出產多少噸煤,這個很賺錢啊。」

「你家一定也很有錢吧?要不,你先借我幾十萬小錢,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再雙倍還給你,如何?」

「呼!」

唐建康放下了碗筷,站起身,說道:「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我先回房休息了。」

說完,唐建康走回房間去了。歐陽浩看了一眼唐建康的背影,收回視線,說道:「他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離開?」

「他爸在幾年前因為一場意外,已經走了,而且,他們家的煤礦也被收回去了,非法煤礦。」

「哦……了解。」

唐建康快速的眨了眨眼睛,隨即,說道:「那我是不是應該去跟他說一聲抱歉,我剛才不是故意要那樣說話。」

「不用,唐建康不是那麼小氣的人,讓他一個人待一會兒吧,來,三少爺,你是客人,吃個雞腿。」

說完,陳明夾起一隻烤雞的雞腿,放到了歐陽浩的碗里,歐陽浩滿臉愧疚的說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這樣吧,明天早上,我會給他道歉,希望他能原諒我。」

一邊說著話,歐陽浩一邊拿起雞腿放到嘴邊咬了一口,吃了起來,嘴裡剛咀嚼一會兒,突的停下,臉色瞬間凝固,隨即,轉身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院子里,「嘔!」的吐了出來。

「哇,不至於吧?」

「這麼好吃的雞腿,怎麼還吐了?」

鍾瑋感到很是奇怪,夾了另外一隻雞腿用手拿著咬了一口,咀嚼了兩下,說道:「味道很不錯啊,很好啊。」

陳明放下碗筷,走到外面院子里,關心的說道:「怎麼樣,沒事吧?」

「咳咳……明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耍大牌,實在是的確太難吃了,我吃不下,你們吃吧,我先回房休息了。」

說完,歐陽浩衝進屋,「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鍾瑋看著陳明,說道:「那個,明哥,咱們這飯還吃嗎?」

「怎麼不吃,吃啊,有沒人沖你發脾氣,你想吃就吃,來,我陪你一起吃。」

陳明走回到客廳,從歐陽浩的碗里拿過了雞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見狀,鍾瑋驚訝的一口將嘴裡的食物吞掉,瞪著眼睛說道:「明哥,那是歐陽浩咬過的雞腿!」

「沒事,他只吃了一點點,不吃就浪費了。」

洗了腳,陳明推了推房門,推不動,只好轉身走回到客廳,在沙發上坐著,鍾瑋掃完地,說道:「明哥,你怎麼不回房睡覺?」

「我等會兒進去,我坐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最近挺忙,我把事情仔細梳理一遍。」

「哦,那我去睡覺了。」

「嗯,你去休息吧。」

鍾瑋回房之後,陳明坐在沙發上,腦子裡就想要怎樣才能用一萬塊錢賺到十萬塊錢,如果有十萬塊錢的任務資金,這次的任務應該很容易就可以完成。

可是,兩天之內,怎樣才能賺到十萬塊錢呢?

。 「小樂,不要惹事,快點回來。」阿靜嚇傻了,從身後急忙輕聲喊著小樂。

但是已經晚了,葉柳氏抬眸往這邊看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從房間里走出來的小樂。

阿靜看着目光轉移過來的葉柳氏,整個人都有點惶恐。

畢竟宛月姐是特意交代過的,讓他們不要在相爺府中暴露,甚至他們平時都不怎麼出朝暮齋,這下,就這麼輕易暴露了么?

阿靜真的被嚇傻了,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葉柳氏的臉上更是詫異驚訝。

因為,她不僅僅看到了從房間內走出來的小樂,還看到了站在房門口的小辰和阿靜!

葉柳氏整個人站在原地,嘴巴詫異的張的大大的,整個人就像是傻了一樣!

葉柳氏不敢置信眼前所出現的一切。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

葉宛月這個女人,竟然偷偷藏在了相爺府中兩個孩子??

還是兩個這麼小的孩子???

葉柳氏不像是葉宛雲那麼傻,她的腦袋中迅速旋轉着,思考着。

這兩個孩子的模樣也就是兩三歲。

再想想三年前那個即將臨盆的葉宛月……

葉柳氏似乎是看穿了什麼,似乎是知道了什麼!

「啊!不可能,不可能的!」葉柳氏驚恐的大喊著。

怎麼可能呢,那個女人的孩子在剛剛一出生的時候,就應該被殺死了的啊。

為什麼都這麼久了,竟然還能好好的活着?

關鍵是活着也就活着了,竟然還能有兩個孩子?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至少在葉柳氏看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非常的不可思議的。

葉柳氏不想相信這一切,似乎,葉柳氏的觀念都在發生的衝擊,開始一點點的的發生了轉變。

這種蛻變讓葉柳氏整個人都是惶恐的。

雖然葉柳氏也不知道這些的惶恐到底來自何方。

可葉柳氏看到面前這兩個孩子的時候,腦袋中的第一反應,就是驚恐。

足足愣了半刻中之後,葉柳氏才從剛剛的詫異中反應過來。

兩個小屁孩而已,才兩三歲的小屁孩而已,可能這樣的小孩子連說話都說不利落呢,有什麼好怕的?

再說了,葉柳氏在內心深處盤算著,知道了葉宛月這個小賤人生下了兩個小野種,還養大了,這對於葉柳氏和葉宛雲來說,那都是好事情呀!

至少,至少這樣墨長風不會在對葉宛月打主意了。

堂堂東武齊明王,自然不能忍受自己將來要娶的女人帶着兩個的拖油瓶兒子吧。

墨長風不能選擇葉宛月的話,那接下來唯一能選擇的,也便只剩下葉宛雲一個人了。

想一想這些葉柳氏便覺得激動!

甚至,甚至葉柳氏還在想,可以再去想想辦法如何將葉宛月除掉。

只要能成功的將葉宛月殺死了,那這兩個孩子豈不是能被她撫養著了?

反正孩子還小,過不了多久便能將葉宛月忘得一乾二淨了。

將來將這兩個男孩養大,就說是她葉柳氏所生的孩子,也能給她張臉,還能給她養老送終……

想一想這些,葉柳氏便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

「老天爺,您一定是覺得我們現在的日子太過於辛苦了吧,所以才派了兩個孩子來改變我現在的悲慘生活的!」

葉柳氏喃喃自語。

她越是這麼想,越是笑得更加燦爛。

「小朋友,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啊,還有那個小姑娘,你們是什麼關係呀?」葉柳氏盡量讓自己的臉上全都是笑容,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拉近她和孩子們的關係。

阿靜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而已,自然葉柳氏並未將阿靜放在眼裏,也並不覺得會有什麼威脅。

一個小屁孩而已,如果真的很礙眼的話,等下直接殺了便是了。

小樂一愣。

他沒醒過葉宛雲的娘會是這麼和善可親,竟然會用如此溫柔的口吻跟他們說話?

葉柳氏看着發獃的孩子,繼續攻陷。

她乾脆頓了下來,然後很是親昵的抓住了小樂的手:「小朋友,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好不好,你是怎麼來到這裏的?跟着誰來的?」

小樂就站在葉柳氏的咫尺面前,就這麼看着葉柳氏。

那雙瞳孔閃爍著,似乎是滿臉的天真無邪。

葉柳氏慶幸,她就知道,一個兩三歲的小屁孩兒而已,想要拿下這個小孩子,還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么?

簡簡單單,手到擒來的事情而已。

小辰和阿靜兩個人干著急。

這個小樂,怎麼那容易就被葉柳氏給收買了?

關鍵這個葉柳氏都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的啊?就是這個老女人的態度和善一些,僅此而已。

阿靜有點急不可耐的往外沖:「你是誰啊,誰讓你進來的,放開那個孩子。」

雖然阿靜也還是個孩子,但是為了能保護小主子,阿靜一點也不畏懼面前的危險。

葉柳氏意識到了這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子有點討厭,她抬眸,惡狠狠的眼睛狠狠地剜了阿靜一眼。

那兇殘的眼神似乎是在警告,你不要多管閑事,如果膽敢多管閑事的話,看我不宰了你!

但阿靜並不畏懼於葉柳氏的眼神威脅,她甚至更快速的上前。

「你趕緊走,不然等宛月姐回來你就死定了,放開那個孩子!」阿靜一邊喊著,一邊上前要將小樂奪回去。

但到底是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在四五十歲的葉柳氏面前,根本就不是對手。

葉柳氏直接將阿靜推倒在地,然後抱起小樂,就要上前去拉扯小辰。

這可是兩個小孩子呢,還都那麼小,還都是男孩子。

只要能將這兩個孩子一起拿下的話,以後還愁沒有好日子?

葉柳氏似乎已經預見了將來的美好。

但是葉柳氏沒有注意到的是,這個時候小辰小樂那雙已經陰黑的臉頰。

小樂原本還想着好好的逗逗這個老女人的,畢竟實在是很無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