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婧的眸子突然亮了,狠狠的抱了夜醉心一下。

「我就知道小醉心你和他們不一樣,怪不得司寒會把琥珀血鐲給你!」

夜醉心一愣,反應過來琥珀血鐲就是她手上的這個鐲子。

想必方才妙婧也是通過這個認出來了她。

「這個鐲子很重要嗎?」夜醉心舉起了手,把琥珀血鐲露了出來。

「當然了!這可是司寒從小最寶貝的東西!幾乎是他的命根子!」

妙婧十分震驚,沒想到夜醉心居然不知道這琥珀血鐲的重要性。

夜醉心一頓,她還以為只是皇甫司寒隨意給她找的一個暗器,未曾想居然如此寶貴。

「小醉心,司寒定是十分喜歡你,你肯定也是吧?」

妙婧往夜醉心的身邊坐了坐,笑著說道。 「你還好嗎?」

不周山山巔,一道柔音從靜坐的神逆背後傳來。

神逆聞聲知佳人,「你放心,我很好!」

素卿搖搖頭,「可是你從虎族回來就一直這個樣子。一個元會了,你又沒有閉關,也沒有悟道,就一直坐著!」

素卿說著,和神逆肩並肩坐了下來。

「最後一戰會有太多太多的修士消亡!」神逆扭頭看向素卿。

素卿有一絲不好的預感,直視神逆,「包括……」

「是的,包括他們!」

神逆重重點頭,突然感慨道:「有時候太驕傲了也不好,在這個時代,身份也成了某種枷鎖。」

素卿一時不知如何安慰神逆,叉開話題,「混鯤來報,九霄榜要開榜,這是最後一次了。」

「讓混鯤去!」

這將是神逆君臨洪荒之前最後的一次開榜。

東部中心,最大的九霄府內,眾修其樂融融地歡聚一堂,等候第三期的九霄榜開榜!

位於八十九層的混鯤將眾修那一張張滿含期待喜悅的臉,收入眼底,浮現一抹笑意。

按照獸皇所言,這本的洪荒最慘烈的一次大劫,但現在卻是一點大戰大劫的氣氛都沒有,酒桌上的幾位修士很有可能下次相見就是在戰場之上,但在這裡,卻能勾肩搭背地互相調侃。

這都是吾皇的功績啊!

混鯤收回思緒,將目光放在了層層眾修上。

九霄府的常駐客,游龍,喜魔使,聚在了一起。圍繞他們,眾修圍坐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

「游龍兄~來,本使敬你一杯!」

游龍看著喜魔使的笑容多了幾分真誠與不舍,心有所感,說道:「喜兄,幹了,敬我們的友情!」

眾修一片叫好,游龍與喜魔使開了個頭,平時分屬不同陣營的修士,紛紛敬酒,暢飲,與以往觥籌交錯間的笑裡藏刀爾虞我詐不同,這次,多了幾分坦蕩與惆悵,這杯酒是離別酒,訣別酒,可能下次再也沒有喝不到了。

混鯤靜靜看完眾修的告別,突然明白了神逆為何遲遲不肯暴力統治,反而是要徐徐圖之,盡收人心,這麼好的修士,不為己所用,反而是白白死在內耗的戰場上,太可惜了。

統一註定是鐵血的,混鯤心一橫,有一些陰暗之事吾皇不願做,他們這些屬下,卻不得不做!

「諸位靜聽本座一言!」

混鯤打破了熱鬧的場面,他沉穩有力的聲音在府內回蕩:「最後一戰中,九霄府一切照常!但凡入九霄府者,受獸族庇護,視為獸族一員!」

混鯤此言一出,引起巨大轟動。

其中有一修士大聲嚷嚷:「獸皇忒好心,若是有那些作姦犯科的陰暗之輩躲了進來,獸族也要包庇?」

「嘖,你想的太膚淺了,你都能看出是陰暗之輩,獸族能分辨不出嗎?」身旁的另一位笑道。

待府內的議論之聲漸息,混鯤才道:「此次九榜齊放!諸位品鑒吧!」

「刷刷刷!」一連九聲,九大九霄榜通天而下,眾修的目光緊緊追隨著,全部聚焦於第一榜。

一皇一帝三魔神,一尊二祖,四王六聖!

這是九霄洪荒榜的最新排名,這十八位,可謂是最強的十八位,與之前的榜單相比,這次多出了八位。

三魔神指的是造化,羅睺,揚眉,蓋因造化毀滅道是唯二防禦神逆攻擊中的一個,所以羅睺造化有幸排在帝古之後。

而揚眉得以從「二尊」中脫穎而出,得益於他混沌魔神的身份,目前八位魔神一體,魔神氣運聚集。

四王自然是獸族四王,六聖多了血聖鏖殤和靈聖御苣。

再看至強榜,除了第三位是常命,最後一位是白澤之外全部被獸,靈二族霸佔。

「素卿娘娘排第一,混鯤大人第二,雷祖第四,青衣第五椿第六,陸吾,橫公魚,鱷,吼……」

「全是獸靈兩族的混元金仙!」

其實嚴格來說,這幾位的修為還達不到混元金仙中期,與上次榜單上的眾強還的有差距的。

可修為越高越不容易提升,初期巔峰的修為已經足以傲視洪荒了。

眾修又看向其他榜單,大多都沒有變化,唯有新銳榜中,多了凌謹這個名字。

凌謹,在陸壓的故意放水下,得到了一個天大的餡餅,成為太乙區的棋賽冠軍,晉陞大羅,還得到了一件極品先天靈寶。

誰說小人物堅持到底,就不可能成功?

一朝成名天下知,凌謹的過往,經歷,被一一挖掘出來,也被洪荒眾修熟知,廣為流傳。

混鯤聽著稱讚凌謹的語言接二連三地響起,看向凌謹。

凌謹也來到了九霄府,他早就下定決心,要參戰!

「混沌鍾!」

一道驚呼,打斷了熱鬧,眾修抬眼望去,只見九霄至寶榜中赫然有著混沌鍾之名,僅在獸皇劍之下,這下,開天三寶集齊了。

盤古虛影召喚盤古斧,暴露了混沌鐘的存在。只要留心,就會發現混沌鍾在太陽星。

而混沌不待新一輪的喧鬧爆發,直言道:「關於混沌鍾,本座要補充說明一點!」

「那就是,混沌鍾雖然位於太陽星之上,但本座奉勸諸位,不要去找!因為,你們去了也找不到!混沌鐘被遮掩了,此時不是混沌鍾出世時機,陸壓火尊就在太陽星,可連他都沒有發現一絲蹤影。」

眾修沉默了,一件無主的先天至寶就在「眼前」,卻無法得到,這種感覺,著實令他們難受。

「敢問混鯤大人,何時才是混沌鍾出世之機?」

游龍起身抱拳問道。

「你還是等過了大戰再說吧!」混鯤一笑。

眾修跟著鬨笑,游龍也是無奈一笑,混鯤搖搖了頭,即將到來的大戰並沒有影響洪荒的氣氛,也不知這是好是壞……

眾修沒有大戰大劫前的緊迫與壓力,反倒是眾強,一個比一個起伏不定。

玉京山的幾位在爭辯著什麼,眾魔神圍坐於一起在討論,祖龍宮內龍族全部高層齊聚,獸族這邊也是開始行動,雷祖出關了,混沌率領一隊戰士去了混沌,窮奇上蒼穹,厲獸回到了不周山。 當他經過慕雲身邊的時候,慕雲開口問道:「你有微信嗎?」

時竹溪前行的腳步猛地頓住。

三秒后,他咬著后糟牙,一字一句道:「當、然、有。我又不是原始人民。」

「是嗎?那怎麼沒見你加過我們?」慕雲嘴邊掛著淺笑,語氣不急不緩的,像是在暗諷他:沒有就別裝了。

他頓了頓,又開口道:「以後表情別那麼冷,看把他嚇的。」

時竹溪眉眼清冷,只是此時多了幾分無語。

他當然知道慕雲口中的他指的是soso,所以,問我有沒有微信只是為了說這個?

單身的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要被兩個男的喂狗糧?!

他幽幽地看了慕雲一眼,嘴角突地勾起了一抹神秘莫測的笑,轉身離去。

慕雲盯了他的背影好一會,才慢悠悠地朝訓練室走去。

……

門外的時竹溪在手機上點開了軟體助手,在搜索欄里打入微信兩個字,最後點擊下載。

事實證明,慕雲想的沒錯,時竹溪的確沒有微信。

不過沒有,又不是代表不會用。

一分鐘后,時竹溪白白凈凈的手機屏幕上多了一個綠油油的軟體。

他創建了一個微信號,點開右上角的加號,輸入初夏最美的拼音。

很快,屏幕上就出現了溫初柳微信的基本資料。

頭像是本人,不過她把自己的鼻子往上推,看上去就像頭豬。

這張照片,在別人眼裡,簡直可愛到犯規。

但在時竹溪眼中,這張圖片就跟一隻豬在自娛自樂差不多。

Z市,18歲,女……資料都是真實的……

豬果然沒智商,資料都是真的,萬一被陌生人騷擾了怎麼辦。

時竹溪嘴裡一邊吐槽著,一邊點開了她的朋友圈。

最新的一條是三天前的:

【強推Fire家的芭菲,奶油不膩,而且根本吃不飽!不過顧客素質相當嚇人!】

本來看到前面的時竹溪還想嘲笑一下她肥的,但是後面這句話什麼意思?

顧客素質嚇人?

那天除了他還有別人嗎?所以,這個肥婆居然在朋友圈公然黑他?!

也不知道通知我一聲?!

時竹溪看著手機,傲嬌一哼,點下了添加鍵。

……

黑夜中,床上的手機發出了微弱的嗡嗡聲,屏幕前的光灑在正在睡覺的女孩臉上。

女孩沒被這道聲音吵醒,依舊呼吸均勻,睡顏恬靜如天使。

然而,那手機似是不死心,接連發出好幾聲嗡嗡,發出的光也漸漸變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