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

周李氏被鋤頭把敲暈了過去,容周氏喊了一會,沒什麼成效,立即叫容老頭幫忙,抬著周李氏回家去了。

佛明願輕哼一聲,跟這種貪婪吝嗇的小人當親戚,可真是倒霉。

她將盆放回廚房,哼著小曲心情頗好的回了房間。

容翊已經躺下歇息,許是剛蘇醒,折騰一上午已經到了極限,這會子睡得正香。

三個小崽子吃飽喝足,小肚子圓滾滾地和皮球一樣,正坐在炕上等著佛明願回來。

佛明願瞧著三個小崽子精緻地和瓷娃娃一樣,走上前笑眯眯地問道:「你們三個要不要午睡一會,等睡醒了,娘帶你們去河邊抓魚啊?」

三個小崽子一聽要抓魚,哪裡還捨得午睡,立即站起身往佛明願身上撲去。

「娘親,我現在就想去抓魚,聽虎子說,稻田旁邊的小溝里還有許多河蝦呢。」大寶摟著佛明願地脖子,毫無芥蒂地親近著佛明願。

二寶眨巴著眼睛,安靜地看著佛明願。

三寶卻嘀咕一句:「虎子說那河裡好多小怪物,不能去的,萬一我們被小怪物吃了怎麼辦?」

大寶立即瞥了一眼弟弟,「你別在那烏鴉嘴了,河裡不會有怪物的。」

佛明願有些好奇,「河裡有什麼小怪物啊?」

三寶搖了搖頭,嘟囔著小嘴回答,「就是會吃人的小怪物,它們的鉗子都能夾斷虎子的手呢。」

一聽鉗子,佛明願微挑眉梢,心想難道是蝦子嗎?

可一般普通的河蝦,可沒有夾斷手的鉗子。

她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頓時眸中放光。

佛明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中所猜想的那樣,她已經迫不及待想去河邊看看了。

「你們三個若是都不睡覺的話,那就跟著我一塊去稻田邊上抓小怪物去。」

大寶和二寶有些害怕,倒是三寶有些興奮起來,似乎很喜歡冒險。

佛明願和容茯苓打了一聲招呼,帶著個魚簍子就領著三個小崽子去了稻田邊上的河邊。 「還有更加巧的呢,」馮蘿青也不管她有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直接道,「秦氏珠寶認定了的代言人和《畫眉》下一期的封面人物,都是蒼葳。」

「怎麼可能!你不是說秦氏珠寶不要她嗎!還有《畫眉》,從來沒有人連着上兩期封面的!」

何容意怒吼。

「怎麼不可能。」

馮蘿青也正在氣頭上,已經顧不了何容意的情緒:「我已經很努力地爭取過了,秦氏珠寶的確和蒼葳有一些小誤會,但他們依然堅定地選擇蒼葳,堅決不換人,我能有什麼辦法!要怪就怪你和蒼葳比起來沒有一點兒優勢。」

「你說什麼!你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讓我期待,然後又讓我失望!你想打擊我的信心!」

何容意說到激動處,尖叫了起來。

那邊的聲音也不比她小。

「這麼做除了浪費時間,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又不是你!我那麼努力是為了誰,我也是人,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做成的,談成的時候你哪次感激過我?只會拿談失敗的事情亂罵人!」

「那《畫眉》呢?一件不成就算了,現在是兩件,你怎麼說得過去!」

「你也知道,《畫眉》本來就難談下來,現在這個結果有什麼好意外的!」

馮蘿青大喊道,試圖喊醒何容意。

「怎麼能不意外!從來沒有人能連着上兩期《畫眉》的封面!」

「可是她是蒼葳啊,你知道她有多少個奇迹在身上就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你在幫她說話?是誰說即使走了也是我的經紀人!是誰說去做她經紀人是要給她使絆子!你說過要幫我奪回在洛神娛樂的位置的!」

馮蘿青嘆了一口氣,安撫道:「你是我帶出來的藝人,我的目標就是讓你穩坐洛神娛樂一姐的位置,我當然不會放棄你。

我也一直在幫你啊,只是你看不見罷了。這樣吧,秦氏珠寶那邊我再努力努力勸他們放棄蒼葳,你拿不到代言人蒼葳也別想拿到。」

「對!絕對不能讓她成為秦氏珠寶的代言人!」

何容意惡狠狠地咬牙。

「好了,你待會兒還要拍戲吧,記得醞釀情緒,不要做什麼都一個表情……」

馮蘿青準備提醒她幾句就結束通話,何容意卻不打算結束。

「《畫眉》呢,你打算就這樣?」

「不然還能怎樣?他們都已經決定了,而且《蝴蝶》的下一期會和他們撞上,正好都是拍的蒼葳,你就不要摻合了。」

馮蘿青說道,以為終於可以結束通話了,誰料何容意又來一聲尖叫。

「什麼!《蝴蝶》也邀請蒼葳了!她是要半年集齊六大刊嗎!」

「這對她來說簡直易如反掌,她之前也是半年內就完成了的。」

馮蘿青忍不住再提醒,然後掛斷了通話,只留何容意自己一個人抓着手機氣得亂叫。

C城,洛逢原的豪宅。

女傭們聚在一起討論著一件事情。

「你們看見了么,門外有個女人鬼鬼祟祟的。」

「該不會又是哪位仰慕少爺的大小姐吧?」

「有可能,不過沒見過呀。」

「要不要去趕她走?」

「別理會她,沒打擾到少爺,等管家回來自然會趕走的。」

「咦?小少爺!你去哪兒?」

聽到女傭們的對話,洛新笙有些好奇地往院子門口去,他倒要看看是誰想打他爸爸的主意,敢覬覦他媽媽的位置。

精緻的門欄內外,一大一小兩雙眼睛四目相對了許久。

黃依琪看着站門內的萌娃,震驚到不能自已。

這個長得很像蒼葳的漂亮小孩一定就是蒼葳和洛二少爺的兒子了,但是,他為什麼會在洛大少爺的家裏?!

難道蒼葳回到C城后,就是一直住在洛逢原家裏的?不!希望只是把兒子放在洛逢原家而已……

「阿姨,你誰?」

冷冽的聲音打斷黃依琪的胡思亂想,大大的漂亮眼睛透露出冷漠。

黃依琪馬上捏著嗓音,笑問:「小朋友,你是暫住這裏的吧?」

「黃主編是來找我的?」

比洛新笙更加冷上百倍的磁性聲音在小傢伙的身後響起。

黃依琪楞楞地抬頭,看見了身穿家居服的俊美男人,心臟不由得一陣亂跳。

洛新笙準備轉頭,誰料已經被洛逢原抱了起來。

「爸爸。」

小傢伙順勢抱上了洛逢原的脖子。

「嗯,笙笙先回屋裏等我。」

洛逢原看着他,溫柔道。

「不。」

洛新笙輕拽住了他的家居服衣領。

洛逢原能清晰地感覺到小傢伙對陌生女人的敵意,知道是什麼原因,想讓他不必擔心的,奈何小傢伙感知不到。

「好吧。」

洛逢原便讓他在自己身上,這才轉頭看向門外呆住的黃依琪。

對上洛逢原的視線之後,黃依琪回過神來了,也躲了躲那視線,嬌羞道:「洛少,這孩子該不會是葳姐的兒子吧?他剛才喊你爸爸?」

「黃主編還兼職娛記?」

洛逢原冷聲。

黃依琪意識到不對,連忙道歉,然後等了一會兒,完全沒有被請進去的意思,只見洛逢原依舊一副「還有事?」的冷淡神情。

她尷尬地笑了笑,搬出早就準備好的借口做台階下:「我是想來問問洛少,葳姐同不同意做我們《畫眉》下一期的封面人物。」

「她還沒找你么?」

聽見洛逢原的話,黃依琪緊張得抿唇,害怕說謊被發現。

她怎麼就忘了呢,如果蒼葳已經把這件事告訴了洛逢原,那她簡直就是個不會演戲還硬要演最後演砸的小丑。

黃依琪正要無地自容的時候,洛逢原低沉的聲音再次傳來。

「又忘了啊,影后的好記性都用來記台詞了么。」

黃依琪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洛逢原在自言自語,語氣和剛剛簡直天壤之別,溫柔至極,比聲音還要溫柔的,是神情。

黃依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只記得後來她也沒和洛逢原說上一句話,只記得她離開時已經是滿腔嫉妒。

晚上,G城影視城裏。

收工后。

蒼葳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找了找,沒發現齊雨辰。

在化妝間換下戲服卸完妝后,劇組的人已經離開得差不多了,復古的街道瞬間蕭條,散落着一些與那個年代格格不入的東西。

「葳姐,還不走嗎?」

有人看見戴着口罩的蒼葳,笑問。

她搖了搖頭:「等人。」

「那我先走啦,葳姐明天見。」

那人揮了揮手,很快就跑得沒了影子。

蒼葳站在昏黃的燈下,拿出手機,收工時發出去的一條微信現在還沒收到回復。

她正想着要不要先去到約定的地點等,畢竟那兒離齊雨辰的醫院近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