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她認為時機到了。

一來,北狄遭受重創,短時間內不會再對燕王形成威脅。

二來,也讓她看到了燕王的實力。

她要藉助燕王的力量,將當年參與謀害晉王的勢族全部剷除。

所以,趁著竇唯召集勢族前往山莊之際,她立刻令人散播消息。

又把證據送給謝皇后,以讓謝家明白,這不是謠言,而是事實。

如此,秘密無法遮掩,竇唯只能鋌而走險。

而謝家一向求穩,不希望大頌變亂,以讓大皇子順利繼承皇位。

面對竇唯引發的禍亂,謝家必然會反擊。

到時,竇唯若是失敗,其必然會逃回荊州自立。

謝家若是敗了,則竇唯得位不正,其他勢族也會趁機自立。

總而言之,無論怎樣,她的目的都達到了。

只有天下大亂,燕王便無法偏居一隅,只能被她引入這場大頌的亂局。

她正想著,這時候一個僕役匆匆而來,對柳煙雨道:「王妃,王爺讓你立刻前往金陵碼頭,那裡已經備好了船,會帶王妃前往燕州。」

「燕州?」柳煙雨怔了一下,接著突然一陣恍然,暗道:「原來如此,這就是他們的謀划,哼,也好,就讓趙恆這個昏君多活一段時間,這樣大頌會更亂,燕王到時候不打也得打了。」

……

與此同時。

皇宮西門。

這裡殺聲一片。

趙恆和謝皇后剛剛抵達西門,一隻宮內禁軍便趕來,擋住去路。

統領這隻禁軍的將領正是蕭家將領蕭遷。

謝皇后見狀,當即令謝安領兵殺過去。

趁著混亂,她令士兵保護趙恆和糜妃登上馬車,在騎兵的保護下向北門狂奔而去。

馬車剛剛離開宮門不久,蕭成便領著大隊人馬趕到。

望著正在廝殺的宮內禁軍,他面色如霜,對身邊的將領道:「追!抓獲皇帝及糜妃者者,賞銀十萬兩,封萬戶侯!」

將領們聞言,一陣心熱,大批騎兵縱馬而去,蕭成也跟了過去,只留下一隊人馬助蕭遷與謝安的禁軍廝殺。

金陵繁華,街道上人流如織。

謝皇后的馬車無法全力疾馳,不時因躲避行人而減緩速度。

相比馬車,騎兵在街道更加靈活。

不多時,追擊的騎兵便發現了馬車,騎兵們急甩馬鞭,催促戰馬向前。

馬車裡,謝皇后坐在左邊,趙恆坐在右邊。

望著就要趕上來的騎兵,謝皇后越發召集,不斷催促馬夫快一點。

趙恆則望著街道,似乎在期待什麼。

原本,他一直小心維繫著皇家與勢族的平衡。

因為他清楚,只要平衡不破,勢族和燕王就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他萬萬沒想到,數月前,燕州瘟疫的消息突然傳到了金陵。

通過探查,勢族們斷定燕王挺不過這次瘟疫,便果斷下手殺了他提拔的禁軍將領,控制了皇宮。

他這個大頌帝王一夜間被架空,成了勢族的傀儡。

大頌的朝政不再直接經過他的手,而是直接由勢族組成的內閣批閱。

自那開始,他便對勢族徹底失望,籌謀逃離京師,前往燕州。

或許燕王對他不待見,但他們畢竟是父子。

他不求燕王對他畢恭畢敬,只求能在燕州安穩度過餘生。

為此,他多次召見醇王,名義上是找他解悶,實際上是通過他計劃逃出金陵。

這些年,醇王一直在外人面前表現的只懂吃喝玩樂,幾乎騙過了所有人。

只有他清楚,醇王不蠢,他賜醇王二字,也不是故意羞辱他。

而是故意製造他輕慢醇王的假象。

最重要的是,由於醇王有一個重要的把柄在他手中。

即便天下都背叛他,醇王也不會背叛他。

否則即便他死了,也會有人將他的把柄宣揚出去。

所以,他囑咐醇王,令他暗中去找他安插在蕭成身邊的韋浩,策劃出逃。

沒想到這個計劃還未實施,金陵便因竇唯的事大亂。

他相信,以醇王的聰慧,他現在已經去找韋浩了。

畢竟這對他們來說是個難得的機會。

而在宮中的時候,他又提醒了梁成。

剛才西門混戰的時候,梁成趁機讓一個小宦官去尋醇王去了。

糜妃則夾在趙恆和謝皇后中間,驚慌又迷惑。

她知道,金陵出大事了,接下來她可能會在禍亂中死去。

一念及此,她忽然想起趙煦,淚如雨下。

現在,她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再見趙煦一面。

在馬車的顛簸中胡思亂想著,忽然馬車驟然猛停,整個馬車翻倒在地。

接著她聽見響亮的金屬交擊聲,慘叫聲以及怒吼聲。

從馬車中爬出,他只見兩方人馬正在廝殺,附近的百姓尖叫逃散,亂糟糟的一片。

就在這時,她忽然感覺一陣大力傳來,自己被拖入雜亂的人群中。

她正要尖叫,忽然一個聲音道:「娘娘不要害怕,我們是燕王的人。」

說罷,拉著糜妃就走,消失在人群中。

趙恆和謝皇后俱都摔的有些狼狽。

緊張關頭,他們都沒有想起糜妃。

二人正不知所措之際,一個將領衝出,將趙恆拽上馬背便走。

護衛馬車的謝皇后也被謝家騎兵托上馬,向北門而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獵人小隊的幾人身法應該都不差,而蕾歐娜是重裝改造,速度本就不是強項,加上現在合金軀體受損,速度又降了一大截……

偵探那個老陰幣不知躲在什麼地方,每當蕾歐娜準備貼身其他人的時候,准能吃到他的一記冷槍,而且狙擊的位置極為刁鑽,不是腦袋,就是腿關節。

蕾歐娜想欺身貼近獵人的時候,又被偵探的狙擊步槍打中腿部。

她身形一個踉蹌,而獵人也趁機一個側翻拉開距離,一梭子彈幾乎沒有浪費,全部傾瀉在她的身上……

這才是團隊配合!

叢林里的樹葉漱漱作響,這風兒好像更喧囂了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王業注意到他們交戰的地方,光線好像扭曲了一點點……

是誰!?

如果是真的,那肯定是載入了隱身或者是潛行作戰程序的…會是薇恩嘛?

場中的蕾歐娜模樣甚是凄慘,她已經沒有了追擊的能力,半跪在地上,右腿膝蓋處已經徹底斷裂,裸露在外的線路滋滋作響的閃爍著電光。

她左右支拙,艱難的抵擋着角度刁鑽的子彈,堅毅的面容上只剩疲憊。

任誰都能看出…蕾歐娜…死期將至!

就在這時,光線又扭曲了一下……

來了!!

王業神情有些亢奮,他真的太喜歡這種不確定因素了…

場中陡然出現一個身影!

他身體上的改造零件極為斑駁,彷彿胡亂拼湊起來一般。

頭上不似其他源計劃戰士有合金裝備頭盔或者目鏡,他的臉上罩着防毒面具一樣的東西,還鏈接着一根管狀物。左眼眶裏黯淡無光,隱約能看到一些線路,而右眼卻被改造成閃爍著黃色光芒的機械眼……

他是被遺棄在荒野的殘次品,他也是源計劃集團最早改造的原型機之一。

他就是代號『毀滅』的派克!!

派克現身後肩頭上兩塊脈衝發射器,閃爍著橘紅色的光芒,右手中持着的脈衝匕首陡然拉長,變成個魚叉狀的東西!

他手中的脈衝魚叉以一個誰都想不到的角度爆射出去!

遠在數十碼之外的蕾歐娜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她豁然起身,只是……

遲了!

她甚至還沒能反應過來,那支脈衝魚叉就從她胸口處透體而出!

派克的機械手臂一抖,脈衝魚叉帶着蕾歐娜飛向他手中……

「殺他血媽的K頭怪!」

獵人小隊的老三怪叫一聲,其他幾人手中的槍械也都對準了派克,一邊開火一邊咬牙切齒的衝殺過去,誓要宰了這個不要臉的K頭怪……

「砰…」

隨着土石迸射,地底突然又竄出一條機械巨蛇!

機械巨蛇的尾巴橫掃,硬生生逼停了獵人小隊的步伐。

蕾歐娜也那柄脈衝魚叉帶到了派克手中,魚叉又縮回匕首狀,一道凄厲的橘紅色匹練劃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