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主動找他要獎勵?

席聿衍頭一次見她這般,即便是喜歡,但臉上不見喜色,「不用你,我也會自己解決的。再說,我何時成了你的狗?」

時宜歪頭想了一下,好像確實說了,試圖掩飾慌亂的眼神,無辜地說道:「我有說過嗎?」

席聿衍也不戳穿她的偽裝,他臉上那若隱若現的笑容只浮現出一刻,很快轉瞬即逝。

時宜不滿地撇撇嘴,摸著自己的手掌心,假裝很疼,「也不知道席思怡臉皮怎麼那麼厚,我的手到現在還疼呢,老公,很疼的……」

她瞪著淚汪汪的大眼睛,試圖在席聿衍那裡得到關心,沒想到男人不按套路出牌,冷言說道:「你說給我聽,也還是疼。」

這算是直男發言嗎?

時宜就知道,不應該妄想這個男人能說出什麼深情的話來,最後果斷放棄,氣鼓鼓地看向窗外。

席聿衍只是習慣了,什麼事都不喜歡錶面去說,但心裡早就樂開花。

車子很快就抵達時家老宅,大門外豪車眾多,賓客如期而至,只有時宜和席聿衍姍姍來遲。

剛進門,她就被時箏給拽過去,陰陽怪氣地說道:「姐姐,你怎麼才來啊,爺爺的壽宴也遲到!」

那語氣明顯是責怪,讓時宜聽著很不舒服。

席聿衍不冷不熱地說道:「路上堵車,來得晚些,替我代爺爺問好。」

他都這樣說了,時箏自然是不會再敢耍什麼花樣,只是悻悻地笑著走開。

時老爺子的八十大壽,時家自然是不會怠慢的,請來的賓客都是全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就光客廳里的裝飾都夠富麗堂皇的,從大門到客廳還都鋪上了紅毯。

不得不說傅婉清為了討好時老爺子可是花費了不少心思。

觀望之餘,她的眼神中無意間流露出些許的感傷。

前世她因為跟席聿衍吵架,大鬧爺爺的壽宴,害得時家成為全市的笑話,當然,這其中也少不了傅婉清和時箏的挑唆。

她的任性妄為傷透了時老爺子的心,今生,她絕對不會做如此愚蠢的事情。

時宜推著席聿衍到沙發那邊,恰好聽到幾個名媛在私下議論。

「你說那個時宜怎麼還有臉來的?還帶著那個殘廢老公,你說她是怎麼想的?」

「就算是殘廢,席家也不是誰都能攀附上的!」

「不得不說,席聿衍這樣近看,是真的很帥!」

……

時箏聽見,一個眼神撇過去,幾人便散去。

她和顏悅色地走過來,拉過時宜的手,假意姐妹情深,「姐姐,別聽她們胡說八道的,她們啊,就是嫉妒!」

時宜不氣反笑,故意跟時箏疏遠著距離,「我怎麼會跟她們一般見識?」

席聿衍看出時宜的不情願,當著時箏的面牽著時宜的手,聲音雖是冷淡,但臉上不經意露出一個笑,「走吧,還沒去給爺爺問好。」

時箏完全被無視了,被晾在一旁。

傅婉清這時候走過來,扯了下她的衣袖。

「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時宜不知道怎麼了,上次竟然當著我的面兒承認喜歡席聿衍,還反咬我一口,現在席聿衍那邊是徹底沒戲了!」時箏怒氣沖沖地說著。

她能明顯感覺出來時宜對她的提防,席聿衍對她本來就沒有什麼感覺,現在她想要打入內部,挑撥離間都難上加難了。

傅婉清皺眉,想著時宜被她寵壞了,一向都是驕縱傲慢的,時老爺子那裡自然是討不到什麼好處的。

「好了,一會兒給爺爺祝壽的時候你可要好好表現!」

時箏沉重地點點頭,直奔著她的好朋友江月琳走去。

另一邊,時宜推著席聿衍來到時老爺子身邊。

「爺爺!」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時老爺子的目光瞬間轉移到兩人身上,就算時宜平時任性嬌縱慣了,也抵擋不住時老爺子對她的喜愛。

「你個臭丫頭,我還以為你出嫁了,就不記得我這個糟老頭子了!」

時宜晃著他的胳膊,撒嬌道:「怎麼會呢?我可想爺爺了呢!」

爺孫兩個相視哈哈大笑起來,席聿衍看著這樣親和的一幕,心底好像有什麼地方被刺痛了一樣。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高考成績很快就出來了,晏如超常發揮,也不知道是不是沈某人天天一對一輔導的緣故。

她報考的是燕京戲劇大學,跟沈瑤是同一屆,兩個人還報了同一個專業。

「說好了,到時候給我留一個女主角哦~」

晏如背着手站在沈城的面前,俏臉帶着笑。

「行,到時候我當男主角。」沈城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女孩像一隻小貓一樣貼在他的大手上蹭了蹭。

······

山省聊城,哈哈樂玩具廠。

顏安青將一個卡布達巨人遞到了沈城的手裏,沈城接過,先來了一個超級變換形態,然後打開前方的艙門,看到了裏面的小卡布達。

「很不錯!」

沈城大為滿意。

「其他角色的玩具模型也都生產出來了,隨時可以大規模生產。」

顏安青給沈城展示了剩下的幾個機械人,鯊魚辣椒、呱呱蛙、丸子龍甚至是車輪滾滾都在其中。

「卡布達系列,還有鯊魚辣椒這幾款玩具要多生產。」

「明白!」

玩具已經到位了,接下來就看《鐵甲小寶》這個大型玩具展示廣告的表現了。

······

聊城中心體育場。

橄欖球區。

華夏人更加偏愛也更加擅長那些精細的、技術含量更高的運動,比如說乒乓球、跳水和排球。

很多在國外火的一塌糊塗的運動反而在華夏掀不起什麼風浪。

橄欖球,就是其中的一種。

《鐵甲小寶》最後一集,決定人類命運的橄欖球之戰,將要在這裏爆發。

蜻蜓隊長一身紅色的塗裝,這個形態的誕生還要多虧了鯊魚辣椒的不講武德。

他坐在高台上,喊完了三條裁判守則之後,和平星曾經附身過的所有物品和B機械人們展開了最後的決鬥。

「道具組跟上!」

沈城拿着擴音器在那裏喊。

很多場景的轉換都需要牽引繩來完成,比如說那個海豚型的衝浪板,在它的底部就連接着一條細繩,由道具組牽引來完成移動。

「蟑螂惡霸跟上!蠍子萊萊靠後!」

「鯊魚辣椒看鏡頭!」

在沈城的指揮下,所有人像是上足了發條的玩具,高效而井然有序的工作著,完美演繹了一幕幕場景。

最後一幕,友情呼喚器已經壞掉了,卡布達的變身時間也已經結束了。

和平星守護人即將贏得勝利,如果讓他贏了的話,人類就要滅亡了。

就在這個時候,高讓明白了友情的真諦,真正的友情,不是一個友情呼喚器可以限制的。

「啟動超級變化形態!」

超級變化后的卡布達成功拿下了最後一分,代表人類贏得了勝利。

這個鏡頭很燃,也很催淚,沈城甚至在腦海中給它配好了BGM,想好了該怎麼剪出最好的鏡頭。

這一幕結束了。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看着監視器後面的沈城,等着他說出最後一句話。

沈城起身站到了導演椅上,環視着大家,笑容在他的臉上一點一點的擴大。

大聲喊道:「我宣佈,《鐵甲小寶》,殺青了!」

「哦哦哦!」

「好耶!」

「我現在就想回家睡一覺,這幾天太累了。」

「睡你麻痹睡,年輕人起來嗨啊!」

眾人的情緒都很高,圍在一起蹦蹦跳跳的,沈城還沒有走下導演椅,就被一擁而上的眾人扛了起來,高高的拋起。

「啊啊啊!太高了,要死了要死了!」

沈城驚恐的喊。

「哈哈哈······」

眾人更加歡暢了,還很有默契的更用力了一點,沈城的慘叫聲更大了,聲音傳的很遠很遠。

劇組外面,行人好奇的往裏面看去。

早就聽說裏面有一個大劇組在拍戲,這麼豪氣,現場殺豬當飯吃?

······

這一次的合作還是跟新朋友柚子網一起,老朋友山省電視台默默流淚,不過他們也不虧,拿到了第二輪播放權。

負責交接的裴芳心情很不錯,相比於國內其他導演來說,沈城高產似母豬。

這才不到兩年的時間,四部劇就被拍出來了,就算有些粗糙,但是確實實打實的能賺錢。

根據後台統計,自從《爆丸小子》首批上架后,付費用戶同比增加了20%!

而且這個數字還在持續增長著,底下的評論區更是活躍,幾乎每一次刷新都能看到新信息。

老闆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大會上表揚她了,還囑咐要跟沈城大導演打好關係,雙方加強合作。

裴芳幹勁十足,動用了自己手上最好的宣傳資源來宣傳《鐵甲小寶》,大有一種年度大戲的感覺。

同時她還邀請沈城參加幾檔大綜藝,不過都被後者拒絕了。

開玩笑,參加勞什子綜藝哪有賣玩具來的香?

沈城眼巴巴的等著播放數據,用來估量玩具的製作數量,哪有時間參加綜藝!

柚子網專門請人為《鐵甲小寶》製作了一首宣傳曲,還把劇裏面的幾個鏡頭做了剪輯處理,製作成了一個MV。

這個MV被放到了柚子網的首頁,並在全網投放廣告。

鋪天蓋地的,每個瀏覽器上都有,只要一點就自動轉入柚子網的播放界面,相當的流氓。

不過,我喜歡······

相比之下,沈城劇組的宣傳影響力就低了不止一點,雖然反響也很大,但真正表示去看劇的人不多。

可惡!

沈城看着評論區諸如「沈毒瘤又要出來禍害人了」、「又一部神劇(狗頭)要誕生了」「典型的為了速度忽略質量」這些話,不屑的冷哼一聲。

這種不懂得欣賞特攝的人,永遠都不會明白我沈某人的魅力所在。

我不喜歡你們!

相比之下,這條「沈導,我爆丸卡快搜集完了,厲害不?(嘚瑟)」看上去是多麼的溫暖人心。

這才是一個合格哈哈樂人該有的覺悟嘛!

沈城感覺,面對這樣的鐵粉,單純的爆丸卡已經不能讓他快樂了。

所以全套鐵甲小寶玩具必須儘快提上日程!想必這位忠實的粉絲一定會很開心吧······

。 聽到冶伽的話,熾皇勾唇笑了:「我知道!」

她還在身邊的時候,他做了許多打算。包括幫她另尋肉身,或者是在宮中給她位分,又或是帶她出去遊玩,搜羅天下所有的新奇玩意給她。可這所有的打算,抵不過傾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