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永遠才對。」

學生會室的門被合上了,在北條誠和二之宮椿進入后,很快又有人來到了門口。

「門鎖上了誒。」

涼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了門把,嘗試着著擰開,但是失敗了。

「學生會室的鑰匙不止二之宮椿手上那一把,我知道哪裏還有,你在這裏等我。」

我妻嵐說着就轉身離去。

「誠會和她在裏面做什麼呢?」

涼奈出神地看着身前的木門,剛才一路上所看到的畫面在腦海中回放,他們從牽手到擁吻都讓她不知所措。

她遲疑了片刻后,鬼使神差地將耳朵貼在了門板上,但是隔音效果極佳的學生會室沒有傳出任何的動靜。

這讓涼奈有些沮喪。

「我回來了。」

我妻嵐很快又去而復返,面帶微笑地將手上的鑰匙拋給了涼奈,不緊不慢的道:

「要看的話你就自己開門吧,反正我是不感興趣,眼睛弄髒了可就不好了。」

「這個……」

涼奈頓時面露猶豫,她也是知道這種事很不好,可是她真的很好奇。

「涼奈從剛才到現在都在做錯事,就再最後一下,我今天晚上會向誠道歉的。」

她很快就作出了絕對會讓自己的屁股被打腫的決定。

然後在我妻嵐戲謔的眼神下,把鑰匙插進了鎖扣,扭動……

涼奈將眸子貼在了推開的門縫上,然後原本躍躍欲試的眼神就變得獃滯,瞳孔地震!

「好了,差不多到你比賽的時間了,我們走吧。」

我妻嵐及時地在涼奈發出聲音前制止了這一切。

但是少女那單純的心靈已經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涼奈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這一天的,當她回過神的時候,太陽已經要落下了。

「我妻同學,今天麻煩你照顧涼奈了,你願意幫忙我很感謝。」

北條誠對着涼奈身旁的我妻嵐說道。

「這個就算了。」

我妻嵐打了個哈欠,撇著頭的不和北條誠對視,揮手道:

「人交給你了,以後這種事不要再丟給我了,後果是你不想知道的。」

「是是。」

北條誠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也沒有放在心上,將眼神投向了一旁精神恍惚的涼奈。

「涼奈?你發什麼呆呢,比賽不是贏了嗎?」

「誠……」

涼奈的美眸開始恢復焦距,眼神下意識地朝下看去,然後又迅速躲開。

「怎麼了?」

北條誠詫異地看着狀態明顯不對的涼奈,說道:「我妻嵐欺負你了嗎?」

「沒,沒有。」

涼奈伸手抓住了北條誠的衣角,將光潔的額頭貼在他的肩膀上的輕聲道:「我們回家吧。」

「嗯……」

北條誠眼裏滿是疑惑,但他也沒有再多問,邁步走上了街道。

涼奈一如既往地和他並肩走着。

不過這次好像有點不一樣,他發現這笨蛋一直低着頭,好像是在看他的手。

『絕對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北條誠皺着眉,忽然又感覺到涼奈細嫩的手背好像是試探性地觸碰到了他。

還不等他開口詢問。

她就有些笨拙的握上了他的手掌。

「誒?」

北條誠錯愕地看了過去,她卻是望向了另一邊,像是不敢和他對視。

「那個……晚上想吃什麼?」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甩開涼奈的手,而是轉移她注意一般的找了個話題。等會回到家再對她進行「審問」。

「什麼都可以。」

涼奈見他默許了牽手行為,頓時像是緩過了一口氣,僵直的香肩都鬆了下來。

「要說具體的東西。」

北條誠很不喜歡「隨便」這類的回答。

「那就烤腸……芝士夾心的那種。」

涼奈終於敢面向北條誠了,她的小臉蛋還是一如既往的聖潔,眼中帶着一絲的純真。

「家裏沒有那種食材誒,順道去超市買吧,涼奈很想吃嗎?」

北條誠莫名地覺得有點不對勁。

「想。」

涼奈認真地點了一下小腦袋。

她說着又朝北條誠湊近了一些。

肩膀貼在了一起。

「怎麼突然對那種東西感興趣啊?」

北條誠沒有在意她的更進一步。

「今天有看到別的同學在吃。」

「你很嘴饞誒。」

「涼奈好羨慕她。」 「我只想看清楚,是不是她……」

褚臨沉說了一句讓明秋鶴不太理解的話。

只見他的手掌沿着女人的額頭髮際線,一路摸索,從顴骨到頜骨,再到下巴。

他的動作很緩慢,也很細緻。

像是在尋找什麼。

明秋鶴也看出來了,褚臨沉並不是那個意思,也就放寬了心。

褚臨沉在親手確認了眼前這張臉上沒有任何人皮面具的痕迹之後,失望了。

深邃的眸子,頓時暗淡如一汪死海,裏面沉澱著濃黑如墨的黯然。

「不是她。」

他自言自語地吐出這句話。

然後,不再留戀地將她從懷裏推了出去。

首發網址et

突然離開他的懷抱,已經醉得迷迷糊糊的秦舒頓時不安起來。

她雙手亂晃着抓住了他的手,嬌柔的嗓音帶着一絲哭腔:「不要、我不要和你分開!」

褚臨沉眼中狠狠一震。

鬼使神差地想要將她再度拉入懷中。

可理智讓他冷靜下來,沒有做出荒唐的舉動。

不管是身形、聲音、還是樣貌,這個女人都不可能是秦舒。

她是元落黎。

是辛裕的未婚妻。

是網上傳得沸沸揚揚的那個在國外男女通吃、私生活混亂不堪的女人。

想到這裏,褚臨沉毫不猶豫地將手抽了回來。

沒了他的支撐,秦舒身子一軟,倒向了旁邊的牆壁。

整個人歪著身子貼在牆上,努力試着站直。

看到她這幅模樣,褚臨沉眉頭不禁皺了皺。

身旁的明秋鶴催促道:「走吧,我們約的人恐怕已經等不及了,她的脾氣可不太好。」

褚臨沉嗯了一聲,腳步卻一動不動。

明秋鶴有些無奈,說道:「這元落黎本來就愛玩兒,連宮家小魔頭那樣的人都去招惹,你也別管她了。」

褚臨沉若有所思地說道:「她畢竟是辛裕的未婚妻。」

然後,招手喊來一名酒吧服務員,從包里掏出一張卡遞給對方。

「把她送到旁邊的酒店裏安頓好。」

說完,又單獨塞了一筆小費給對方。

目送服務員把「元落黎」帶了出去,褚臨沉這才收回目光,說道:「我們走吧。」

明秋鶴卻不着急了,好笑地說道:「你對這個元落黎,好像不太一般啊。」

「沒有。」

褚臨沉否認道。

心裏卻鬼使神差地回憶起剛才和她抱在一起的感覺。

那種久違的熟悉感,來得莫名其妙。

褚臨沉拋開心頭的思緒,率先往前走。

明秋鶴跟在他身後,隨口說道:「那個代號『s』的傢伙,資料很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去看看就知道了。」

褚臨沉淡淡回道。

元落黎的事情,被當做了一個小小的插曲,拋之腦後。

酒吧角落裏,有人戳了戳元欣容的手肘。

「欣容,剛才那個女的好像是你姐吧。」

元欣容收回觀望的目光,回了好友一句:「是啊。」

「嘖嘖,她還真有本事,把宮少氣成那樣子,可別牽連到你們元家才好。」

「別胡說!她跟我們元家沒有任何關係!」

元欣容皺眉說道,心裏卻忍不住擔心起來,要是宮少真因為元落黎,遷怒到自己家裏的話……

哎呀,都怪那個不要臉的元落黎,就知道惹麻煩!璇風瓑浼氬啀璇.. 這三個人果然有備而來,一會兒的功夫就走出了這片迷宮,再次站在藍天白雲下,傅明靨感覺空氣都格外清新,都沒在意身邊還拖著三個討債鬼。

三個討債鬼看到天色以黑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丸耀對傅明靨說道:「小弟弟,我們承諾的做到了,該你了。」

傅明靨回頭懵懂道:「該我什麼?」

麒盛臉色一黑,舉起qia

g就要突突她,傅明靨抬手示意不要著急,「我知道你們什麼意思,但是我在裡面也沒有說謊,我是真的不知道實驗室在哪裡,這裡很多個實驗室,我也不知道你們要找哪一個,」她把三個人招在一起,圍成了個圈圈,低聲道,「要不我先去問問,你們現在這找個地方藏起來,等我問到了回來告訴你們?」

「你當我們是傻子呢?!」麒盛氣急敗壞道,「你走了我們上哪找你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