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船上的塞佩羅斯、禮司道了聲別,古塔順着在風中搖擺個不停的繩索徑直滑下。

在半空中,他環顧四周,入眼所見,皆是遍地的冰川以及深邃的深海。

寒冷的北風從不知何處吹來,裹挾著大片雪花和冰霜,宣告著此處實為人類之禁地。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五十章來,你擱這冬泳試試? 「搬回去住?搬回葉家老宅?」

宋九月驚訝的皺眉,就算是專門為了說給葉晚清聽,葉奕深也不用玩兒這麼大吧。

「那不太好吧,我也住不了幾天。」

宋九月一本正經的推辭道。

「沒關係,老宅房間多,你可以去自己選幾間,到時候不管什麼時候想回去住,老宅都會有你的位置。」

葉奕深認真地看着宋九月,他這些話,並不是刻意說給葉晚清聽,而是真的打算。

本來一家人,就應該整整齊齊的,現在宋九月好不容易主動叫他哥哥,他心裏高興的緊,笑容也更加燦爛。

站在陽台的慕斯爵看到葉奕深那寵溺的樣子,眉頭就皺了起來。

按道理,宋九月回來,是跟他爭家產的,正常人,對於一個從未謀面,沒有生活過的兄弟姐妹突然回家和自己爭奪財產,肯定都不會高興的。

而且之前,葉奕深對宋九月的那些試探,慕斯爵也沒有看出來是哥哥該對妹妹的疼愛。

要是以後長大慕等等敢這麼對宋可人,慕斯爵非打斷他的狗腿不可。

可是作為一個敏銳的觀察者,他看得出來,此刻葉奕深並沒有說謊。

這還是第一次,慕斯爵捉摸不透一個人。

若是換做平常,慕斯爵肯定覺得有趣。

但是葉奕深的手段並不簡單,不僅威脅到宋九月,還威脅到奶奶。

如果昨晚的事情,真的是葉奕深做的,慕斯爵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躲在宋九月卧室的葉晚清聽到葉奕深的話,拳頭都握緊了。

這個卑鄙的葉奕深,居然想趁她不在,就用糖衣炮彈收買宋九月?

宋九月可是她現在手裏,最好的籌碼。

不然光憑股票,她們根本就撼動不了葉奕深的地位。

可是想到富可敵國的百草藥業,讓葉奕深一個病鬼掌權,她這個私生女憑什麼沒有繼承的位置。

「以後再說吧,姨媽給我找的這個地方,我挺喜歡的。」

宋九月故意大聲說道。

不用看,她現在也能想到葉晚晴正貼在門口偷聽的樣子。

「她找你來,並不是對你好。不過是把你當做籌碼,利用你而已。等利用完以後,再從你手裏奪權,讓你當個傀儡家主。甚至到最後,直接殺掉你,讓她的孫女取而代之。」

「什麼孫女?她不就是只有一個兒子嗎?」

宋九月沒想到葉奕深明知道葉晚清在裏面偷聽,還說得這麼直接。

而且葉晚清的兒子,未婚妻不是宋朵朵?

看她的樣子,也就二十齣頭,昨天晚上還穿了十厘米的恨天高出席宴會,並不像是懷孕的樣子。

「她很早之前,就讓他的兒子葉奕豪人工試管了一個女兒,為的就是和我爭奪葉家家主的位置,不過後面鬥不過我,知道實力懸殊太多。那些老古董也並不買賬,這才把注意打到你身上。

她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卑賤私生女,根本沒資格,做你的姨媽。以後我不希望從你嘴裏,再聽到這兩個字,否則,我會生氣的。」

一改剛才的溫柔,葉奕深面容變得猙獰。

就在這個時候,背後的卧室房門,忽然被打開了。

就看見葉晚清怒氣沖沖地走了出來。

「葉奕深,你少血口噴人,我哪裏有什麼孫女?我兒子還是大學生,何況他已經有了朵朵這個未婚妻,你不要信口雌黃,影響我兒子的名譽!」

「你兒子有什麼名譽?他算哪個蔥,值得我去污衊他?」

葉奕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這冰冷的氣場,還是宋九月第一次看到,看來之前葉奕深對她,確實已經算得上客氣了。

「葉奕深,你別以為你是家主,就了不起。我兒子才不是你說的那樣,九月,你可千萬不要相信他的挑撥離間,他其實就是想離間我們的感情,讓你不能繼承葉家家主的位置。」

葉晚清激動地看向宋九月解釋道,她其實並不想出來,可是宋九月一看就是沒什麼主見的人,萬一真的相信葉奕深,那以後可就麻煩了。

所以她只能孤注一擲的出來,給自己證明清白。

「怎麼會呢,如果九月想要繼承我的位置,我比誰都高興。但是要是別的垃圾,想打葉家家主的位置,我就會讓他們知道,這個位置,人要是妄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就得死。」

葉奕深的話剛說完,葉晚清的臉色已經一片慘白。

宋九月看得出來,哪怕葉晚清口口聲聲讓她不要怕,但是她自己,就挺怕葉奕深的。

現在葉晚清整個人都在發憷的狀態,手腳冰涼,不難看出,葉奕深的威脅,還真的起到了作用。

宋九月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葉晚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來找她,因為葉奕深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不講道理的。

唯獨對她的時候,稍微態度好像還算得上三分和善。

「好了,哥,姨媽,你們別吵了,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一道銀光,從葉奕深的手裏飛出,直直地朝葉晚清的方向飛去。

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宋九月也不敢貿然出手,只是拉着葉晚清的胳膊用力把人推開。

等葉晚清摔倒在地,宋九月才看見,剛才葉晚清站着的地方,躺着幾枚銀針,還在閃光,說明上面淬了毒。

「你瘋了,葉奕深,你這個瘋子,你居然想對我動手,殺我?」

葉晚清也看到地上的東西,臉色一片慘白。

「以前不殺你,是怕髒了我的手。現在你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敢拉我妹妹入局,我看你應該也是不想活了。」

這話一出,葉晚清整個人面如死灰,她看了眼葉奕深,又警惕地看向方雅芝,隨即竟然一個人走出了房間。

宋九月:「……」

這是幾個意思,把她仍在這裏做什麼?

親情的小火苗,怎麼說滅就滅呢?

雖然她並不害怕葉奕深,不過葉晚清的態度,倒是讓宋九月徹底清醒,葉家,是葉奕深說了算。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昨晚慕公館的殺手,是不是你安排的?」

薄涼的聲音,從陽台傳了過來。

葉晚清不在,慕斯爵也不用躲躲藏藏,反正他和葉奕深之間,也應該有個了斷。 陸子野聽著樂碩的話,想想感覺也對,自己那麼在意跟樂碩在一張床上做什麼?

他們之前又不是沒有一起睡覺過。

「可是我身上這個紅色的印記是怎麼回事?」

陸子野站起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裡一塊紅色的印記讓人想入非非。

樂碩眼神閃爍了一下,輕咳一聲,道:「這裡雖然是海邊但旁邊還是靠山的,所以這裡的蚊子也比較多。」

言外之意,那一塊紅色的印記就是被蚊子咬的。

「是嘛?」

陸子野有些不相信。

因為怎麼看都不像是被蚊子咬的。

「你要是不相信,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樂碩聳了聳肩膀,一臉我沒話說的模樣。

看著樂碩的表情,陸子野不相信好像也沒有辦法。

那他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相信了。

倏然,陸子野想到了什麼,他趕緊問道:「安安呢?我妹妹呢?」

喝醉之後的事情他已經完全忘記了,沒有一點印象。

不知道現在陸安安在哪裡!

樂碩將被子往身上拉了拉,這個時候房間里還是挺冷的。

「已經被你大哥帶回去了。」

「我大哥?我大哥來過?」

陸子野心裡一驚,自己一點印象也沒有。

大哥是不是知道他喝醉了?

想到這裡他的後背忽然有點發涼。

「是啊,你大哥來了,還看到你喝醉了的模樣,最後你大哥讓我照顧你,他帶著安安回去了。」

樂碩如實開口,一臉同情的看著陸子野。

陸子野有些傻眼,根本想不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了。

他坐在床邊,苦思冥想。

最終他還是放棄了,就這樣吧,反正大哥已經知道他喝醉了。

況且他現在是個成年人,偶爾喝個酒不也是很正常嗎?

「我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吧?」

陸子野艱難的開口,肌膚被凍得冰冰涼涼的,但他自己卻並沒有感覺到。

「倒也沒說什麼不該說的。」

聽著樂碩的話,陸子野正想鬆口氣,忽然又聽到樂碩道:「你好像說你大哥會噴火,哈哈哈,你大哥在你眼裡是只噴火龍嗎?」

「我真的那麼說了嗎?」

陸子野艱難的吞了口口水,大哥會不會想把他弄死?

要是把大哥的秘密暴露出去,那就完蛋了。

看來以後還是不能喝酒,喝酒誤事兒。

「對啊,我看陸大哥差點頭上冒火了。」

樂碩鄭重其事的點點頭。

完全不是開玩笑的話。

「我完了。」

「沒事的,不要那麼悲觀,畢竟再怎麼樣他都是你大哥,凡事都往好的地方想嘛。」

樂碩倒是沒覺得什麼。

陸大哥最後讓他照顧好野哥,這說明陸大哥心裡還是有野哥的。

如果真的沒有野哥,估計也不會囑咐他幫忙照顧野哥了。

「早知道就不喝酒了。」

陸子野現在非常後悔,沒有將陸安安送回去,還讓大哥專門過來接陸安安。

大哥一定對他充滿了不信任。

「沒事的,野哥,你別太在意了。」樂碩勸慰道。

「我去洗個澡,冷靜一下。」

說完,陸子野便起身朝著浴室裡面走了進去。。「你!」

張擇一指著高峰,高峰卻早已經把情況摸透了,他把天子山現有的狀態全部都登記成冊,然後擺在張擇一的面前。

「這是我們把項目交給鼎豐實業時的樣子,這是現在的樣子,張總,你看看,看看情況是不是這樣的?」

張擇一張了張嘴。

「這麼多的事情還需要我們來處理,安排,按照先前的價格交還,這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張總也知道,我們高氏投資不比頂峰,一分一毫對我們來說,都很重要的!」

高峰一臉語重心長的說道。

張擇一盯著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