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第二次,史文翔找來上百號人,繼續圍堵他不讓他離開,自己才動的手,將他揍成那般熊樣。

聽到葉天傾將故事講述完畢,大家全部都表示對葉天傾的支持,以及對史文翔的鄙視。

「史家祥,現在你聽清楚事情的經過了吧。」

「呵呵,你還有臉埋怨我。」

「你要怪,就回去怪你兒子,自己作死不知道收斂,何必將責任嫁禍到我身上那,你說是吧。」

葉天傾冷笑著,淡淡的開口說道。

史家祥聽到葉天傾冰冷的話語,看著他這冰冷的眼神,渾身瑟瑟發抖,劇烈的顫抖著。

更是有一種,自己在剎那間,便是被冰凍的感覺。

葉天傾的那兩道目光。

就宛若是最凌厲的刀劍,又彷彿是零下幾百度的寒風,讓他的血肉,骨骼,都在瞬間被凍結。

「史家祥,你兒子作惡多端,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且不說別的。」

「就從你剛剛威脅我說,要將我岳父,岳母,妻子也全部都幹掉的時候。」

「你就已經被我拉進黑名單了,知道嗎。」

聲音雲淡風輕,可從他的嘴巴里吐出的每一個字,依舊是充滿冰冷。

史家祥被嚇得前後失禁,屎尿齊竄,狼狽至極。

李素琴就在旁邊站著,距離史文翔一米的距離都不到,幾乎就是在身邊。

此刻!

她被熏得皺起眉頭,趕緊快步後退,眼神里滿是對史家祥的厭惡。

「哎!」

葉天傾則是緩緩的嘆息一聲。

「史家祥,我給你你兒子機會,可惜你兒子不知道珍惜。」

「我剛剛也給過你機會,你也不知道珍惜。」

「現在,我不準備在給你機會了,史家這樣為富不仁,作惡多端的家族那,也的確是沒必要在存在下去了,所以……史家就滅亡吧,清泉市的頂級富豪,也該重新洗洗牌了。」

葉天傾冷笑開口。

說完,他忽然抬起一隻手,然後對著空氣淡淡的說道:「聽令,史家滅亡!」

「是!」

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

誰也不知道這聲音是從哪裡響起,並且傳過來的。

但大家都聽的出來,這聲音是剛剛的哪那些裡面,為首的那個的聲音,也就是龍二。

「你,滾吧!」

葉天傾隨腳將史家祥踹的翻滾出去,史家祥化作滾地葫蘆,咕嚕嚕的翻滾出去七八米遠,這才停下。

「噗!」

史家祥吐出一大口鮮血。

他瞪大眼睛看著葉天傾。

「你,你對史家做了什麼,你想要怎麼樣?」

話里依舊滿是顫抖。

葉天傾冷笑:「沒怎麼樣,只不過從今天開始,史家將成為歷史,你的史氏集團也將不復存在而已。」

轟!

史家祥聽到這話,宛若遭遇雷擊。

葉天傾道:「你們史家的人,不是看不起平民百姓嗎,那我就讓你史家祥也變成平民百姓。」

史家祥驚駭欲死。

「不,不,不要,我不要變成普通人。」

「我不要變成普通人,我不,我不要。」

他面目瘋狂,露出無盡風暴的表情,額頭上道道青筋暴起,拚命的嘶吼著。

只不過此刻他的嘶吼,顯得那般的蒼白無力,那般的毫無用途。

葉天傾的眼裡儘是寒芒,壓根就沒有絲毫的同情。

他也根本就不可能放過史家祥。

史家落得現在這般田地,這也是史家祥和史文翔父子,自作自受罷了。

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坐在車裡,看著外邊的景色,姜野的腦海里不斷盤旋著傅繾的影子,然後頭一歪,睡著了。

聽何小橋說,這開車回去需要五個小時,他得好好補一下眠。

工作的時候,睡三個小時都是奢侈的。現在憑白多了五個小時,不睡那可就太可惜了。

腦子裡迷迷糊糊就是在想啊:這三天,男人也不來個簡訊,是不是外面有狗了。

不對不對,傅繾這樣性子冷清的男人,除了熱情似火的自己,還有誰能俘獲他的倔強芳心啊。

自己不可以懷疑傅繾的。

身體麻了,頭又是一歪,姜野雙手抱拳又是在想:那為什麼一向很黏自己的傅繾都沒有打電話過來。

絕逼不對勁。

傅繾的為人懷疑不了,那是不是因為他對自己沒有愛了?

別呀,自己才剛剛確定了對他的心思,怎麼就輪到他對自己沒心思了。

這可不行。

等紅綠燈的時候,手機振動,何小橋藍牙連接著手機,不斷的點頭,加「嗯。」

「姜哥?」

「姜哥…」

何小橋瞧著後座姜野那緊皺的眉,都可以夾蚊子了。有些擔心他是不是陷入了噩夢裡,無法自拔。

車子一停,睡夢中還在認真思考問題的姜野那是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

於是乎,打開後座的何小橋想查看姜野心態是否完好,他倒是被睜大眼睛的姜野嚇一跳。

「到家了?」姜野的嗓音清脆,一點都沒有剛醒的模糊。

「沒有,不過我有點事情回公司處理,麻煩姜哥自己回去了。我已經給姜哥打好車了,就在前邊那停車場出口處。」

姜野下了車,感受到深秋那種凉凉的感覺,恨不得又把自己的jio收回來。

但沒法,人何小橋還有事情要忙,自己肯定是不能耽擱的。

按照著何小橋指的方向,姜野走著,直到何小橋所開的車,車尾氣都沒有的時候,姜野終於反應過來了。

「好歹…」

也把司機的電話號碼給他一下吧。

姜野皺著眉,硬著頭皮,繼續往那黑麻麻的停車場走。

突然看到了倚在雅緻車門那清貴氣質的男人。

這三天不見,是黑白更替的三天啊,說不想念是假的。

姜野頓時朝著男人衝過來。

傅繾彎下接住他的擁抱。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溫馨相擁的氣氛完全被隔壁估計也是很久沒見,嘰嘰喳喳訴說思念的情侶打破了。

傅繾蹙了蹙眉,「好吵。」

姜野緊緊的擁著他,說著:「可是我也吵,你討厭我嗎?」

「喜歡。」傅繾那是明顯的護犢子。

擁抱了好久,姜野依依不捨的脫離傅繾的懷抱。有些臉紅,還有些無措。踢著地上的小石子,提醒男人上車。

見車開的方向不是家的方向,姜野皺了皺眉,「最近這裡修路了?」

「沒有。」

姜野就更疑惑了,「那我們不回家嗎?」

「遠,你累。」傅繾一如既然的簡言意駭。

回家的距離太遠,考慮到自己所以不回家?

不回家,能住的地方不就只有…

「好帥好帥。」

「第一次看見姜野真人,好激動啊。」

「他身邊的就是傅繾,那個年輕有為的傅氏總裁了吧,兩個人看起來簡直是超級般配。」

酒店前台小姐姐看著領了房卡的兩個人的背影,不斷說著。

姜野那耳朵紅得已經跟個柿子一樣了。他揪住男人的衣角,「傅繾,我們再訂一間吧。」

進房之後,傅繾在姜野關著門的同時轉身,朝著姜野逼來。

姜野看著愈來愈近自己的男人,不由得跟著後退。直到背後貼上了門板,無路可退。

「為什麼?」男人一手輕輕的攬著他的腰身,一手撐在姜野的耳側。

姜野努力定了定心神,滿懷顧慮,「萬一被拍到…」

他最近沒有作品,老是因為瑣碎的事掛在熱搜上,真的很讓姜野羞愧。

「我們是夫妻,分房被拍到,問題更大。」傅繾耐心疏導著夫人。

姜野這麼一想想,還真是。

各自進行洗漱著,當姜野從浴室,擰好自己的袍走出來的時候。

傅繾側著身子,手撐著腮,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過來。」

姜野慌了,男人這身材,上衣完全大大咧咧的敞開著,六塊腹肌清晰可見,兩塊則被隱約的浴袍遮蓋住。

臉紅心跳。

可惡,被傅繾蘇到了。

他究竟為什麼這麼有魅力。

姜野心跳加速,害羞,捂臉完美的營造了氛圍感。

自動走過來,姜野眼睛一閉,將自己窩在傅繾懷裡。

「給我生孩子。」傅繾溫柔的低下頭。

姜野抬頭,連忙拒絕:「不不不。」

看到男人的臉色由喜悅到微沉之時,姜野趕緊解釋,「我這麼年輕你就讓我給你生孩子,不太好吧。」

夫人微顫的唇很是水潤…

於是姜野沒來得及低下頭,嘴唇已經被噙住。

傅繾的嘴唇又潤又軟,滾燙的溫度慢慢侵蝕著他,把姜野堵了個暈頭轉向。

良久,二人微微氣喘的分開。

姜野當即逃離傅繾的懷裡,滾被子,把自己扎得挺牢實。整個的如同刺蝟一樣,把自己縮進了『殼子』里,獨自害羞著。

被子外傳來男人的低沉聲:「確認過眼神,這是一個撩撥完就不負責的人。」

剛剛順從得不行的姜野,生澀的回應,讓傅繾意猶未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