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要關頭,墨焱蛇躲開了透露,卻被神罰之劍從腹部穿過。

他低頭看着自己的腹部血淋淋焦黑的傷口,眼神一變再變。

被神罰之劍傷過的地方,基本是沒有癒合的可能。

但是,下一瞬,墨焱蛇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

奚淺眼神一凜,心裏有了特彆強烈的預感,直接驅動靈力離開了原地。

並且,在下一瞬,扔了很多九天神雷在原地!

「轟隆——」

巨大的轟鳴聲,似乎要把天地掀翻,現在奚淺孫掌握的九天神雷,已經不能同日而語。

威力和毀滅程度,直接翻倍增長!

「嘶~」墨焱蛇沒想到對面的人類速度這麼快,它才出現,人家就離開了。

還埋下了殺招!

看着自己身上被雷劈過的地方,他眼神寒涼。

一回頭,就看到紫色衣衫的女子,手裏緊緊的握著剛才洞穿他的神罰之劍!

剛才的傷口雖然恢復了,但實際上還是留下了很重的內傷。

畢竟是上古神器。

他再強,也沒有本事一夕之間就治好自己。

「我還是小看了你!」墨焱蛇聲音更加陰冷。

「手握上古神器,還控制不了九天神雷!你莫不是……」

後面的話他沒說出來,但是奚淺看到他變了的眼神,眉頭挑了一下。

經歷了那一場天雷,她心裏就清楚了,她!以後會接任紫煙帝君的位置!

墨焱蛇的修為等級雖然只是聖階後期,但是弒神墓是從仙界遺落下來的,他以前的實力肯定不止如此。

想來是知道什麼。

不過奚淺也不感興趣,她面色不動,眼神淡然,彷彿剛才墨焱蛇說的,是無關急要的事情。

墨焱蛇雖然不是故意引起她的好奇心,但還是本來她這樣無所謂,雲淡風輕的樣子給弄得噎了一下。

這人修為不高,骨齡不大,卻是個極難對付的人。

奚淺看到墨焱蛇的眼裏有異,心裏一動,下一瞬,後背就出現了一頭展翅欲飛的「鳳凰!」

鳳凰仰頭嘶鳴,直衝墨焱蛇!!

墨焱蛇雖然走神了片刻,但是也有防備,不是簡單就能夠偷襲的。

他面前突然出現一道屏障,把九天神雷攔在外面。

不過,也只是片刻,沒一會兒,「鳳凰!」就撕裂了他面前的屏障,從他的頭頂落下來。

並且還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雷域。

墨焱蛇沒想到面前的人類對九天神雷的掌握這麼恐怖!

在愣神的瞬間,九天神雷已經對這他的頭頂悉數落下!

「啊——」

凄厲的嘶吼傳來,終於能傷得了他,奚淺心裏微松,但也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又提高了警惕!

「小天,剩下的交給你!」奚淺在心裏說了一句。

「好!」

小天應了一聲,神罰之劍脫手而出,「咻」的一下,再次飛了過去。

與此同時,奚淺面色冰冷,右手微動,抬手甩了一朵金紅色的蓮花過去。

火焰出現的瞬間,她眉宇間的蓮花就像是活過來一樣,跳躍個不停!

「紅蓮業火?!你竟然還有紅蓮業火!!」墨焱蛇自覺自己見過世面,見過的震撼不少,心裏應當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是這一刻,他覺得自己錯了。

世間就是有這樣的人,他們強悍得厲害,氣運好得毫無理由,手裏的好東西一件接一件!

反正,無論是九天神雷!神罰之劍還是現在被甩出來的紅蓮業火!

都是修鍊之人永遠在追逐的東西。

哪怕是在仙界,這三種東西放出去,都能引起血雨腥風的鬥爭!

在墨焱蛇心思複雜的時候,紅蓮業火已經融入九天神雷里,開始全方位的對他攻擊。

奚淺立在外圈,看着面前的雷火之地,眼神都沒有絲毫變化!

她雖然敵不過聖階後期的大妖,但是她手裏有底牌!

底牌層出不窮,她就不信,這聖階後期的大妖吃不了虧!

她就不信,姜曦瑤躲在暗處就會不忌憚。

須知,現在的姜曦瑤,已經不是仙界之人,她殘存的實力,和大乘期差不多。

而大乘期,雖然對她來說是很恐怖的存在,但是對風拂月,幽熒,甚至是現在恢復實力的老雷來說,都是可以一戰的。

奚淺心思急轉,聽着耳邊的慘叫聲,無動於衷。

不知過了多久,她敏銳的察覺到空氣中有異樣。

就升起了防備!

這要得益於她掌握的空間法則,有法則之力存在,基本在她周圍十米之內,無論對方有多強,她都蒙感應到。

這是突破之後才發現的。

以前並沒有。

所以,這一次的雷劫,她得到的好處簡直不能用語言來形容。

「你果然很強,不是一般人!」姜曦瑤看奚淺的眼神,從呢有溫度,到複雜!

她以為自己夠高看她的,但還是小看了。

明奚淺!比當年的第一天驕:明梟,都還要強悍!

至少,明梟在她這個年紀的時候,還只是合體初期,而她,已經是合體巔峰不說。

還控制了九天神雷!九天神雷,前無古人,根本就沒有人能控制。

而她,卻能玩弄於股掌之中!

還有修真之人追捧的紅蓮業火,亦是認了她為主!

明奚淺,是月神族有史以來天賦最好的人。

「姜前輩!」奚淺輕輕頷首,她雖然是避開姜曦瑤眼線的,但是,這是在人家的墓地中,所以,她心裏沒有想着能一直避開。

不過,姜曦瑤能來得這麼快,說實話,也是出乎她的意料的。

由此可見,姜曦瑤在仙界的修為,並不低!

她見識過洛雲音師姐的厲害,能隱隱猜測姜曦瑤的實力!

應當……是比洛雲音師姐的低!

。 黑色光球飛向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疾風魔狼目光一凝,兩道風刃憑空凝聚,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黑色光球。

「嗖嗖!」

風刃從黑色光球之中穿過,黑色光球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依舊飛向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

「什麼?」

疾風魔狼兩眼一凸,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它的攻擊,居然無效,那兩個黑色光球,彷彿是虛幻,而非實體的存在。

「快躲開!」

愣神之間,冰霜巨熊的身影傳來,疾風魔狼心中頓時一緊,急忙側身躲避,黑色光球與它擦身而過。

就在疾風魔狼鬆了一口氣,神色放鬆下來之際,便聽到冰霜巨熊再次發出一聲驚呼道:「小心!快躲開!」

聽到冰霜巨熊的提醒,疾風魔狼臉上一變,剛要閃身躲避,一道黑光在它身上閃現,而後它便感覺到,一道無形的枷鎖,突然出現在它的體內,封鎖了它的一部分力量。

疾風魔狼臉色大變,慌忙運轉風之奧義的力量抵擋,相互抵消之下,它的氣息,依舊還在下降。

「老琅!你怎麼樣?」冰霜巨熊感覺到,疾風魔狼氣息變弱了不少,一邊躲避著身後的黑色光球,一邊出言詢問道。

「瑪德!我的實力被削弱了四成,想要徹底清除,最少需要十分鐘。」疾風魔狼撇了撇嘴,一臉無奈的罵道。

「什麼?兩成?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冰霜巨熊驚呼一聲,語氣急促的問道。

「我在上面感覺到了黑暗的氣息,應該是黑暗奧義之力,非常難纏。」說完,狼王眉頭突然間舒展開來,閃身沖向冰霜巨熊,大聲喊道:「老熊!快!快到我這邊來。」

聽到疾風魔狼的話,冰霜巨熊沒有猶豫,不再閃躲,而是筆直的,沖向迎面而來的疾風魔狼。

當兩人擦肩而過之時,疾風魔狼直接閃身擋在冰霜巨熊身後,身體再次被隨之而來的黑色光球擊中。

被黑色光球擊中之後,疾風魔狼急忙穩住身心,察看體內的情況,當它發現,再次被擊中之後,體內的鎖鏈,並沒有擴張,而是讓原來的鎖鏈,變得更加牢固,頓時鬆了一口氣。

冰霜巨熊轉過身,發現疾風魔狼,居然用自己的身體,替它擋下攻擊,臉色頓時一變,一臉急切的說道:「老琅你……」

話音未落,便看到疾風魔狼咧嘴一笑,搖搖頭,淡然一笑道:「沒事!只不過,要花更久的時間了。」

「滋滋滋!你們兩個的感情,挺不錯的嘛!」黑龍搖搖頭,讚嘆不已,說完,它的嘴巴再次張開,接連不斷的,吐出黑色光球,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已經吐出了十個。

在吐出這十個光球之後,黑龍的氣息,變弱了一分,很顯然,這些黑色光球,對它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

「這次看你們怎麼擋。」說完,這些光球,全部飛向冰霜巨熊,飛行之際,一點聲響都沒有。

「瑪德!還來這招,老熊你躲開,我來解決。」疾風魔狼爆了一句粗口,而後身形一動,直接對著那十個黑色光球沖了上去。

知道自己的攻擊,對這些黑色光球無效,疾風魔狼並沒有浪費力氣,直接悶頭撞了上去。

「哼!想得美!」看到疾風魔狼的舉動,黑龍自然知道,對方要幹什麼,撇了撇嘴,冷笑一聲,而後目光一凝,運用精神力,控制著所有的黑色光球,有序的躲避,彷彿是挑釁一般,全部都是擦著疾風魔狼的身體,險之又險的飛過,沒有一個碰到對方的身體。

看到黑色光球,全部都跟它擦身而過,疾風魔狼神情頓時愣了一下,而後急忙調轉身形,轉身追了上去。

看著被追的上躥下跳,到處跑的冰霜巨熊,還有在後面緊追不捨的疾風魔狼,黑龍嘴角微微上揚,開口吐出一個字:「爆!」

黑龍話音剛落,十個黑色光球,突然之間,毫無徵兆的爆開,一連十道黑色光圈,極速掃過冰霜巨熊,還有隨後追來的疾風魔狼的身體。

「這……!」

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大眼瞪小眼,陷入了沉默,而黑龍,也沒有繼續攻擊,片刻之後,疾風魔狼眨了眨眼,一臉好奇的,開口對冰霜巨熊問道:「老熊!你的實力被削弱了多少?」

「好像是三成吧!」冰霜巨熊人立而起,伸出爪子,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你也被削弱了這麼多?」疾風魔狼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

「哼!」看到疾風魔狼一臉欠揍的表情,冰霜巨熊眼角抽搐,強忍著給對方一個巴掌的念頭,冷哼了一聲,把頭轉向一邊。

「呵呵!你們兩個,居然還聊上了,難道是知道要死了,準備放棄抵抗嗎?如果真是這樣,那本座,倒是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黑龍扇動著翅膀,飛到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的面前,一臉戲謔的說道。

聽到黑龍的話,疾風魔狼翻了個白眼,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賤賤的眼神,咧嘴說道:「我說黑蜥蜴,你是不是失心瘋了?」

「混蛋!你才是黑蜥蜴,你全家都是黑蜥蜴,本座是龍族,乃是高貴的上位巨龍。」黑龍被疾風魔狼徹底激怒,一番咆哮之後,眼中閃過一抹寒光,語氣冰冷的說道:「狗崽子!本來還想給你一個痛快,既然你嘴巴這麼賤,那我就先撕了你的嘴。」

「轟!」

黑龍說完,一股強大的氣勢,瞬間爆發,一股比之之前,還要強大無數倍的龍威,頓時釋放了出來,直接壓迫到了,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的身上。

「嗖!嗖!」

「嘶……好強!」

受到這股氣勢的壓迫,兩獸根本無法維持身形,連御空都做不到了,身體以極快的速度,向下墜落。

「轟!」「轟!」

兩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屍山上面,被砸出了兩個巨坑,冰霜巨熊跟疾風魔狼,分別趴在大坑之中,渾身上下,都是屍體碎塊,還有那腥紅的鮮血。

「呼……!」

黑龍的身影,出現在疾風魔狼的頭頂,低頭俯視著,在它身下的大坑之中,那渾身狼狽的疾風魔狼,冷聲說道:「我說過,我要撕了你那臭嘴,然後再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好好招待你,不會讓你,死得那麼輕鬆。」說完,黑龍的身形,便緩緩落下。

「該死!身體動不了了,實力下降的太多,完全被壓制了。」疾風魔狼怒罵一聲,開始奮力掙扎,然而,無論它怎麼做,卻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動彈,心中頓時浮現一抹焦急之意。

不止是疾風魔狼,在它身旁不遠處的另一個大坑之中,冰霜巨熊也跟它一樣,面目猙獰,咬牙奮力掙扎,卻也只能讓身體晃動幾下,根本無法掙脫。

看著離疾風魔狼越來越近的黑龍,再看到黑龍臉上,那抹殘忍的笑容,冰霜巨熊心中一緊,一臉焦急的喊道:「黑蜥蜴!別碰我兄弟,有本事沖我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