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曾想到,那個曾經在海上追擊逃犯的人,什麼時候上了大船呢!

這不可能啊!即使他來了,又怎麼能上的去呢!

所以沒人相信這船上有自己人,打死都不信,除非有卧底。

情報中沒提,說明便沒有。所以直升飛機也就放開了手腳。

即然不相信上面有自己人,那麼當初林參謀,對吳和平突然開槍示警,是怎麼理解的呢?

他那時,根本不認為吳和平是在向他示警,而是認為有人在朝照直升飛機開火,之所以沒打中,是因為技術不強,或操作不當,沒有準頭,所以把子彈射低了。

如果吳和平知道林參謀這麼想,非氣個半死不可。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步飛」不能很好合作呢!

怪誰啊!還是訓練不夠,經驗不足。

吳和平很生氣,但沒辦法,管不著人家。

眼下,吳和平還是想取得直升機信任,求得他們幫助。如果沒有外援,光憑吳和平一個人,是萬萬不能拿下這艘船的。

千萬別把船上的這些人當成廢物。

既然他們敢從那麼遠的地方,來此地接應,難道就來到你一個國家嗎!

不是。他們這也是順路。

這一路上,這艘船還去了亞洲好幾個國家,專門接的都是準備前去參戰的各國人員。

這些人中,有的是被迫的,也有自願的。

特別是那些自願參加的人員,從各方面講,都屬於極度危險分子。夠狠也夠猛。只要武器在手,先不管技術如何,那叫一個敢拿命拼。

眼下,船上的大部分人並不是船員,而就是他們這樣的一群人。

在一開始圍剿吳和平時,可把他們高興壞了,這不就是打獵嗎!一群人圍著一個獵物追著攆著打,別看你跑的快,早晚的把你打著。

沒想到,剛與吳和平開火不久,天上便來了幫手。

此時,他們斷定直升機是吳和平叫來的,是專門來跟他們做對的。

可是,當看到直升飛機不管不顧地一陣猛射,也把這些人驚呆了。

他們又覺得不像是吳和平的幫手,好像是第三方,沒有與正在戰鬥的任何一方有聯繫,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如果照此打下去,船上的人都有危險。

誰中彈,誰死亡。

不管船上的人在想什麼,躲避是首選。

因此,在受到直升飛機攻擊后,船上的這些人趕緊都躲開了。這便讓直升飛機失去了目標。

沒有目標,也不能亂掃射。唯獨是不能朝著箱子射擊,怕打壞了東西。

隨後,直升飛機再次升高,繞著船的四周轉圈,看看還敢叫板,哪一個人最適合他們做為攻擊目標。

這一轉,直升飛機便繞到了左弦上。

一道強光跟著打了過來。

林參謀最先發現了躲在一角的吳和平。

直升飛機上的陸戰隊員看到了吳和平,有人便準備開槍,被林參謀制止。

他有些納悶,剛才那些人見到直升飛機后,大部分人不是往船艙里跑,就是朝廂子後面躲,而這個人,竟然沒有動,明明看著光柱過來了,他還迎著站起來。

只可惜,吳和平手裡沒有能與直升機直接通信的器材,雙方說不上話。

打手勢也沒用,人家看不懂,又不是旗語,還分成兩種顏色。僅憑一雙手在空中亂揮,沒用,對方不理。

這時,就聽林參謀在空中喊:「船上的人,扔下武器,接受檢查。」明顯是對著吳和平說的。

光柱就打在他身上,吳和平半點不敢動。他不知道飛機上有多少支槍對著他。

天空上,一架直升飛機在盤旋,另一架在警戒。防止這時候有什麼人會偷襲。

吳和平一看直升機的架式,一點不拿他當自己人。心想,完了,他們誤會了,也把我當成了壞分子,那就聽話吧!不聽話還不得被打成篩子眼。

吳和平將手裡的槍扔掉。

借著微弱的光,吳和平看到了機身上的字,大寫著幾個XX國的陸戰隊。

吳和平心裡樂了:「老爺子就在你們那,你們不認識我,還不認識老爺子嗎!」

他在扔掉槍的同時,人也蹲了下來,背過身,不讓機上的人看見他掏手機。他相信,如果上面有人看見他掏手機,會立馬命令他扔掉,如果不扔掉,同樣會受到威攝。

吳和平迅速撥了一個號,誰的,當然是他家老爺子吳江龍的。

吳和平此時不會想到,這是他此生給父親吳江龍打的最後一個電話。

基地指揮所內,吳江龍手機響了。

本來他不想接,因為電話來的不是時候。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還是接了吧!一看號碼,是吳和平打來的。

吳江龍一個激楞,頓時有一個擔心。他知道吳和平此時在海上,正處於緊迫關口。平時都不打電話,這時打,多數是遇到了什麼情況。他首先想到的,吳和平會不會出事。

他所想到的出事,是吳和平會不會被人家俘虜,做了人質。通常只有在這種情況下,人質的電話必然會打向他最親近的人。

吳江龍接通后,裡面傳出吳和平第一句話就是,「老爸,你能不能讓你們的直升機離我遠點。」

「我們的直升飛機?」吳江龍剛在心裡產生一個疑惑,頓時明白了,肯定是林參謀與吳和平見著面了,但雙方有了誤會。隨即問,

「你在哪?」

「我在船上,你的飛機在我頭頂,好煩人。」

這下吳江龍笑了,他知道吳和平有直升機保護,人會很安全。於是,趕緊接通林參謀電話。

「林參謀,你的飛機是不是看到船上有一個人。」

「是」

「他是自己人,保護好,不要讓他受傷害。」

「明白。」

林參謀知道吳和平身份后,命令直升飛機飛離,去找其他人。

僅僅是這個功夫,船上的犯罪份子看出了端倪,明白吳和平與對方接上了頭。

那還了得,船上既然有卧底,大家誰都好不了。於是,再次組織人員對吳和平展開攻擊。

這些人開始放棄對直升飛機攻擊,專找吳和平打。

大船已經啟動,朝著遠海航行,但甲板上的戰鬥仍在進行。

。 「咋說話呢,咱們小隊的人氣啥時候低過?」

周震天這會肚子雖然餓的咕咕直叫,但同時被這麼多獵人小隊追捧,對他來說也是第一次。

不禁有點飄飄然了。

眾人跟着工作人員來到三樓餐廳,最大的一個包間里。

等了不超過五分鐘的時間,一盤盤大菜已經流水席般的上了上來。

而且都是烤全羊,九轉大腸,紅燜肘子這樣重油重辣的硬菜,菜量給的相當足。

楚焱他們在落雲山脈里呆了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嘴巴早就快淡出個鳥來,這會看到這麼一大桌子好菜,口水都差點當場流出來。

這時,負責接待他們的工作人員又笑着說道:「各位,這餐飯是我們馬會長請你們的,說是給你們接風洗塵,還請務必不要推辭。」

「得,替我謝謝馬會長啊。」

周震天笑着說了一句,然後伸手拽下來一條羊腿,整個就塞進了嘴裏。

剩下的幾人一看隊長都下手了,各自也不再忍耐,放開肚子開始猛吃。

連秦紅玉和洛瀟瀟這兩位女生,這會也抄起筷子開始猛干,全無女神的形象了。

屋子裏頓時傳來一陣嘰里呱啦,好像一窩豬崽子啃食的聲音。

這名工作人員見狀,悄悄抿嘴一笑,轉身帶上了房門。

一個鐘頭過後,屋裏的眾人捧著脹的有些疼的肚子,滿意的相視而笑。

在他們面前,整整一桌子的菜,已經蕩然無存。

「周大哥,剛才吃飯之前,那個工作人員說,這餐飯是馬會長請我們的,那個馬會長是誰啊?你們知道他不?」

楚焱一邊打着飽嗝剔著牙,一邊向周震天詢問道。

「咱們獵人協會的馬會長,全名馬永亮,那可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周震天臉上欽佩的表情十分真誠,沒有半分的作假。

「他跟我們一樣,曾在軍方任職,好像還當過龍騰軍的軍團長,因為統軍手段雷霆霹靂,所以得了個綽號,叫馬霹靂。」

「馬霹(屁)靂(利),咋起了這個名啊?」楚焱暗自好笑。

「楚焱,別看馬霹靂這個綽號聽着不咋的,他曾在戰場上親手斃過不下十頭獸王級的凶獸,本人可是卡皇級別的高手呢。」

周震天一看楚焱的表情,就知道他心裏想到是啥,怕他一會說話失了分寸,於是出言提醒他道。

「親手擊斃過十頭獸王級別的凶獸!」

馬霹靂的輝煌戰績倒真把楚焱聽的一呆。

「馬會長退伍之後,就來清水市的獵人協會任職會長了,自從他來了之後,咱們市獵人協會的整體實力,就有了一個飛躍式的發展。」

「到現在,咱們清水市的獵人協會能在全省獵人協會中,整體實力穩居前三,馬會長可以說功不可沒。」

周震天一口氣說完,也感覺嘴巴有點干,於是端起了餐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

「的確,就連我父親也常跟我說,他在咱們清水市第一個佩服的人,就是馬會長。」秦紅玉也跟着說道。

楚焱倒是第一次聽說馬永亮這個人,不過他看着餐桌上的眾人,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明顯是對剛才周震天和秦紅玉所說的話,並未半點異議。

自下心裏也對這個馬永亮尊敬起來。

「哈哈哈,幾位兄弟,你們真是太抬舉馬某了,其實馬某和你們一樣,只不過當過幾年兵,也是個老兵油子而已。」

房間里,楚焱正和周震天討論著馬永亮的光輝戰跡。

門口卻突然傳來一陣響亮的豪邁笑聲。

緊接着,包間的門就被打開了。

一個和周震天一般高大魁梧,留着大鬍子的漢子,大笑着走了進來。

「馬會長!」

周震天看清楚來人之後,立馬站了起來,眼神中掩飾不住的狂喜之色。

不光是他,其他隊員也急忙站了起來,一臉尊敬的看着那個大鬍子漢子。

「原來他就是馬會長。」

楚焱一看眾人的反應,自然也就知道了,面前這個大鬍子男人的身份。

正是現在擔任清水市獵人協會會長,綽號馬霹靂的馬永亮。

「哈哈哈,都坐都坐,不用那麼拘束。」馬永亮豪邁的揮了揮手,招呼眾人坐了下來。

然後看了一眼餐桌上,已經被吃的連渣都不剩的飯菜,有些感慨的說道:

「兄弟們,這次真的是辛苦你們了,那頭金狼王和獨眼巨人已經在落雲山脈為禍多年,這次你們能將這兩頭凶獸打的一死一傷,實在是為咱們清水除了一個大禍害啊!」

馬永亮這句話說的完全是真心實意。

自從當年落雲山脈那一場大規模的獸潮之後。

清水市的獵人協會和落雲山脈中那幾頭獸皇級別的凶獸,就達成了一條默認的規則。

那就是落雲山脈不允許,卡皇級別以上的強者進入。

若是違反這條規則,山脈內那幾頭獸皇級別的凶獸,就會再次發動獸潮襲擊清水市。

這些年,馬永亮眼看着落雲山脈內的,那幾頭天賦異稟的凶獸實力日漸增強。

其中以那頭金狼王和獨眼巨人的實力增長最快。

看樣子這兩頭凶獸最多再有兩三年的時間,恐怕就要突破到獸皇的層次。

到那時,清水市的百萬居民,又要面對兩個恐怖的對手了。

馬永亮曾經不止一次的想要潛入落雲山脈,去斬殺這兩頭凶獸,但又擔心自己違反了規則,驚動了那幾頭獸皇,會引來大規模獸潮的報復。

一直以來,這兩頭凶獸對於馬永亮來說,都是如鯁在喉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