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清喬笑的虛弱又蒼白,也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目色盈盈的放下了手裏的茶杯,看向言定章。

「小叔,你就不要再追問了,二哥也是心疼嬌嬌,昨夜清喬翻來覆去睡不着,心中也不甚擔憂,等會嬌嬌來了,我定要好好的看看她。」

言定章斂目,看了眼廳中坐姿端莊的言清喬。

這話說的巧妙,聽起來似乎是關心,等到再一琢磨,又覺得是要言嬌嬌今天給個合適的說法。

這說法不是對着言嬌嬌要的,也不是連曉曼,而是跟言定章要。

昨日已經說好的事情,消息還能再讓言猛知道去她閨房裏找場面,言定章還在不在乎言嬌嬌的名聲了?

她不是傻子嗎?為什麼猛然間醒了能懂這麼多?還是這話只是無意?

言定章端起了茶杯,垂著眉眼,抿了一口茶水,皺眉試探道:「嬌嬌今日還沒有來,想來臉上腫痛的厲害,不願意出門了。」

「誒?這倒是奇怪了,清喬聽二哥說今日一早見過嬌嬌…」言清喬目光一閃,頓了下又淡淡的說道:「嬌嬌總要來跟小嬸請安的,想來還未收拾好,我便在這裏等等。」

晨昏定省,這是大戶人家都有的規矩,不過一般是用來對付庶女庶子給姨娘立規矩的,言定章對男女之事上並不熱衷,早些年有個姨娘,在生完了大公子之後就病死了,這些年就一直連曉曼在生兒子生女兒,房內只剩下兩三個姿色性格俱是低調平庸的姨娘,言定章不寵,平日裏連門都不出。

連曉曼便私下裏毀了這個規矩,自己還能睡個回籠覺,今日言清喬就算是等到日上三竿,也未必能等得到言嬌嬌的請安。

言清喬是在給言定章壓力。

連曉曼一聽,急了,連忙笑着說道:「你這孩子,你小叔等下還要上朝,是該用早點了。」

「那承蒙小嬸不嫌棄啦。」

言清喬眉開眼笑,臉皮很厚,今早鐵了心要坐在前院等言嬌嬌。

言定章頓了下,放下了茶碗,忽的對言清喬說道:「嬌嬌這件事情做的不對,只不過姐妹間的小爭執,竟然鬧到了言猛那邊,小曼,這就是你教的好女兒?」

「侯爺,那是…」

連曉曼腦子一懵,頓時就想要把這件事情往自己身上拉,畢竟她已然是個婦人,言嬌嬌的名聲才是大事。

言定章一抬手,瞪了連曉曼一眼。

連曉曼立馬不敢說話了。

「還有那言猛,更是不像話!姐妹拌嘴他一個大男人去摻和什麼?來人啊,把嬌嬌帶去祠堂!讓她好好的學習如何和睦家庭,再讓言猛…」

「小叔。」

言清喬適時開口。

「二哥也是心疼嬌嬌,一時聽信了別人挑撥,回來之後我與他說明白便是了,小叔何必這麼大的火氣?」

言清喬笑的文文弱弱。

連曉曼連忙點頭,這會看起言清喬的目光那是一個如親如故,跟着附和道:「是啊侯爺,言猛也是着急了,估摸是一大早看見了嬌嬌臉上的傷,又急着上值,這才去了一趟清喬那邊…」

「小嬸說的是,二哥性情向來忠肝義膽,耿直衝動,還請小叔不要懲罰了,不過…」

言清喬話鋒一轉,抬眼看向了言定章,慢悠悠的說道:「不過清喬覺得,嬌嬌能起這麼早去等著二哥上值,同他講昨天的事情,想來,還是想同我爭論一番吧?」

「言清喬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嬌嬌才多大的年紀?怎麼會守着言猛?」

連曉曼着急上火,指著言清喬就劈頭蓋臉的反駁。

言清喬淡淡的,挑了下眉頭,立馬反問道:「哦?難道小嬸知道什麼內情?」

「…」

「好了!嬌嬌確實跋扈不懂事,清喬你容忍一些,我會讓人在我回來之前禁止給嬌嬌拿飯!定要她認錯了,還你一個公道!」

言定章是打定主意把屎盆子扣言嬌嬌頭上,又加重了懲罰,一錘定音。

言清喬氣言嬌嬌一人,充其量不過是姐妹拌嘴,可若是恨上了連曉曼,可就是言家整個二房的罪過了!

言定章知道孰輕孰重,更怕言清喬真的去陸慎恆面前告狀,便只能做此舉。

言清喬再勸了兩句,奈何言定章要狠狠懲罰言嬌嬌的心意已決,言清喬最後只得作罷,甚至還在前院『開開心心』的一起用了早點,這才帶着小曲回了院子。

噁心了那兩人一早上,言清喬神清氣爽,關上門就開始睡回籠覺,想到出前院之時院內傳來連曉曼斷斷續續的哭聲,就連做夢都是香甜的。

有個好靠山好大腿抱着,就跟人生開了掛一樣,走哪打哪,看誰滅誰,一打一個準。

這副身體太過孱弱,這麼一睡下去,被小曲叫着起來,用了點午飯,下午讓人去打聽了一下言嬌嬌的動靜。

不得不說,在這個朝代,男人的話語權絕對大,言定章說不讓吃飯,就像是連曉曼那樣的人,也不敢違背意思偷偷送東西,言嬌嬌臉上的傷還沒好,又一大早被拎起來跪祠堂,那哭聲格外凄慘,最為適合伴入夢鄉。

言清喬喜滋滋,想到記憶里自己被言嬌嬌鞭子抽到上下奔逃而無一人攔著的場面,感覺自己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人爽了,下午又繼續睡,再醒過來的時候,屋外的天已經黑了。

而言清喬的榻前,站着一個人。

一個黑衣男人! 上官顏低着頭,玩弄着手指,沒說話,心裏咕噥著:難道我不比那些人危險?

「說話啊,啞巴了?」拿着茶杯,看她那樣,想罵又捨不得罵,可不罵她,下次她還是會一個人過去!

上官顏突然嘆了口氣,瞪着上官絕,那眼神直接把上官絕給看懵了。

他緩慢的放下茶杯,挑眉,「怎麼?你覺得自己沒錯?」

我能有什麼錯?

她暗想!

突然上官絕猛地站了起來,上官顏一抖,撅著嘴,瞪起一雙杏仁大眼,「哥哥,你···凶我`····嗚——」捂著臉,拉開門跑了出去。

出門庭院外,上官顏收起哭腔,乾笑了兩聲!

「喬煉然怎麼還不給我回電話?」上官顏有些鬱悶,拿出手機,撥了喬煉然的電話,電話機械般的聲音說着: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拿着手機到手,自然垂落,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突然手機一震,上官顏一驚,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林雨雨發來了消息!

======

林家!

林雨雨低着頭坐沙發上,她暗滅手機,抬頭,看着坐在她對面的林星星。

她同父異母的妹妹,也是傷害她最深的人。

「姐,你就答應吧.」林星星說話嬌滴滴的,很輕很柔,長相也是那種弱不禁風,一看就讓男人很有保護欲的臉!

但在那張人畜無害的臉下,卻又一顆惡魔的心!

就好像現在她說,姐你就答應吧!

其實她就算不說這句話又能怎麼樣了,在林家,林星星的話就是聖旨,而她——還有一個管家有話語權!

「我要不呢?」林雨雨淡淡回。

林星星一頓,微微眯起眼睛,神色有些詫異,隨即笑了笑,「姐,你知道的,只要是我想要的,爸爸都會給我,而且,SG國際那麼產品,你只要推薦我去當他們最新產品的代言人就好了。」

林星星面上笑得很柔和,可心裏卻遠沒有表面那樣,她吃定林雨雨不敢怎麼樣。

「SG國際又不是我說的算,你憑什麼覺得我推薦你就可以去?」

林雨雨覺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林星星從哪裏知道這些消息。

林星星低下眼帘,不知道在盤算什麼,而後她頷首,緊盯着她,扯了唇角,說,「姐,我知道你有一個推薦位,所以,你手上的這張推薦票對於我來說很重要!」

林雨雨詫異的看着她,忽然一笑,經她這麼一提醒,才想起來,她確實有一張推薦票!

「我是有這麼一張票」

林星星眸子忽亮,她就知道,林雨雨不會隱瞞她。

「可是我為什麼要給你」林雨雨語氣一冷,淡淡的凝視着她,背脊緊繃着。她還是有些害怕!

對於這個妹妹,她是由心的喜歡,不管她做了多少對不起她的事,可是,她還是對她討厭不起來!

這或許就是那所為的親情?

她想應該是吧。

「姐——」林星星面色刷的一下,慘白,她咬着唇,她不知道林雨雨為什麼會拒絕她,這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為什麼?」林星星又問。

林雨雨嘆了口,看向一旁,還好今天孔琴不再,不然當她說出拒絕的話是,肯定已經對她怒吼了!

「不為什麼,星···我只是覺得資源是要靠自己來爭取的」

林星星頷首,眼底微紅,她咬着唇,楚楚可憐的樣。

而這個表情都是她最見不得的!

林雨雨又嘆了口氣,看着她說,「你要不每次我一拒絕你就用這樣的表情來對付我!」

說到後面林雨雨的聲線有些顫抖,她其實也不想這樣!

林星星乾脆不說話,定定的看着她,保持着咬唇的姿勢。

林雨雨有些無奈,她也不想在說什麼,又嘆了一口氣,在待下去,林星星肯定要哭了。

「我現在回去了,你一個人冷靜冷靜吧」

看着林雨雨真的站身來,林星星有些着急,她猛地抓住林雨雨的手腕,「姐——我真的很想跟SG國際簽約,你就幫幫我吧?」

林雨雨呆愣住,下巴緊繃着,舒緩了口氣,「你別這樣,你為什麼一定要去娛樂圈?」林雨雨扭頭看着她,冷聲問!

其實她想問的是,是因為我嗎?

是因為我去了那個圈子所以你也不甘落後嗎?

放着自己最熱衷的鋼琴不弾也要來嗎?

「我——」林星星哽咽住,沒錯她確實是因為林雨雨才想要進軍娛樂圈,可···她後面她發現,是真的喜歡,所以才會這樣央求着她。

林星星慢慢的鬆開手,垂下眼眸,片刻,她抬起頭,紅着眼眸,「你要不幫我,我就自己想辦法!」

。 林海聽到系統的提示音,不禁一愣。

啥玩意?

技能包還能有更新的?

隨着一段記憶的傳輸到林海的腦海中,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林海就已經掌握了系統給的全新技能點。

這似乎是司馬懿的一種全新對局思路,並且跟以往國服司馬懿的思路完全不同!

「叮~!」

「隨機任務:在本局中,使用本系統提供的司馬懿新打法,包括出裝,對局思路等進行遊戲,遊戲結束后系統將會對宿主的當局表現進行評分,評分區間在1到10分,獲得8分以上,即視為任務完成,獲得任務獎勵。」

「任務獎勵:幸運大轉盤抽獎機會一次。」

這次依然是隨機任務,相比起系統之前頒發的每日任務,少了任務懲罰,當然也不需要以競猜作為內核去完成任務。

只不過,這次的任務似乎有點神奇,系統根據林海的對局表現進行評分,而不是依靠對局中的一些客觀指標去衡量。

這就約等於本任務解釋權全部歸系統所有······

算了,反正也沒有任務懲罰,盡人事聽天命吧。

而且,這個打法也確實很有意思。

決定了要選司馬懿后,林海便在三樓預選了司馬懿,在發了一波「我玩打野」的同時,也發了戰績。

金牌司馬懿,這是因為系數分的緣故。

實際上,林海在巔峰賽中使用司馬懿的次數,相對於他的瀾,鏡,元歌,馬超等等熱門的主流英雄,還是少了點。

在這個每個人招牌英雄都有國服的分段,金牌司馬懿似乎有點不夠看。

不過好歹也是戰力,再加上這把確實沒有打野,隊友們也是直接默認了將打野位置給到了林海。

雙方都很迅速地選完了英雄。

對面的陣容是:呂布,韓信,扁鵲,公孫離,孫臏。

林海這邊的陣容是:夏洛特,司馬懿,西施,虞姬,張飛。

對面陣容有一定的套路,特別是扁鵲加孫臏再加呂布這樣的陣容,打到後期,戰場續航以及回血的能力將會非常恐怖。

【4399電競選手】:這把司馬懿似乎有點不太好打啊!

【羅密歐與豬過夜】:我也覺得,司馬懿打對面這個陣容似乎誰都不太好切,兩個脆皮位移多,剩下三個基本就相當於孫白楊組合了,回血嘎嘎猛。

【天上有朵屁做的雲】:咦?山海為什麼換了銘文?

觀眾們這時候突然發現,林海默默地將銘文進行了調整,帶上了一套全部貪婪的銘文。

進入遊戲,開局林海選擇紅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