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他並不打算對多倫伯爵的執政做過多的干涉。

見到勞倫斯特男爵和杜瑞爾勛爵都相安無事,其他之前立場偏向總督陣營的貴族們也紛紛鬆了一口氣,甚至還有些嫉妒這兩個「因禍得福」的傢伙。

略微寒暄了幾句之後,里昂便轉身離開了這間議政大廳,將剩下的事情交給了多倫伯爵。

來到這間總督府,他除了檢閱一下「勝利的果實」之外,還想要解決一個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疑惑。

里昂緩步漸漸來到了總督府的深處,在哪裏曾經有一間專供總督處理一些緊要事件的書房,他希望能在那裏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

推開門,里昂緩緩走入其中,四下打量了一眼。

因為總督離開的匆忙,只是帶走了一些重要的信函與文件,其餘的東西零零散散的胡亂扔在地上,使這間原本華貴的書房變得亂糟糟的。

而在總督敗退後,里昂也第一時間下令封鎖了這個房間,以防遭到破壞。

在餘下散亂的文件中,里昂低頭試圖獲取他想要得到的信息。說實話,對於這件事情其實他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

里昂來到這裏不是為了別的,正是為了狩獵祭祀之時被黑暗精靈法師刺殺一事,後來經過思考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提伯利斯是怎麼和一名黑暗精靈法師搭上的線。

對於這件事裏昂心中一直隱隱有些不安,這裏並不是陰影界域,一旦再次遇到黑暗精靈的刺殺也不會有影聖出手幫他擺平。

半個小時后,里昂拿着一本總督府哨崗記錄冊細細查看了起來,找到了一絲線索。

「夜深,月半之時,忽有黑袍法師求見總督,總督遂接見。」

一句簡單的話讓里昂瞳孔微微收縮,根據上面記錄的時間推斷正是在狩獵祭祀的前一個月。而根據上面透露出的信息里昂也能做出一些推斷,如果這個神秘的黑袍法師正是那黑暗精靈法師的話,那說明提伯利斯和黑暗精靈之間並沒有過多的牽扯。

因為如果兩人之前早有勾結,如此隱秘的事情不可能記錄在哨崗的記錄冊上,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應該是兩人在偶然之間達成的交易。

並且這樁交易應該是以那黑暗精靈為主,畢竟是他直接找上門來的,只是里昂並不清楚交易的內容和提伯利斯付出的代價。

總督府哨崗的記錄冊其他的信息也並沒有什麼價值,里昂只是草草看了看后就放回了原處。

又過了一會,里昂試圖再找到一些線索未果之後也就放棄了,畢竟與黑暗精靈交易的能容就是提伯利斯再蠢,也不可能留下書面的記錄。

畢竟提伯利斯開出的條件是刺殺王國的侯爵,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留下證據。

得知這裏不會再有有用的信息之後,隨即里昂不再多想,也不知這件事後續會不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

布列尼亞王國,都城。

一名全身漆黑的人影手中拿着一份信件,用極快的速度在王宮之內穿梭著,很快他變來到了一間書房之內,沒有猶豫直接進入了其中。

豪華的書房中,一名老者正伏在桌案上細細看着手中的奏疏,於是漆黑的人影便不再動作,單膝跪在老者面前雙手將手中的信件遞上,並且一直保持着這個姿勢,就像是一座石雕一般。

老者動作不急不緩的看完手中的奏疏,然後用筆批複了幾下之後,這才抬起頭拿起漆黑身影手中的信件。

見老者取走自己手中的信件,漆黑的身影再次如同一陣清風一般消失在了書房之中。

老者正是布列尼亞國王——獅心王.阿索托倫四世.布列尼亞。

見到信件上粘著的三根獅鷲羽之後,阿索托倫四世眉頭一皺,每次這種急件一般來說都沒什麼好事,希望這次能夠帶來一些好消息。

阿索托倫四世打開信封,低頭閱讀起來,但很快,他便將手中的信封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啪!」

蒼老的手掌也狠狠拍擊在桌面上。

「混賬!」

阿索托倫四世隨即怒罵到,心中的怒氣不斷上涌。

只見被阿索托倫四世扔到地面上的信件中,赫然寫着「塔奇米亞行省首府發生暴亂,總督提伯利斯被推下台,現已經撤出城市中。」

一句簡單至極的話概括了在彼爾德羅城中發生的一切,這也是阿索托倫四世惱怒至極的原因。

「咳咳。」

老人很快咳嗽了兩聲,然後坐下來閉目沉思了片刻,這封信件傳遞的消息有限,具體發生了什麼事需要等提伯利斯的上奏到達才能得知。

但是根據結果來看,他在塔奇米亞行省多年的佈局現在已經功虧一簣,不過好在早在經過上次提伯利斯辦事不利他就已經有了新的計劃。

想到提伯利斯幾次三番出現的問題,阿索托倫四世的老眼中閃過一絲失望,看來確實是自己在用人方面的失誤。

進而,憑藉着老辣的經驗,阿索托倫四世都能聯想到之前通過提伯利斯所傳來的所有「捷報」,都是幕後這人想要讓自己看到的。

換而言之,就是自己的視野一直都在被蒙蔽,也許自己的「對手」並不像想像中看起來的這般虛弱。

不過很快自救就將一勞永逸的解決這個問題,一旦那頭「黑龍」倒下,剩下的這些傢伙根本不足為懼!。

阿索托倫四世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額咳咳…..」

老人用蒼老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咳嗽著,臨近秋季,夜晚的風還是有些微寒,讓他的身體稍感不適。

作為人類來講,一生短暫的壽命實在是過於可惜。

阿索托倫四世本來有着不錯的職業天賦,但是多年來忙於政務早已經將其荒廢,否則若是成為一名擁有強大實力的職業者,或許能夠延續作為人類來講有些短暫的生命。

比如王國的唯一一位半聖「血殺之炎」,這位半聖已經活了二百多年,早已超出了人類這個種族的壽命極限。 昨天實在太累人了,所以玉蓮一直睡到太陽出來才醒。

醒來后,玉蓮發現就她一個人在空床板上,感嘆,「村裏人,起得就是早!」

玉蓮邊打呵欠,邊往外走。

心裏嘀咕,差不多十年沒過過農村生活。這下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適應。

唉!才睡醒,就得煩惱這吃的問題。

院子裏,顧玉豪和顧玉雪,坐在昨天割下來的野草上,玩扔石子。

聽到腳步聲,顧玉豪回頭看向放門口,見到玉蓮,起身走過去,「大姐。」

玉蓮對人一笑,問,「你們怎麼醒那麼早!」

顧玉豪說,「往常這個時候,我們在煮豬草。」

這一說,玉蓮想起來了。以前在顧家,他們幾個天沒亮,就得起來幫忙。

先是上山割豬草,回來還要切豬草、煮豬草,餵豬。吃完早飯後,還得洗一家人的衣服。

當然了,因為玉蓮和顧玉雪是傻子,這些大部分還是顧玉豪一個人做的。

很多時候,因為顧玉雪的搞亂,他們不能按時完成。罵是肯定的,最可惡的就是不給吃。

回憶到此為止,目前還是吃飯最重要。過去的,等得空了,再慢慢去討回來。

玉蓮對顧玉豪說,「二弟,你帶着三妹在山腳下走走。看有什麼野菜,都挖回來。」

在顧家的時候,顧玉豪除了要下地幹活,還得上山挖野菜。所以,玉蓮不擔心顧玉豪不認識野菜。

想到空了了的廚房,玉蓮嘆氣,「之後幾天,我們估計都要一日三餐都是吃野菜。」

以前在顧家吃飯,顧玉豪吃的都是菜多過飯。這會聽到玉蓮說每頓吃野菜,也沒什麼感覺,都習慣了。

只要餓不死,有得吃就行。挑食,哪是富裕人家才有資格挑的。

「大姐,我這就去。」顧玉豪進廚房,拿了一個黑漆漆的籃子,牽着顧玉雪就去挖野菜。

玉蓮往廚房走去,看着滿是蜘蛛網和灰塵的廚房,她嘆氣,「唉!今天,也是要幹活的一天,累人啊!」

把廚房的鍋碗盆什麼的,全都搬出來。玉蓮拿起銹跡斑斑的菜刀,往屋后的竹林走去。

房子的蜘蛛網,得拿竹子葉給掃下來,所以得去竹林看竹子。

砍了一根小的竹子,玉蓮扛着回來。她先把竹葉削下來,用在廚房角落找到的麻繩,再把竹葉全都綁在竹子一端上。

拿着自製的長掃把,玉蓮進房間去掃蜘蛛網和灰塵。

房子和廚房都掃乾淨了,玉蓮全身上下,也掛滿蜘蛛網。

二婆進到院子,見玉蓮這情況,問,「玉蓮,掃房子啊!」

捶眼看到地上的長竹葉掃把,二婆很是意外的。村裏人掃房子,都是用竹葉掃的,因為竹葉去晦氣。

可往常大家都是用竹枝葉,綁成掃把,掃屋頂的。像玉蓮這樣,把竹葉綁在竹竿上,還是第一次見。

正在埋頭處理身上蜘蛛網的玉蓮,聞聲抬頭,「二婆。」

二婆說,「玉蓮,早飯來二婆家吃。」

玉蓮想也不想就拒絕了,「不了,二婆。我二弟去挖野菜了,我們早飯吃野菜。」

想到昨天飯桌上的情形,還有早上小兒媳婦的嘀咕,二婆也不強求玉蓮過去吃。

她對玉蓮說,「凈吃野菜,這可是不挨餓的。二婆回家給你拿些大米過來,你煮野菜粥吃。」

玉蓮有些哭笑不得,怎的這位老鄰居這麼多熱情,和其他避而不見的鄰居,相差太大了。

經過昨天那一頓飯,玉蓮看出二婆家也不是那麼好。

她婉拒道,「二婆,不用了。正午我海叔會帶糧食過來的,我不缺糧食。」

二婆不為所動,堅持道,「你都說得正午了。先吃了這一頓飯,再說。」

說完,二婆也不給人反駁的機會,轉身回去拿大米。

見二婆轉身,玉蓮連連拒絕,「二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玉蓮望着二婆的背影嘆氣,「哎呀!這下子,水生嬸估計要恨死我了!」

不一會,二婆用一個小布包,裝了三斤大米過來。

這都拿過來了,玉蓮不好意思再拒絕。看外面,她就知道不少。這一接過布袋,感覺很有重量。

她驚訝的看着二婆,「二婆,這大米太多了!」

二婆搖頭,「不多。要沒了,一定要說。」

實際上,二婆覺得這大米還少了。只不過家裏現在有一些困難,給不了再多。

「這夠吃好幾天的。」玉蓮不是不食人間煙火,三斤米看着少。可要是煮成稀粥,省著吃,可是夠他們三姐弟吃五六天的。

等二婆走後,玉蓮把大米藏在廚房灶里,就抬着一鍋碗筷去十幾米遠的溪河洗。

來到河邊,玉蓮才發現,她沒有清洗的工具。於是,又回去拿。結果廚房每沒有,無奈,只能提着水桶去對門的二婆家借。

知道玉蓮來意的水華嬸,很是大方的給玉蓮半桶草木灰,還拿了兩個水瓜網。

她笑着多玉蓮說,「要是不夠,再來拿。家裏別的什麼沒有,可這些,有的是。」

玉蓮沒想到收穫這麼豐盛,「多謝水華嬸。」

清潔工具拿到了,玉蓮就往河邊走去。這會河邊,有幾個婦女在洗菜,洗衣服。

她們見到玉蓮來,都湊在一塊。邊看着玉蓮,邊低聲說着什麼。

玉蓮看到了,可沒心思理她們。她數了一下碗筷,發現沒少,也就安心的開始洗起來。

洗完碗筷回來,玉蓮準備燒一鍋熱水,把碗筷盆什麼的消毒。

結果發現,沒柴!

玉蓮嘆氣,「真是要啥,啥都沒啊!」

沒辦法,玉蓮解開竹葉的麻繩,拿了麻繩,背上背簍,去後面的竹林撿竹葉竹枝。

等玉蓮撿完柴火回來,顧玉豪也挖完野菜回到家裏。

「大姐。」見玉蓮背着背簍竹葉,還提着一捆竹枝,顧玉豪跑過去接過那捆竹枝。

放下背簍,玉蓮看向顧玉豪挖回來的野菜。很好,都是她認識,能吃的野菜。

這會早飯時間都過了,又忙活了那麼久,玉蓮都有些餓了。

有些抱歉的看向顧玉豪,玉蓮說,「等大姐把這碗筷煮一遍水,我們就可以煮野草粥吃了,很快的。」

顧玉豪問,「大姐,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

想到河邊那些八卦的婦女門,玉蓮果斷和顧玉豪說,「你來燒火煮碗筷,大姐拿野菜到河邊洗。」

「水要是滾了,你就把碗筷拿出來。洗一下鍋,放半斤米,四勺水下去煮。」

顧玉豪雖沒煮過粥,可看到過很多次,「我記住了,大姐。」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