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九月上次提到那些受害者,也沒有說得太細,不過看剛才那小男孩對比賽這麼關心,身份並不難猜。

「嗯,他叫小童,今年十七了。」

「什麼,十七?他看上去,挺小的。」

那小男孩即使坐在輪椅上,也看得出來個頭很小,加上長了一張娃娃臉,要是宋九月不說年齡,根本看不出來那麼大了。

「小童找到的時候,已經少了一個腎,另外一個,因為沒有處理及時,現在得了腎衰竭。」

宋九月說着,眼角泛紅,她這些年跟着老頭,見慣了生死,可是為人母,看到那些孩子,總歸心裏難受的厲害。

在見到他們的第一面,宋九月就發誓,一定要那那群禽獸不如的東西,都給揪出來祭天。

「我說過,你現在不是一個人,想做什麼,就去做。」

慕斯爵握住宋九月的手,眼神堅定。

宋九月低頭看着慕斯爵,默默地把他的大手,放在了冰袋上:「很好,那就好好按著自己冰敷,我要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莫里局長已經開始着手處理起雷特被殺后的事情了。

作為這次行動的負責人,約翰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他被革職是一定的,而雷特手底下的五大警長,莫里收服不了只能把他們踢出警局,雖然這樣一來警局人手更加不足,但至少警局很多事情都能快速通過而不用擔憂有人故意跟莫里作對。

所以莫里肯定會處理約翰,碼頭區是一定要的,這是家族的在供給那麼多年的要求。

八年了,從莫里家插手黑水鎮警局開始,他在雷特手底下等了八年。這其間等待收到的阻礙和苦楚不言而喻。

他上任的第一步就拉攏雷特的人手他第一個找到的並不是約翰,而是德里克,八年的時間足夠他認清楚德里克是什麼存在了。

德里克跟在雷特身邊幾乎包攬了所有雷特的隱秘行動。

但可惜在雷特葬禮過後德里克就消失不見,第二天他的辭職信就交到了自己的辦公桌上。

人都沒有找到那就算了,他下一步找到的是左恩,36歲的年紀正值男人黃金年齡,他還是警局最好神槍手,而且依舊莫里的判斷,左恩這種平日囂張跋扈的人應該很容易說到。

但可惜他失算了,他拒絕了莫里給他的所有條件,理由居然是自己另外有發展。

而約翰比較特殊,因為無論是在誰眼裏,他和本地富豪艾德溫有着很曖昧的關係。

據他調查約翰身邊的所有東西都和那個富豪有關,所以他要做的並不是收下約翰而是展開深度合作。

這次行動他有很大責任,居莫里推測他很大概率會答應自己,因為這無論對誰都有好處。

然而約翰的回答還是出乎他的意料。

這讓莫里十分惱怒,警局裏的探長都是雷特一手提拔上來的,但他並不覺得這些人會拒絕自己,畢竟雷特已經死了。

但結果讓他很意外。

不過也沒事,雖然自己最想要的人沒有一個願意留下的,但在剩餘的人當中差不多有一半願意留在警局裏邊。

一半在貝勒身邊,而貝勒在警局的話語權很大,但他並不抗拒自己的領導。

所以他要處理的人只有約翰,左恩,德里克三人,其實他想過把關在牢裏的梅森放出來。但可惜這個人根本沒幾乎操作,雷特不殺只是覺得不怎麼好處理。

但雷特犧牲后梅森是必死的。

想明白這一切莫里也就不在糾結。

他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對於約翰的處理,到底是把約翰公開革職還是私底下讓他開除給他六個面子,或者說給那個大富豪一個面子。居他了解那個富豪最近和市長議員們走得非常近。

甩了甩肥碩的腦袋,莫里不在糾結這個問題,而是糾結另外一個。

警局的人手問題,這倆個月警局幾乎喪失了一半以上的探員,加之離職的又超過了三分之一。

不是誰都能當探員的,而最好的探員選擇是聲名在外的賞金獵人。

他們經常追捕那些榜單上的強盜,經驗豐富,還有自己的信息渠道。

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們不服管束。

但這對於莫里來說不是問題。

於是在第二天一早莫里就開始約見那些在黑水鎮周邊的賞金獵人,如果問題不大那麼一些怪癖還是可以忍受的。

同時自己家族的護衛頭子也可以找一些進來。

雖然這個流程很慢短時間可能招募不到多少人,但足以應付警局的那些事情了。

另一邊。

在左恩的大別墅里,他正在整理一些資料,跟着他的手下一個也沒走。

這讓他感覺還不錯,他正在調查所有和自己這次任務有關的事情。

但一整天下來他一籌莫展。

但他相信只要自己調查下去總會找到線索的。

「唉~」他放下手中的資料伸了個懶腰。

另一邊。

卡爾斯因為受傷加上他的身體情況在警局很多人都知道他可能在這幾個月里就要退休了,但誰都沒想到在這幾個月里會出現那麼事情。

現在他一直休假在家,手上的傷至少要大半個月才能恢復完全,所以他很早就跟莫里說過自己要退休的事情。

莫里自然也知道卡爾斯的情況也很爽快的就同意了。

而身為這次事件的次要人物貝勒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招呼他去救援的是雷特,帶隊的也是雷特。他沒有任何指揮權和領導權,所以這次事情他的責任是忽略不計的。

他知道莫里最近很缺人手,而他手上有一大堆適合當探員的賞金獵人名單,他是唯一一個能短時間解決警局人手不足問題的人。

但他並不想插手莫里的事情,因為本來局裏最適合擔任局長這個位置的人肯定是他,可惜被莫里奪了過去,所以這段時間內,貝勒對於莫里處於一種眼不見心不煩的狀態。

做好自己的的事情就好,其餘的事情不要亂插手。

這是貝勒對於這段時間處理事情的標準。

所以他算是局裏唯一一個較為輕鬆的人。

而約翰第二天一早並沒有和往常一樣去碼頭上班,而是直接去了梅森探長的房子裏找阿黛爾。

因為從格雷爾哪裏約翰意識到梅森探長可能不是叛徒,而他可能只是無意間泄露了這個消息。

所以在行動那天約翰需要知道梅森探長都見了誰。

來到梅森探長這間小屋,約翰敲了敲門。

「梅森夫人。是我,你在嗎?」

但令約翰失望的是,裏面並沒有傳出任何聲音。

「那麼早她會去哪裏?」約翰疑惑的想着。

雖然不明白,但約翰還是打算等一會兒。

「小夥子,你在等那位夫人嗎?」

約翰朝着聲音望去,是個正在門口打掃垃圾的大媽,六十多歲的樣子。

「對的,找她有點事情詢問。阿姨,你知道她去哪裏了嗎?」

「那你就別等了,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回來了。這間房子已經好多天沒有人進出過了。」大媽跟約翰解釋道。

聽到這個消息約翰愣了一會兒,然後他回想起這件事情最初到現在。

然後直接起身一個大腳踹開了這間房子的門,然後就直接沖了進去。

隔壁大嬸一看約翰的架勢立刻嚇了一跳,然後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子裏。

進入房間后約翰發現屋子裏的傢具都還在,但一些相片之類的東西已經消失不見了,約翰去到卧室里的貴重物品早就消失不見了。

阿黛爾的衣物也不見了。

於是他去到火車站開始詢問阿黛爾的去向,售票員根據自己的外貌描述告訴約翰,前天的確有這麼一位夫人夠買了去往東部的車票,而且在交談中她似乎是要前往聯邦的最東部。

得知這個消息的約翰沉默了好久。

倆天時間,足夠一個人消失在寬闊的聯邦地域裏了。

而這一切又只是他個人猜測。

緊接着約翰去見了一個人。

來到梅森探長的牢房,他還是一樣,只是消瘦了不少。

四十多歲的年紀對於男人來說肯定不算老,所以他的精神狀態還不錯。

「局長昨天已經下葬了。」約翰語氣平淡的說到。

聽到這個消息他臉上的並沒有悲傷或者喜悅,而是一種平靜。

「嗯。」

「對你妻子有什麼要說的嗎?」約翰繼續問道。

但梅森探長沒有吭聲。

「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約翰看着梅森說到。

梅森並沒有說話而是看着約翰搖搖頭。

看着梅森一副沒興趣交談的摸樣約翰也就沒有繼續待下去。

如果猜測的不錯,梅森可能並不知道哪怕一點關於格雷爾的事情,真正知道他行蹤和計劃的人已經跑了。

而這一切又只是自己的猜測,找不到任何相關的證據。就算自己去告訴莫里,他也根本不信。而且他對於幫雷特保持和抓住格雷爾可能毫無興趣,他現在最想的是清理雷特留在警局裏對他沒什麼用的頑固派。

昨天葬禮上的那些場面話也就聽一樂。

猜到了某種答案的約翰十分沮喪的回到了莊園,時間已經接近下午五點多。

於是他單人單馬的來到了貴格灣他經常釣魚的地方,但他並沒有攜帶漁具。

在經常釣魚的地方沒有人,約翰來到那個熟悉的位置。

坐在了經常釣魚的地方,他看着湖面被傍晚的太陽照耀的金黃璀璨。

他看向了遠處的太陽,它正在散發着柔和的光,約翰半躺在地上,隨手拿了一根乾草放進嘴裏咀嚼,他會想起整個事情的經過。

他拿出了那一堆阿黛爾和科洛夫的信件,他看着這堆信。

「呵呵~」然後他自嘲的笑了倆聲,接着把這堆信拋向了湖面。

信件順着湖面流向了盜賊領的方向。

他雙手抱頭,看着蔚藍的天空,落日的餘輝照耀在他的臉上,他的臉上帶着自嘲和一絲懊悔。

但沒人知道這一刻他想得是什麼。「在這個人的道路,最終放置殺陣闖過即可成功登頂拜師,闖不過也勿要傷他,送到最底層即可。」

姜晨話音剛落,那水幕上。原本只有兩個畫面,現在卻變成了7個饒是姜晨再怎麼見多識廣,此刻也有些懵了。

「系統,系統!還有能量就出來吱一聲,這7個人……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二百八十五章不以作假 「師兄,你好像不久前才說過,我才剛剛開始修鍊,這時候談感情不是一個好主意,應該把心思多用在修鍊上。」

這才剛說過的話這麼快就忘了?

肖然卻只是聳聳肩,「風師兄當然不一樣,他家世好人品也不錯,和外頭那些不知根不知底的怎麼能一樣。

我說讓你先不要談戀愛,只是怕你遇人不淑,風師兄的人品大家都看在眼裡。

要是你倆真能在一起,他還可以指導你修鍊,對你之後的修鍊可是很有好處的。」

「肖然師兄,師妹平時真沒有看出來,原來你還是華國馳名雙標,失敬失敬。」喬安拱了拱手,一臉嚴肅。

「好說好說。」摸摸鼻子,肖然半點不尷尬的回禮。

就在這時,肖然手中的魔蠅探測儀突然閃礫起了紅光,還開始不斷發出警報聲。

這回魔蠅探測儀所顯示的位置,竟然是在一個廢棄的公園當中。

這是一個已經廢棄多年的小公園,裡面雜草叢生,許多流浪貓狗在裡面安家,草坪上全是動物的糞便還有各種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垃圾。

照理來說在這種地方不應該存在寄生者才對。

就算有人想躲起來不想去醫院被隔離,也不太可能跑到環境這麼差的地方來躲藏吧。

二人走進公園,剛走進去沒多久,就看到一群流浪貓狗十分驚恐的四處逃竄。

一個戴著口罩的女生踉踉蹌嗆的從草叢裡跑出來,整個人顯得十分慌亂。

在看到喬安和肖然的時候,還大聲叫喊著讓他們快跑。

「快走啊!快離開這裡!」女生名叫張小敏,是附近一家超市的營業員。

因為喜歡小動物,所以她經常會買一些便宜的臨期罐頭和狗糧貓糧到這個廢棄的小公園來投喂這裡的流浪貓狗。

這兩天她發現一隻名叫大黃的老狗有些不對勁兒,張小敏懷疑大黃生病了,便從藥房買了測肛溫的溫度計,為大黃測肛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