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手一直在發抖,因為她身上的肌膚每露出來一片,她的心就跟著顫幾顫,蘇洛青的身上沒有一塊好肉,全部都是各種各樣的傷口,甚至很多都是刑具留下的傷。

淚水早就模糊了蘇招娣的眼睛,她怕眼淚滴到阿姐的身上,便不停的那衣袖擦,可是卻控制不住自己不流淚。

身上那些傷口已經結痂了,可是留下的疤痕卻依舊是觸目驚心,蘇招娣不敢去想當時她的阿姐到底承受了怎樣的痛苦,到底用了多少刑具。

她滿眼心疼,還有無盡的殺意,傷害阿姐的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你們加註在我阿姐身上的痛苦,我會百倍,千倍的還給你們。

吃了蘇招娣的葯,在蘇招娣給她沐浴的時候,蘇洛青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緩緩的移動目光,看向蘇招娣,眼中是陌生跟死寂。

「你……是誰?」

她一直都沒什麼力氣,已經好些年說話便是如此了,好在舌頭跟眼睛保住了,讓她還能正常的看到東西,還能開口說話。

「阿姐,是我,我是洛璃,我是洛璃呀!」蘇招娣用力抱住蘇洛青,忍不住大哭起來。

蘇洛青的身子僵在那裡,她好像完全沒反應過來蘇招娣的話,又好像根本就沒聽到,半天都沒有反應。

「對不起阿姐,對不起,是洛璃不好,是我的錯,我害了你,害了整個安寧侯府,阿姐……」

蘇招娣的哭喊聲,終於喚回了蘇洛青的神志,她的眼珠子動了動,張著嘴巴卻依舊是說不出一句話。

「阿姐,你摸摸,我是洛璃,我來晚了,對不起,我來晚了。」

蘇洛青的手被蘇招娣抓著放在她的臉上,可是她完全沒有什麼感覺,手筋腳筋都斷了,她的手已經好幾年沒有知覺了,她感受不到蘇招娣的溫度。

不由苦笑,「果然……是我又在做夢。」

蘇招娣睜大眼睛,急切道,「阿姐,不是夢,這不是夢,是我,我是洛璃,我是你們的小璃兒啊呀。」。 看著白齊中有些踉蹌的背影,彭若若擔心的看著自家男人說:「他不會有事吧?」

彭建明目光幽深,握拳,他們一直以為平和的白家,內部鬥爭都已經到了這種殘酷的地步了嗎?那麼若若所在的帝京彭氏家族,三個孩子所在的司氏家族,豈不是更嚴重!

他的努力,還是不夠!

他還要更努力才行!

要不然的話,他恐怕無法保護眼前這人。

看著媳婦兒,他道:「那傢伙可是中校團長,這點小事扛不住,怎麼可能升的那快。」

彭若若滿臉同情的看著不遠處的白家人:「哦。」幸虧,她這具身體的原主不是在原生家族長大,否則的話,雖然富足,親人之間卻要勾心鬥角,活的就太累人了。

彭建明,這個心大的,看來還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好,帝京的事,家族的事,他還是再等一段時間告訴媳婦吧。

這小夫妻倆在自己面前眉來眼去,撒狗糧,她才不吃這套,果斷打斷他們的秀恩愛現場,寧大夫突然問道:「丫頭,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吧?你怎麼看出來白老身上有毒素?」

彭若若眨巴著眼晴,笑看著她說:「不是你教給我的嗎?」

寧大夫想說,我什麼時候教過你的,卻被她那燦爛的笑臉晃花了眼,頓時說不出話來。

若若推著彭建明讓他去聯繫修路的事,自己拉著寧大夫在旁邊嘀嘀咕咕。

寧大夫古怪的看著彭若若說:「你只是準備讓我這師傅背個名,並不跟我學醫,以後你功成名就,我就能揀個現成的名師出高徒。」

彭若若猛點頭說:「就是這樣,現在要和你學醫術,我哪裡有功夫?」

寧大夫到現在還不相信,她會治病,這丫頭剛才說的話,讓她怎麼想,都覺得是挖了個坑給她跳。

別說給那些大佬們把傷都治好了,這是她交的徒弟厲害,萬一,治不好的話,……不行不行,寧大夫把腦袋搖的跟波浪鼓一樣。

彭若若瞪著她,平時看著是挺活泛的人啊,怎麼現在這麼死板?緊皺著眉頭,她問:「你到底要怎樣才能夠答應我?反正,我現在是沒時間跟你學醫。」她無辜的攤著手,乾脆耍起了無賴。

寧大夫的臉,黑的彷彿要下雨的天,想了好半天,她才極不情願的開口說道:「你給別人做治療的時候,我要在旁邊,這樣行吧?要不然的話我不答應你在外面,背著是我徒弟的名。」

好吧,她也知道,是個人都會愛惜自己的名聲,更何況,是像寧大夫這樣,出身頂級世家的人,想看著她給人治療,是怕她把人治壞了吧,可是,她那有什麼醫術,她所依靠的只有系統而已,當著寧大夫的面,給人治療,豈不是要暴露她的秘密。

想到這些,她心裡忍不住猶豫不決。

腦海中系統聲又響了起來【答應她,沒事,有我呢,讓她看】

寧大夫瞪著彭若若,這丫頭的秘密倒是多,她又不會出賣她,反正如果不答應她的條件,她就不答應彭若若背著是她徒弟的身份。

過了一會兒,彭若若才道:「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寧大夫道:「你說。」

彭若若:「我治療的時候,無論你看見什麼,都不能告訴任何人,這個條件你要是不答應,那就當我之前什麼都沒說。」

寧大夫:「行。」

彭若若低聲笑著伸出手說:「那,咱們合作愉快。」

寧大夫挑眉:「合作愉快。」

。 從前的蘇慕音,高傲孤獨,

從記事起,就記得林盛澤時常追在她身後,一晃十多年過去了,她卻還是無法說服自己讓他走進她的世界。

炎世陽卻輕易做到了。

這短短几個月的相處中,已經習慣了在他的臂彎里醒來,習慣了他的靠近,習慣了他突然闖進了她平淡乏味的生活。

是她,從見到這個人的那一刻,就想把他拉近自己的世界里。

生平第一次做過最大膽的事情。

大概就是為了讓他能留下她,而主動吻了他吧。

明明只是個陌生人,卻對這個人的出現毫不覺得意外,甚至充滿了期待。

像清晨溫和的光,透過窗帘的縫隙鑽進屋內,身旁的人毫無防備的沉睡,耳邊是他均勻的呼吸聲,他的樣子比記憶中多了幾分成熟,此刻他安睡的樣子,純粹的像個還沒長大的孩子。

不得不承認,雖然這男人陰晴不定的個性令人難以捉摸,但相貌出眾又十分耐看。

再加上林家三老爺的身份,這樣的他,身邊應該也從不缺女人吧,先是沈清清,后又來個夏薇。

只是這男人的脾氣古怪,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上一秒他能對你和顏悅色,下一秒或許就會變得冷漠殘忍。

好像隨時都會再一次無情的轉身離去……

所以才會想要更深的記住他的樣子,直到面前的人睫毛微微動了動,蘇慕音才匆忙的閉上眼,假裝自己還沒有睡醒。

炎世陽如同往常一樣早醒,睜開眼,發現身旁人有些錯亂的呼吸,眯了眯眼,無聲了笑了笑。

感覺到炎世陽緩緩抽出被她枕住的手,蘇慕音假裝毫無知覺,卻不自覺的皺起了眉,炎世陽輕輕咳嗽了兩聲,但沒有打算拆穿她的意思,獨自起身下床走進了浴室。

蘇慕音這才長舒了口氣。

也不知道怎麼了,她竟然還故意裝睡,這下倒好,她起來也不是,不起來也不是……

就這麼一動不動的躺著,簡直是一種折磨。

還好炎世陽的動作還算快,洗漱整理好之後就離開了房間,聽到他離開的動力,蘇慕音終於放鬆了全身緊繃的神經,感覺就像剛下了戰場一樣。

在床上又放鬆的躺了一會,蘇慕音才慢吞吞的起床洗漱,直到炎世陽出門后才下樓。

今天家裡倒是難得的清凈,客廳里除了打掃的傭人,就只有和平時一樣待在沙發補眠的夏星,蘇慕音本想簡單的吃過早飯後,就和平時一樣待在書房看書,卻被突然到來的趙倩怡給擾亂了計劃。

得到蘇慕音的允許,傭人將趙倩怡領到客廳,趙倩怡一來,原本難得安靜的氣氛,瞬間就被打破。

一進客廳,見到蘇慕音才剛吃過早飯,肩膀上還綁著繃帶的趙倩怡就開始大聲嚷嚷:「喲,蘇慕音,我說最近怎麼沒碰見你晨練,這個點才吃飯,你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吧?」

「這跟形象有關係嗎?」蘇慕音一臉莫名其妙的問道。

畢竟她也算是愛美的人,雖然不喜歡與人攀比,但還是多少會在意自己的外表。

也許是因為受傷的緣故,雖然依舊是個神采奕奕的大嗓門,但畢竟還帶著傷,趙倩怡走路的樣子明顯有些吃力:「你覺得沒關係?我看你最近都胖一圈了。」

蘇慕音上前扶了她一把,順便低頭打量了一遍自己,才呵呵笑著問道:「很明顯嗎?」

她最近吃了睡睡了吃,不胖才奇怪……

總不能告訴趙倩怡,她現在是個孕婦吧?

就趙倩怡這口無遮攔藏不住話的個性,她怕她今天說完,明天全世界都得知道!

趙倩怡在蘇慕音的攙扶下,坐到夏星對面的沙發,嘴裡還嘮叨著:「當然很明顯,你不想想你原來才多瘦,現在都快跟我差不多了!」

「那不是挺好的?」蘇慕音走到她身旁坐下,一臉淡定。

趙倩怡的身材,絕對是標準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雖然兩人都是高個子的美女,但要說身材,偏瘦弱的蘇慕音,還真和能吃又愛運動的趙倩怡沒法比。

所以跟她身材差不多,蘇慕音可一點也不覺得吃虧。

趙倩怡見她不以為然的樣子,露出了誇張的表情,開玩笑的威脅道:「小心你再胖下去,你家那位大帥哥早晚把你掃地出門……」

提到上次匆匆見過一眼的炎世陽,趙倩怡不禁又嘖了兩幾聲,當年在照片里見到時,還以為不過是個流里流氣的混混,搞不好還是個靠長相吃軟飯的小白臉。

見到真人才知道,那男人能讓蘇慕音樣這波瀾不驚的人愛的死去活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只是那男人的氣場太強,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陰森森的,屬實有些嚇人……

還是林盛澤比較溫柔,不驕不躁,從不虛偽做作,就像是一股溫熱的暖流,令人覺得安心舒適。

可惜他就這麼心灰意冷的走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她又該高興他終於徹底放棄了蘇慕音,還是該難過她至始至終,連和他搭話的勇氣都沒有?

「怎麼?難道趙小姐又對我現在的未婚夫感興趣?」見到趙倩怡玩笑開了一半,突然變得情緒低落,蘇慕音也笑著調侃了一句。

「我才沒有!」趙倩怡連忙擺手否認,嫌棄道:「我可不想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男人一看就不好惹,也就只能養養眼,她才不會想不開找虐。

蘇慕音見她這般抗拒的樣子,捂著嘴哈哈一笑:「沒想到你也有敏銳的時候。」

「那當然。」趙倩怡嘿嘿笑著,伸出沒受傷的手一把摟住蘇慕音,一臉八卦的問道:「不過你是從哪弄來的未婚夫?你不是要嫁給林家的老頭子嗎?」

「你難道不知道?你嘴裡的林家老頭子就是炎世陽?」

「不是吧?!蘇慕音你在逗我呢??」

「我可沒那個閒情逸緻。」蘇慕音無辜的一攤手:「反正事實就是這樣,你愛信不信。」

「我信!」趙倩怡猛的一點頭。

這時候沙發里躺著的夏星突然睜眼,沒好氣的抱怨了一句:「吵死了。」

「呃……」 時運看著那些評論,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不過,網友都知道他沒有更微博的事情,為什麼周零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他離開劇組好幾天了,她就一點都不好奇,他去哪了么?

時運退出微博,給小陳發了一條消息,然後把手機放回兜里,沿著橋慢慢走下來。

——

深灰色的窗帘上,有一抹強烈的陽光被遮擋在外。

房間的大床里,瀟瀟平躺在大床上,雙手抓著被子,只露出一雙含著笑意的雙眸。

她一夜好眠,直接睡到了中午。

醒來想到的第一反應,那便是抓著被子傻笑。

這是她第一次留宿在孫續家裡,睡著他的床,枕頭上還有他存留的味道。

RE下個月有巡演,這幾天在忙著給新歌編舞,每天都練到很晚。

她和孫續才剛確認關係,想多一點二人的相處時間都沒有。

目前她和孫續還沒有向大家公開在一起的消息,瀟瀟想等過段時間忙完工作之後,找個合適的時間請姐妹們吃頓飯,順便公布她談戀愛的消息。

昨晚瀟瀟從訓練室出來,然後孫續就送她回去休息。

瀟瀟到了家樓下才跟孫續說鑰匙落在公司里了。

本來孫續室打算回公司一趟替她把鑰匙找回來,可瀟瀟卻說自己累了不想瞎折騰,於是她就向孫續提了一個很小的建議。

「續哥,要不我去你那住一宿怎麼樣?」

當時孫續聽到她這麼說的時候,人都傻眼了。

他直接拒絕,說不太合適。

為了上班方便一些,他在外面的單間公寓里住著,實在沒有多餘的床位騰出來給瀟瀟睡。

孫續拒絕後,又提了一嘴:「要不我送你到附近的酒店住一宿吧?」

瀟瀟倒也沒有生氣,「好啊。可是我沒有把身份證帶身上,到時候還得麻煩續哥幫我開個房。」

「這個沒問題。」

「還有啊,我是公眾人物,如果被拍到的話這個算誰的?」

瀟瀟前面說的都是廢話,最後一句才是重點。

孫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