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膽子什麼時候變小了,以前也沒見你被嚇到過。誰讓你地上鋪地毯的,走路沒聲音你怪我啊。」

「得,我不和你吵。我和老古這不是在等你到了一起吃飯嗎,隨便商量點俱樂部的事情。」

既然說到俱樂部了,李方便問道:「對了,我正好想問,俱樂部這段時間怎麼樣?」

「你這大忙人還知道過問俱樂部的事情啊,還以為你的心思都在杭城的那幾家公司呢。」

「行了,別貧了,說說俱樂部的情況吧,既然你們三個已經商量著準備正式開業了,應該是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了吧!」

。。。。。。

。 周子瑜笑著對她點點頭,「我男朋友李哲,也是我大學同學。」

然後,她又對李哲介紹說:「這是蕭媛,我的好朋友。」

「帥哥,你好!」蕭媛主動笑著和李哲打了個招呼。

「小魚,可是我們學校最漂亮的美女,喜歡她的男生不知有多人,沒想到卻被你追到手了。」

李哲也笑著回應說:「美女,你好!」

「我也覺得能遇到子瑜,是我最大的幸運。」

聽到李哲這麼說,周逸陽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而他身邊的女生,冷笑著哼了一聲,似乎有些不屑。

她這一聲冷哼,包廂里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場面一時就有些僵。

一個皮膚微黑,戴眼鏡的高個男生,站出來緩和氣氛,笑著和李哲打招呼說:「你好,我是何磊。」

周子瑜介紹說:「這是我們班長。」

李哲聽了,也笑著對何磊點點頭,

之後,周子瑜又給李哲把在場的同學都介紹了一遍。

介紹完了,兩人也就入座了。

好巧不巧,李哲和周子瑜就坐在了周逸陽和他身邊的那個,叫程琳的女生的對面。

等了一會兒,又來了兩個人,人就到期了,何磊拿起菜單來,讓大家點菜。

「我們這頓飯是逸陽請客。」他笑著說。

大家輪番各點了一兩個菜,點完菜后,開始閑聊。

李哲和在場的人誰都不認識,就靜靜的坐著,看著周子瑜和相熟的同學敘舊。

一群人中,何磊表現的最活躍,調動著氣氛,不過最受追捧的卻是周逸陽和程琳兩人。

當然,主動和周子瑜說話的人也不少,只能說美女在哪都受歡迎。

「小琳,你終於和周大校草在一起了,高中時我們大家就都看好你倆。」一個女生笑著對程琳說。

只是她這話說完,不少人都下意識看向周子瑜。

因為在高中時,看好周子瑜和周逸陽的人更多。

程琳聽了女生的話,頗為自得的笑了笑,伸手拉住了周逸陽的胳膊,「我和逸陽從小一起長大,感情不是別人能比的。再說,我小學的時候,就把初吻給了他,他不負責任也不行。」

她一邊說著,有些挑釁的看了周子瑜一眼。

周子瑜卻好像沒看到一樣,和李哲輕聲說這話。

她很顧及李哲的感受,怕他感到無聊,時不時會和他聊幾句。

在場的男生女生,聽到程琳自曝,小學就和周逸陽初吻了,都是都開始起鬨。

周逸陽的表情有點尷尬和不自然,解釋說:「你們別聽程琳瞎說,那是我們都還小,就是鬧著玩時,碰了一下嘴。」

說著,他下意識的看了周子瑜一眼。

程琳注意到周逸陽的目光,不禁很是不滿,使勁拽了一下周逸陽的胳膊,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周子瑜看了周逸陽和程琳兩人一眼。

對於兩人走到一起,她並不意外。

程琳家世很好,父母都是公務員,有實權的那種,她父親還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領導。

因此,周逸陽的母親,一直都很喜歡成程琳,有意促成兩人。

而周逸陽又是一個性格軟弱,沒有主見的人,在強勢的母親面前,什麼事都做不了主。

聊了一會兒,服務員就開始上菜了。

何磊、蕭媛提議,大家難得聚一聚,就一起喝點啤酒,女生酒量不行,就少喝一點。

在場人一聽,都紛紛表示贊同。

周逸陽卻開口說:「你們喝吧,我就不喝了,一會兒還要開車。」

有人問:「逸陽,你是開車來的?」

沒等周逸陽說話,程琳搶先說:「逸陽他爸給他買了一輛寶馬3系。」

聞言,不少人都露出了羨慕的目光。

這年代,豪車還沒那麼多,年輕人開一輛寶馬3系就很拉風了,足夠吸引妹子的眼球。

接著,又有一個男生說,也是開車來的,不喝酒了。

「剩下的人,都能喝酒了吧?」何磊問。

這時,蕭媛看了周子瑜一眼,笑著問:「小魚,你也是開車來的吧?」

聽她這麼說,在場不少人都露出意外之色。

班上很多人都知道,周子瑜的家境並不好。

有女生好奇問:「子瑜,你買車了?」

還沒等周子瑜回答,蕭媛就笑著說:「是人家男朋友送的。」

說完,她看了李哲一眼。

在場的人一聽,就更意外了,紛紛把目光投向李哲。

對於眾人的目光,李哲渾不在意。

他今天過來,主要就是幫周子瑜凡爾賽一下。

讓周子瑜以前的那些同學知道,她找了一個特別好的男朋友。

這個渣男……不對,是李哲越來越自我感覺良好,臉皮厚了。

裝逼、顯擺這種事雖然很俗氣,但卻是人之常情。

就像那句話說的,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李哲正想著怎麼不著痕迹的幫著小情人裝一下,這個蕭媛就送助攻來了。

程琳看了一眼,淺笑著不說話的周子瑜,心裡說不出的嫉妒、嫌惡。

這個周子瑜當初就和她搶周逸陽,現在同學聚會,她又來搶她的風頭。

而最讓程琳難以接受的是,周逸陽明明已經和她在一起了,心裡卻還惦記著那個周子瑜。

他也不想想,那個周子瑜她媽,就是洗腳房的不正經女人,她又能是什麼好貨色?

「現在車也便宜了,很多國產車,幾萬塊錢就能買一輛。」程琳這句話是看著周子瑜和李哲說的。

她這話一說出來,不少人臉色都有些異樣。

高中那會兒,因為周逸陽的關係,程琳和周子瑜的關係很惡劣。

但沒想都畢業一年了,程琳和周逸陽在一起了,周子瑜也找到男朋友了,程琳對周子瑜卻還是那麼敵視。

有女生問:「子瑜,你男朋友給你買的是什麼車啊?」

周子瑜看了女生一眼,笑了笑說:「就是代步用的車子。」

「可不是普通代步車。」蕭媛笑著接過話來說。

「人家男朋友給買的是沃爾沃,不比周大校草的那輛寶馬差了。」

不比她男朋友的寶馬差?

程琳話剛說完,就被打臉,臉色不禁變得更難看了。

何磊笑著緩和氛圍說:「大家別光顧著說話,都吃菜,我們邊吃邊聊。」

接下來,桌上氣氛融洽了不少,大家喝酒、吃菜,互相聊著天。

周子瑜成了同學們追問的重點,幾個女生你一言,我一語,詢問著她和李哲相識的經過。

李哲這邊,何磊也主動和他聊了起來。

「我們喝一杯?」何磊拿起了酒杯。

「好。」李哲拿起酒杯和對方碰了一下。

放下酒杯,何磊笑著說:「兄弟,你可以啊!高中那會兒,追子瑜的男生不知有多少,她可誰都沒答應。」

李哲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子瑜看上我哪一點了?」

他凡爾賽了一句。

看上你哪一點了?

因為你有錢唄!

何磊也暗戀過周子瑜,但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周子瑜這樣的女生,不是他配的上的。

論家境,論長相周逸陽都比他強太多了。

可周子瑜連周逸陽都沒看上,更別說他了。

還是一個學生,就能送女生三四十萬的車,在何磊看來李哲肯定也是一個,比周逸陽只強不差的富二代。

這讓他心裡不禁有些嫉妒,家裡有錢是真好!

兩人聊了幾句后,何磊裝作不經意地問:「李哲,你家裡是做什麼的?」

「我家就是普通家庭,甚至還要差一點。」李哲平淡的說。

何磊一聽就不信,普通家庭有錢給女朋友買那麼好的車?

蕭媛在一旁笑著插話說:「人家李哲可是創一代,我們還在朝家裡要錢呢,人家已經開公司賺錢了,還用賺到的錢,給你朋友買車。」

蕭媛這話雖然是無心之言,只是落到程琳耳朵里,卻感覺對方是在諷刺她和周逸陽。

畢竟,她剛炫耀說,周逸陽那輛寶馬3系,是他爸給買的。

何磊聽了蕭媛的話愣了一下,心裡很驚訝,「李哲,你上著學就創業開公司了?」

「就是一家小公司。」李哲謙虛說。

「那你的公司是做什麼的?」

「做遊戲,網頁遊戲。」

何磊一聽,不禁有些瞭然。

巧了,他大學就是計算機專業,學編程的,對遊戲行業真了解一點,知道就算是新成立的小公司,只要運氣好,能做一款小火的遊戲來,還真可以賺上一筆。

只是他沒想到,周子瑜沒看上周逸陽這樣長相帥氣,家境更優越的富二代,反而看上了,李哲這樣剛創業的學生,小老闆。

何磊還想再問問李哲的公司開發的是什麼遊戲,蕭媛這時又插話說:「李哲,我聽小魚說,你還在網上寫書?你寫的什麼書?」

「就是打打殺殺的玄幻。」李哲說。

一聽是玄幻,蕭媛頓時就不太感興趣了。

「能說一下書名嗎?」一個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個頭不高,有點瘦弱的男生突然插話問。

李哲看了男生一眼,「沒什麼不能說的,叫《武道無涯》。」

《武道無涯》?

男生一聽,明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有些激動又不敢相信的說:「你是子木大神?」

「怎麼,你看過我的書?」李哲問。

「看過,我特別喜歡《武道無涯》,寫的太爽了!」

說完,男生又有些不太確信的問了一句,「你真是子木大神。」

李哲笑了笑,說:「一個作者而已,不值得冒充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