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她吻了好一會兒,她也沒有說停,我自然不敢停了,因為我不知道金蠶蠱是不是已經回到她嘴裡了?所以只能繼續這樣和她接吻。 葉秋看著雷虎,眼神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說吧,你想怎麼死?」

從雷虎打錢靜蘭耳光的那一刻,葉秋就已經動了殺心。

雷虎心裡有些畏懼葉秋,不過嘴上卻很強硬,陰沉的說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葉秋道:「動我母親,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你想殺我?」雷虎忽然笑了,「難道你不知道,殺人是犯法的嗎?」

啪!

葉秋鬼魅般的出現在雷虎面前,一巴掌抽在雷虎臉上。

雷虎臉色獃滯,一時間有些難以置信,自己居然被打了,而且還是被一個毫無背景的小護工給打了!

這簡直就是……

奇恥大辱!

怒!暴怒!

雷虎只覺得胸腔里有一股怒火在燃燒,他恨不得將葉鞦韆刀萬剮。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雷虎吼道。

「你是誰我根本沒興趣知道,我再問你一遍,你想怎麼死?」葉秋的眼神更冷了。

「想讓我死,那我就先弄死你。」雷虎話音落下的時候,突然從后腰上摸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猛地撲向葉秋。

不得不說,雷虎的動作很快,眨眼就撲到了葉秋的面前,同時手中的匕首刺向葉秋的胸口。

葉秋站在原地沒動,一拳轟出。

「砰!」

拳頭砸在匕首上,只聽「當」的一聲,匕首斷裂,而葉秋的拳頭卻沒有出現絲毫損傷。

這……

雷虎大驚,直到此刻他才立刻意識到,自己低估了葉秋,葉秋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

拳頭擊碎匕首這種手段,多年前,雷虎曾親眼目睹一位虎榜高手使用過,當時也是匕首碎裂,虎榜高手的拳頭安然無恙。

難道,這小子是位虎榜高手?

可也太年輕了吧!

雷虎想到這裡,轉身就逃,想要暫避鋒芒,然而,葉秋根本不給他機會,上前一步,一拳砸在雷虎的肩膀上。

咔嚓!

肩胛骨碎裂。

「啊……」

雷虎凄厲的慘叫,在這種安靜的爛尾樓裡面,慘叫聲顯得十分刺耳,讓人毛骨悚然。

可,這僅僅只是開始。

葉秋順勢抓住雷虎的右手臂,用力一折,「咔嚓」一聲,右臂骨折。

砰!

葉秋跟著一腳,踢在雷虎的膝蓋上,雷虎「撲通」跪在了地上。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雷虎滿臉驚恐的向葉秋求饒。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呢。」葉秋一把卡住了雷虎的脖子。

生死一瞬間。

雷虎大聲道:「你敢殺我,龍王不會放過你的。」

葉秋眉頭皺了皺,問雷虎:「你認識龍王?」

「我認識龍王,龍王是我老大。」雷虎急忙說道:「小兄弟,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對,求求你放我一馬,我一定向你和你母親賠罪,求你了。」

葉秋眉頭皺的更緊了,這傢伙居然是龍王的手下,事情有些難辦了。

如果殺了,那是不給龍王面子,如果不殺,葉秋又怕後患無窮。

上次打郭少聰的時候,林精緻就說葉秋下手不夠狠,並提醒葉秋說閻王好惹小鬼難纏,要葉秋提防郭少聰報復。

葉秋當時沒放在心上,沒想到,郭少聰動手會這麼快,為了殺自己,不僅叫了道上的人,還綁架了母親。

葉秋扭頭看了一眼錢靜蘭,錢靜蘭哭著說道:「秋兒,答應我,不要殺人,不要做違法犯罪的事情好嗎?」

「好。」葉秋鬆開了手。

雷虎如同一攤軟泥,倒在了地上。

葉秋幫錢靜蘭解開手上和腳上的繩子,又幫錢靜蘭整理了一下頭髮,自責的說道:「媽,都是我不好,是我連累您了。」

「我沒事。」錢靜蘭在葉秋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兩秒之後,趙雲出現了。

趙雲一身黑衣,面容冷酷,他的身後,跟著四個身材魁梧的男人。

看到葉秋和錢靜蘭都沒事,趙雲鬆了一口氣。

緊跟著,掃了全場一眼。

看到地上暈死著十幾個人,趙雲臉上出現了震驚,正準備說話,雷虎撲了過來,跪在趙雲面前,慘兮兮的說道:「趙先生,救命啊!」

「怎麼回事?」趙雲問。

「是他!」雷虎指著葉秋,對趙雲說道:「這小子把弟兄們都打暈了,還要殺我。趙先生,您一定要救我啊!」

趙雲根本不信,說道:「就葉秋那小身板,能打暈你們那麼多人?」

「就是他乾的,我親眼所見,我的手臂也被他打骨折了。」雷虎道:「趙先生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問郭少。」

趙雲看了郭少聰一眼,後者臉色慘白,雷虎不知道實情,可郭少聰知道,趙雲和葉秋早就認識,而且關係似乎不錯。

「難道天要亡我?」郭少聰驚恐至極,身子微微顫抖。

雷虎沒注意到這個細節,還在對趙雲說:「趙先生,您一定要救我……」

「砰!」

趙雲一腳踹倒雷虎。

「趙先生,您這是?」雷虎有些疑惑,好端端的趙先生為什麼要踹倒自己?

趙雲寒聲道:「葉秋是我的兄弟,你居然敢動他,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什麼,葉秋居然是趙先生的兄弟,這怎麼可能呢?

他不是毫無背景的私生子嗎?

雷虎腦子裡嗡嗡響,一片空白。

「趙哥,幫我看住他們,我去去就來。」葉秋向趙雲打了聲招呼,然後扶著錢靜蘭出去了。

三分鐘后,葉秋獨自一人回來了。

「老弟,你打算怎麼處理這兩個傢伙?」趙雲問道。

葉秋指著雷虎,說:「我先準備動手,可他說他是龍王的手下,所以我沒殺他。他真是龍王的手下嗎?」

「好久之前他就不是龍王的手下了。」趙雲解釋說:「雷虎觸犯幫規,屢教不改,兩年前,光天化日之下猥褻女子,而且還拍了照片,最後那女子不堪受辱,跳樓自盡。因為此事,被龍王逐出幫內。」

「原來是個人渣啊,那我殺了他,龍王不會有意見吧?」葉秋說。

「不會有意見。」趙雲再問:「老弟,你準備怎麼處理他們?」

「活埋!」

。老婆體檢又回了趟娘家,實在是忙不過來,抱歉!

《大秦:開局錯把秦始皇當爹》請假一哈 原本衛易回來之前,還在發愁如何對待和宋家的問題。

經過這幾個月狩妖之後,衛易眼界也有了很大的增長,看問題也比之前深了很多。他很清楚,像雲槐嶺宋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如果正面與之衝突,絕對不是什麼明智的行為。

過去他以為,如果自己進階化靈期,就有資格在宋家面前平等對話。但經過之前靈源之地一場廝殺后,他才知道,是他想的太天真了。

化靈期修者,以前他做苦力的時候,那絕對會視作高不可攀的大人物。可如今,小隊里不說正在閉關的趙陽,老池也早就是化靈期修士了。但對上那名麥芒宗內門弟子的李茂,一樣沒什麼用。

他們這種背後沒什麼靠山的化靈期,還是無法讓那些出身大勢力的化靈期平等相待。

一個李茂,便已經讓小隊幾人需要血戰一場,後面還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的麻煩。相比之下,宋家這些年在蒼靈府的威勢,甚至還要高出麥芒宗一頭。而之前那名出身宋家嫡系子弟的宋先吉,身份其實還要高於李茂的。

以衛易如今的實力,如果只是正面招惹宋先吉一個人,那還有的打。可若是招惹整個宋家,那還真是遠遠不夠看。

他之前甚至想過,如果宋家要對自己痛下殺手,自己該如何應對。

不過,眼下少女這一份通信玉簡,卻是讓他稍稍放寬心了一些。至少,按照少女的意思,宋家的老輩人物,是不會對自己做什麼了。

但從少女的玉簡當中,衛易也看的出來一些隱藏的深意。老輩人物不會對他做什麼,可不代表年輕一代同樣不會做什麼啊?

「周良,周濟,你們兩個準備一下,回頭去收拾收拾小店。如果沒什麼問題,從後天開始,繼續營業吧。」

衛易淡淡開口,卻讓身旁兩人,面面相覷起來。

……

蒼靈城,臨近歲末,仍是不覺如何寒冷。

衛易一個人回到小店,看著空落落的百寶架,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前輩,好像……哪怕我躋身化靈期,仍是不能解決什麼問題啊?」

衛易猛地用拳頭砸在桌面上,木桌轟然碎裂,木屑四濺。

「就算我進階化靈期,在這個宋家眼裡,還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衛易一聲苦笑,「之前我還以為,如果我躋身化靈期,就有資格去跟他們平等對話了,如今看來,倒是我太單純了。」

「若是想正面面對宋家,恐怕至少需要我達到化靈後期,才有資格讓他們真正重視,然後平等對待吧?」

衛易輕輕低頭,心中百感交集。

化靈期不同於鍊氣期,按照素之前說過的,化靈期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抵得上整個鍊氣期的全部修行。衛易自忖修行天賦實在一般的很,最近之所以能夠迅速提升修為,也多半是因為素的關係。可化靈期,哪怕有素的幫助,衛易估計至少自己最少也需要二十年,才能順利躋身化靈後期。

這是素的原話。而且衛易也知道,這也已經是極為恐怖的速度了。二十年,從鍊氣期八重天修行到化靈後期,如果不是素親口承諾,恐怕衛易都要覺得是天方夜譚。

但二十年,對於他來說,仍是太長了。

「你著什麼急啊?」

識海當中,素的聲音,仍是不急不緩。

「老娘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只要你躋身化靈期,這辦法就有的想。這話你難道忘了?還是說,你覺得老娘我是在騙你?」

說到這裡,素彷彿有了一絲不悅之色,但是卻讓衛易眼前頓時一亮。

「難道……前輩有辦法,能夠讓我在短時間內,擁有化靈後期的實力?」

「你覺得呢?要是老娘有這個本事,不早拿出來用了?」

素的回答,打破了衛易的幻想。

「不過老娘之前說的,當然也不是騙你。」素話鋒一轉,繼續道:「這其實是你的一個思維誤區。進階化靈後期,當然有資格讓這個宋家平等對待。但想讓這個宋家足夠重視你,獲得足夠的話語權,卻並不一定非要等到躋身化靈後期才行。」

「老娘問你,之前那個名叫李茂的蠢貨,除了化靈期的修為以外,最讓你們忌憚的是什麼?」

最忌憚的是什麼?

順著素的思路,衛易開始思考下去。之前和李茂一戰,是衛易經過的最為兇險的一次戰鬥。如果不是這名麥芒宗內門弟子大意,被老池成功偷襲,而且自己身上又恰巧有那張殛雷符,再加上素的幫助。當時的情況,怎麼看都是小隊幾人應該敗亡才對。

但其自身實力,卻還並不是最讓山陽小隊忌憚的。如果真的只是忌憚李茂的實力,那如今李茂已死,山陽小隊的幾人,完全可以高枕無憂了。

事實上,最讓幾人覺得棘手的,不是李茂的實力,而是李茂的出身背景。

出身蒼靈府三大宗門之一,且身為麥芒宗的內門弟子,這樣的身份,才是最讓山陽小隊幾人覺得忌憚的。

「最忌憚的,應該是他的背景吧?」

「對啊!這種出身大勢力的傢伙,就這點最討厭。打了小的惹出老的,打了老的惹出更老的,實在煩人的很。」

「但老娘問你,如果你這次惹上的,不是這個麥芒宗的弟子,而是那幾個聖地宗門的弟子。那你怎麼辦?要想讓對方平等相視,難道要等到成為仙人,才能和對方理論?」

「這種事情,你覺得可能嗎?」

衛易撓了撓頭,他之前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惹上某個聖地宗門的弟子?他自認為自己好像還沒那麼大的本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