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是什麼樣的情況?

情不自禁的,她就升起了濃濃的好奇,想要一探究竟的衝動。

理智的控制住,一股更加強烈兇猛的不信、不服,又出現了。

那個女子足夠出色嗎?

憑什麼李道強認為她能做到?

抿了抿唇,半是撒嬌、半是不屑道:「大當家您就這麼確定?

出色的女子、可是很多變的,也許您也看走眼了呢?」

她沒有反駁關於自己的那個問題,因為再反駁也無用。

她自己都不相信,李道強更不會相信。

至於強調出色的女子,這是肯定的。

如果這個女子本身不夠出色,那再怎麼樣,也不會被她放在眼裡。

出色、才是一切的根本。

這是整個世界的規則。

「呵。」李道強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但其中的自信,卻是盡顯無疑。

頓時,讓綰綰越加不服,隱隱間、還有些煩躁。

看著前方的星眸中,閃過一抹厲色和冷意,嬌笑道:「那綰綰可是要好好看看了,什麼樣的女子、能夠讓大當家您這般看重?

大當家、綰綰要是發現了什麼不好的地方,您可別怪人家哦。」

絲絲的鬥志、堅定浮現,充斥著認真。

「你要是能發現,本寨主就再也不打你的注意。」李道強微笑道。

「一言為定。」綰綰眼睛一亮,本能的就答應下來。

「一言為定。」李道強略一頷首。

綰綰笑了,笑的很有自信。

一抹隱隱約約的複雜也被拋之腦後,心裡全是昂揚的鬥志。

天下間能跟她比肩的女子,又有幾人?

就算是有,她也不信,嫁給李道強后、能為他去死。

只要發現了破綻,能夠證明那女子做不到。

就能狠狠打李強盜的臉。

讓他天天『玩』我,哼。

驕傲自大、狂妄無恥。

這次,就好好打他的臉,想想、就讓她感到高興。

越想越高興、越有鬥志。

同時,李道強也笑了。

只不過是在心裡笑了。

第一次,他感覺自己真的有了對付綰綰之法。

越想、越有把握。

對付綰綰這等心高氣傲的女子,就是要打擊她。

誘惑她。

此時,激起她的不服。

讓另一位足夠出色的女子,去讓綰綰心神動搖、心態失衡,讓她情緒『動』起來。

如此,才能有機會、趁機攻破她的心防。

原本師妃暄是一位很好的選擇。

不過她不在,而且雙方畢竟是死敵,有利也有弊。

無意中,他忽然發現,有一位更好的人選。

而且,趁機還能賣一波人設。

強者的情感、私人問題。

一向是非常吸引人好奇的。

他就是強者,他的情感、『真實』內心,他就不信綰綰不好奇。

只要好奇,就是一個很好的開頭。

兩者雙管齊下······

餘光掃了眼那精緻完美的可人,綰綰、他要定了。

散去力量,誰都沒有再說什麼,專心趕路。

期間,綰綰自然也問過李道強這個女子的身份。

李道強一句『到時你就知道了』應對,充滿著神秘以及自信。

這種神秘和自信,讓綰綰也不禁更加鬥志高昂。

幾天的快速趕路。

加上近一天時間的遠處觀察后。

綰綰輕笑道:「大當家、您看上的這位小龍女,相貌氣質上倒是出色,不過還沒有突破到宗師之境。

而且、她好像快要死了。

大當家您是要趁機英雄救美嗎?」

神色間,有些得意、以及俯視。

論樣貌氣質,她的確驚嘆,但也不認為自己會輸。

而論武功,對方還沒有達到宗師之境,這就夠了。

不到宗師,就不配跟她相比。

李道強淡定的看著遠處山間,被蒙元一行人困住的周伯通、以及小龍女,笑了笑道:「未到最後一刻,誰能肯定究竟會發生什麼事?

當然,如果有機會,本寨主肯定不會錯過英雄救美這等美事。

至於宗師之境,呵、綰綰你覺得對於龍姑娘來說,難嗎?」

「不管難不難,她此時尚且未到。」

綰綰心裡有些不悅,眼珠一轉、俏生生笑道:「大當家、您這聲龍姑娘叫的真好,綰綰可還從沒有見過您這樣溫柔對待無關的女子。

不過·····」

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有些害怕、不敢說。

李道強不語,只是瞥了下這個一看就不安好心的小妖精,示意她繼續說。

綰綰瞪著無辜的大眼睛道:「大當家、可能您沒注意,英雄大會那天,綰綰可是看到您的這位龍姑娘,跟一位年輕少俠關係很好呢。」

(還有一小章,狀態不好、難寫。)

·····

。 按照俞子舒在家裏的受寵程度來看,他要是突然不見了,俞夫人一定會大驚失色的。

那麼,他是怎麼躲過俞夫人的耳目呢?

靈汐繼續盯着俞子舒,想看看他還要做什麼。

然後,她就見俞子舒躺下休息了。

靈汐:「……」

就這?

在家裏不能休息嗎?為什麼要到外面來休息。

靈汐覺得,俞家看來有很多的秘密呀,可惜沒有劇情在手的她,這會有點捉瞎。

看來前面幾個小世界她過的太輕鬆了,那人想必也是知道這點,所以才這麼做的吧。

不過靈汐並不擔心,就算沒有劇情,她也一定能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反正只要保護好俞子舒,其他的事情倒是好解決。

靈汐想清楚這點后,就不再想其他的了。

俞子舒躺上床就閉眼休息了,可靈汐卻發現,他睡得並不是很踏實。

靈汐無聲的走到俞子舒的身邊,想了想,她做了個決定。

雖然她可以用法術讓俞子舒安穩的睡着,但是,這樣治標不治本。

靈汐直接進入了俞子舒的夢境,剛一進去,就看到一片荒蕪。

靈汐舉目望去,沒有找到俞子舒的身影。

「怎麼會這樣?」

靈汐嘀咕了一句,俞子舒現在不是才十八歲嗎,從小就沒有離開過這裏,那他是怎麼會夢到這樣的場景的。

靈汐暫時沒有想那麼多,她還是趕緊去找找俞子舒在哪吧。

剛走了一步,靈汐突然感覺腿上有什麼東西。

回頭一看,就看到一個小小的人兒。

靈汐:「……」

這是什麼情況,別告訴她這就是俞子舒。

這才多大啊,三歲還是四歲?

靈汐撓了撓頭皮,「你?誰啊?」

小小的人歪著頭看了看靈汐,然後站起來。

不過他可能太小了,還不太能站的穩,費了點力氣才站起來。

「我叫莫莫。」

莫莫?

難道是俞子舒的小名嗎?

「那你在這裏做什麼?」

靈汐看他抬頭望着自己有些費勁,就乾脆蹲下跟莫莫講話。

「我在等娘親。」

靈汐:「……」

一巴掌把臉捂住,靈汐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夢境中夢到的都是跟這個人有關係的,俞子舒夢到的這個地方,一定是他遇見過得。

這個小孩,也應該是他,但他說在等他娘親。

所以,他小時候跟他母親來過這裏嗎?

「那她什麼時候回來呢?」沒有什麼線索,靈汐只能問小莫莫了,順便跟着他一起等。

不過等了很久,都沒有其他人再出現了。

不過莫莫覺得今天很開心,因為他今天不是一個人孤單的等娘親。

睡夢中的俞子舒也揚起了嘴角。

過了一會,靈汐感覺到俞子舒要醒過來了,就對莫莫說,「我要走了,下次再來看你。」

靈汐剛說完,她人就變得透明,然後消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