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讓人看著都覺得累,只有國家足球隊。

陳飛揚的話讓史玉祝覺得有點刺耳,彷彿把他說成了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的人。

這不是他要通過這個節目,向外界傳遞出去的信息,他得營造一個良好的企業家形象。

「陳總說得對,我們不能弄虛作假,要呈現最真實的一面。」史玉祝咬了咬牙,決定堅持一下。

陳飛揚帶頭鼓掌:「史總的格局就是大,放心吧,我已經讓人準備了防暑降溫的葯,醫院那邊也聯繫好了,保證萬無一失。」

史玉祝皺著眉頭,說道:「謝謝陳總的好意,我不需要。」

吃完飯後,史玉祝本來還打算按照平時的作息時間,睡一個午覺,結果被林振東找上來,催促著繼續上工。

三班倒的工作,只有吃飯時間,哪容得下你睡什麼午覺。

史玉祝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工作崗位,繼續辛勤的勞作。

導演輕聲問陳飛揚:「他頂得住嗎?」

「頂不住也得頂,他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導演不禁感嘆:「想不到史總作為一個大老闆,錄一個電視節目,居然這麼拼。這麼熱的天氣,不容易啊。」

陳飛揚笑了笑:「你們的人一直跟著他拍,也不容易。」

「是啊,大家都不容易。」導演嘆了一口氣。

陳飛揚若有所指地說了一句:「我就希望史總錄了這期節目后,能夠正確認識到這個問題。」

12點到4點這個時間段,是一天之中最炎熱的時候。

車間里就像一個烤爐,氣溫已經逼近了40度。

在這樣的環境下,史玉祝揮汗如雨地干著活,漸漸地都有點意識迷糊。

由於精神恍惚,導致好幾次操作失誤,又被林振東當場逮到,罰款加上做檢討。

史玉祝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這哪像是人間,這是地獄吧。

好不容易撐到了下班,史玉祝只感覺到兩腿都灌上了鉛。

他現在什麼都不想,就想躺下去好好睡一覺。

甚至都不用回賓館,就在車間的地上他就能睡。

陳飛揚準時來接待他,詢問道:「史總是準備回賓館呢,還是堅持呈現最真實的一面,體驗一下職工宿舍?」

。下午放學,校園中稀稀拉拉的走着一些人,都是歸家社的成員。

徐晨和西宮硝子也在其中,沿着路邊緩緩而行。

本來徐晨今天是要在社團中水深火熱的度過的,但多虧了西宮硝子過來找他,他才可以成功脫身。

要問他為什麼會這麼不想再社團待着,那還不是因為薩塔尼亞的操作給力啊,明知道是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一百五十八章有人對硝子告白 神秘人坐在車裏看到那耀眼的光芒,直接穿過車窗穩穩地落在他的手心處。

他臉上的神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

「我不過前腳剛走,就被人給抄了我的部署,不將他拿下我誓不罷休。」

前面的司機跟管家也不是發生了何事,下意識的屏住自己的呼吸,生怕觸了主人的眉頭。

他指揮着司機把車掉頭,當他再次來到所呆的城市時。

卻已經變成了一片灰燼,燃燒着火星子。

他剋制着自己心中的憤怒,杵著拐杖踩在城市的灰燼中。

看着他引以為傲的機械,凌亂的碎成了一團。

那些守衛的屍體更是橫七豎八的癱在各處,甚至被磚頭給狠狠地壓在房屋之下。

大批量的資源也並不是被大火吞噬,看這架勢應該是被人掃蕩一空。

氣的神秘人的雙眸猩紅,眸子被血絲纏繞。

「不管用什麼樣的方法,我都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他這一次是把我給惹惱了。」

神秘人生氣的將拐杖連連的杵在地上,撂下這句話后,轉身便離開了這個地方。

在庄塵的建議下,他跟鄧朴掃蕩完這裏的資源后便各自離開。

花枝鼠依依不捨的背對着坐在庄塵的肩膀上,看着變異花枝鼠步履蹣跚地跟在他的主人後面。

「現在別人也有了歸宿,你也不用太過於頹廢。」

庄塵伸出他的手指,輕戳了戳花枝鼠的小腦袋安撫著。

庄塵朝着另外一條小路就打算回到農莊時,卻在半路目睹一場仇殺。

鄧琪琪跟她的小跟班,肆意的虐殺周圍低等級的變異怪物,嘴角上掛着玩味的笑容。

「這些變異的動物實在是太丑了,本大小姐根本就提不起這個興趣。」

「大小姐我們再往前面走走,可能會遇到比較新奇的東西。」

「……」

其他人看到她了無生趣的模樣,狗腿地走到她的身前循循善誘著。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根本沒有發現暗處悄然靠近的鄧朴。

鄧朴背在身後的手凝聚出一道凜冽的風刃,他的眼眸中充斥着滔天的恨意。

鄧琪琪敏銳的察覺到出現的怪異,一回過頭就看到猶如厲鬼的鄧朴朝着他們靠近。

「我當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這一條看門狗跟在我們的身後。」

「不好好的在家裏面獃著,跑出來幹什麼?」

「快滾回去,不要在這裏礙了我們的眼。」

「……」

他們的模樣絲毫不知道家中出了什麼事兒,反而越發的鄙夷著鄧朴。

「咚!」

當他們背過身子時,其中一個跟班的身子被他的風刃擊中。

身子當即癱軟在地上沒了生息。

「你……」

鄧琪琪被他這突然的舉動給嚇到,後退著結巴的說話。

身後的小跟班怒火中燒的朝鄧朴涌了過去,卻被他殘忍的手段收割了性命。

最終鄧琪琪慘死在他手上。

鄧朴冷漠的越過她的屍體,猶如放下重負向前面走去。

「他的手段會不會太過於毒辣?」

花枝鼠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透過縫隙看着鄧琪琪的慘狀。

低聲的都在庄塵的耳朵邊說道。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庄塵只是淡淡地留下這句話,便離開這裏。

他在一晚上經歷了如此多的事情,整個人都感覺到相當的疲乏。

回到農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進入了睡眠中。

次日。

庄塵睡到自然醒伸了伸懶腰,他揉了揉自己的雞窩頭穿着拖鞋就走出去了。

高高的掛起的太陽,刺的庄塵眼睛都有着睜不開。

他把雙手放在眼前遮擋着,走在農莊看着隨身空間裏面的幾種種子。

「我得趕緊把這些種下去,不然越拖對我越不利。」

庄塵匆匆的走到倉庫裏面,找到一些肥料跟鋤頭扛着就準備往田中走去。

「庄塵。」

庄塵聽到了蔡清冷的叫喊,他停下腳步,回過頭。

看着她邁著細碎的步子朝自己跑過來,碎發沾染在她的臉頰上面。

臉頰因為劇烈的奔跑變得紅彤彤的。

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胸口在上下劇烈的起伏着。

「有什麼事情慢慢說。」

庄塵走到她的身旁,伸出手在她的後背給她順着氣兒。

「我準備回去了,早上賈智給了我一些草稿我看了下,你不打算讓他跟我一起回去嗎?」

「可是這個小子暫時不想到處走,死乞白賴的在農莊啊!」

「我看這些設計圖會讓孔爺爺抓狂的,讓他跟我一起回去,他們兩個還能夠好好的交流。」

蔡清冷的嘴角在陽光下揚起大大的弧度。

腦袋裏面響起孔爺爺抓耳撓腮的着急模樣,便覺得有點好笑。

「你先拿回去給孔爺爺看看吧,如果到時候遇到什麼問題,我就把這小子給抓過去。」

蔡清冷聽到他這話,便也沒有再強求。

簡單的跟他說了幾句就轉身離開。

賈智看到蔡清冷離開的背影,高興地在農莊裏面上竄下跳。

「先別高興的太早,如果到時候出現了什麼問題,你還是要出面解決的。」

庄塵的話語向他潑了一盆冷水,賈智垂頭喪氣的跟在他的身後低聲的回應着。

但是賈智看到庄塵肩膀上扛着的鋤頭,他的眼眸中來了興緻。

蹦蹦跳跳地接過他肩膀上的鋤頭。

庄塵看着他充滿趣味的模樣,也就任由他去。

六隻小黃狗在庄塵的身邊來回的奔跑着,花枝鼠被他們追得氣喘吁吁的。

庄塵看到這溫暖的畫面,嘴角下意識地勾起了一抹笑意。

「你是給多少勢力畫了機械設計圖的呢?」

「說實話我真有點數不清,他們也在暗中想要將我撈出來為他們做事。

可卻屢屢沒有得手。」

賈智蹲著身子摘下一根草叼在嘴巴裏面,搖晃着身子回答著庄塵的話語。

庄塵臉上的神色卻凝重了起來,這也就意味着他所設計的機械已經流露出去。

這要是建造出來,那麼對末世又是一場巨大的傷害。

「你別擔心,我設計的東西當然能夠對付他們。」

賈智看出了庄塵心中的擔憂,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給他保證。

「如果對方在你的設計基礎上再優化呢?」

庄塵的話語直接讓他語塞。

。 夜梟和米小米來到了民政局。

「你們才結婚一個多月,現在就要離婚了?」

民政局的工作人員看着結婚證上的日子,一臉懷疑地看向夜梟那張帥氣的臉,強烈懷疑是這個男人用情不專,到處沾花惹草導致兩人的婚姻破裂的。

夜梟的心臟又疼了疼。

「感情沒了,自然得離婚。」

米小米冷淡的說,「沒有愛情的婚姻是可恥的。」

「是你對他沒有愛情,還是他對你沒有愛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