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安收起手機,總不能告訴她,自己突然有了三個……用愚蠢的古代思維來說,精神分裂的朋友,一個天天和他睡一個被窩,一個經常往他身上蹭,一個整天摸兜想電他一下。

而且她來自未來。

這三個其實還是一個人……

陸安瞅著夏茴在那兒吃零食玩手機,忽然感到淡淡的憂傷,這怎麼會是阿夏呢?

如果和正常生活下的阿夏——也就是夏茴搞好關係,以後她想起來一定會很喜歡吧?

「今晚吃什麼?」夏茴頭也沒回地問。

「串串?」

「嘴巴有點麻麻的,好像上火了,吃點清淡的。」夏茴摸摸嘴唇,回憶自己究竟吃了什麼導致的上火。

陸安靜了片刻,點頭道:「韭菜盒子吃多了是容易上火。」

另一人格太過分了。

晚飯沒有出去吃,陸安在夢裏奔波了一個多月後終於放鬆下來,鬆了口氣的同時,下樓買了一些菜和雞蛋,還有米油補充了一下,自己開火。

以前他自己住的時候偶爾也會自己做,都是懶得下去,簡單弄一下,米淘洗扔鍋里,切西紅柿打個蛋,一頓晚飯就解決了。

鍋碗都是拿出來就能用,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外面吃久了會感覺胃口越來越小,除了特別餓的時候。

現在有了夏茴,當然不能簡單一道西紅柿炒蛋,陸安思量許久,考慮到夏茴說上火的問題,又多加了一個苦瓜炒蛋,兩個人兩個菜,剛剛好。

夏茴覺得過於簡陋,但是也沒少吃,西紅柿基本都她解決了,苦瓜一點沒碰。

「你不嘗嘗嗎?」

陸安席間忽然問。

「不嘗,不好吃。」夏茴搖頭。

「哦。」

他有點微微失望,其實這句話是在問現代阿夏。

阿夏雖然沒說過,但他知道她一定是想嘗嘗的,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只是現在夏茴很清醒,應該不大方便出來。

「慶祝我們找到太陽。」陸安拿起可樂舉杯,夏茴敷衍地和他碰一下。

「你那個夢趕緊結束吧,總覺得你怪怪的。」

「我也想結束,可是現在看還沒到時候。」

「到什麼時候?」

「你會知道的。」

陸安看着她的臉龐,語氣溫柔,讓夏茴瞬間警惕,這貨不對勁。

往常都是吃她零食,這個惡劣的傢伙也會改性子?

「我,我吃飽了。」

夏茴抹抹嘴,放下碗起身表示吃飽了。

陸安笑了笑,越看她,越覺得沒有經歷過末世的阿夏可愛。

雖然偶爾有些暴躁,生氣的時候使勁瞪他,還摸電擊棒,但是也只是說說,並沒有真的電過他,甚至沒有噼里啪啦按動開關威脅。

當然,也可能是心疼電量想儘可能省電。

陸安忽然期待她記起一切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晚上夏茴在客廳擺弄塔羅牌,嘴裏念念有詞,一張一張鋪在茶几上。

陸安閑的無聊,現代阿夏也不出來,又不想這麼早睡,隨手捏了夏茴一個糖塞嘴裏,那四袋都在茶几下層,因為是陸安買的,她也沒藏回房間。

見陸安吃她的糖,夏茴瞥了一眼,果然,男人很奇怪,每次問他吃不吃,他不吃,但是有時候他又會自己跑過來吃。

「你聽過我們古代的一個故事嗎?」他把夏茴當成阿夏搭話。

「什麼故事?」

「從前有一隻小豬和小貓,小豬對小貓說,你猜我手裏有幾塊糖,猜對了兩塊都給你。」

陸安把糖藏在身後。

「等等。」夏茴擺弄著塔羅牌打斷道:「貓的Tas1r2基因缺少247個鹼基對,不能合成甜味感受器需要的蛋白質,所以它嘗不出甜味,要糖幹什麼?」

「……」

陸安怔怔地看着她,沉默許久,「那……貓也不會說話。」

「你真聰明。」夏茴讚許地抬頭看他一眼,這個土著很有天賦。

陸安把糖扔回茶几下面,轉身離開。

他收回之前的想法,這個夏茴一點也不可愛。

夜,靜無邊。

在高速路的橋洞下,陸安悄然睜開眼睛,不遠處是趙華的鼾聲,他非常懷疑如果住在山上,趙華可以把野豬引過來。

阿夏睡得很熟,一隻胳膊搭在他身上已成習慣,像是怕他半夜忽然跑了。

此時的氣溫已經不再適合蓋棉被,被子裏有些熱,陸安活動一下,甚至感覺到阿夏熟睡中熱得掀起衣服。

他們這次出門沒有帶其他的被子,本以為這一路都是低溫,沒想到到了這裏,溫度每天都在升高,只能等天亮去鎮子裏找一下,希望能找到質量比較好的薄被。

「陸安?」

趙華的鼾聲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在夜裏迷糊喊了一聲。

「幹什麼?」

「沒事……你真的不用睡覺啊?」

「你還想做什麼不成?」陸安朝他出聲的方向望過去,黑漆漆一片。

「沒,別誤會!」

趙華嚇了一跳,「我是想,如果你累的話,我也可以幫忙守夜,這種事輪流來,總比一個人輕鬆。」

「趕緊睡!」

「那辛苦你了。」

橋洞下重新恢復寂靜,不一會兒,趙華的鼾聲又重新響起來。

陸安就在夜裏靜靜地躺着,眼望天空。

他一直想看看好幾個月亮是什麼樣的,目前這情況,大概還需要幾天,灰塵盡散才能用肉眼看見。

旁邊的阿夏吧唧兩下嘴,好像夢到了什麼好吃的,陸安有點想笑,伸手指輕撥一下她的唇瓣,卻被咬了一口。

「快天亮了嗎?」

「還沒有,繼續睡吧。」

「嗯……你要累了就休息。」

阿夏翻個身,感覺到熱,手伸下去把毛衣扯出來,只留一件單衣在身上,在棉被裏重新攬住陸安。

「你不熱?」她手摸了幾下,發現陸安還穿着厚厚的毛衣。

「荒郊野外,旁邊還有人,脫太少不合適吧?」

「嗯,忍一忍,明天找到新被子就好了。」

她一直想着儘快天亮,然後去小鎮上搜尋一番,確定安全,心才能完全放下來。

「快睡,補好精神。」陸安隔着被子輕拍她的背。

「那個……沒事,我睡著了。」趙華在遠處幽幽出聲。

察覺到這邊安靜下來,趙華一秒打鼾。 陸安安閉目養神,腦海中回想着剛才的戰局,千風戰隊最為厲害的就是他們家的法師。

當然,從一局比賽並不能看出什麼東西。

只能粗略的感受一番。

一個人不可能只會玩一個職業,對方法師厲害也許其他的職業也非常厲害。

「這千風戰隊的成員也太厲害的吧,我感覺我們懸了。」

喬喬驚嘆一聲,眼底對千風滿是敬畏。

不過是全國十強的戰隊,果然不一般。

她們什麼時候才能夠成為全國十強?

想想都感覺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一樣。

八分鐘過去,比賽的成員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準備新一輪的比賽。

只是千風戰隊去了洗手間的兩個隊員遲遲沒有回來。

這時,工作人員匆匆忙忙的跑過來跟千風戰隊的教練道:「你們千風戰隊有個人暈倒了,已經撥打了救護車。」

為了不引起比賽的恐慌,工作人員並沒有將事情鬧大,只是通知了千風戰隊的教練和副教練。

這種事情屬於突發,大家都沒有想到。

千風教練一聽,臉色有些凝重,他便趕緊對一旁的副教練道:「讓替補上去比賽吧,我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好,我去跟主持人那邊說一下。」

副教練點頭,然後趕緊去辦事。

主持人得知千風戰隊要換隊員上場,也沒有多問,直接答應了。

另外一個沒有暈倒的千風隊員從洗手間那邊回來,眼睛紅紅的,臉色也有些不好,顯然是哭過了。

教練讓她安心比賽,不要將事情鬧大。

但她的情緒已經很不對勁了。

千風戰隊的其他成員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來。

紛紛詢問怎麼回事,但那個隊員就是沒有說出來。

因為比賽要開始,她們也不好繼續多問,少了一個老隊員,多了也一個替補隊員,這一局比賽不知道還能不能贏。

並不是所有隊員都有很好的默契。

默契大多數都是慢慢培養出來的。

顯然,換了個成員之後這一把千風戰隊比上一把困難的多了,沒有默契感,還有一個隊員精神有些恍惚,很是影響比賽的結果。

她們最後還是贏了,但是贏得比較辛苦。

「漂亮,這一把千風戰隊又贏了,但是不難看出來千風戰隊沒有上局那麼輕鬆,接下來是千風戰隊和靈貓戰隊的對決,不知道靈貓戰隊是否能夠打敗千風戰隊……」

主持人激烈的講說着,臉上帶着職業笑容。

楊經理看了眼自己戰隊的成員,道:「接下來就看你們自己發揮了,贏了千風戰隊,第一名就是咱們的,輸了,咱們還得跟暮雨戰隊一決高下。」

「經理,我還是有點緊張。」

奈曼是五個人當中最為緊張的一個。

還沒上去,手掌心已經開始冒汗了。

而且根本就不受控制。

她覺得,打完這次比賽自己要被楊經理辭退了,太過於緊張的人實在是不適合進行這樣的比賽。

「不用緊張,對方的主力不在,咱們打起來更加容易一點。」

陸安安勸慰道。。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帶著兒子打江山最新章節、帶著兒子打江山嵐風、帶著兒子打江山全文閱讀、帶著兒子打江山txt下載、帶著兒子打江山免費閱讀、帶著兒子打江山嵐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