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沒吭聲。不過他心中卻是想着某件有可能的事。

「我叫曦,只是怎麼摔下來的不方便跟你透露……」少女幽幽地說道。

「啊?你叫什麼?」

少女一聽就來了氣來,她氣呼呼地大聲嚷嚷道:「你這傢伙,怎麼不好好聽人說話的?不是你先問的我嗎?」

林玉在想着先前心中所猜測的某件事,確實剛沒聽到女孩的話語,他頓然有些微的尷尬,道:「對不起啊,剛不小心走了下神。」

聞言,少女更生氣了,道:「和我這樣的神之美少女說話還能走神,你也未免太失禮了!」

對此,林玉只是嘿嘿乾笑着。

少女哼了一聲,頗有些惱火地道:「我只說最後一遍,我叫曦,全世界全宇宙全神界最最漂亮的神女曦!」

聞言,林玉他不禁為少女毫無節操恬不要臉的自戀而羞愧。

望着她那雖然用水洗了一遍,卻還是有些黑黑的臉蛋,他越發肯定了心中的那個猜想。與此同時,他心中不禁對少女有些同情起來,覺得她有些可憐。

當然,說這話的正主自己是半分羞愧的意思都沒有的。她倒是覺得,自己天下第一美麗,那是件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了。

而見林玉不說話,少女有些微惱地問他道:「你聽到了沒有啊?」

「聽到了,聽到了。」林玉見少女那大白眼再次瞟向自己,頓時「保命心切」地回應她道。

「那就好!」

然後,少女她不說話了。身上蓋着林玉那唯一的被子,烏黑的眸子望着破廟上房的平棊以及先前自己咂落下來灌著風的破口,誰也不知道她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麼,眼底微微閃爍著晶瑩的光芒。

許久的安靜過後,一個聲音忽然打破了寂靜。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醫館吧?」

林玉好心地說道。

聞言,少女微微皺眉。

「去醫館做什麼?」她不解地問道。

「自然是看大夫呀。」林玉道。

微微頓了頓,他頗有些憨厚耿直地繼續說道:「讓大夫給你做個檢查,如果有什麼地方摔出了毛病,那就不好了。」

少女聽了心裏頓時來氣,不過她一時沒發作,佯裝出一副準備繼續聽的模樣。

「比如?」

「比如腦袋阿什麼的。」林玉微笑,並認真地繼續道:「腦袋摔出了問題,可就不好了,得及時做診斷才行。」

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聞言,少女實在是忍受不了了。她氣得腦袋都快要冒煙了!

轉頭看着林玉,她痛心疾首地仰天嘆道:「我怎麼那麼倒霉的碰到了你這麼個人?!居然覺得我這個偉大的神女腦子有病!!!」 去樓上?

穆雲姍一愣,為什麼要去樓上?有什麼事情不能在樓下說?

這孤男寡女的,他們想幹啥?那女人有什麼企圖?

不過就在穆雲姍心裡有些不樂意的時候,只見冷芊秀抓著她的手,對著她搖了搖頭,真想抓住那個男人的心,某些時候就不能太計較了!

男人需要的是自由,而不是一味地管束。

見狀,穆雲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玄帶著古若雲去了二樓。

看著走在自己身前的這個男人,古若雲的臉色無比複雜,她今天之所以來飯店這邊,是因為她之前去了醫學系沒有找到陳玄,所以來飯店這邊看看。

當然,古若雲來找陳玄,自然是因為古若雲已經知道陳玄殺了周煌的事情,對於這件事情古若雲雖然很震驚,不過她心中卻提不起任何恨意,雖然這個男人殺了她的未婚夫,她理應該恨的,可心中就是恨不起來。

「古學姐,你找我有什麼事情?」陳玄轉過身來平靜的看著古若雲,對方在這個時候找上他,陳玄當然能猜到一二,以古若雲和周煌的關係,那件事情,她不可能無動於衷!

不過古若雲來找自己,是怨恨?是憤怒?還是想報仇?

古若雲收起心中的的諸多念頭,她抬頭看著這個男人,其抿了抿嘴,說道;「陳玄,周煌真的是你殺的?」

「是。」陳玄沒有隱瞞,如今這事兒已經算是天下皆知。

古若雲苦笑了一聲,說道;「你可知,他是我的未婚夫?」

聞言,陳玄有些詫異,他只知道古若雲和周煌兩人的關係不錯,以為是周煌在追求古若雲,從未想過兩人之間竟然還有這層關係在。

陳玄搖了搖頭,說道;「古學姐,我只能說抱歉,我不殺他,他就得殺我,沒得選。」

「我知道……」古若雲苦澀一笑,看著有些沉默的陳玄,她說道;「按理說我應該恨你的,可是我卻恨不起來,今天我來找你,應該算是來和你告別的吧!」

「告別?」陳玄皺著劍眉;「古學姐難道是想離開?」

「我也想留下,可惜……」想到那件事情,古若雲心中猶如江水翻湧,周煌雖然死了,可是家裡面卻給她重新定下了一門親事,而且同樣是周王族的人,這次家裡面的人只怕不會繼續拖延下去了,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讓她與對方成婚,唯有如此,才能鞏固家族的利益!

「可惜什麼?」陳玄問道。

「沒什麼。」古若雲搖了搖頭,對著陳玄鄭重的說道;「陳玄,今天我來是想告訴你周王族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他們擁有的底蘊絕對強大到你不敢想象,雖然你面對周王族已經勝了一次,不過你所看到的只是九牛一毛罷了,而且周王族已經準備對你進行報復了,據我所知,這次周王族一共出動了萬人周王軍,還有很多周王族的頂級強者,他們這次的目標不僅是殺你,更要血洗所有與你有關之人,所以,你要做好準備,這一次你如果撐不過去的話,那是會死很多人的!」

聞言,陳玄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血洗所有與他有關之人,周王族看來的確是想瘋狂的報復了!

不過陳玄豈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接下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江東之地,他和周王族只能存在一個!

「古學姐,多謝你來告訴我這個消息,不過你放心,周王族的臉面我既然敢踩,就不會怕了他們的報復,周王族的底蘊很強大,但他們未必就是無敵的!」陳玄一臉平靜的說道。

聞言,古若雲苦笑一聲,看來眼前這個男人還是沒有意識到周王族到底有多強大,雖然她知道的也不多,不過僅是她所知道的就足夠駭人聽聞了!

這個男人和他們去斗,勝算太渺茫了!

「希望你真能創造一場奇迹!」古若雲不再多言,隨後她勉強一笑;「我走了,或許以後也不會有再見的機會了,你多保重!」

「古學姐,能不走嗎?」鬼使神差的,陳玄問出了這句話。

聞言,古若雲看著他苦笑一聲,說道;「有道是我命不由人,算了,不說了!」

說完,她盯著陳玄那俊朗的面龐,猶豫了下,一臉緋紅的說道;「陳玄,能抱抱我嗎?」

陳玄一愣,不過他還是很坦然的敞開了雙手。

見此,古若雲緩緩的靠近他,然後雙手抱住他那結實的後背,側臉靠在他的胸膛上,微閉著眼眸,彷彿是在聆聽,也彷彿是在享受!

陳玄沒其他心思,輕輕的抱住這個女人,他能感覺出對方有心事,不過她既然不說,陳玄也不想去強求,畢竟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到無話不談的地步。

「好了,我走了,記得別太想我!」良久,古若雲才一臉留念的離開那個溫暖,很有安全感的懷抱,對著他輕輕一笑。

聞言,陳玄想了想說道;「古學姐,吃了飯再走吧!」

古若雲猶豫了下,笑道;「好啊,不過你就不怕她們吃醋?」

陳玄有些尷尬。

「噗,逗你的,走吧,正好我也想認識一下她們。」

兩人來到樓下,冷芊秀、穆雲姍、寧芷若三人正無聊的吃著飯菜,眼神時不時的看向樓梯口位置。

此刻見到陳玄和古若雲兩人下來,穆雲姍心中的石頭總算是落了下來,不過她心中也有些不舒服,因為陳玄和古若雲兩人在樓上足足待了半個多小時,如果那個女人有其他目,這個時間該做的事情都可以做了。

「陳玄,你們聊完了,菜都涼了,我去熱一下。」冷芊秀站起來說道。

「喲,某些人這麼快就結束戰鬥了,我還以為至少得等一兩個小時了!」寧芷若不咸不淡的說了聲。

陳玄瞪了這娘們一眼,說道;「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古若雲學姐,也是咱們東陵大學的校花級美女,你們應該都認識吧。」

見到穆雲姍和寧芷若不說話,古若雲主動笑道;「兩位大校花的名字我古若雲可是早就聽說過了,今晚有緣共桌,不如喝一杯如何?」

聞言,穆雲姍咬著嘴唇;「不就是喝酒嘛,誰怕誰啊,我去拿!」

寧芷若沒有反對。

見狀,陳玄一愣,這群娘們想幹啥?這萬一等下都喝醉了該咋辦?

不過穆雲姍這時已經把酒拿過來了,冷芊秀也走了過來,給在座的所有人都倒上酒。

古若雲明顯是想買醉,直接將一杯烈酒喝了下去,然後她看了穆雲姍和寧芷若、冷芊秀三人一眼。

見此,穆雲姍可不想在古若雲面前丟了自己的氣勢,同樣喝了,寧芷若作為寧家大小姐,酒量不錯,根本不怕,唯有冷芊秀紅著臉說道;「這個……我不太會喝酒,只能喝一點。」

古若雲沒有說話,繼續倒酒,然後依舊是一飲而盡。

穆雲姍和寧芷若兩人接上。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直接把陳玄給看傻眼了,兩瓶烈酒,不到十分鐘就被這幾個女人給喝乾了!

古若雲、穆雲姍、冷芊秀三人已經明顯醉了,特別是穆雲姍和冷芊秀兩人,直接爬桌子上睡著了,唯有寧芷若還算清醒。

見此,陳玄有些頭疼。

這時,古若雲踉踉蹌蹌的站起來,陳玄急忙扶住了她;「古學姐,別喝了吧!」

古若雲醉眼朦朧的看了他一眼,一雙玉手勾住他的脖子;「陳玄,要了我吧!好嗎?」

。 第102章要殺了明月

花琉璃將點心放到桌子上,道:「嬸子,現在還沒開始秋收,我想請你以及周嬸子去給我家幫忙做些東西,一會兒你抽空過去看看,要是覺得合適,就長期在我家干!」

「行,一會兒小寶醒了我就過去看看。」

得了張氏的准信兒,花琉璃又拎著點心去了葛江河家。周氏與葛江河都在呢,三個小子跟著去建私塾了。

「嬸子,吃了沒?」

「這不剛吃完!」

「嬸子,今天我來是有事兒想問問你。」

「啥事兒啊?」

「我家想弄一個作坊,缺人手,所以就想問問你有空不?」

「有空有空!啥時候需要人嬸子啥時候過去。」

花琉璃笑了笑道:「如果嬸子今天有空的話,今天就能去。」

「那成,一會兒嬸子就去。」

張氏與周氏花琉璃是比較熟悉的,讓她們來幫忙製作她也放心!這兩家人都是在他們家困難的時候伸出過援手的。

如今她有能力,自然要拉著她們一起賺錢了。

花琉璃回到家的時候就見趙柱瘋狂的拍門,說著一些不堪入耳的話,花琉璃看著他瘋狂的樣子,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著他擲去!石頭瞬時砸到他拍門的手上。

「誰打俺?」

「老娘打的你!」花琉璃邁步朝趙柱走去,雙眸寒冷,渾身氣勢冷冽,趙柱被她嚇的轉身就跑,結果沒跑兩步,突然幾顆石頭朝著他的腦袋砸去。「誒喲!」

趙柱被砸的摔倒在地,誒喲喲的慘叫,花琉璃從地上撿起一根棍子,對著他的身子就是一陣猛打。「趙柱你個雜碎養的,讓老娘再看到你在我家門口晃,我直接殺了你!」

說著一棍子敲在他的胳膊上,伴隨著『咔嚓』一聲脆響,趙柱的慘叫頓時響起!月傾城從家裡跑出來,就見花琉璃拿著棍子指著趙柱道:「趙柱,如果再見到你在我家門口轉悠,就不是敲斷你胳膊這麼簡單了。趕緊滾。」

趙柱捂著被敲斷的胳膊,道:「你給俺等著,俺找俺娘收拾你!」結果花琉璃棍子一抬,趙柱嚇得撒丫子就跑,邊跑邊叫。

「璃兒,你……」

花琉璃牽著月傾城往家裡走,邊走邊道:「娘,外面的流言蜚語你不要管,這段時間我讓張嬸以及周嬸來家裡陪你一塊兒做玩偶,到時候咱們給她們算工錢,即便有不好的流言,咱也不怕。」

「嗯!」

她這個女兒向來都有主意的很。

花琉璃與月傾城一進門,小一就從房頂跳下來,對著花琉璃道:「璃姑娘,剛剛小的要去給殺了那趙柱,可夫人不允。」

花琉璃看了月傾城一眼,又看看小一,笑道:「你殺了他到時候說不定還會被趙家溝的人訛詐!沒殺他是正確的。」

「可是你打斷了他的胳膊,那趙家溝的人若是來了,如何是好?」月傾城聞言,也是一臉擔憂,這趙翠花的娘家什麼人,她多少聽說過,那是十里八鄉的潑皮無賴。

趙柱的爹八個兄弟,家家戶戶都有一兩個小子,可以說趙柱的堂兄弟都有十來個。越想,月傾城越擔心,這人家萬一要是找來了,他們如何對付的了?

見月傾城如此焦慮,花琉璃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娘,你在怕什麼?」她今天只是打斷趙柱的一根胳膊,要不是現在是白天,她殺了對方的心都有。

「璃兒,趙柱的堂兄弟有十幾個,而且他們個個都是潑皮無賴,娘怕……」

「夫人不用擔心,我們將軍說了,璃姑娘對他有恩,若有人來找麻煩,必要時候小的可以殺一儆百。」

花琉璃:「……」

嚶嚶嚶,司徒錦果然夠朋友,夠爺們兒,若趙柱的家人過來找麻煩,她不介意讓小一給這些人放放血,順便讓村裡那些打他們家主意的人都開開眼,別以為他們家孤兒寡母的就好欺負。

月傾城坐在較為明亮的房間里製作玩偶!沒多久,張氏與周氏齊齊來了……

「璃丫頭剛剛我們來的時候聽到趙翠花在街上叫罵呢,說你將她弟弟的胳膊打斷了,讓她男人去趙家溝喊人了。」

花琉璃不以為意笑道:「找就找唄,若我怕他們就不會將趙柱那雜碎的胳膊打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