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的認知中,也唯有空間系才能夠擁有此等手段。當然,在江湖中還流傳著一個傳說,就是空間器具。

這種器具多為腰帶、手鐲或是戒指。

內部擁有獨立空間。

就是此等空間器具,任何一件都是價值連城。江湖中,還沒聽說有誰擁有此等神器,就算真的有人擁有,也絕對不會大張旗鼓的說出來。

「咱弟竟然還是空間掌控者?」

花曦有些驚訝的挑眉,旋即托腮看着桌上的三個瓷瓶。

「這是什麼?」

「這就是我準備給三位掌門看的,整個江湖中也只有我們青天門才擁有。」

趙信微微一笑,取來一個瓷瓶從裏面倒出三枚碧綠色的丹藥,一一朝着三位掌門的掌心放了上去。

「三位掌門可以嘗試服用一下。」

「小弟,你是準備要另闢蹊徑,把我們毒死么?」望着還幽幽冒着綠光的丹藥,花曦好似有些抗拒的皺眉。

「……」

還挺惜命。

趙信也懶得多做解釋,又倒出來一枚扔到自己嘴裏。

「這回行了吧。」趙信無奈的攤手,朝着花曦撇嘴,「你也真能想,這麼香醇的丹香,怎麼可能會是毒藥。」

趙信親自試藥,三位掌門還是心有遲疑。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人心隔肚皮。

哪怕是關係再好的人,他們也都會下意識的留一個心眼。不是說他們不交心,而是在這偌大的江湖中,他們看過了太多的狗血劇。

柳玉名沉吟半晌,第一個將丹藥扔到口中。

丹藥入口。

精純的靈氣就從丹藥中向外擴散,流經四肢百骸。不僅如此,他感覺自己吸收周圍的靈氣好似也變得快了許多。

百荷門主修鍊丹!

他在丹道中也浸淫了數十年之久,深知剛剛他服用的丹藥到底多麼不可思議。

「這丹藥……」

柳玉名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在這期間,花曦和牛俊生都在注意他的表情,旋即花曦微微皺眉也將丹藥扔到口中。

同樣!

當花曦感覺到靈氣的擴散時,她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趙信,轉瞬間就直接盤膝坐在沙發上,儘可能的吸收丹藥釋放出的靈氣。

修行這麼久,她還從未感受到如果精純的靈氣。

看到柳玉名和花曦服用都用沒有任何異常,牛俊生也皺了皺眉將丹藥吞了下去。

瞠目結束!

「諸位掌門感受如何?」將幾位掌門的神情收入眼帘,趙信眯着眼眸輕聲一笑,「這是我們門派煉製的聚靈丹,內部擁有着精純的仙靈之氣,相信你們應該也感受到了,葯中的靈氣要比咱們平時吸收的靈氣濃郁的多。」

「確實!」

柳玉名感受着體內丹藥藥效的揮發,不住的點頭。

「這枚丹藥中擁有着濃郁的靈氣不說,而且藥效也極為溫和。這種丹藥更像是我們百荷門聚靈散的升級版,但有一點比較奇怪的是……我竟然沒有品出這枚丹藥中都有什麼藥草。」

「柳掌門沒品出來?」牛俊生大驚。

別看當時柳言去踢館時,柳玉名在門派中好似蠻窩囊的樣子。

其實……

他也是有着一些本事的。

不然,最終在柳擎被趙信打成智障時,老掌門讓柳玉名接任掌門之位。

他擁有一項個人天賦技,神之舌。

只要是他服用后的丹藥,就能夠準確的分析出內部草藥的種類和重量,之後再加以實驗,就可以將丹藥幾乎沒有缺陷的複製出來。

偏偏,趙信的這枚丹藥他竟是一味藥草都沒有品出。

「品不出來是正常的。」來之前,柳言也有跟趙信提柳玉名神之舌的事情,面對他的狐疑,趙信眼眸輕眯,「此葯,來自仙域!」 又從口袋裡摸出昨天晚上準備好的東西,抹上自己的臉,不出一會,一張平平無奇的臉就出現了。

夜玖看著地上的人,又用剩下的,在那侍衛的臉上抹了一會兒。

夜玖笑眯眯的起身後退,欣賞著自己的傑作,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她收起了剩下的葯,把守衛的衣服弄得微微凌亂,頭髮散亂,做出一副被她「欺負」的樣子。

夜玖滿意的橫抱起自己的「傑作」,走出了房門。

一路上,夜玖也遇到了一些和她穿著同樣衣服的人。

「你是新來的?」看見一個陌生面孔,那人上前搭話。

夜玖嘿嘿一笑:「對啊,新來的,還什麼都不懂。」

那人恍然大悟,看見夜玖懷裡穿著凌亂的女子,那人曖昧的拍了拍夜玖的肩膀:「眼光不行啊,怎麼就只挑了這樣子的?」

夜玖唇角上揚:「味道不錯,還挺乖的。」

夜玖與那人道別後,就繼續抱著懷裡的人向關著瑾懷瑜的房子走去。

瑾懷瑜見來了人,淡淡抬眸,又垂下眼睫,閉著眼繼續夢寐。

反正這些人不可能動他,瑾懷瑜在這裡被關了多少年了,他知道自己對於鬼毒的重要性,畢竟想要找一個合適的葯人可不容易。

「幫我看著她,如果有人來了,就說這時被一位守衛看上,然後放在這裡的。」夜玖笑吟吟的對瑾懷瑜道。

聽到那聲熟悉的聲音,瑾懷瑜驚訝的看著眼前陌生的女子。

「你……」

夜玖把守衛放在角落裡,讓她側躺在地上:「我偽裝了一番,想要去探探情況,你幫我看著她,放心,她中了我的葯,沒個十天半個月是不會醒的。」

為了保險起見,夜玖拿出了一小包東西遞給瑾懷瑜:「如果人意外的醒了,你就把這個餵給她。」

瑾懷瑜接過藥粉:「好,你千萬小心。」

夜玖出了房子,然後在這裡轉悠了起來。

「欸!你是幹什麼的!」忽然一道聲音叫住了夜玖。

夜玖轉頭看去:「我是新來的,還不懂這裡。」

「新來的?」守衛上下掃了一眼她,「主子派來的?」

夜玖點頭:「是鬼毒讓我來這裡的,她讓我吃了一個東西,然後把我的眼睛蒙著,讓人把我帶到了這裡。」

守衛瞬間放下了心。

既然是吃了主子的毒,那麼就沒有什麼可懷疑的了,畢竟主子的毒還沒有多少人可以解開。

「既然是新來的,那就要好好明白哪裡不是你可以去的地方。」

「是是是。」夜玖連忙答應。

聽了守衛一頓無聊的說教,夜玖終於解放了。

她轉身,向著一個地方走起。

瑾懷瑜只知道傅靈修被關在了這裡,但卻不知道具體關在哪裡。

瑾懷瑜說,鬼毒對於傅靈修看的很重,很少有人知道她被關在了哪裡,所以他讓夜玖多注意那些守衛所說的禁區。

而夜玖現在去的地方,就是其中一個禁區。

剛才和那守衛的交談中,夜玖特別注意到,守衛對於這個禁區的看重,所以夜玖懷疑傅靈修可能被關在這個禁區。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這時,老闆從收銀台後面的幕簾中走了出來。

「兩位,要吃點什麼。」老闆似乎在祈禱兩人不會因為殺人魔的事情而離開,因為這件事,店裡面的生意幾乎是一落千丈。

「你們這裡的招牌面是什麼。」

「我推薦海鮮面。」

「你要吃什麼。」安楚妍看向王末,「我也是海鮮面就可以了。」

老闆得到回答后,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生怕好不容易來的兩人又走了。

「會長,為什麼不幹脆問老闆?」

安楚妍笑了笑,說道:「我要直接問,以他的戒心會完全把事情告訴我們嗎,先照顧一下別人的生意,這叫放鬆戒心。」

「懂了,會長!」

很快,兩碗熱氣騰騰的海鮮面就端了上來。

「兩位,你們應該是因為殺人魔的事情過來的吧。」老闆在廚房裡想了想,實在是想不通有人會在這個時候過來吃面,可能真的是為了那件事。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他就鼓起勇氣問了出來。

「我們是為了解決殺人魔而來,這麼回答,老闆你滿意嗎。」

老闆有些意外安楚妍這個小丫頭會有這麼強的壓迫感,饒是他活了五十多年的閱歷。

「你們應該還是學生吧,這裡不是你們好奇探險的地方。」明顯老闆就不相信兩人的話,那一天開門營業的場面還歷歷在目。

那個經常光顧他的老頭跟他至少有二十年的交情了,但是那個慘狀到現在他都還接受不了。

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會突然說死就死掉了呢。

「老闆,根據警察公布的信息,殺人魔並沒有破門而入,或者破壞過其他的地方進來,你覺得,這是什麼原因呢?」

安楚妍一副玩味的表情看著他。

老闆也非常奇怪,兇手到底是怎麼樣進來的,還有怎麼出去的至今都沒有答案。

正當他啞口無言的時候,突然,他看到面前放置的花盆飛了起來!?!!

「啊!!!鬼啊!!」老闆被嚇得直接尖叫起來。

「你相信了嗎,兇手就是跟我們一樣,是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這次我們過來,就是為了調查發生了什麼事情,然後解決掉他!」

這麼神奇的一幕,老闆現在也不得不相信他們的真實性了。

隨後老闆問了一大堆兩人是不是什麼特別組織的人,但是都被王末一一搪塞了過去。

「你問了這麼多,輪到我們問了吧?」

看著安楚妍嚴肅的臉龐,老闆也立馬端正了身子。

「想問什麼你問吧。」

「按照收集到的情報,那天你店裡所有的門窗都關的好好的,但是人卻死在了裡面,死者為什麼會在店裡面?」

「這個啊,其實死者和我認識多年了,但是他這一生都沒有結婚,一個人獨自生活,那天是因為他住的地方被暴雨毀壞了,我就讓他暫時住在我的店裡,鑰匙我也給了他一把。

我捲簾門是可以從內部打開的,所以我就讓他在店裡面先住下。等房子建好了再回去。」

「你為什麼不讓他住你家,一個老人住在店裡面不是很危險嗎!?」王末有些生氣。

「我沒有辦法,家還沒有這家店大呢,還有四個孩子和夫妻倆,也沒地方讓他住呀。」

目前來說,並沒有特別奇怪的地方,安楚妍默默記下了老闆所說的一切細節。

「行了,情況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我們就先走了。」

「你們確定會捉到那個殺人魔吧!老頭他…不能白死啊!」

「我們會儘力的。」留下這句話,兩人就離開了。

·

緊接著,兩人繼續前往了其他的案發地點。

奇怪的地方也漸漸浮出水面。

「王末,你發現奇怪的地方在哪了嗎。」

「會長,對方是不是故意要讓人發現他殺人了?死者全部都在能被快速發現的地方。而不是荒郊野嶺的區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