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朝帆看了看張權,拋出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神秘未知的虛空之中,一股莫名的力量降臨,融入姜塵的體內,使得他的氣運,節節攀升。

一開始,姜塵的氣運顯化在外的形象,是一輪璀璨的太陽。可此刻,在這股力量的加持之下,那顆太陽越來越璀璨,形象逐漸發生變化,先是變成一團熊熊燃燒的大火球。

而後,待火焰燃燒到極致,所有的光華都開始

《西遊,我體內有九隻金烏》四零六命星歸位 周嬌在一旁偷笑,她對學醫沒有興趣,不過也跟著一起學一學,不求學得多好,就是幫忙打下手的時候能聽懂就行。

教一個也是教,叫兩個也是教,子浩對良生嚴厲對周嬌卻比較放任。

「不好了,出事了,小大夫,快,救人。」

村長的小兒媳突然跑了過來,臉色很是著急。

「什麼事情?救什麼人,說清楚,否則去了也是白去。」

子浩起身,嘴裡雖然說去了也是白去,但是手裡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

「這,這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五姑婆瘋了,要將月丫頭給她二兒子冥婚,月丫頭為了跑出去把五姑婆推倒在地撞了頭,兩個人都傷了。」

子浩提著藥箱起身,良生跟周嬌也跟著出去,穀苗兒跟林毅在院子里聽到了動靜也走了出來。

「王福,你去看看村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毅開口,王福立即將手裡的事情放下,然後朝著村子里走去。

穀苗兒倒是隱約聽到了,不過看自家男人沒有要去看看的意思,穀苗兒索性又回了院子里挑選種子。

要種三季,這第二季種下去了,自然也要為第三季做準備,所以穀苗兒閑來無事了便將種子那了出來挑選。

五姑婆家裡,村長跟村長娘子都來了,還有一些看熱鬧的,不過正是農忙的時候,人不算多。

五姑婆倒在地上,王宜月的情況也不太好,整個人瘦巴巴的,精神恍惚。

「我不要,我不要嫁給一個死人,我不要!」

王宜月嘴裡一直念叨著,整個人瑟瑟發抖,周圍都是人,她蜷縮在大樹根下,死死的抱著樹,而五姑婆倒在不遠處,頭上流了血,爬不起來,但是人還沒暈。

「不要跑,你已經是老二媳婦了,拜了天地定了婚書的,你怎麼能跑,你要去陪老二的,老二還等著你呢。」

「小大夫來了,您快給看看。」

子浩兩邊看了看,蹲到了五姑婆面前,把脈檢查,沒說什麼,又起來走到了王宜月面前。

王宜月想要躲,但是被子浩死死的扣住了,把完脈起來。

「小大夫,她們怎麼了?」

「一個被餵了葯,一個不想活了,她救不了了,救了也是死,她能救,但是診金藥費誰出?沒有百兩好不了。」

子浩的話讓周圍的村民都安靜了下來,村長也有些不可置信。

這人都還能說話喘著氣呢,怎麼就救不了了呢。

「她早就燈盡油枯了,一直有執念才堅持到了現在,又摔了一跤,明明只破了頭,但是卻渾身動不了了,你們覺得是為什麼?」

看著村長的不可置信的臉,子浩開口解釋,其他人這下也都朝著五姑婆看了過去。

五姑婆剛才的話他們也聽到了,稍微一想,便知道什麼意思。

「那她怎麼辦?」

救不了了,人死如燈滅,之前再大的過錯,他們又不是受害者,還能說什麼,於是將目光放到了王宜月的身上。

「她這是一直被喂著葯,葯停了會好一點,但是被嚇得不清,神智渙散了,也就是失魂,要麼不醫,要麼醫了不停,不然就是浪費。」

村長也為難了。

「這個,我們畢竟不是她的家人,她舅舅倒是回了信了,說會派人來接,不然等那邊人來接了再說,先讓人給她收拾乾淨弄些吃的,瘦成這樣,估計沒少挨餓。」

果然,倒在地上的五姑婆說著說著話,眼神渙散然後絕氣而亡了,前後也就一盞茶的時間。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五姑婆斷氣了,王宜月突然跳了起來,將周圍人都嚇了一跳。

「哈哈哈,這死老太婆終於死了,死了好,死了好,活該你全家死絕,哈哈哈~」

王宜月一邊笑,一邊罵罵咧咧,那模樣恨不得上去踢兩腳,不過卻被攔住了。

「可是她這樣也不能放在外頭亂跑啊!」

村長娘子也忍不住頭疼,這都什麼事。

子浩匆匆的來又匆匆的走了,周嬌還想看熱鬧讓子浩瞪了一眼,老老實實的跟著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先將人關屋裡吧,五姑婆的喪事也得辦,但是正農忙,五姑婆家裡也沒了人了,這死得也……簡簡單單的埋了就算了。」

誰能想到呢,平日里那麼和藹的五姑婆居然能夠做出讓活人給死人冥婚的事情。

等進了五姑婆家裡,看到平日里乾乾淨淨的屋子變得髒亂,可見已經很久沒有收拾了,難怪最近都沒有看到五姑婆跟王宜月出來走動。

自從王宜月不要臉的想要算計林毅后,王宜月的日子就變得格外的不順,於是便少出門活動,原想著等過些日子流言少了自己再出來,結果卻突然病了,一開始王宜月也沒察覺哪裡不對,等到察覺的時候,已經沒了反抗的力氣了。

五姑婆原本對王宜月的態度確實好,但是等聽到王宜月想要攀附外來的林家,眼神都變了。

五姑婆不知從哪裡弄來的葯,在王宜月消停了一段日子之後再想出門,五姑婆將葯下在了王宜月的飯菜里。

王宜月的身體一點點的變差,偶爾一睡就是一天,醒來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

一開始王宜月很是感激五姑婆對她的照顧,連自己的體己都拿了出來,讓五姑婆幫她抓藥,這樣好得快一點。

但是等王宜月有一天再喝葯,不知怎麼的,看五姑婆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心裡咯噔了一下。

但是身體喝了葯之後確實會感激好一些,王宜月還是將葯喝了,但是迷糊中,王宜月感覺自己彷彿在做夢一樣,屋子裡披紅掛白的,怎麼會有人這樣布置。

想要起來,伸手摸到了一塊木板,王宜月掙扎著起身,發現自己身上穿著紅衣,這個時候也還沒覺得哪裡不對,直到目光落到自己摸到的那塊木板上。

那哪裡是塊木板,王宜月雖說不算天天對著看,但是也沒少視線掃過,那是五姑婆已經死去的二兒子的牌位。

一個死人的牌位為什麼會在自己身邊,還跟自己躺在一個床上,王宜月嚇得一把將牌位甩到了地上。

。 夜已更深露重,高北北洗完澡出來就看見季末坐在床上發獃,眼神暗了暗,輕手輕腳的從背後上前擁簇著她

「怎麼還不睡,在想些什麼?嗯?」身後傳來男人還散發著水汽的體溫,季末微微僵了僵身子

「我有些擔心晨晨,她太倔了..」她悶聲說

「別擔心,韓遇是個不錯的人,相信我,…」男人低沉的嗓音輕輕的哄著她

「你現在應該關心關心我,末末….」男人忽然撒嬌,季末臉紅,嬌嗔的瞪了一眼他,正想說點什麼,男人的臉突然在眼前放大…..

「唔……」被堵住了唇的季末思緒漸漸的飄散…

片刻后兩人稍微分開,男人看著女孩此刻臉上緋紅的神情,忍不住再次低頭加深了這個吻

「唔..高…」女孩好不容易得以喘息的唇再次被堵上,許久,季末頂著被親的暈暈沉沉,頂著七暈八素的腦袋漸漸陷入睡眠….

男人接住女孩無力的身體無奈的笑了,他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蓋好被子,看著她良久.

.「我愛你,末末…」高北北依次親著她的額頭,鼻子,嘴唇向她表白

「末末….」最後男人用力的抱緊女孩,然後一起進入夢鄉….

——分界線

此時剛好是凌晨兩點整,韓遇看了看手機時間,他正襟危坐的在沙發上,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雖然他表情嚴肅,但雙手成拳的緊握著,整個人呈現出一副戰鬥的狀態,尤其是那兩隻通紅通紅的耳朵,讓人根本無法忽視的話,而浴室里傳來滴答滴答的水聲,與他此刻的心跳聲緊緊的交織在一起塊兒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他微微捂住心口眉頭緊蹙著,努力想控制住越發震耳欲聾的心跳聲,大腦在費力的指揮著心臟趕緊平復心跳

「啪嗒…」

此時的浴室門開了,韓遇渾身毛炸起,死死的盯著浴室的方向

只見一條雪白的大長腿優美的在半空中劃了個圈,然後慢悠悠的停下,隨著某個女人動作的起落,一隻細長的手臂率先伸出來撩了撩濕漉漉的長發,女人慢吞吞的抬起頭看向韓遇,紅唇微啟

「韓….」

陳晨正捏著嗓子打算進一步施展時

「啊啊啊啊~~~~」

韓遇響起了殺豬聲,只見他捂著鼻子,如臨大敵般的起身後退到床尾處,直到退無可退

「你你你….」他一隻手瘋狂的揮動著,試圖阻止她前進.

「你你你…你別過來….」他一邊仰頭捂著鼻子,一邊大叫著…

是的,他流鼻血了,且氣勢如虹…,韓遇心中絕望流著眼淚,只見他快速的捂著鼻子飛奔到洗手間,「砰」的一聲關門上鎖,身手利落的讓陳晨目瞪口呆

「沒用啊,無用啊,百無一用是書生啊啊啊…」他哭喪著臉,捶胸頓足,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在心裡恨鐵不成鋼的哀嚎道

「這個不識貨的玩意兒」陳晨咬牙切齒恨恨的看著緊實的門。

——翌日

「走吧,晨晨他們已經在等著了..」季末收拾好行李對著男友說,高北北主動拎起女孩的包包,牽起她的手,上前輕啄了下女孩的紅唇

「果凍…」男人一瞬間的想法

「別鬧…」季末臉紅紅的嗔怪了他一眼說道.

「末末,別誘惑我…」男人喉結微動,忍不住低下頭堵住了女友的唇…

「我..唔……」

「高北…唔…」

季末想說點什麼,奈何小嘴被堵得嚴實,漸漸的腦袋越來越暈,男人見狀,微微鬆開了她

「末末,早晨別惹火,我是個男人,嗯?」高北北用力的抱緊她,低沉沉的在她耳邊說著,季末感受著男人身上火熱的體溫,臉越來越紅,眼角微紅的她微微抬頭,嬌聲的說道

「我沒有,你欺負我….唔……」還沒說完的話繼續被男人堵在了喉嚨里,不同於之前的溫柔如水,男人猛然俯下身狠狠的吻住了她的薄唇,接近野獸般在裡面肆掠侵奪…

「唔…唔唔…」剛有了一絲理智的她又被男人吻到大腦缺氧

良久,男人終於平復,微微鬆開女孩的身子,幫她仔細的收拾了一下,便一把攬住她往外走去

「都怪你,妝肯定花了..」季末甜蜜的嘟囔著

男人輕笑著出聲道歉:「好好好,都是我的錯」

「下次可不許這樣了.」女孩嬌嗔道..

「這個很難保證,畢竟你太誘人了.」高北北緊貼著她耳朵說,季末瞪了他一眼

「末末,不要再看我,我會忍不住…」他表示非常克制的說,季末一個激靈,甩開他快步向大廳走去,男人見狀只能苦笑著搖頭無奈的跟上。

——時間線——

「哇,好多人啊~~·」兩個女孩錯愕的看著遊樂園裡來來去去的人群感嘆道

「節假日人肯定是多的..」韓遇在一旁附和

「哼…」陳晨翻了個白眼轉過身

韓遇站在原地撓撓頭,身高將近一米八的男孩子尷尬撓頭的樣子頗有些可愛…

「你們…怎麼樣了到底…」季末見狀捅了捅好友的手臂好奇小聲的問道..

「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陳晨捶胸頓足的回答她,季末嘴角微僵…

幾人邊走邊看,「哇,末末,我們去坐摩天輪吧…」,陳晨興奮的提議

「醒醒,你是個20歲的大人了…」韓遇在旁邊殘忍的揭穿

「你懂什麼,年齡不是問題,我才20歲,況且,摩天輪是每個女孩的夢想,對吧末末?」陳晨回頭說道.

季末點點頭表示同意…

「哎,我是怕你尿褲子,你不是恐高嘛…」韓遇賤賤的說

「韓遇,老子要廢了你……」陳晨大吼著向他揮起了拳頭,韓遇機智的一把抓住,挑了挑眉

「滑滑的…」..

「你..你放開..」陳晨臉紅的掙扎

「不放.」韓遇咧著嘴回應道,說著還一把將人扯上前,陳晨一個踉蹌沒剎住車跌入了一個充滿男子氣息的懷抱…

「你這個混蛋…」她悶聲的說著,其實心跳加速中…

「我才不是混蛋,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摔…」震動的胸腔傳來男人深沉的嗓音,韓遇咧著大大的嘴巴子,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女孩,心裡賤兮兮的想著「老子從今以後是個有身份的人了,特么的再也不用硬吃狗糧了」還挑釁的看了看好友

高北北挑了挑眉的鄙視了一下他,季末看著好友此刻幸福的樣子,不忍上前打擾,她心想:「如果青春有痕迹,愛情大概是最濃重的一筆…」

——分界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