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數據來看,短音目前正經歷著一次改革,由於平台補貼削減到一定程度的原因,短音平台的作者數量銳減,但是短音平台的新用戶數量卻在增加。

個中緣由倒是簡單,由於補貼削減多了,很多無法創造出優秀作品的人便放棄了,那些有熱情或者能賺錢的作者留了下來。這麼一來一去,平台作品的質量提高了,自然會吸引更多新用戶。

「我自己看這些數據挺麻煩的,你直接和我說問題出在哪兒吧。」李橋揉了揉眼睛,催促道,雖說這些數據很有價值,但他現在確實沒耐心研究。

「是這樣的。」蘇溪把電腦里關於作者的信息整理了出來,和李橋說道:「短音平台作者數量下降的有點不正常,有不少作者反應直播就是個大坑,打賞那點錢根本就不夠電費。也有不少不想做直播的優秀作者表示平台削減補貼后他們就沒有收入來源了,根本做不下去。」

李橋皺了皺眉頭,反問道:「我之前不是普及過嗎?直播還可以帶貨,打廣告一類的。」

「李老闆,從理論上來說沒錯,但是這樣效率太低了,商家聯繫主播問題很大。」

李橋猛然拍了一下頭,他終於發現問題出現在哪裏了,原來是缺少一個聯繫商家和短音作者的溝通平台,這好辦啊,缺少平台就去建。

這麼簡單的事蘇溪都沒想到,大概是依賴自己習慣了吧。

「蘇溪,你去和薛蘊商量一下,讓咱們公司的人去做一款APP出來,讓平台作者註冊,這樣商家找作者溝通的問題應該就能解決。」李橋揉了揉眼睛,說道,「至於那些不想做直播的作者,他們肯定也能從APP里找到生財之道。」

蘇溪猛然驚醒,這麼簡單粗暴的做法她之前怎麼就沒想到?老闆就是老闆,一句話就能直指痛點。

「謝謝老闆指點。」蘇溪趕忙說道。

李橋掛了蘇溪的電話后稍微伸了個懶腰,手機又響了一下,他無奈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

是一條驗證消息,上面寫着:「李橋同學,好不容易找到你的聯絡賬號了,真辛苦呢。」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既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想來應該是個熟人。

李橋立刻通過了驗證,併發了條消息。

「你是哪位?」

「我是尹文君,你不記得了嗎?我可一直都記得你。」

李橋翻了翻對方朋友圈,從朋友圈裏看到照片才想起來尹文君,這不就是林嘉茵的學妹嗎?長得還不錯,似乎和林嘉茵不太對付。

「你一說名字我就想起來了。」李橋直接問道,「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事,只是想和你聊聊。」尹文君發了一個可愛的表情,一看就是聊天老手了。

李橋咂了咂嘴,尹文君這可不是想聊,怕不是想撒網吧?

他不耐煩地刪掉了尹文君的賬號,顏值都比不上舒雨琪,還敢跑到自己這邊撒網,究竟多自不量力?

……

狐網科技公司總部,葉遜眼看着美顏設備的業績一天天增長,心裏卻越來越不是滋味。

現在正是美顏設備需求最廣泛的時候,全球市場上幾乎就他們一家在生產美顏設備,可以說在接下來半年內能賺大錢。

可偏偏,由於和李橋合作的關係,美顏相機的利潤有一半都要分給李橋。

實際上,李橋投資的兩千萬在今天就已經全部收回了,未來半年聯絡遊戲公司就等於空手套白狼。

「啪~」葉遜給了自己一巴掌,他當初怎麼就答應和李橋合作的,如果全靠自己研發,狐網科技絕對要賺發。

「咚咚咚……」

突然門外有了響聲,葉遜整理了一下情緒,喊道:「進來吧,門沒鎖。」

看到王金,葉遜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情緒立刻又不好了。

這個王金就是美顏相機的發起人,為美顏相機作出了很大貢獻,可偏偏這人和他關係不好,反而和李橋關係更親密,說是商業間諜都不過分。

「葉總,咱們的美顏相機手機APP已經研發成功,最近應該可以上市。」

「這麼快?等這款軟件測試完畢我會去通知市場營銷部門,他們會接手剩下的工作。」

看着王金高高興興走出門,葉遜卻有點惆悵,美顏相機越來越能賺錢了,他要分給李橋的錢也更多了。。。 最後秦淮也沒說出為什麼,因為他長這麼大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把木兮推開……

被某人霸道的摟住的木兮,撅噘嘴:「你沒蓋被子。」

是的,秦淮是隔著被子抱著她的,他霸道的把木兮的身體束縛在被子里。

「我熱。」秦淮閉著眼睛咕嘟了一句。

木兮睜著眼睛數著他的睫毛,他的睫毛纖長,而且很密,不得不說木兮作為一個女孩子是羨慕的。

「還不睡?」秦淮悠悠的睜開眼睛。

幽幽的桃花眼此時半眯著把她巴掌大小的臉龐都收入眼中。

木兮也無奈,她可能是太久沒有見到他了,所以她根本沒有一點睡意,再加上之前又被他這麼一鬧騰,更是清醒的很。

「我睡不著……」

秦淮勾著唇,他抱著她柔聲道:「既然睡不著,那我給你講講你不在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吧。」

「發生了什麼事?」木兮眨巴眨巴眼睛。

「你有跟季楠聯繫過嗎?」

「聯繫過,」木兮想了想繼續道,「不過楠楠好像有心事,她最近打電話的時候都好像心事重重的,我問她她也只是說沒事。」

木兮微微皺眉,「有人欺負楠楠了嗎?」

眼看著木兮著急,秦淮輕輕的拍拍她的肩,「別著急,沒事,只不過是季楠跟周一凡…………」

秦淮說的半是而非的,木兮消化了片刻,突然瞪大了眼睛,難以置通道:「你是說他們兩個…………在一起了?」

「嗯哼,」秦淮笑著輕輕的親了親她的側臉,誇獎道,「真是的聰明的寶寶。」

木兮臉紅的推推他,隨後還是覺得這件事難以置信,「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楠楠竟然也沒告訴她!

「就這個月吧,」具體時間秦淮也不清楚,不過,「他們兩個還有得磨。」

「什麼意思?」木兮有些疑惑。

秦淮挑眉:「寶寶,你覺得周一凡那傢伙有我深情,有我專一嗎?」

木兮紅著臉伸手去掐他:「好好說話。」

秦淮握著她的手指親了親,「簡單來說,這場戀愛,周一凡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對季楠的感覺,」

木兮越聽越皺眉:「你是說,周一凡他不是認真的?」

「也不能這麼說,」秦淮換了個說法,「就是他現在雖然跟季楠談著,但是不妨礙他繼續沾花惹草的,」眼看著木兮緊擰著眉,他繼續道,「但是我倒覺得他對季楠不是沒有感覺,只不過他現在還不懂的珍惜罷了。」

木兮咬著唇點點頭:「那,你看著楠楠她喜歡周一凡嗎?」

秦淮聞言拉過她的手指咬了咬:「寶寶,你這情商,要不是我追的緊,你怕是會孤獨終老吧。」

「啊?」

木兮有些摸不著頭腦。

秦淮輕笑:「難道你以前沒有看出來季楠對周一凡有意思嗎?」

「啊?」

木兮已經被這接二連三的事情給衝擊的只會發出單音節的字了。

「就你傻,」秦淮勾著唇,「就季楠那拙劣的演技,別說是周一凡了,就你那個朋友,叫楊琳的那個應該都能看出來,」

木兮眨眨眼:「可是,我沒覺得楠楠喜歡周一凡啊!我反而覺得周一凡老是欺負楠楠。」

她說的是事實,在學校的時候,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周一凡總喜歡有事沒事的找楠楠麻煩。

有好幾次她都看不下去了,可是楠楠總是笑呵呵的說沒事。

「所以說周一凡也不是對季楠沒感覺。」秦淮道,「只不過……」

「什麼?」

秦淮開口道,「只不過,季楠在這場戀愛里肯定會被傷的遍體鱗傷,到時候周一凡那小子可能就會認清自己的心了。」

現在的秦淮還不知道他一語成鑒。

「那既然這樣,還不如不開始,」木兮有些著急。

楠楠可是她的好朋友。

她不希望看到她受傷。

「開心,你要記得,這件事終究是季楠和周一凡之間的事,你可以給她出主意,但是,你不能幫她做決定,」秦淮繼續道,「在愛情這件事情中,沒有對錯,只有合不合適,但是這其中的苦樂也只有當事人知道。

木兮咬著唇:「我只是擔心她。」

秦淮嘆息著把她摟在懷裡:「放心吧,他們兩個就是好事多磨,就周一凡現在這個性子,季楠和他在一起,你更加不放心,所以,現在是季楠幫著他成長呢!」

「我知道了。」木兮點點頭。

這件事她始終算是個外人。

其中的喜怒哀樂還是得讓楠楠自己去體驗。

「聰明的寶寶。」秦淮親了親她的額頭。

………………………………

翌日一早,木兮就起床了,她八點鐘就要去訓練。

等秦淮醒來的時候,木兮就已經收拾好了,而且剛把早餐擺好。

木兮去叫他的時候,正好看到他睜著眼睛望著天花板出神。

「你醒了,」

秦淮看過來,嘴角彎著:「過來,給我抱抱。」

木兮抿著嘴笑笑,聽話的走過去,微微俯身抱住了她。

「該起床吃飯了。」

「再抱一會兒。」

對於一早醒來就撒嬌的某人,木兮招架不來,秦淮現在就像一隻撒嬌的大貓。

過了幾分鐘,秦淮才依依不捨的鬆手,木兮親親他的下巴:「去洗漱,要吃飯了。」她說著就站了起來,「我去盛飯了。」

秦淮應了一聲,勾著唇看著她出了卧室的門。

木兮彎著嘴角給兩個人盛著熬的濃稠的黑米粥,桌子上還擺著包子,油條,還有幾塊蔥花餅,另外還有三小碟清脆可口的鹹菜,早飯不算豐盛,但是兩個人吃足夠了。

突然腰被人抱住,木兮彎著嘴角,繼續盛著粥:「你洗好了?」

「嗯,洗好了。」秦淮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木兮盛好粥放在桌子上,笑著拍拍他放在她腰間的手:「別鬧了,吃飯了。」

「我要親親,」秦淮彎著唇,一隻手固著她的臉頰側了側,他微微探身叼著她的唇。

木兮輕輕閉上眼睛,她的手指搭在他在她腰間的那隻手上。

有「嘖嘖」的聲音從兩人嘴邊發出,木兮聽的面紅耳赤。

良久,秦淮才放棄了掠奪,他輕輕地咬了下她的唇瓣。

「寶寶,我不想走了。」秦淮抱著她,臉埋在她的脖頸處啃咬。

木兮紅著臉,她嚶聲道:「秦淮……」

「寶寶……」秦淮用舌尖勾住她白嫩耳垂。 李鑫岩心裡在數著數,這是第88套拳法,長拳之中摻雜著太極推手的力道,拳頭的行走軌跡就有些飄忽,一套動作集成了體能、力量運用,平衡,身體控制、計算敵人運動、變招諸多方面的考量,極難把握。

最終一拳自上而下利用身體的衝擊將力量全部下壓下來,很是凌厲,李鑫岩向下衝擊、落地、翻滾、停穩,一連串動作做完,心裡暗暗讚歎,一個接招之人縱是鋼筋鐵骨,這一招使出來也必然被釘到地面中去。

縱觀從第一套到第88套的拳法動作,這88套動作也不知是誰所創,竟然能夠集成南拳北腿武術的精華,精準打擊加快速變招,既有南拳的短打近攻,又有北方人人高馬大、力量見長的好處,的確是難能可貴。當然,現在南方人和北方人的特點已經沒那麼大了,但是李鑫岩暗暗驚訝,自己作為機械生命體,竟然看起來十分適合這套拳法!

莫非……這是林子聰專門為他定製的?

不過這個問題已經不重要了,在被強行以這種方式生搬硬套地強迫學習了88套拳法之後,不管他願不願意,這些拳法已經深深印在了李鑫岩的意識之中,想忘都忘不掉了。

「給他一根棍子。」林子聰道。

「他得先休息一下。」孫佳麗插道。

「趁熱打鐵,這才能記憶深刻!」

「他是機械生命體,但也有極限!」孫佳麗不同意林子聰的意見。

「可是,他的進步我們都看見了,你看,剛開始他有些不穩,但是學習的動作越多,他的動作就越穩,甚至後面對新動作的接受,也沒有出現跟不上的情況!這麼優秀的戰士,怎麼不能挑戰一下學習更多的武技?」林子聰堅持道。

「學習是循序漸進的!怎麼能夠如此填鴨?況且一下學這麼多,他的身體出問題怎麼辦!?」孫佳麗有些火了。

便在這時,操作儀器的野狼驚訝道:「他說……他能吃的消!」

李鑫岩站在灰色世界里,看到半天沒有新的動作序列出現,就這麼說了一句,他的腦電波被儀器檢測到,由綠色信息流送了出來,這話在屏幕上彈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