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大哥了……」

洛君珩看著她委屈的模樣,輕笑了下,低沉的聲音輕輕緩緩,「大哥這不是來了么。」

南頌吸了吸鼻子,「嗯」了一聲。

這才從大哥身上下來。

洛君珩將雪茄叼在嘴裡,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披在南頌身上,抬手給她擦了下眼底的淚。

「哭成這樣,你今年三歲?」

南頌紅著眼圈,輕瞪他一眼,「你才三歲。」

還知道頂嘴,看來是活過來了。

洛君珩一雙湛藍的雙眸噙上笑意,從西裝上衣的口袋裡抽出一條星空藍的方巾,遞給南頌。

南頌接過來,擦了擦眼淚和鼻涕,嘴巴還微微撅著。

洛君珩擰了下她的小臉,「小哭包。」

他將衛星電話遞給南頌,道:「先給家裡那幾隻上躥下跳的老猴子和小猴子報個平安。」

南頌乖乖地應了一聲,拿起衛星電話給爸爸們和哥哥們報平安。

權夜騫等人都快急瘋了,得知飛機失事的那一刻,一個個就準備坐飛機趕到Y國找妹妹,被洛君珩給攔住了。

聽到南頌平安的消息,這才紛紛鬆了一口氣。

空乘人員被洛君珩派人送走,飛機被從藍瑙海河中打撈起來。

機長言淵也要回去述職,還要配合有關部門的調查。

洛君珩和言淵沒有過多交流,甚至關係看上去並不算很親密,但南頌在一旁看著,不知怎的,總覺得他們之間有一種難言的磁場和默契。

走的時候,言淵跟南頌揮手道別,「再見,小南頌。」

「言機長。」

南頌出聲喊住他,對上他一雙泛著點點紫光、淺灰色的雙眸,道:「那本《霍亂時期的愛情》,回頭我重新寄一本給你。」

「不用了。」

言淵忽然拍了拍胸~口的位置,淡淡一笑,「在這。」

「……」

南頌愕然。

他把書,放在了身上?

言淵被前來接他的人接走了。

洛君珩眉梢微挑,「霍亂時期的愛情?」

「哦,」南頌解釋道:「我帶的一本書,本來是打算在飛機上再看一遍的,被言機長拿走了。」

洛君珩湛藍色的眼眸輕閃,「南頌之書,不是概不外借的嗎?」

「所以我直接送給他了呀。」南頌理直氣壯地說。

洛君珩點頭,「哦。」

「呀!」

南頌突然大叫了一聲。

由書,又想到了另外一樣東西。

「怎麼了?」

洛君珩擰了擰眉,這小東西長大了和小時候一模一樣,一驚一乍的。

南頌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洛君珩,嘴角抽了抽,那表情像要哭出來似的,「大哥……我的檢討,還在飛機上。」

而那架飛機,已經被有關部門打撈出來,運走了。

重點是,她那個背包,並不防水!

所以那份她辛辛苦苦、洋洋洒洒寫了3000字的檢討,就這麼……廢掉了。。。

這下南頌真的想哭了。

她的檢討啊!!!

洛君珩一雙藍眸靜靜地看著她,似乎不太相信,「你真寫了嗎?」

「我真寫了!真的!」

南頌比任何時候都要誠懇,急的結巴起來,「你別不信……言、言機長親眼看著我寫的,不信你問他去!」

洛君珩看著她急成小倉鼠的模樣,心中好笑,面上依舊波瀾不起。

「言淵看著你寫的?」

「對啊!」

南頌道:「他可以為我作證。」

「嗯。」

洛君珩抽了一口雪茄,煙草的味道撲鼻而來,磁性低沉的嗓音輕緩地問,「都寫了什麼,還記得嗎?」

「……」

南頌想起自己東拼西湊的那三千字,立馬心虛起來,嘴上卻信誓旦旦道:「記、記得啊。」

「那回去,背給我聽。」

南頌:「啊?」

這可太難為她了。

「要不,」她硬著頭皮提議,「我還是重新寫一份吧。」

洛君珩看著妹妹又乖又慫的樣子,這才舒開嘴角,笑了笑,摸了摸她的頭,「傻瓜,知道錯了,下次長記性,檢討就免了。」

「真的?」南頌一聽檢討可免,開心得蹦起來,「耶!大哥萬歲!」

洛君珩彎起嘴角,看著妹妹在面前蹦蹦跳跳的樣子,覺得像是回到了小時候。

萬幸,她活著。

他們都活的好好的。

「大哥,那我們走吧。」

南頌把洛君珩的西裝外套穿上,打算離開小島。

洛君珩卻道:「來都來了,不如看看你的玫瑰小島。」

南頌一怔,「誰的小島?」

「你的。」

洛君珩掐滅了雪茄,一隻手輕摁住她的脖頸,帶著她往裡走。

南頌眨巴了一下眼睛,不敢置信的,嘰嘰喳喳地問,「這就是你送給我的那個小島?這麼快就建好了嗎?你剛剛叫它什麼,玫瑰小島?」

「……」

難怪她一到這島上就覺得十分熟悉。

她二十五歲生日的時候,大哥給她買了一個島,之前給她看過島的圖片,只是那個時候還沒有裝潢,哪裡看上去都是光禿禿的樣子。

大哥問她想建成什麼樣子,她發揮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說:「怎麼也得有個漂亮的小房子,一個露天游泳池,沙灘、楓樹、躺椅什麼的吧……」

「哦對了,最好還要有一個花壇,裡面種滿玫瑰花。」

「紅玫瑰啊,黃玫瑰啊……不知道能不能種藍色妖姬?」

沒想到,她說的一切,大哥都幫她實現了。

「大哥。」

南頌輕輕喚了他一聲,然後跟只小猴子似的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背上,開心得直叫喚,「我真的是愛死你了!!!」

洛君珩:「……」

忍住。這是親妹妹。不能扔。

。 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方才,沐塵親眼所見,就在他的眼前,斷臂重生這種事,在他眼前確確實實發生了。

「鍊金術嗎?」

事到如今,沐塵就只有這樣考慮了,眼角的餘光瞥向地上的斷臂,臉色逐漸不太好。

沒有搞清對方為什麼會斷臂重生之前,沐塵覺得對手有點棘手,一個能夠斷臂重生的對手,說不定人家被切成碎片還能原地復活,想到這裡,他想說:

這算不算開外掛?是否可以申請封他的號?

斯雷特活動幾下手臂,感受一下,適應適應,隨後,他抬起眼,眯著眼睛,咧嘴笑了起來。

「我改變主意了,今日!我定要把你練成金屬人!」

說完,身影如猛虎樣撲向沐塵。

「來了!」

盯著斯雷特,沐塵雙手結印,一道黃色的光芒打向地面。

「破地叢生!」

回應著沐塵的話,地面瞬間冒出由眾多石頭組成竹筍模樣的東西,石筍破土而出,包圍住斯雷特,讓他被困於石筍包圍圈中。

「呼——」

緊接著,真氣氣旋在沐塵掌心凝聚,僅僅片刻,掌心處由真氣凝聚成的高能量球體乖乖躺在沐塵掌心中,沐塵吐出一口濁氣,目光鎖定在斯雷特身上。

「吃我一記螺旋丸啊!混蛋!!」

大喊著,沐塵一掌拍向斯雷特。

環視一圈,斯雷特看著包圍著他的石筍,旋即冷笑一聲。

「雕蟲小技!」

右手垂下,鍊金術發動,右手臂已然已經變成了一柄長槍。

「喝啊——」

大喝一聲,斯雷特用長槍橫掃周身的石筍,做完這些,隨後他便看見朝著他這邊飛過來的沐塵。

見到對方破了自己的攻勢,沐塵並沒有感到震驚,這完全在情理中,他也沒指望這些東西困住斯雷特。

見到斯雷特用他化為長槍的右手臂指向自己,沐塵速度又加快了一點。

「接招吧!!」

一掌把掌心處的螺旋丸拍向斯雷特,這可是某個動漫男主的拿手技能,他借來用一下。

「嘭!」

螺旋丸和長槍碰撞的一剎那,發出低沉的聲音。

沐塵心神一動,螺旋丸瞬間變換,化為一個個風刃順著變為長槍的斯雷特手臂直上。

「唔——」

悶聲一哼,斯雷特嘴角有著淡淡血跡浮現,不過並非異常顯眼,在螺旋丸化成的風刃瞬間擊中他時,並沒有造成身體上的傷害,可是,風刃融入他的體內,阻礙魔力的運轉,損傷經脈,破壞道基。

看起沒有絲毫傷害,實則這樣的攻擊傷害力最大。

「唰!」

斯雷特在一瞬間和沐塵拉開距離,不過敵退我進,沐塵豈能放過這個機會,一步跨出,緊跟斯雷特的步伐。

握緊拳頭,運足真氣包裹住拳頭,沐塵面露狠厲之色,毫不猶豫一拳轟向對方。

「真是煩人啊!」

見沐塵對他緊追不捨,此時,斯雷特感受到體內那股真氣在體內毫無約束的肆虐,他的情況並不是太好。

「咕嚕咕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