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她充滿自信,畢竟清風那讓蕭婉婷看中的一身歹毒毒功可還沒有施展出來呢。在她看來,清風的毒,在凝器境內只怕沒有人能夠承受的了。

相比於蕭婉婷的自信和乾脆,站在其身後的清風可謂是叫苦連連。

本以為只是打上一場就完事了,可剛剛決鬥的餘熱還沒有過去,這可就又要在三天後再打一場了。這讓清風心中暗暗思忖,覺得實在有必要找自家少爺好好說道說道,否則還不知何時是個頭兒呢。

忽然,感覺一道陰冷的目光定在了自己身上,忍不住全身發寒。抬頭看去,見在公冶蘭身後正站著一個瘦高瘦高的男子。

「看來三天後的對手應該就是他了!」心中暗自說上一句之後,清風便不再理會熊肆,重新低下頭繼續盤算著該如何讓自家少爺為自己出頭。

「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三日後再見!」

公冶蘭冷冷的說上一句之後,便抬腿直接選擇了離開,畢竟她實在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蕭婉婷那可惡的模樣。

清風隨意的後退一步,為離開的公冶蘭讓開道路。可是就在公冶蘭從他身旁走過時,一股淡淡的清香傳入鼻間,頓時讓他身體猛然一顫,微低著頭的雙眼中也同時閃過一道精光!

說起來,公冶蘭應該算是清風回到聖劍王城后遇到的第二個公冶家的人。不過因為以前和她沒有什麼交際,再加上如今的清風也不再是曾經的公冶鴻,因此對於見到公冶蘭他心中並沒有任何的波瀾。

可是剛剛傳入鼻中的香味兒,卻是讓他對公冶蘭不得不上心了。

對於一名女子來說,身上會發出香味兒是很正常的事。或許是體香,也或許是使用了某種香料,所以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從公冶蘭身上發出的這種淡淡的香味兒,卻是讓清風從其中嗅出了一絲熟悉的感覺!

而這種感覺,正是來自於三年前兩次引發自己陷入形似蚩魔人瘋狂的那種奇特香味兒!

可以說,三年前陷害自己的根源就在於這種奇特的香味兒,因此無論如何清風也不會忘記這種香味兒。而且,他也異常肯定,剛剛那種熟悉的感覺絕對不是因為報仇心切而產生的幻覺!

這也就是說,公冶蘭身上的這種淡香,絕對和那種奇特的香味兒有著某種聯繫!

「難道是……公冶望!」清風心中暗暗揣測。

公冶蘭是公冶望的親妹妹,如果公冶望是三年前陷害自己的元兇,那麼他手中有那種能散發出奇特香味兒的東西就很正常了。如果通過某種手段將那東西改變一下,最後作為女子所用的香粉之類的似乎也是說的通的!

當然,這些只不過都是清風的猜測而已,甚至目前還根本不能確定公冶蘭身上的香味兒,和那奇特的香味兒是不是真的有關聯。

但這卻並不妨礙清風對此而有所行動!

啪!

「喂,你發什麼呆呢,我在跟你說話!」

腦袋上被蕭婉婷不輕不重的拍了一下,清風回過神來,趕忙向她賠罪。

「算了算了,看在你剛才表現不錯的份兒上本姑娘就不和你計較了!」此刻蕭婉婷的心情真的是不錯,

「剛才的話你也都聽到了,三天以後你再來打一場,那麼你之前的罪過本姑娘就給你一筆勾銷了!」

說到這裡,卻見蕭婉婷原本很愉快的表情突然一變,佯裝惡狠狠的盯著清風警告道:

「還有,三天之後的一戰,你必須一上場就給我使用你的那種毒功,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對手!」

「哼哼,我看那賤人連輸兩次之後還敢不敢再在本姑娘面前囂張!」

也就是最後清風擊殺熊伍的方式讓蕭婉婷感覺到了舒暢,否則就算贏了賭鬥,她也肯定會找清風興師問罪。

因為公冶蘭身上的那種香味兒而在心中已經不排斥三天以後決鬥的清風,立刻向蕭婉婷做出了保證。

「喏,給你,這算是對你的獎勵!三天之後我會去找你的,別想著開溜!」

拋給清風一個裡面裝著一百枚紫羅幣的小袋子,然後蕭婉婷便丟下清風一個人轉身離開了。

掂量了一下小袋子的重量,清風知道這是贏了公冶蘭后,從那五百枚紫羅幣中抽出來的。

不過蕭婉婷一下子就給了自己一百枚紫羅幣,不可謂不痛快。當然,這是因為蕭婉婷根本不在意這些錢幣,但這讓清風覺得,或許如今自己的富有程度,已經可以和自家少爺相提並論了。

忽然,一道人影從旁邊掠過,並探手向清風手中的錢袋子抓去。

似乎早有所料的清風手腕一翻就讓那隻手落了空,然後將錢袋子放入懷中的同時看著來人輕聲笑道:

「身為少爺竟然不顧身份的強搶隨侍的錢幣,你這個少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毫無疑問,這搶錢的人正是蕭逸,跟著來的安子搖頭苦笑著正站在一旁。

面對清風的嘲笑,蕭逸卻是絲毫不覺尷尬的正色說道:

「你小子可是本少爺的隨侍,那你的錢就是我的錢!快,趕快上交,本少爺大人大量可以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呵呵,當初你這個少爺毫不仗義的把我一人丟下,那我是不是也應該向少爺你討個說法呢?」清風淡淡的說道。

「呃?!這個……那個……,我那不是著急去找古政求證一下他的嫌疑嘛,本少爺這可都是為了你好!」蕭逸眼珠一轉說道。

「哦?那請問少爺,不知求證的結果如何了?還有,為什麼少爺你會在這裡?你可千萬別說古政就在這樂斗場內!」

眼見蕭逸還要開口狡辯,清風最後一句直接堵死了他的借口。

「……」

明白自己少爺的身份肯定是壓不住清風這個「隨侍」后,蕭逸立馬換了臉色。

「嘿嘿,俗話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也知道我手頭兒緊張的很。你幫蕭魔女贏了決鬥,她給你的獎勵一定不少,你看……,嘿嘿!」

清風翻了一個白眼,還真沒想到蕭逸這傢伙還有財迷的屬性,不過他此刻可沒有心思再開玩笑了。

「我想,或許我們要將公冶望作為第二個要立刻調查的對象了!」沙灘總是能讓張罘想起那幾位沙灘亡者。

他低下頭,是抬起頭的良介。

「明明我給過你機會的。」張罘朝着良介靠近。

對方卻用手拖着身體,不斷後退。

良介的褲子在沙礫上拖出痕迹:「你不是要艾博隆的研究資料嗎,給你,我全都給你。」

「你想要什麼。」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二百六十四章良介 「張書陵,不要浪費時間,趕緊走吧!」何有道是一刻都不想在嶽麓書院停留,不知從何時開始,嶽麓書院已經成了他心中的噩夢。

其他幾人的神色也很難看,一直陰沉著臉沒有說一句話。

「其實當初你們若不上門驗證鳳靈兒的身份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正所謂百因必有果,你的報應就是我。」

從回到嶽麓書院后,張書陵臉上的笑意就沒有消停過,他已經不記得多久沒有如此揚眉吐氣了。

他還記得去何有道他們宗門找上門提出要求的時候,幾人精彩的表情,他這一生可能都無法忘卻。

「幾位再次稍作等候,我這就讓弟子們去準備一番。」

他們的計劃自然是不能讓何有道他們知道,張書陵將五長老他們叫到了一邊,交代了他們的計劃。

「老二跟老五待會兒我會找借口讓你們留在嶽麓書院,待到我們離去之後,你們二人再帶著江塵和鳳靈兒趕往皇都。」

「他們不和你們一塊?我們帶著他們?」

二長老和五長老都有些疑惑,這次不管是江塵還是鳳靈兒都是魔道的目標,他們兩人肯定是無法保護。

不過很快二長老便反應過來,「你這是讓我們調虎離山?到時候魔道的人肯定會以為江塵和鳳靈兒在你們之中,不會想到我們後面還有一撥人趕往皇都!」

二長老拍了拍大腿,雙眼無比明亮,感覺這個方法很靠譜。

哪怕是有何有道他們幾人加入,江塵和鳳靈兒依然有被刺殺的風險,如此一來方能將風險降到最低。

「調虎離山?這個方法好啊!」

五長老反應有點慢,但也是拍手叫好。

「這方法也是江塵那小子想出來,我這徒兒謹慎慣了,向來將生命放在第一位。」

「就知道你想不出這麼好的辦法。」五長老低聲嘀咕道。

張書陵看著五長老輕笑一聲,並未與其計較,而是繼續道:「到時候咱們讓參賽弟子都蒙著面,如此他們也不確定鳳靈兒和江塵是否在這之中。」

張書陵早就想好了對策,這一招又為混淆視聽。

「甚好!」

幾位長老相視一眼,都覺得張書陵這提議靠譜。

「老二跟老五待會兒就別出去了,你們幾人便去組織弟子們準備出發吧。」

張書陵將一切事情安排妥當之後,便準備回玉靈峰。

「大長老,那江秋該和誰在一塊兒?」

二長老忽然想到,有些擔憂問道。

江秋是真正的凌天傳人,也不能讓她受到危險。

「江秋唐虎跟我們一塊兒!」張書陵不假思索,顯然早就想好了對策。

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這個道理他還是明白。

「記住,無論如何我們都要保護弟子們的安全,哪怕是我們身亡都不能讓弟子們受傷!」

「這次讓他們作為誘餌,多少有些委屈他們。」

這件事對其他弟子有些不公平,這意味著他們要代替江塵與鳳靈兒承擔這個風險。

「好,我等定會保護他們安全,哪怕身亡也在所不惜!」

二長老幾人紛紛神色嚴肅的點頭道。

他們知道接下來他們會面臨一場惡戰,哪怕是有何有道他們出手,也沒有那麼輕鬆。

魔道之人要是那麼好對付,也不會在各大勢力和皇室的圍剿之下存在這麼多年,由此可見他們有多麼難纏。

當張書陵回到玉靈峰之時,唐虎和鳳靈兒紛紛出關,如今唐虎的修為已達玄武五重,倒也給張書陵一個不小的驚喜。

至於鳳靈兒的氣息則是穩固了不少,給人的感覺更加深不可測,彷彿一尊隨時都會蘇醒的神魔一樣。

這是唐虎第一次見到鳳靈兒,他之前早就聽說鳳靈兒的威名,不過見到她態度彬彬有禮,也不像是魔女,唐虎的態度倒也溫和。

後來在江塵的介紹之下,兩人很快就熟悉起來,也沒有讓鳳靈兒發現什麼端倪。

「這小師妹年紀輕輕便達到了地武四重,不愧是當代魔女,果然不凡。」

唐虎跟鳳靈兒沒有過多交流,還是跟她保持了一絲距離。

「二師兄,我怎麼感覺大師兄好像不太喜歡我?總跟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鳳靈兒自然是發現了這個細節,有些委屈的跟江塵說道。

「無妨,你忘了大師兄他修鍊的什麼功法?無敵功法,自當是高傲。」

江塵信口開河,總算是將鳳靈兒忽悠過去了。

「咳咳咳,唐虎!你們小師妹前段時間失憶了,你們可要多多照顧她,知道么?」

張書陵有些擔心唐虎說了不該說的話,還是出言提醒道。

唐虎連連點頭,這點眼力價還是有,雖然不知道是通過什麼手段讓鳳靈兒效忠於嶽麓,但好歹是得到了一大天驕。

「江塵,為師已經將何有道他們幾人請來,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至於唐虎和江秋此行就跟著我們,你覺得如何?」

這個計劃好歹也是江塵想出,江塵有資格知道全部。

還不等江塵說話,唐虎立馬反對,他一直以為他會跟江塵一塊去皇都,這一聽似乎不像是那麼一回事,「師父,我要跟三哥一塊!」

「二師兄,大師兄為何要叫你三哥啊?」鳳靈兒有些不解。

江塵尷尬一笑,低聲道:「這我未來妹夫。」

「未來妹夫?!」鳳靈兒愣了愣,心裡對江秋產生了一絲好奇。

「師父,上次三哥下山就遇到了危險,這次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三哥獨自面對那種危險。」

唐虎知道上次江塵與魔道交手,心中可內疚的不行。

「放心,有你小師妹陪著他,另外還有二長老和五長老在,他們那趟路比我們這趟要安全的多。」

張書陵知道唐虎的想法,倒也沒有責怪,而是將計劃告訴了他。

聞言,唐虎這才改口,「如此說來,三哥那邊確實比我們要安全不少。」

「魔道之人么?這次你們儘管來,讓你們有來無回!」

唐虎雙拳緊握,眼中迸射一抹殺意,體內的玄血鏡更是隱約間散發著一抹血光……

。 「畢竟你想想,這麼好的地方家裏沒什麼大事變故,怎麼可能會落得這個樣子的?」

這時,莫柒柒默默拿出了張一萬兩的銀票:「幫我付個定金。」

「……」

「!!!」

「????」

杜鵑瞪着一雙眸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