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他好似滿懷心思,心不在焉的。

「對了,皛兒。你這奇怪的畫技,從哪裡學來的?怎麼以前從沒見你畫過?」

我聞言,心道:來了,終於還是來了。這可是要命的一關。過去了,以後一帆風順。過不去,會不會被當做鬼附身啊?

這也是我剛才,急急忙忙先展現成果的用意。

先給你嘗點甜頭,讓你捨不得動我,然後再忽悠你。加了保險,即使忽悠失敗了,也罪不至死吧!

「嗯,嗯。」我清了清嗓子,開始演講了。

「不知舅父是否知道庄生夢蝶的典故?」我循循善誘的道。

「知道。」楊廣點頭答道。

「我昨日,從樹上跌下后,人昏迷過去了,魂魄卻出了竅。我的魂魄,往天上一直飛呀飛呀,突然飛到了一處山巔之上。那裡有一個涼亭,涼亭里有兩個鶴髮童顏的慈祥老人在下棋。其中一個老人,發現了我,滿臉詫異的對我道:你怎麼跑這裡來了?我不是叫你下凡去輔助帝星的嗎?我不知道他是誰。於是就問他,你是誰啊?我認識你嗎?那老人笑道:我是你師父呀!對了,你下凡去投胎轉世,封印了前世的記憶,難怪不認識我。然後那老人,拿手在我的天靈蓋上按了一下,然後我的腦海中,就多了許許多多的記憶。原來那老人是太上老君,也就是老子李耳。我是他最小的弟子赤練子。涼亭里,另外一位老仙人,是太白金星。」

講到這裡,我看那楊廣一臉的震驚,心頭嘿嘿笑道:小樣的,就算你是皇帝又如何?照樣給你洗腦。

我接著往下講:「我師父聽了我投胎轉世后的所作所為道:你這孩子,這些年都幹了些什麼?盡瞎玩!你下凡是去輔助帝星的,怎能光顧著自己玩呢?你既然回來了,就別回去了,反正不幹正事。我好不容易下凡一次,就央求師父,放我下來,完成我的使命。我師父經不住我苦苦的哀求,終於答應了。我走時,我師父要封印我在天上的記憶,我想我在天上的本事都被封印了,還怎麼幫舅父您呢?就故意使了個詐。結果,我師父錯把我出生到昨天之前的記憶,都給封印了,而我以前在天上的記憶,保留了下來。」

楊廣聽得嘴唇哆嗦,身體顫抖,激動萬分的道:「皛兒,不,是赤練子大仙,您真的是神仙弟子?」

嘿嘿。我心道:人啊!碰到長生不老,都這鳥樣。當年,威震天下的秦始皇嬴政,因為長生,不也被徐福那個老騙子,忽悠的找不著北嗎?還有那糊塗蛋,吃丹藥,把自己給吃死了。

我連忙恭恭敬敬的施禮道:「舅父,您別這樣客氣。您是帝星,下凡之前,是天上的星宿大神,而我只是一個神仙弟子。無論在天上,還是凡間,您都比我尊貴。您還是稱呼我為皛兒吧!」

楊廣萬分高興的道:「我真是天上的神仙下凡?」

我點點頭道:「是的。封神榜,不知舅父聽過沒有?」

「什麼封神榜?」楊廣一臉的茫然。

哎!我心中嘆了口氣:一句謊話,要用一百句謊話來圓。

沒有辦法,我只得將封神榜,簡略的向楊廣講了一遍,當然,我講的是電視劇《封神榜》,而不是小說。小說太多了,講三天三夜也講不完。而且,我的講述,是簡化版的,真要詳詳細細的說,幾十集的《封神榜》,也不是幾個小時能講完的。

就這,我也講了三個多小時才講完。講的我是口乾舌燥,肚子餓的咕咕叫。哥晚飯還沒吃呢。

對了,小蓮去尚食局弄吃的,怎麼還沒來?

幾個小時了,就算尚食局開在京城外面,也應該足夠小蓮走一個來回了吧?況且,這是皇宮,皇宮雖大,但尚食局離此不遠,走路二三十分鐘足矣。那麼,小蓮去了那麼久,為啥還沒回來呢?難道小蓮出了什麼事情?

想到這裡,我心頭猛驚,有些擔心起小蓮來。

那是一個清純,可愛的小女孩,也是哥哥穿越隋朝後,見到的第一個人,所以心裡對她,有一種莫名的,說不出來的好感和依戀。所以,哥哥很不想她有什麼意外。而且,哥哥初到這隋朝,人生地不熟的,正需要引路人呢。那單純,沒有心機的小丫頭,是最合適的人選。若換成一個成了人精的老狐狸,或聰明狡詐的小狐狸接觸,哥哥的詭異,很有可能會引起他們的疑惑和懷疑,到時可能就會生出許多未知的麻煩和意外。

哥哥的壽命,只有區區的八年不到,可不能浪費在那些枝葉末節上。

所以,哥得趕快打發走楊廣,然後去找找小蓮那丫頭。

皇宮外表看似華麗,美好,其實,到處都是吃人的人。楊廣就不說了,蕭皇后,以及那些宮裡有地位的嬪妃們,甚至得勢的太監,都能隨隨便便的要了一個小宮女的小命。 而血天使一族只要對吸血之目標沒有完全吸干,那麼目標就會同化為血天使一族,並聽命實力比他高的同族。

而被血天使吸血而同化的人族並沒有長出如血天使一盤血紅的翅膀,而是長出了撩牙,全身布滿的紋身為血戰士。

血戰士嗜血嗜殺,戰鬥力不凡,由其是經過了三轉的血戰士有著不輸於四翼天使的實力。血戰士每一轉為一次實力的大躍進,據說當初出現過一個終極的五轉血戰王。

當時血天使一族的血戰天使皇及血戰王為血族的兩大王者,神族及魔族被血族殺的節節敗退,後來和東方的修鍊者聯手付出了大量的高手的生命才勉強封印了血戰天使皇和幹掉了血戰王,使得東西方修鍊者在這一戰後元氣大傷。

而最近封印鬆動,在封印附近出現了類似被吸為人乾的屍體,所有魔族及神族再次聯手號召世上的高手前往查探。

而神魔大陸每一次的大戰都是神魔兩族閑著無聊配合人族天性好鬥的個性而產生的大戰鬥。

而最後這一件是葉缺問的問題,舞輕影隨意的答道:「據父皇說,就算沒有兩族所訂的這一個大戰,人族還是大小戰不斷,而兩族只是冠上了信仰之名罷了。且打完一次大戰後,還能保有大部分的和平。」

葉缺思考了一下,知道這會危及人族,所有就答應了舞輕影的要求,在十天後前往位於真魔三大帝國中間的魔殿總部。

在舞輕影要走時,艾莉思還到葉缺面前指著他的道:「本小姐不會就這麼算了。」

葉缺只有苦笑的搖遙著頭,而這時王敬天及一千重臣都在偏殿中,直到葉缺進來后才道:「老大,你真的要去嗎?」「是的,陛下,」在別人面前葉缺還是稱王敬天陸下,而王敬天也依舊稱他為老大。

「聽她說的像有危險,老大你不再考慮一下嗎?」王敬天擔心的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況且如果沒有處理好會危及人族的安全,所以我一定要去,」葉缺其實心中也想見識一下血天使之皇。

而後要人決定,而由以風傲天留守天魔谷,帶著羽夜及羽欣前往,反正現在封神境化成了戒子帶在了他的手上,如果有危險可以把人放在封神境中。

旭日帝國現在如同一顆新星,吸引著整個真魔大陸的目光,首先是幾支戰鬥力強悍的部隊,在掃平龍城附近的恣賊后,在幾年內佔領了整個朝陽地界的中部及南部,使得北方三國不得不停下彼此征戰,統一戰線以防止旭日的鐵蹄踏上了國土。

從優的經商政策,大量的礦產,作物,使得整個大陸的商人如蒼蠅般的靠近。龍城的人口急速的增加至百萬人口,由於從旭日出去的商人及人民的宣傳,使得大陸上的人民都知道旭日王國對新移民的優待,使得大陸出現新一波的移民潮。

同時在得到了封神境時葉缺就讓器靈靜兒幫忙從封神境中找出一部中下等級的煉器心法,成立了國家兵工所及皇家研究院,皇家研究院專事研究煉器制器,同時挑選資質不錯的人進入研究院。

而國家兵工所則是煉器略有小成的人,開始為旭日大量的製作優良的兵器,由於不是用於修鍊者的靈器,所以對制器之人的修為以及制器的材料就沒有多要求了。

旭日王國在陸浩及姜亮兩個神機門的傳人輔佐,國力蒸蒸日上,大力掃蕩國內一些隱藏的盜賊團,使得多數小型的盜賊團至了最後看情形不對,馬上棄刀投降,而一些大型的凶名在外的盜賊團早就看勢頭不對,轉移到北方或是其他帝國境內了。

蒼龍軍,蒼狼軍之名早就響遍大陸,而後再成立中央軍,玄武軍,火鳳軍及白虎軍玄武軍以原怒火重步軍團為主幹以師逆天為主帥駐守新收復的中部三州之一的蘭州,火鳳軍以伍天涯的吳州軍為主幹駐守吳州以伍天涯兄弟三人統領,白虎軍以青州軍為主體駐守青州以李崇為軍團長。

蒼龍軍駐守中部三州之一的雲州,蒼狼軍則是駐守風州,五大軍團各十萬兵,採取精兵制,所以旭日最大的軍團除了中央軍外就是十萬人,比之其他的帝國重輛三十萬五十萬的大軍團,可以說是小了些。

中央軍團駐守龍城共三十萬人,由國主直接統領,皇城中的十萬禁軍則是依然由陸浩這左相兼任副指揮使,而右右姜亮所率領的特種作戰部兵力也達十萬,也是擔任副指揮使的職位。

而禁衛軍及特種作戰部的正指揮官就是皇帝,所以皇帝的直屬軍力達到了五十萬人,佔全軍力的一半,以此是確保皇權的至高,以免日後可能朝小野大的亂源。

現在旭日控制著朝陽地界一半的領土,共有天龍領,京城龍界地域,吳州,青州,蘭州,風州及雲州共六塊州府,而原先朝陽帝國共分十三州,北方七州被三王國所瓜分,其中金王國統領三州,梁王國及鄭王國各自佔有兩州。

旭日王國的洛南地區由數個盆地,較為平整的谷地所組成,除最北邊兩個划入天龍領的直轄區,其他的幾個建立起了數個池,同時為原先較為落後的洛南地區投入大量的建設,道路的鋪設,橋樑的建造,各種設施的機關相繼的設立。

學院,治安隊,作坊等等為洛南地區注入發展的良藥。

許多北方遷入的移民,也被安置在此,旭日給他們一畝良田,一些種子和工具,讓他們墾荒,或是給他們挖礦的工具讓他們進入山區挖礦,得到的三七分,上繳三成,其他的七城歸自己所有,同時在新的縣城中配給一間新房。

洛南共新建了六座城,成陽,建安,天陽,長安,南陽,洛陽。其中建安城的所在是閱族人的地區,所以建安城大部分的人都是閱族人,而長安城所在之地是亞龍人族的區域所以也是以亞龍人為主。

旭日王國的規模來說早已可以稱為帝國了,就是國外使臣也是用帝國的字眼來稱呼旭日,但是王敬天在龍城建立的當日發願,一日不收復朝陽全境,一日不稱帝。

葉缺正帶著羽夜及羽欣兩人前往魔殿總部,一路上總是在教導著羽欣修鍊,一直以來都是羽夜在教導較多,直到了現在葉缺才有多些時間教導羽欣。

路途上,人們現在所談論最多的話題就是旭日的一切,有些要游詩人把葉缺,風傲天,師逆天,三人稱為旭日的三大龍。

葉缺一路上聽到有人甚至說他是三頭六臂,一餐吃掉一頭霸王獸,狀似犀牛,全身長滿鱗片,力大無窮,火系魔獸,只能笑笑不語,暗嘆這些雲遊詩人想象力太豐富。

魔殿的總部稱之為魔廷位於真魔三大帝國的正中央,是一座巨大而且熱鬧的大城,在城內隨處可見朝望的教徒,以及叫賣的商人,各國的使臣和前來學習的年輕學子,魔廷是所有教徒心中的聖地,每一位帝國的繼承人在年輕時,都會到魔廷接受為期一年的魔廷教育。

由於魔族長公主的邀請,各國的精英匯聚到了魔廷來,由於葉缺一路上走走停停,和羽夜及羽欣四處的觀賞風景,所以延了不少時間,當葉缺等人到時,其他各國的隊伍早就到了。

此次來魔廷葉缺還帶了兩個十絕武道的弟子,分別是霸神刀白河,絕魂箭紅欣。

「葉元帥,我以為你們不來呢?」葉缺剛走到了魔廷的門口,就聽到了魔族長公主舞輕影的聲音,魔族長公主看到雲人條的到來似乎是很高興,讓與長公主一起前來的各國高手心中覺得不以為然憑什麼讓舞輕影那樣注意,但其他人同時注意到了他身旁的羽夜,讓人眼睛一亮,羽夜有著不同於舞輕影的令人無法靠近的美,卻是那樣的恬靜及高雅,微微的點頭也讓人覺得美,長公主看到其他人的表情淡淡的一笑就象是讓冬天的冰雪融化的春日一樣感覺吹過每個人的心:「這邊請進。」

葉缺等人隨著舞輕影進入一個宴會中,對於他們的晚到不少高手早就不滿於心,於是就有不少人在旁低語不止。

葉缺和羽欣就當看不到,兩人走到人不多的地方坐也下來,但是就在剛坐下時,就有一個流里流氣的年輕人,穿的整身紅,就象是一個大紅包一樣的人走到他們面前打量一下后酷語道:「不過是小國的元帥,擺什麼譜!」

這年輕人一看葉缺兩人把他就是當空氣一樣視而不見,不禁有些臉紅,轉而生氣,他來自盤龍大陸的一個大門派此次到神廷及魔廷共同的邀請商議對付血族的事隨著盤龍的高手共數十人一起過來。

而他不過是一個二世祖因為他的家族是當今盤龍修鍊界新成立的聯盟盟主的兒子,他父親要他來歷練歷練,派給了他家族兩名長老當保鐮,他才有機會過來,不然以他的實力還有些勉強。

「張長老,給他一些教訓,讓他知道有些人不是他可以得罪的!」那二世祖對立於他身後其中一個人叫道,但是叫了半天卻沒有人向前,他不禁回過頭去看,只看到在他身後的張長老面有難色的道:「少爺,這…」他知道這位少爺平時被人龍慣了,於是個性有些驕橫,這一次明顯就是己方無理。

。肖寧接起電話,心情愉悅,「喂。」

「老大,我被盛卿卿發現了。」

黑衣人緊張的解釋,他很怕肖寧的手段,已經做好了認罰的準備,但肖寧卻良久沒有說話。

肖寧其實並不知道如今該作何感想,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應該……

《深情可曾動卿心》第一百三十九章誰惹盛卿卿生氣了 諸侯參拜天子是姬周的保留節目,每年到了特定的時節,諸侯們都會帶著自己的僕從,離開自己的封地,進入京城之中,參拜自己的頂頭上司周天子,以此來維護自己和天子之間的封建關係。

只不過與後世的參拜節目不同的是,這次諸侯參拜天子的地點是鎬京的宮殿,而不是後世常用的東都成周洛陽——因為這個時間點成周洛陽還沒修建完成。

伴隨著侍者的引導,這些從封地趕來的諸侯全都按照各自的等級,緩緩地進入到了鎬京的宮殿之中。而走在這個隊伍最前面的,就是位列三公的召公奭、周公旦,以及被稱為姜太公的太公望。

而走在三公之後的,則是周朝的三恪,既虞朝後裔建立的陳國國君,夏朝後裔建立的杞國國君,以及商朝後裔建立的宋國國君。

這三恪之中只有宋國國君是真正的「實權派」,剩下的陳國和杞國其實就是湊數的。陳國初代國君原本是給周文王負責制陶的陶正,後來在周朝奪取天下之後被武王冊封成了三恪之一,以示姬周是正統。

至於杞國國君,那就更不知道是從哪個犄角旮旯里冒出來的了,說是大禹的後代,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大禹後代那麼多,隨便找個人來都比杞國要更有「合法性」,結果姬周卻愣是找了這麼個被滅國的人來重新建立杞國,延續夏朝香火,也不知道按的什麼心。

唯獨宋國,那是正兒八經的商朝王室血脈。國君微子啟是商朝末代國君的紂王的親哥哥,由他擔任代表商朝的三恪倒也算是合情合理——只是情理確實是合了,但這其實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身為一個投降派,微子啟在一堆姬周諸侯中,其身份其實是要比陳國和杞國國君還要更加敏感,更加不和諧的。

陳國和杞國的國君可以放心大膽地和姬周諸侯交朋友攀談,因為他們本就是姬周一手扶持建立起來的傀儡國,沒有這方面的顧慮。而微子啟不行,身為「前朝餘孽」,他必須要謹言慎行,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才行。否則一個不小心,讓人認為他想勾結諸侯,反抗朝廷,那可就真的糟了。

三公三恪之後,便是其餘的姬周諸侯了。不過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姬周諸侯中有一個人的站位特別靠前,那就是申國的國君——以往的他只能站在侯爵堆的正中間,而這次他則是站在了侯爵堆的最前面,直接跟在了三恪之後,大有一種「侯爵之中我最強」的架勢。

對此,其他諸侯倒也沒有多說什麼。且不說人家申國本就也別能打,戰功卓著,單就人家即將成為天子老丈人這一點,就足以讓他站到這個隊伍的最前面去。

姬周諸侯數百人,除了那六十多個姬周朝廷自己冊封的諸侯之外,剩下的大多是本就已經在當地建國,後來被姬周承認的小邦國。這些邦國大多地處偏遠,或是生活在山西北部,或是定居在漢水以南,全都遠離姬周的統治核心。對於這些諸侯,姬周的態度也非常簡單——只要你認我這個老大,別的一切好說。

這些諸侯這次基本就是來湊熱鬧的,因此送的禮品也很寒磣——事實上就連這些寒磣的禮品他們都不想拿出來,畢竟這個時代的諸侯是真的窮。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想大老遠跑來給人送禮的。但是沒辦法,這畢竟是姬周建立后第一次天子大婚,於情於理他們都必須要到場參加,這才導致了一場婚禮數百諸侯朝覲壯觀景象。

鎬京的宮殿很大,足以容納數百諸侯進入。不一會兒,所有的諸侯便全都進入了宮殿之中,站在了各自的位置上,等待天子到來。

這種重要的場合,天子自然是早就已經準備好,躲在幕後等待登場的。因此在所有的諸侯都就位之後沒多久,姬誦便在侍者的陪同下緩緩登場,最終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上。

「諸侯參拜天子!」

姬誦坐下之後沒多久,大殿中的諸侯們便在禮官的指引下開始了今天的參拜。參拜的過程很複雜,如果是後世人的話一定會大呼吃不消,不過對於這個時代的人來說卻並非如此。在他們看來,越是負責的禮儀越能體現自己的身份。雖說在這套禮儀制度之下自己只是一個參拜者,但是自己參拜的可是天子啊!要知道在這套制度下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參拜天子的,自己能夠參拜天子,本就是自己身份地位的體現。因此沒有人對這套禮儀制度表現出任何的不滿,所有人都顯得樂在其中,無法自拔。

「禮畢!」

在一系列負責的禮儀完成之後,今天的參拜環節便算是徹底結束了。按照常規的流程,接下來天子要說一些勸勉的話,告誡諸侯要認真治理自己的國家,不負自己的期盼。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卻突然跳了出來,對著姬誦行禮道:

「啟稟大王,臣有一事不明,還請大王賜教。」

「哦?是么?」

坐在王座上是姬誦循聲望去,發現對方是魯國國君伯禽,當即心中有了計較,而後笑著說道:

「有何事不明,愛卿大可以提出來。」

「是這樣的,再過幾日,便是大王的大婚之日了。這是一件普天同慶的事情,按理,臣應當對此感到高興才是。然而這幾日臣卻聽說王上的婚禮乃是由一個名叫沃操的殷商遺民一手操辦的,請問是這樣嗎?」

伯禽是周公旦的長子,同時也是姬誦的堂哥。從身份上來講,他是場中最適合將這件事挑明的人。否則若是由周公旦親自下場的話,那就未免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了。

「確實是這樣沒錯。」

另一邊,在聽到伯禽的話之後,姬誦似乎並沒有意識到不對勁,而是繼續笑著說道:

「若非是沃操的話,予一人只怕還不會想要要娶申侯的女兒呢。從這一點看來,予一人確實是要好好謝謝他才是。」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時鳶看了一眼手機,沒有看到陸霆之的任何來電和微信,於是不解地看他,「你怎麼知道我還在工作室裏面忙的?」

「孩子們不在家,你若下班了,一定會跟我聯繫,結果中午以後,你就再沒消息了,肯定是在忙。」陸霆之有理有據地道。

「謝謝老公!」說着,時鳶挽住了陸霆之的胳膊,繼而對大家道,「大家都吃了飯再走,或者着急回家的就把飯帶回去,陸總為我們帶來的是徐遠齋的外賣,很好吃的。」

「哇,大手筆啊!」

「陸總威武。」

大家聽到時鳶的動員,也便不客氣了,畢竟徐遠齋的飯菜是真的地道,消費也不低,平日大家輕易不會選擇在那裏消費,今天這是託了時總的福。

「你吃了嗎?」時鳶問道。

陸霆之搖了搖頭。

這時,站在他身後的余恩立刻小聲道:「夫人,四爺一下班就馬不停蹄地趕過來了。」

時鳶連忙拿了兩份便當,繼而對余恩道:「余助理要不要來我們家一起吃點兒?」

余恩看了陸霆之一眼,繼而「嘿嘿」笑了一下,很有眼色地道:「不了夫人,我跟大家在這兒吃一口就行,得趕緊回去陪Ella。」

時鳶挽着陸霆之的手臂離開了工作室,回到家,兩人一起吃過晚餐后,時鳶將最新內測的遊戲包安裝在了陸霆之的電腦上,同時往自己的電腦上也安了一份,邀他一起玩。

起初,時鳶是坐在陸霆之旁邊的,方便對陸霆之進行操作指導,並且將他提出的疑問和建議記錄下來。

開場動畫結束之後,遊戲主角正式進入遊戲世界。

「第一個任務是古代世界?」陸霆之不解地問時鳶,「為什麼?」

時鳶笑得像只小狐狸,「方便我植入廣告啊!」

陸霆之不解,但也沒問,認真地操作著任務走着劇情,主角來到了一個村莊,整個村的人都在種植靈田,主角在這裏得到了許多新的食材。

「怪不得。」陸霆之勾唇,「這種古靈精怪的點子,也就只有你能想得出。」

說着,還不忘摸摸時鳶的頭。

這時,陸霆之看到一個少女迎面走來,他一愣,繼而看向時鳶,「這人……是N.P.C?」

這形象,怎麼看起來跟時鳶很像?是錯覺嗎?陸霆之在心中不住地犯嘀咕。

時鳶神秘一笑,「不是哦,你再仔細看看。」

陸霆之一番操作下來,發現沒法激活與對方的對話,於是有些納悶,「難道是bug?」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