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打開透視神瞳,向龜殼看去。

騰騰的古魂氣!

比他此前見過的任何一件古董都更濃!

甚至比七星骰的古魂氣也勝一籌!

七星骰出自春秋戰國時代鬼谷子之手,已經算是罕見的早期了。

而此龜殼竟然比七星骰更古老。

看來,是遠古之物。

芳姿伸出雪白的手,輕輕從盒子里取出龜殼。

它約有半隻核桃大小,古銅色澤,而上面的溝溝是黑色的。

它上面沒有一般的龜殼那種六邊形龜紋,而是有密密麻麻的線條。

張凡接到手中,凝眸細看。

只見那些複雜的線條在眼前呈現出一個個極為複雜的卦象!

卦象一個又一個,在龜殼上排了一圈又一圈。

大大小小,總共是八八六十四卦象。

其中有的卦象大一些,另一些卦象小一些,這些卦象圖互相穿插,互相錯落,看似無序混亂,細看卻有一定規律,四周的卦象圖指向中間一對陰陽魚,有百鳥朝鳳之態,又有天下歸一之象。

「這……」張凡以驚訝的眼光看著她。

這遠古神物,怎麼在她手中?

難道她的祖先在些來頭?

不是高官名臣,就是商界大賈,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傳下來這麼名貴的國寶?

「你不喜歡?」她有些生氣。

「喜歡,喜歡。」張凡苦笑著,用手撫摸著漆器上的龜裂,「喜歡是喜歡,可是,要我接受它,我沒這個心理準備。這可是千古傳下來的絕品啊,以我對古玩的鑒定,可以確信,它是先秦時代的文物,國寶中的國寶,我受之有愧。」

張凡說著,又把匣子向她推過來。

「正因為是千古絕品,國寶中的國寶,才配得上你。我相信,在你手裡,它才會有用。」

「它到底是什麼?莫非是卜筮之甲?」

「算你說對了,不過,它不是一般的卜筮品,而是一件神品,」她輕輕眨了眨彎曲的睫毛,伸出紅紅的舌尖抿了一下嘴角,眼裡透出回憶的迷茫,聲音也變得有些傷感:「這是我家祖傳八十一代的卜筮龜甲,歷朝歷代以來,我家以卜筮傳家,先祖之中,有多人在朝廷給皇帝效力,擔任皇宮中的欽天監、司雨督,每逢春天大旱,先祖便用卜筮之術預卜雨水多寡,祈雨禱雲,為百姓造福……」

說到這裡,她眼神里透出失落,聲音變得低沉而酸楚:

「傳到我父親這一代,已經不時興這些封建迷信的東西,我父親為了不惹麻煩,便把這家傳的手藝給放棄了,轉而經商。」

「噢,明白。」張凡當然知道,這種「封建迷信」的東西,在某些特定的歷史時期,是要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里」的,芳姿的父親當然不敢拿它來謀生。

「不過,在經商的過程中,偶爾遇到難解之事,父親還是要悄悄啟用卜筮龜甲,算清財路的方位,定下交易的時間,預測交易的成敗……無有不靈。」

「噢?」張凡心中一動,古人出行、婚嫁、上房、交易……凡種種事宜,都要先卜後行。

幾千年沉澱啊,博大精深。

內中的道理雖然沒人講得清,但卻對事物有明顯的預測性能!

天地陰陽,周易命理,這些最簡樸也最便捷的卜筮術,時至今日,也對人們的行為有一定的指導意義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聽到這話,子鐮臉色一變,道:

「恩威具出於上,女奴亦然!只有經過王上視察,且應允之後,我等才能將這些女奴帶回來,賜予你國男丁。若非如此,你國男丁又如何知道這是天子的恩惠呢?」

好吧,子鐮不是文人,說不出那麼多彎彎繞繞的話,因此他只能將商離之前傳授給他的話語現場複述一遍,以此來說明將女奴帶回去之後再賜下來的必要性。

沒錯,商離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告訴奄國的國人,他們的一切恩惠都來自宜國,包括他們的女人。只有跟著宜國走,他們才能過上幸福的生活。若是膽敢跟宜國作對的話,別的先不說,至少你們的單身問題就別想解決了。

當然,以宜奄兩國如今的實力對比,奄國國人也未必就敢生出什麼異心。商離這麼做的主要目的,還是告訴奄國的國人們宜國是一個流淌著奶和蜜的地方,你們想要的東西宜國都有,留在奄國雖然能夠獲得,但是卻只能得到宜國人挑選后剩下來的次等貨,以此來吸引奄國人進一步遺民倒宜國去。

「這……好吧。」

子鐮都把話給說開了,子權以及其他的奄國貴族自然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雖然他們對商離的霸道行為有些許的不滿,但是形式比人強,兼之這種事情也和他們自己的切身利益關係不大,他們就更沒有為其他國人聲張的必要了。在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子鐮的說法之後,子權對著子鐮說道:

「如今國中將士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將軍準備何時帶人征討淮夷部落?」

「就現在吧。」

子鐮拍了拍手,站起身來道:

「此戰我國出兵250人,你國出兵500人,分為三支前進,同時襲擊地處三個方向的淮夷部落。至於我國剩下的那50名甲士,則是直接駐守此處,防止有其他淮夷趁機來攻。」

「如此甚好。」

眼見子鐮將事情考慮得如此周到,子權心中也是滿意非常。當即從座位上起身,對著子鐮道:

「既如此,寡人與將軍一同出去,為出征的將士送行。」

「報~」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斥候突然衝進了宮殿之中,對著大殿中央的子權說道:

「啟稟君上,去年經過我國北上的宜國商隊回來了!不僅如此,他們……他們還帶回了好多的國人!」

……

「君父!」

呂伋從大殿外走入,手上拿著一卷竹簡,對著端坐在大殿中央的姜太公說道:

「派去紀國的探子已經送回消息來了。」

「哦?信上怎麼說?」

聽到這話,正在案几上書寫著什麼的姜太公立馬放下了手中的毛筆,對著自己的長子問道。

「信上說,紀國最近確實來了一夥兒來歷不明的商隊。」

呂伋恭聲道:

「咱們的探子也曾經想過接近他們,從他們的商隊成員口中獲得一些有用的消息,不過那伙人各個都很謹慎,哪怕是咱們訓練出來的探子,都無法從他們的口中套出什麼。為此,咱們在紀國的探子還特意寫信來,請求君父寬恕他們的無能呢。」

「哦?是么?」

聞言,姜太公並沒有就是否寬恕這些下屬的問題發表看法,而是就地沉思了起來。

半晌之後,姜太公抬起頭來,對著自己的長子問道:

「讓寡人來捋一捋近期發生的事情。半年多前,沃操從江南回來,帶回了許多新奇的玩意兒,並且將其進獻給天子,獲得了天子的寵幸。」

「而在沃操回來只有沒多久,南邊的紀國就出現了一支神秘的商隊,這支商隊的成員異常謹慎,能夠讓咱們訓練出來的探子套不出話來。不僅如此,他們還帶來了許多和之前沃操帶回來的東西一樣的貨物,是這樣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

呂伋恭敬地答覆道。

「那麼再然後呢?紀國近期是否還發生了其他奇怪的事情呢?」

姜太公繼續問道。

「似乎沒什麼奇怪的事情了……等等,這裡說了一件事情,兒臣不知道這是不是君父口中所說的奇怪的事情。」

呂伋快速瀏覽了一遍手中的竹簡,很快,他的目光就被其中的一行字給吸引住了,而後對著姜太公說道:

「根據信件上的說法,近期紀國附近的東夷部落似乎變得異常安分了起來。以往十天半個月就要進犯一次的東夷,如今已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沒有起過刀兵了。」

「東夷安穩?」

姜太公皺眉道:

「莫非這也和那支商隊有關?可是不對啊,那支商隊有何德何能,能夠讓東夷聽從他們的命令?若是他們真的有這樣的實力的話,咱們也不至於連他們的來歷都搞不清啊!畢竟擁有這種實力的國家,是無論如何都隱藏不住自己的存在的!」

「是否……是這隻商隊用什麼方法賄賂住了東夷?」

一旁的呂伋提醒道:

「比如說用他們帶來的貨物,來換取東夷不在他們在紀國做生意的時候進犯東夷,以此來保證自己的商隊不會因為刀兵而受到波及?」

「有這個可能。」

姜太公先是點了點頭,而後又搖頭道:

「只是這樣做的代價未免太大了點,畢竟東夷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滿足的,若是沒有足夠的好處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會乖乖聽話的。而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卻只換來了東夷不進犯紀國的承諾,這樣的買賣是否太虧了一些呢?畢竟哪怕真的起了刀兵,那些東夷也壓根就打不到城裡去,更別說是威脅到他們商隊了。」

「這……兒臣就不知道了。」

呂伋的智慧遠不及姜太公,連姜太公都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就更不用說了。在聽到姜太公的話之後,他當即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不知道。

「此事蹊蹺頗多,這樣吧,稍後你……」

自己都沒有想明白的事情姜太公自然不會強求兒子想明白,因此在聽到呂伋的話之後他也沒有生氣,而是張了張嘴,準備交代兒子多往紀國派遣密探。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殿外傳來,打斷了姜太公的話。

紫筆文學 陳飛揚覺得自己現在很被動。

局勢確實太兇險了。

「葉青芸啊葉青芸,你說瞎話之前怎麼不徵求一下我的意見呢?

現在好了,你一通扯淡,我媽信進去了。她以為我上你家花了一萬塊錢。

好傢夥,要是她以後知道我們的事黃了,那可不得心疼死,然後用鞭子把我這個敗家子活活抽死?」

陳飛揚本來是進可攻退可守,穩坐釣魚台,現在突然就沒什麼退路了。

他心裡很憤怒,恨不得指著葉青芸鼻子罵:「如果你上輩子是妖精,那麼肯定是說謊精。想不到我陳飛揚堂堂誠實忠義小郎君,居然與你為伍,我們一刀兩斷吧。」

「青芸啊,不要客氣,快坐快坐。」收下禮物后,吳雪瓊對葉青芸的態度,已經從女朋友上升到了兒媳婦。

她拉著葉青芸的手,在沙發上坐下。

從見到葉青芸的時候起,她就覺得非常驚艷,這樣的形象,這樣的氣質,說句萬里挑一也不為過。

再加上彬彬有「禮」,知書達「禮」,「禮」輕人意重,她對葉青芸的印象更是好上加好。

再知道陳飛揚上門送了一萬塊錢的禮之後,她心裡就直接敲定了這門親事。

葉青芸在她眼裡,已經從女朋友上升到了兒媳婦。

准婆婆看兒媳婦,那當然是越看越順眼。

括弧:結婚之前。

「青芸啊,阿姨說一句話,可能有點冒昧,你就當我是胡說八道好了。

我總覺得我們很投緣,我有種預感,我們很早就認識了。如果有前世的話,你應該也是我的兒媳婦。」

吳雪瓊這是純粹在瞎扯,說鬼話拉近關係。

但陳飛揚聽了,心裡卻是涼颼颼的:母后,你這預感簡直絕了。

你要是不戴個墨鏡,支個地攤去算命,都是全國人民的損失。

葉青芸聞言,也楞了一下,沒想到陳飛揚的媽媽熱情到了這個程度。

這個話可不好接。

但是葉青芸是什麼人,交際能力頂格,這點困難自然也難不倒她。

瞎話胡話張口就來。

「阿姨這麼年輕漂亮,如果有前世的話,我們肯定是情同姐妹。」

吳雪瓊笑得嘴都合不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