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跑進屋子,心仍在狂跳不止,他是個心軟的人,著實是不擅長應付這種事情,更何況他心裡其實是不認可李姑的做法的,看著李姑神神在在的坐在床邊,語氣里就多了幾分責備。

「鐵蛋可是咱的親外甥啊,這麼見死不見不好吧?」

李姑白他一眼:「誰說見死不救了,我只是讓你晾她一會兒,如今張醫師不在村裡,她能求的只有你,過一會兒出去,你就這樣跟她說,保證她感激涕零的。」

張大鬆了一口氣,又覺得自家媳婦心善的很,受了那麼大的委屈還願意幫助張嬸,便對自己剛才誤會了她有些愧疚,立馬順從的湊過去。 蘇輕在臨近大氣層頂端只待了一會,就任由自己的身體往下落。

星球的引力似乎在他身上不起任何作用,很詭異,他輕的好像一根輕輕的羽毛,你盯著看,不看旁邊的環境,會覺得他在上浮,但其實他下落的速度卻極快。

按道理這兩種特性不可能存在同一個事物身上。

但事實就是如此。

這便是仙人道果乾涉法則帶來的威能。

下落了幾千米后,蘇輕更是直接融入到空氣之中,御風之術展開到極致,直接形成了類似於風遁的效果,下一瞬間,便出現在千里之外。

回到小青山村,蘇輕好似憑空出現在山坡上。

他繼續盤坐,道場張開,細細感知著環境中的天地元氣,探尋者元氣的根源。

「咦……」

蘇輕忽然驚訝地展開眼睛,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剛剛追溯天地元氣的來源時,居然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好似回到了三千仙域,在紫蘭仙國的小青山農場,當初自己坐在先天崖上追溯天地靈氣的來源。

「似乎……」蘇輕有點不確定,「也是來自虛空?」

蘇輕皺了下眉頭,這個結果,和自己之前猜想的太不一樣了。

他重新感知,反覆確認,發現自己之前的感知沒有錯,環境中的天地元氣很稀薄,同樣有一進一出兩種態勢的運動循環。

也就是說,如果水藍星的天地元氣看做一個有機的整體,存在在這輸入和輸出兩種情況,輸出是王水藍星外面輸出,也就是往太空輸出,這是天地元氣逃脫了水藍星的大地引力和空氣層的束縛,向太空散逸了。

但往內輸入,則是來自莫名之處,彷彿虛空,又像是某個與現實重疊的陰影宇宙。

而且,輸入和輸出在量上差別不大,輸出稍微多一點,這也是水藍星的天地元氣持續緩慢減少的原因吧。

蘇輕神色變得古怪起來。

三千仙域的靈氣是有大地精華進入現實世界后的轉換,那……

蘇輕再次細細感知。

水藍星的情況還是不同的,從虛空或者陰影宇宙進入現實世界的,不是類似大地精華這樣更高級的東西,直接就是天地元氣。

「這倒是能解釋,在三千仙域,人道氣運越旺盛,吸引進現實世界的大地精華越多,可在水藍星,現代的人道氣運遠強於古代,可天地元氣卻越少。」

「每個宇宙都有自己的實際情況,不能因為某些地方類似,就等同起來。」

蘇輕笑了笑。

「只要找到讓更多天地元氣進入現實世界的方法,或者說條件,那就能讓水藍星的文明起飛。」

「賽金文明應該掌握了其中的奧秘,只是這個等級的奧秘,怕是不會輕易告知水藍星上的文明。」

「不過……這顆難不倒自己。」

蘇輕來了興趣,覺得自己後面這段時間又可以充實起來了。

修造自己的院子,打造山坡梯田,改造水庫養魚,籌備《蜀山》和《嚮往的武道》,還有現在,多了一樣,繼續探索天地元氣的奧秘。

接下來有的忙了。

蘇輕挺高興,忙點好。

他暢想著自己暗中帶領著這個與上一世的祖國極其相似的國度,走上人人為仙的偉大之路。

「嗯,等自己研究明白天地元氣,到時候像三千仙域一樣,先來一場元氣復甦,嗯,把天地元氣先復甦緩慢地復甦到先秦時期的水平。」

時間過去幾天,這幾天可能是小青山村過去幾年裡最熱鬧的幾天,大家聚集在水庫旁邊,開始修建石梯。

看著全村人熱火朝天幹活的場景,老輩人很恍惚,以為回到了以前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

等石梯修好,眾人把木料送到坡上,這個村級工程才停下來。

小青山村重新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這麼一段時間下來,蘇輕也算是初步融入了村裡。

這天下午,他開車回到城裡,先回到四合院,打了電話到紅樓夢劇組,和李華和周莉聊了小半天,彙報了一下自己在鄉下的山村弄了塊地,打算建造一個農家小院的事。

對此,兩女非常好奇,問了很多問題。

最後兩人一直決定,等她們的戲殺青了,第一時間去小青山村看看。

蘇輕想了下,笑著道:「你們的戲六月份殺青,到時候院子應該已經弄好了,正好可以入住。」

和兩人聊完之後,蘇輕和在國外學習的張湖路通了電話,溝通了一些情況。

第二天上午去了單位,和央視的人溝通了一下《嚮往的武道》。

蘇輕主要是把自己的策劃案和未來製作團隊的人解說了一遍。

綜藝節目在這個時代,尤其真人秀類,只是剛剛起步,所以蘇輕盡量說的直白一些,把節目的形式、內容都講了講。

在城裡忙了兩天,蘇輕再次開車回到了小青山村。

一進村,就碰到了正在大隊部門口抽旱煙的村長王解放。

「蘇老師,從城裡來了啊,吃飯了嗎,走,去我家對付一口。」

正好到了晌午吃中飯的時候,王解放開口就喊蘇輕去他家吃飯。

蘇輕笑著道:「來之前吃了,王叔,等明天,修路的人會過來,到時候還得你幫著接待。」

這是《嚮往的武道》將來在小青山村拍攝帶來的福利。

「這可是大好事,要謝謝你了。」王解放聽了之後很高興。

蘇輕又道:「另外央視台的人明天也會到村裡來拍攝,等他們先拍攝完整個村子現在的狀況之後,修路的工程隊就馬上開工。」

這裡會拍攝一個村子前後改變的對比,到時候會用在節目里。

兩人聊了一會,王解放問道:「蘇老師,你什麼時候開始造房子,如果需要人手跟我說,我幫你安排。」

蘇輕搖頭道:「我打算建造全木質結構的房子,所有的事情我自己親自來,後面村裡要修路,會優先請村裡的勞動力做事,就不麻煩大家了。」

王解放怔了一下:「你自己來?蘇老師還會造木房子?」

蘇輕點頭道:「你可別看我是城裡來的,其實我以前是生活在山村的,干木工活是一把好手呢。」

ps:感謝richardsp的打賞,謝謝。 一擊命中,陳墨毫不猶豫,一腳踹在蠍子王胸口,整個人迅速後退,躲開了他緊接而來的進攻。

而一旁的奧康納也握著審判之矛尋找著進攻的機會,不過他對長矛確實不太擅長使用,所以乾脆還是拿着身上的槍支在射擊,儘可能的牽制着蠍子王,不讓他去追擊陳墨。

雙手橫卧三叉戟,陳墨稍稍後退了一些,和蠍子王拉開了距離。

剛才那一下雖然確實扎穿了蠍子王的大螯,但事實上並沒有對他造成有效的傷害。

甚至於在陳墨拔出三叉戟之後,蠍子王大螯上的傷口便有癒合的趨勢。

如果不是三叉戟本身也具有神力,攻擊造成的傷口並沒有那麼好癒合,蠍子王大螯上的孔洞已經長好了。

陳墨初步判斷,想要殺死蠍子王,恐怕必須要用到審判之矛刺穿他的心臟,才能真正有效的殺死他。

不過陳墨並沒有馬上去拿奧康納手上的審判之矛,而是和奧康納一起,繼續攻擊著蠍子王。

蠍子王也知道審判之矛會殺死自己,因此更多的是在對奧康納展開攻擊。

但陳墨卻藉著蠍子王被奧康納手中的審判之矛吸引了絕大多數注意力的情況下,對他一番猛攻。

靠着三叉戟的力量,即便陳墨只能使用肉體的力量,還是很快壓制了眼前如同野獸一般的蠍子王。

然而即便陳墨數次用三叉戟擊傷了蠍子王,更在他下半身的蠍子半身上開了很大一個口子,但很顯然這並不能殺死這頭野獸,反而讓他變得越發的憤怒與瘋狂。

不僅如此,陳墨還感知到阿努比斯的意志正在關注著這場戰鬥,並且在蠍子王陷入了明顯的劣勢之後,有一縷神力被注入了蠍子王的身體,讓他似乎是變得冷靜和理智了不少。

剛放出來的蠍子王看上去似乎充滿了憤怒,並且相當的具有攻擊慾望,但卻並沒有表現出一個身經百戰的戰士所該有的戰鬥素養,反而更像是一頭野獸一般。

他不僅沒有使用對於蠍子而言最具攻擊力和危險性的蠍尾,就連下半身蠍子身軀上的兩對更加巨大的大螯都沒有使用,一直都只是在使用自己兩隻手臂所變化的大螯。

所以蠍子王的攻擊雖然不能說沒有效果,卻也很難造成大的殺傷。

這也給了陳墨和奧康納機會,兩人雖然沒有配合過,但還是很快壓制了蠍子王,取得了優勢。

然而當那一縷神力注入之後,陳墨明顯能夠感覺得出來,蠍子王發生了變化。

在蠍子王再次展開進攻之後,這頭巨大的蠍子明顯攻擊節奏快了不少不說,攻擊也變得更具威脅性,且更有效率。

他不再傻傻的揮舞著自己的兩個大鉗子去攻擊,而是動用起了自己全身所有能夠攻擊的地方。

無論是蠍子半身的大螯還是自己兩隻手臂的大螯,亦或是身體後面的蠍尾,甚至是幾條蠍子腿,此刻都成了他進攻的武器。

這一下子就讓沒有太多戰鬥經驗的陳墨和只是普通人的奧康納陷入了苦戰,變得疲於應付。

而此時的蠍子王才真正的表現的像個身經百戰的戰士。

他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攻擊節奏,讓自己的攻擊捉摸不定;靈活的走位更讓他的攻擊變得出其不意,有可能是迎面而來的大螯戳刺,也有可能是貼地而來的斷腿攻擊,更有可能是從頭頂紮下來的尾刺,亦或者是三者之間互相配合打出的組合攻擊。

不得不說,一個身經百戰的戰士與一頭野獸之間的區別實在是太大了。

對付一頭野獸,只要摸清楚了它的攻擊套路,對於訓練有素的人來說就可以比較容易的閃避對方的攻擊,並且找到反擊的機會。

這就像是某個怪物虐人的遊戲,對於熟練的老手來說,怪物所有的攻擊機制和模式都已經摸熟了,那他只要在對應的時機做出對應的動作,就可以很輕鬆的閃躲怪物的攻擊,然後殺死怪物。

但如果面對的是一個成熟老練的戰士,他就會不斷地變化自己的攻擊頻率,以免讓對手找到規律。

更會充分利用地形和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充分使用自己的身體來戰鬥,而不僅僅只是胳膊或者腿。

蠍子王的這一番變化,頓時讓陳墨和奧康納陷入了苦戰。

陳墨倒是還好,在加勒比海盜世界的五年,他除了鑽研魔法之外,也對自己的身軀進行了一番強化,雖然說戰鬥經驗並沒有提升太多,但身體素質還是提升了不少。

之前僅僅只是沒有需要他親自動手的場合,並不代表他一個死靈法師的近戰就弱了。

事實上對於死靈法師而言,如果能夠施法的話,在給自己掛滿增益法術的情況下,陳墨甚至可以和沒有力量解放的泰坦暴君做到五五開。

但奧康納可就不行了,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雖然說是法老侍衛的轉世,但他沒有像他老婆那樣,覺醒前世記憶的時候還帶着把戰鬥技巧一起帶過來了。

他只能靠着自己這些年鍛鍊出來的身手勉強抵擋蠍子王的進攻。

這自然讓蠍子王察覺出了到底誰是軟柿子,於是更多的攻擊都傾瀉在了奧康納身上,讓他不得不疲於奔命。

加上他手上又拿着能夠威脅到蠍子王的審判之矛,蠍子王對他自然也更加的防範,也加大了進攻的力度,可以說不一會他就被打的渾身是傷了。

然而即便如此,奧康納仍舊一隻手緊握著審判之矛,並且不斷用另一隻手拔槍射擊,努力在儘可能的對蠍子王進攻,並牽制他的注意力。

其他人雖然想要加入戰鬥,但是傑克在一開始嘗試躍入戰場的時候,就被地板上那些直通地府的裂隙沖噴出的火焰所阻擋。

而泰坦暴君和吸血鬼水手也是一樣,想要加入戰場都被那些裂隙所噴出的火焰擋在了外面。

就連伊芙琳和喬納森似乎也被排除在了這場戰鬥之外,就好像阿努比斯不希望他們干涉這場戰鬥,只允許陳墨和奧康納來殺死蠍子王一樣。

。 歡迎各位觀眾收看。

由江南大學武道學院冠名播出的大型爭風吃醋類節目。

溫嵐師妹,晚上想幹嘛!

前情回顧。

趙信的室友梁志新,由於聽到姚仙兒女神要跟其開房的消息,腦補出了一些不太健康的事宜。

導致精神紊亂,提刀要給兄弟放血。

做為兩年的室友好兄弟,畢天澤和邱元凱正義出手,遏制住了梁志新的行動。

多麼感人的兄弟感情!

可是,就在這時,我們這檔節目的主角出現了。

溫嵐。

覺醒治癒系的溫柔師妹。

在武道學院中,性格溫婉、長相甜美、樂於助人的她,成為了眾多男性覺醒者心目中的女神。

其中,相親相愛603宿舍的插香兄弟也是其中一員。

由畢天澤先發動約會邀請,梁志新重腳出擊,佔據主動,後有宿舍老大邱元凱重拳出擊。

太棒了!

三人扭打起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