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是一介帝王,更是千古一帝,此刻也難免有些躊躇。

這一刻,趙高走進來,朝著嬴政深深一躬,此時,他不敢多言,甚至於連呼吸聲都在刻意控制。

眼下的嬴政就像是一堆乾柴,只要是有一粒火星子,就會瞬間爆炸。

「陛下,武成候的奏報到了,臣放在了案頭之上!」

「朕知道了!」

黑冰台已經將消息送了過來,他也看了一遍,王翦的奏報與黑冰台傳來的奏報,沒有太大的差別。

「趙高,你下去吧,朕一個人待一會兒!」

嬴政見到許莫負從遠處裊裊而來,朝著趙高揮了揮手,道。

「諾。」

趙高點了點頭,然後匆匆離去,在這一刻,他也看到了遠處,許莫負徐徐而來,他清楚嬴政對這個女子,很特別。

遠處翩翩女子,帶著一絲驕傲,就像是一隻孔雀,年輕的女子,有這不一樣的美好,如光,如雨。

這是上天對於這個骯髒的世間的饋贈,縱然是嬴政這樣的絕世梟雄,對於如此絕色,也是抱有欣賞的態度。

「陛下!」

黃鸝鳥般的清脆聲落入耳際,嬴政緩緩轉身,望著明媚如驕陽的少女:「不再後宮待著么?君度最近學業如何?」

為了方便嬴君度學習,嬴政下令,許莫負可以在秦宮之中隨意的行走,而不僅限於後宮之中。

「小皇孫天資聰穎,絕非一般少年可比,已經在讀《商君書》了。」

螓首微點,許莫負有些微嗔,她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女站在面前,而嬴政眼中波瀾不驚,彷彿看到的只是這個世間最普通的物事。

許莫負雖不覺得,天下都圍著她轉,但是,她終究是國色天香,美如畫中仙子的女人。

自然希望,有人欣賞。

「也是你的功勞,君度還小,沒有定性,皇長子的夫人,雖然是大家閨秀,卻格局太小。」

嬴政在秦宮之中,雖然一直都不曾多言,但是對於有些事情,他看的比其他人都透徹。

對於宮中諸人的性格與能力,也算有所了解,故而,才會放心讓許莫負在宮中行走。

「嘻嘻……」

嫣然一笑,臉上浮現出一抹羞紅,許莫負疑惑的看了一眼嬴政,然後語氣溫柔:「陛下,一直站在這裡,可是有心事么?」

「沒有!」

聞言,嬴政搖了搖頭,莞爾一笑:「朕是帝王,大秦帝國的始皇帝,這天下間,朕還有何心事!」

默然。

見到嬴政不想多說話,許莫負便安安靜靜的站著,這一刻,只有風緩緩吹來,一月的陽光有些溫暖。

一刻鐘后。

嬴政突然開口,語氣很凝重,以至於氣氛驟然緊張:「在隴西郡,武成侯通用連坐,一次性殺了七萬八千多人。」

「其中不乏大秦官吏……」

「七萬八千多?」

許莫負俏臉微凝,嬌軀顫抖,她無法想象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場景,她從未見過七萬人聚集在一起。

「陛下,如此瘋狂的殺戮,會不會引起老世族以及天下人的反彈?」

許莫負可是清楚,在大秦帝國各處,暗中蟄伏的反秦力量不再少數,一旦激起他們的反抗,必將會是巨大的災難。

畢竟在陳縣,她曾深入的了解過反秦勢力,到底有多麼的龐大。

「不會,王翦在隴西郡一場殺戮,反而讓天下人為之蟄伏,不光是土地改革推進順暢,天下反秦勢力也偃旗息鼓。」

嬴政冷笑一聲,語氣之中有些莫名的嘲諷:「也許,朕之前太過仁慈了,要不然,巍巍大秦,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殺戮也許是解決問題的最有效的手段!」

。 主持人大驚失色,剛剛準備叫保安,發現是時宜的時候放鬆下來,工作人員立刻又送過來了一個話筒。

「原來是席太太,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呢?這是想要給我們周舟一個驚喜嗎?」

時宜這才看到周舟,臉色蒼白,眼圈卻有些發紅,就連精緻的妝容也掩飾不住了。

時宜頓時心一陣疼痛,恨不得將藏在背後的人直接揪出來給五馬分屍了。

周舟也沒有想到時宜竟然會直接將衝到台上,正猶豫着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的時候,時宜就主動下來牽住她的手,將她也帶到了台上。

正當周舟在想時宜會怎麼發飆的時候,卻沒有想到她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平靜,甚至於說出來的話都帶着笑意。

「周舟,我發現我們真的是難姐難妹哦,還真的是應了一句話,我的昨天是你的今天。在場的人我覺得都已經認識我了吧。說實在的,我明明不是演員明星,但是卻三天兩頭的上熱搜。還真的是讓人唏噓,你們說不如我不做這個總裁了,去演藝圈怎麼樣?到時候你們是不是也會支持我?」

有些粉絲原本就不相信那些話,現在聽到時宜的話早就樂不可支了,紛紛響應。

「支持,必須支持。」

「時宜,你要是進了娛樂圈啊,你就是我們的本命女神。」

「你大膽的去做明星,總裁我們來做啊。」

時宜原本就是開玩笑的,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還真的會有這麼多人響應。

「這是怎麼回事?」時宜都有些好奇了,「雖然我知道我的確是熱搜體質,但是我這當上總裁還沒有幾天吧,你們怎麼就都知道了呢?」

「當然是因為從網上看到的了,網上有一個你的超話,更新着你的最新動態。」

聽到這回答,時宜還是一臉問號:「看來往後我也應該發一些動態了,畢竟你們都還這麼喜歡我,如果我要是銷聲匿跡的話,不是很讓你們傷心的嗎?不過,這些事情我們都可以往後再說,現在我們最重要的就是將周舟的事情說清楚。」

「說真的,我覺得有些人真的是不是見不得人家夫妻恩愛呢?竟然說周舟插足?我說真的,就算是插足,那也應該是我跟周舟啊,怎麼還能亂點鴛鴦譜呢?真是的,你們怕是不知道其實我老公之前還懷疑過我跟周舟,甚至還吃過我們的醋呢。」

粉絲裏面原本就有很多的CP黨,站周舟跟時宜的人更是多。

現在得到官方驗證,真的是都沸騰了。

「至於別的出身,」時宜收起了剛才玩世不恭的笑容,「我覺得如果我們都可以選擇的話,難道你們不想要成為王某聰嗎?不想要成為某為公主嗎?錢財且不說,誰會願意讓自己沒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呢?誰會願意自己出生在一個四分五裂的家呢?」

剛剛還在沸騰的粉絲一下就安靜下來。

是啊,他們都在想這些新聞到底是不是真的,聽到了時宜的話才反應過來,這些話是真的又怎麼樣,是假的又能怎麼樣呢?

難道就能夠改變這一切了嗎?難道周舟就不是他們喜歡了這麼久的人了嗎?

時宜氣場全開,緊緊地攥住周舟的手:「是不是我最近太溫柔了,太沒有脾氣了,才會讓一些記者忘記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還是讓背後想要搞我周舟的人忘記了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

「我現在不知道這到底是誰在搗亂,但是我想我查出來是誰發的這些新聞應該都是很容易的吧?背後的人我調查起來可能是需要費一些功夫了,懲罰起來也麻煩。但是你們這些記者,門戶網站有沒有想過,我可以徹底讓你們消失?」

「你們發這些新聞的確可以博人眼球,也可以傷害到周舟,但是我周舟哪怕不在這個圈子了,我也可以養着她,讓她進入時氏集團,或者是席氏集團。你們這些記者呢,門戶網站呢?準備好滅亡了嗎?」

時宜的眼睛環視着四周,最終定在攝像頭上:「我知道你們就躲在後面,或者是在現場,我給你們三分鐘,如果再讓我看到信息的話,你們會等著玩完。」

這一波操作如果換成是其他人的話一定需要好好想一想,也會起到反作用。

但偏偏說出來這些話的人是時宜,就會讓人除了害怕霸氣之外就什麼辭彙都想不到了。

甚至於迅速出了一條熱搜,叫做『時宜我想成為你的女人。』

哪個姑娘沒有幻想過霸道總裁呢?現在這霸道總裁不就來到生活中了嗎?

雖然這霸道總裁是一個女人,但卻絲毫阻擋不了她們蠢蠢欲動的心。

甚至於時宜也迅速衝上某撲,成為了直男殺手。

「時宜。」

周舟一下就抱住她,都顧不得這是公眾場合了。

「謝謝你。」

謝謝你在這些事情發生后還站在我這邊,謝謝你從來都不計較我對你隱瞞這些事情。

「我們兩個人什麼關係?怎麼還說謝謝了呢?」

周舟知道時宜的計謀,自然不可以說明白她現在的處境,但是有些人精卻是明白的,更加大條幅的渲染。

一時間所有詆毀周舟的文章都變成了讚美。

「席聿衍我抱走,你們在一起吧。」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這麼一句,頓時所有人都開始附和。

時宜跟周舟一同離場。

到車上后,周舟才敢說話:「時宜,你是不是瘋了啊,你記得不記得你現在的處境?你說出這些話對你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的呀,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呀。」

「誰說對我沒有好處的。」

時宜靠在椅背上,放鬆全身,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如果我猜得沒有錯,那幫老東西正開心着呢,我越是混不吝,他們就會越覺得我沒有威脅,越覺得可以凌駕於我之上,這對於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況且,」時宜眼神聚焦在周舟身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我因為自己的情況就不管你的話,我還配成為你的朋友嗎?我必須要先保護好身邊的人,才可以去保護更多的人。」 全魏一臉救星的看著靈汐,靈汐有點懵,這是幹什麼呢。

「你…」

「你快去看看你帶回家的那個人吧,他…」全魏不等靈汐說,就一把抓住靈汐的手往樓上走,靈汐從全魏的話里知道了韓鈺這兩天竟然這麼折騰自己,有些心疼,又有些氣惱。

身體不是自己的嘛,幹嘛這樣折騰自己。

靈汐讓全魏先下去,這件事她會處理的,然後又讓全魏叫阿姨準備一些粥,等會端上來。

說完,靈汐就讓全魏下去了,然後靈汐才進去,一進去,靈汐就看到韓鈺躺在床上不動彈,就連有人進他房間都沒有反應的嗎?

靈汐站在門口看了韓鈺一會,然後才慢慢靠近他。

她還故意走的很大聲,但韓鈺就是不為所動,靈汐就很服氣了。

「你打算這樣到什麼時候?」

床上的韓鈺楞了一下,然後猛地掀開被子,轉過頭看向靈汐的方向,「汐汐?你回來了?」

靈汐挑眉,「你還知道我呀,我還以為你已經把我忘了呢?你這是幹什麼呢,做給誰看啊。」

說完,靈汐又後悔了,她很想給韓鈺整理一下,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的寵著他。

可是最後靈汐還是忍住了,她就站在那裡不動,盯著韓鈺看。

「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靈汐突然愣住了,她瞪圓了眼睛,「你…你會開口說話了?」

剛才太生氣,加上靈汐的注意力不在這裡,所以靈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韓鈺竟然開口了。

韓鈺也是一愣,他太驚訝靈汐回來了,所以就開口了,但他第一句的說話靈汐並沒有發現什麼,他倒是反應過來了,但見靈汐並沒有什麼反應,所以也就繼續說下去了。

哪知道靈汐竟然是沒有想到,現在才反應過來,頓時就讓韓鈺忘了自己原本想要說的話了。

他楞了一下,然後獃獃的看著靈汐,靈汐看到韓鈺這個樣子,真想伸手揉揉他的腦袋,但還是把手背到身後捏了捏,忍住。

「你倒是說啊?」

韓鈺沉默了一下,想了想,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也沒有什麼瞞下去的必要了。

韓鈺從床上下來,走到靈汐面前,「汐汐,如果我…如果我變得很,很奇怪了,你會離開我嗎?」

靈汐聽了這話,就知道韓鈺一點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在這個末世,能發生什麼讓人覺得奇怪的事情呢,也就是被感染了。

「繼續。」

韓鈺沒有聽到自己想聽到的,有點忐忑,他不知道靈汐這是什麼意思。

但都已經說到這裡了,也沒有暫停的可能,只能繼續說下去。

「我那天,碰了不該碰到東西,被它扎了一下,手就變了,我想我大概就是被感染了,只是當時不太確定,過了幾天,手指被扎的那個地方有綠色的液體,我擠出來看了看,是傷口沒有好,那些綠色的液體是我的血。」

韓鈺說完后,突然鬆了一口氣,他終於不用再繼續瞞著靈汐了,他放鬆了,不管靈汐做什麼樣的決定,他都接受也理解。

靈汐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那你會說話這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反正突然就會了。」

韓鈺以為靈汐會想其他的事情,沒想到她竟然想的是他說話的事情。

「除了這一點,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就她遇到的那些喪屍,哪一個不是先進化升級后才變得比較厲害的,一開始可都是沒有理智的。

韓鈺搖搖頭,他也不知道,不過他這情況確實不一般,但他能確定,他真的不一樣了。

「手伸出來。」

既然韓鈺不知道,那靈汐只能用自己的辦法給他檢查一下了,靜靜感受了一番韓鈺體內的經絡,靈汐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