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卜玉這邊,很快就閃過了三道靈光化為了三位男子。

其中兩道身着一黑一紅戰甲之人,正是當初先行一步天象統領,還有一位身着暗金色長袍,顯得十分闊氣的中年油膩男,四海閣的一位閣主。

三人一見卜玉二人的模樣,都不由的大吃一驚。

要知道兩人可都是人域這邊的天才,逆伐天象的存在,二人一個重傷,一個重傷昏迷,很明顯是遭遇了強敵。

四海閣的油膩男二話不說,手中浮現一道靈光,一刻泛著生機的丹藥沒入蕭鳳山口中,隨即笑道:

「命真大啊,還好沒死!」

誠然,蕭鳳山動用請神,本身就是對自身就會造成強烈的反噬,更何況他有同時動用了多道秘法,甚至還拼着自己受傷,強殺對方一名天象境。

胸前縱橫兩道傷口,差點就將他整個人劃開了。

其中一道巨大的刀痕自左肩到右腹,腰間橫著一道被鈎子劃開的巨大傷口。

自上而下的刀痕散發着濃郁的不詳之氣,甚至帶着強烈的意如跗骨之蟲一般侵蝕着他的身體。

而腰間被勾魄女尾巴化開的口子,因為其特性,蕭鳳山自己將周圍的血肉生生挖掉,這才防止二次受傷,不過神識依舊傷的不輕。

勾魄女,她的手段是作用於神識魂魄之上的,哪怕傷口看起來沒有那道刀痕恐怖,但反而更加難以處理。

不過儘管如此,對於蕭鳳山來說也不算甚至致命傷,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地步,只要當場沒有嗝屁,幾乎都能救回來。

卜玉對此搖了搖頭,身上的氣機萎靡到了極致,當初蕭鳳山沒來之前,他一個人面對地方六名天象境,體內臟腑早就重傷了。

單對單的情況,他有把握幹掉敵方任意一個人,但圍攻,哪怕他實力強悍,但說到底還是個化海境。

劍道神通,各種壓箱底的手段全部顯露,也才堪堪多撐了一段時間。

他也好,徐道玄也吧,看似排名要比蕭鳳山高,但二人都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在天象境內,爆發力不夠。

面對化海時,他們自然是其中的最強,但是越境斬敵,修為低的或者是一對一還好,一旦人多,他就不能有效的給對方造成傷害,遠不如與蕭鳳山這般。

雖然就爆種一瞬間,但也足夠改變戰局,哪怕自己無力再戰,重傷昏迷。

「卜兄,發生了什麼事?」

黑甲男人問道,眼中帶着一絲緊張與凝重。

「沒事,是在下不小心中了對方的埋伏,好在蕭兄及時出現,要不然恐怕這次我真的栽了!」

聞言四海閣的男人有些驚訝:「什麼人居然能讓卜兄你陷入苦戰,還讓蕭賭鬼這般?」

「靡鄂,勾魄女,山岩巨人,百鬼蜈蚣,骨火鳥,千眼樹,臨走之前那百鬼蜈蚣被蕭兄宰了,只可惜屍首沒來得及帶回來!」卜玉無奈道。

聽到這話,其餘三人頓時心中一沉,六位天象境,還有兩位王族,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哪怕現在已經剩下了五人,但壓力依舊非常之大。

要知道,蕭鳳山與卜玉二人根本就不算長眠山的守軍,也就是說,他們二人到時候隨時會走。

事實上,長眠山的天象只有他們三人,其中還有兩位是學習軍陣之術的統領。

戰陣廝殺他們不怕,但對方天象如此之多,他們打起來恐怕太過吃虧,甚至長眠山有失守的風險。

黑紅戰甲的兩人太清楚不過自己與總門弟子之間的差距,哪怕同為天象境,但戰力相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要不…求援?」紅甲統領輕聲道。

對此,眾人陷入了沉默,最後還是卜玉道:「不用,我在這邊留一段時間,順便養傷,戰事將起,我也該入天象了!」

聞言,三人頓時一喜,卜玉留下,他們四人就能與對方抗衡,哪怕不算蕭鳳山這個傷殘人士。

要是他能入天象,那這邊戰局就穩了,說不定他們還能朝着其餘之地發起增援。

卜玉作為人域這邊的天才劍修,本身就功伐無雙,如果能入天象,實力將會暴增。

「卜兄你…」四海閣的男人皺着眉頭問道。

因為他知道,如卜玉這樣的天才,其實早就可以入天象境,之所以還在化海,無疑是想在這個境界多進一步,天才有天才的驕傲,每一步都做到極致,那樣入上三境的幾率才會更大,日後也會走的更遠。

因為他們的目標從來不是天象境,而是上三境,絕頂,甚至是紅塵仙。

至此,卜玉搖頭輕笑道:「無妨,其實在這個境界我早就進無可進了,只是自己有些不甘心。」

「這次險些隕落,與其如此,還不如入了天象,就算是戰死,也得在自己最強之時,要不然豈不是遺憾?」

說着他還看向了躺在地上的蕭鳳山。

作為人域這邊化海境內,最耀眼的幾人,他們之間早就十分熟悉,二人在一起時,雖然嘴上誰也不服誰,但暗地裏還是會佩服對方的實力的。

「喂~~你們別聊了行嗎,老子都快死了!」

此時躺在地上的蕭鳳山緩緩的睜開眼睛,瞧見幾人站在原地交談不由開口。

他現在胸前兩道傷口還往外溢血呢,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域英雄了,老子剛宰了一名天象啊。

別沒死在敵人手裏,最後死於失血過多。

聞言,幾人相視一笑,隨即將蕭鳳山帶走,返回了長眠山頂暫作休整。

而長眠山後方此時也不太平,兩萬餘人各自遇到了一些麻煩。

距離夏凡等人左側不到三十里處,此時發生了激烈的交手。

「不好,影族!」為首的百夫長在己方瞬間死掉十餘位甲卒之後才反應過來,隨即大喊。

眾人快速結陣,爆發氣血以做防禦,採取的應對方式與牛壯當初一模一樣,不過他卻沒有牛壯的運氣。

此時他的隊伍之中有四名宗門弟子,魔宗兩人,千靈盟與飛雪山各一人。

手段也不少,不過修為只有出塵境,但地面的影族之中卻有一名化海,這才是最讓他頭痛的地方。

兩位魔宗弟子各自施展範圍性秘法阻隔,千靈盟的弟子甚至放出十餘道靈體出去探路,但很開便被絞殺。

飛雪山的那名女弟子周圍散發寒氣,試圖將這些影族凍結,有效果,但不大,一時間眾人陷入了苦戰。

一瞬間殺了他們十餘人,其中一位影族來到身高兩米多的統領面前傳遞消息:

「不是他們!」

聞言,巨大的黑影一愣,隨即下令,速戰速決!

前些日子,他們損失了大半人手,當日他見這群人實力都不高,收到了其餘異族的求援消息,就獨自前去支援,沒想到當自己趕到之時,對方已經匯聚了四支隊伍,數百餘人,雖然付出了一定的代價,但也將向他求援的異族小隊盡數殲滅。

無奈之下,他只能回來,但沒想到自己的隊伍也是損失過半,至此他才知道,人域這邊再搞一些大動作。

無他,人數太多了,他想傳遞消息,但在這邊根本毫無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找到其餘異族,大家合力再想辦法,至於殺人,完全是順手。

遇到幾支隊伍彙集在一起的,他不會選擇動手,甚至還會觀察一下這些隊伍中的宗門弟子如何。

一邊尋找同族,順便再追尋讓他們損失慘重的那支百人隊伍。

當他下令后,包括這位化海境的影族同十餘名族人瞬間化為了虛影開始瘋狂攻擊這氣血屏障,準備速戰速決。

影族是最為克制這群軍甲蝟卒的異族之一,但潛入進來的也不全是影族,與人域那邊交手,自然就會有勝有負,就算被全殲也十分正常。

但那是平時,此時這邊的人域修士數量暴增,哪怕是他們是精英小隊,依舊十分吃力。

為首的百夫長,身上氣血迸發而出,但地面的影族化海卻不找他硬碰硬,專門挑選隊伍之中薄弱之處。

僅僅幾下,氣血屏障就開始顫抖,產生了細紋,而隊伍中的四名宗門弟子手段雖然有效,但卻頂不住修為上的差距。

「老趙,求援啊!」

正在這時,一名老卒大喊著,胸口之處一柄黑色短刀貫胸而過,口中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鐵匠,艹!」為首的百夫長見此,睚眥欲裂,但他且沒有絲毫辦法,而且氣血屏障破了。

來不及都想,手中靈光一閃,衝天而起,一道靈光如煙花般在空中爆開。

幾十裏外,夏凡等人在這邊暫做休整,距離第一次遇襲已經過去兩天了,當日急行三十里才敢休整,這兩天他們也曾遇到兩次被衝散的零散異族。

修為都是出塵,有骨族,還有邪靈族等等。

不過對於這些有着實體的異族,僅靠眾人的相互配合就能做到全殲,甚至幾連牛壯都沒怎麼出手,只是在一旁指揮,他也需要練兵,尤其是那些金丹修為的新兵蛋子。

經過這幾場圍剿,整個隊伍的氣勢提高了不少,就連新兵蛋子也沒有一開始那般緊張了。

而夏凡與崔老頭兩人就更閑了,就是趕路,休息的時候聊聊心得,崔老頭還會有意無意的點撥他道上的困惑,時不時就能讓他有所感悟。

要是閑來無事,還會隨意交猴子兩手,雖然他不用槍,但到了崔老頭這個修為,什麼不是信手拈來。

用劍的發力技巧改為用槍,甚至在教猴子的時候,也不避諱周圍,想學就學,哪怕明知道這群人天資有限,但依舊沒有輕視。

而眾人很快也察覺到了崔老頭所教他們東西十分實用,紛紛前輩前輩的叫着,哪怕這兩天崔老頭沒有出手過一次,但在這百十來人中,依舊十分受人尊重。

尤其是猴子,進步不小,崔老頭還手把手的教他怎麼發力,甚至還傳授了他兩手劍招。

現在猴子不光手握長槍,背上還背着一柄長劍,走路帶風,好不得意,就差拿崔拉頭當親爹供著了。

正在此時,西方遠處的天空之中炸顯出了一道靈光,方圓數十里清晰可見。

不過眾人心頭卻齊齊一沉。

「不好,老趙的隊伍!」

「全體都有!」

牛壯馬上反應過來,怒喝一聲。

話音剛落,百十道人影瞬間起身,十人一列,百人隊伍瞬間進入戰備狀態。

「兄弟們,情況你們都看到了,西方的兄弟遇到了危險,咱們得過去!」

「話不多說,全力趕路,可御空十米,聽明白了沒有!」

在這邊,化海之下不可御空而行,不是真的不能御空,而是怕被人發現,真到了危機的時候,自然要適當的做出改變。

雖然他們在地面之上急行的速度也不慢,但總歸不能與御空相比。

「明白!!」

……

。 藍曦若歪歪頭,不太明白冰茉微的意思。

「我知道你是想要下藥毒害他們的,所以呢……這些葯啊,我特地留心了一下,目前還沒有人能探測出來是被下藥的。也就是說……你儘管下藥,絕對不會被發現。」冰茉微信心滿滿。

藍曦若瞪大眼睛:「這麼厲害?」

冰茉微得意洋洋:「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

行行行,再誇就該蹬鼻子上臉了。

藍曦若揮揮手:「得得得,厲害了我的姐。我修鍊了,你觀察一下周圍啊,看看水源啥的,要是真的好,我們引到空間里啊?」

冰茉微翻白眼:「藍曦若!貪心死你!」

藍曦若笑嘻嘻的開口:「沒啊沒啊,我這麼乖……」

冰茉微已經不想理藍曦若,自己去探查水源了。藍曦若在原地盤坐下來,就開始修鍊了。在這個地方,完全沒有進空間的必要了。靈氣幾乎都要比空間里充足了。

與此同時,藍影疏又去葯閣找藍曦若了,結果卻撲了個空,什麼人都沒有,大門緊閉。他皺皺眉,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等他下午再去的時候,門雖然開著,卻依舊不見藍曦若的蹤影。

「喂,藍曦若在哪裡?」藍影疏懶得和這群人客氣,可以說,他對誰都沒有客氣過。在他心裡,他才是中心。

紅舞莫老早就看不慣藍影疏這幅樣子,自然就更沒好脾氣了。再說了,她都不知道藍曦若現在在哪裡呢!

「喂什麼喂,沒禮貌的傢伙。我們還想問你呢,是不是你把曦若抓走了?還有臉來,找打是不是!」紅舞莫叉著腰,兇巴巴的開口。

她自己都要氣死了,藍影疏竟然還來添堵?

還有,這人到底是個球啊,囂張的要死。

紅舞莫覺得如果自己能打得過他,絕對一腳踹出去!不來第二下的!

藍影疏一愣:「我?我沒抓。」他冷冷的說完,然後眼睛微微眯起來,「你們最好把她乖乖叫出來,她的事情,不是你們這些螻蟻能參與的!」

他說的很輕蔑,似乎一點點都看不起他們。

我去?螻蟻?

藍曦若眨眨眼,表示無語。

這你妹的!

不能參與?

「你是什麼人啊?」沉月皺著眉,「曦若是我們朋友,你說不能參與就不能參與了?」她雖然脾氣好,但是關係到藍曦若的事情,她絕對忍不住。

見兩人都有些惱了,藍影疏也一點都不在乎:「這麼長時間,難道你們都沒感覺到嗎?她註定就和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醒醒吧。什麼朋友,幼稚!」

這些話,大大刺激了幾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