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他!」呂目頭腦再怎麼不靈活,在此刻也聽懂了其中之意。當即氣的渾身抖動,突然一把抓住旁邊老者手中的大刀,舉起來對著墨牙,咬牙切齒說道:「墨牙,你到底離開否?」

「我知道你著急回去問清一切,但我收到的任務可是不放過你,所以你嚇唬我是沒用滴!」

「呂目,我也不瞞著你,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前幾日已經突破了聚丹境後期,就憑你聚丹境中期實力還不足以讓我害怕!」

墨牙搖頭,接著道:「我不突破又怎敢答應他的要求,來這裡等待著你們!」

「這本是一場局!」

「一場能讓你呂目死亡的局!」

「你竟然沒有發現其中的紕漏之處,還樂呵呵得出域押運貨物!」

「真是笨蛋!」

墨牙說完,手掌一揮,寒意涌動,「兄弟們,該行動了,殺了他們!」

「你先走,這裡有我們斷後!」老者拿出身後背的武器,臉色沉重,擋在了呂目前方,大聲說道。

同時,在他的旁邊,數人皆來到他的身邊,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呂目,讓他有逃離線會。

「呵呵,今日你們一個也有不了,全部都得留在這裡!」墨牙大笑,自身的實力全部湧出,強橫的威壓使呂目一行人後退幾步。

「跑!」老者大喊一聲,舉起手中武器,武器上光芒綻放,他在施展強力武技,為呂目爭取逃跑時間!

「跑啊!」其他人大吼一聲,身體前沖,紛紛拚死抵擋對方奔來之人。

呂目身體滯住,沒有行動!

「轟轟轟!」

這裡一陣轟鳴,但墨牙帶來的一群人,人多勢眾,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全部將對面之人斬殺,只有呂目與老者兩人活著下來了,但老者釋放的武技被墨牙抵擋下來,他自身反而受了重傷,不能再戰鬥!

「呂目,今日你插翅難逃,乖乖受死吧!」

「墨牙,想讓我死,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

呂目大吼一聲,身體泛著白色光芒,直接沖向了對面的墨牙!

「哼,不自量力!」

「一個境界的差距,你拿什麼來彌補!」

墨牙不屑說著,輕輕抬起手掌,他的掌心變得通紅,大吼一聲,「血掌!」

話音落地,他的手掌隨之落下,穿越了空間,直接拍在了呂目的身上,將之重創,倒著飛出!

「你看,你連我一掌都接不下,又有何能耐說我沒有這個資格!」

「呵呵,你現在就像是即將渴死的小鹿,而我則是有水之人,我可以救你一命,亦可取你首級。」

「當然,這個比喻有些不貼切,不過沒關係,你馬上也就要死了!」

「呸!」呂目吐出一口血水,看了看地上的已經死亡的眾人,心裡不忍,眼角流淚,都怪剛才自己的猶豫不決,要是他剛才衝上去與敵人廝殺的話,他們也就不會死。

呂目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一隻手撐著地,慢悠悠的站起來了,對著墨牙大聲喊道:「墨牙,我要你死!」

這一刻,他痛苦,大吼著,不顧自己體內的傷勢,直接撲了上去。

「你也配?」墨牙搖頭,再度伸出一掌,渾身一震,他體內的雄厚的氣息直接透過手掌,轟在了呂目身體上,將之震倒在地。

這次,呂目軟倒在地后,沒有在爬起來,他渾身乏力,已經沒有再戰之力!

老者見狀,握著武器緩緩戰立,來到呂目面前,舉起武器,只要自己沒有倒下,就要保護他。

「行了行了,不和你們玩了,一切都結束了!」

墨牙一步一步朝著呂目走去,他手中的武器拖著地,劃出了一道溝壑。

「呂目,受死吧!」墨牙哈哈大笑,跨著步伐,直接沖向了呂目。

老者低喝一聲,用盡身體的最後一絲力量,沖向了墨牙。

墨牙手掌一拍,將他拍飛,倒在一旁,吐出一口血。

墨牙手中的大刀唰的一下舉起,朝著呂目頭部砍去,只要大刀落下,定會人頭落地。

呂目將死,墨牙大笑,心裡忍不住激動!

「哼,沒想到還未到亂域,就能看見這麼好看的一幕!」

聲音緩緩在這片天空響起,一道身影緩緩從呂目面前浮現,同時,一隻暗琉璃色的手掌緊緊鉗住了大刀。

突然出現一道聲音,並且還是在自己手中的屏蔽環沒有出現提示的情況下,直接嚇到了他,當即想抽回大刀。

但大刀被對面陡然出現的黑袍人手掌鉗住,任憑他怎麼抽動,都無法撼動大刀分毫!

「你是誰?」墨牙驚恐,幾秒后沉浸下來,自己可是有著聚丹境後期實力,這麼高強,還用怕面前的黑袍人?

他身後的那群小弟,身體都一震,看著面前的黑袍人,不知為何,他們都能敏銳地感覺到一股恐怖氣息在籠罩著他們。

一位小弟顫抖著聲音,對著面前不遠處的墨牙說道:「老大,我們撤吧!」 其實徐幼琳的外匯是在黑市換的,收了很高的手續費,特別不划算,但沒辦法,她要出去,就得換好了才能走。

現在雲珊能幫她換,而且是按照正常的匯率來換,那是最好不過了。

雲珊手頭上只能拿出四千,剩下的四千明年五月份前兌換成美金給徐幼琳匯出去。

兩人說好了,就打算早點把房子過戶,落實下來。

雲有福跟潘紅霞知道要買房子也特別支持,人就講究一個根,這有房子就算是有根了,他們夫妻雖說在煤礦廠工作了二十年,但沒有奮鬥到退休,廠里的房子都不能真正屬於自己,更不用說鄉下的大河村了,自從他們夫妻倆的戶口遷出來掛到了廠里,村裏就沒有給他們分地。

祖屋也被雲有德一家霸佔著,雲老太還在,她說不把房子分雲有福也奈何不了她。

所以夫妻倆奮鬥了半輩子,也沒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現在能出錢買一套帶院子的房子,他們是又激動,又有些難以置信。

潘紅霞聽到錢不夠,還趕緊要把這些年攢的兩千塊拿出來,另外還可以找親戚朋友他們借點。

雲珊沒讓她拿錢,跟她說,家裏不能把全部錢都掏出來,怎麼也要留一點急用。

買方跟賣方都談妥,房子去看過也沒多大問題,真的就是舊了些,前幾年因為分配方面有爭議,這套房子一直沒有分配出去使用,後面返還了,徐幼琳也沒有在這邊住,有些門窗脫落,也積了很多灰塵,再沒收走之前,這房子是徐家借住出去的,除了灰塵蜘蛛網這些,也沒其他了。

去有關單位把戶過了,這個過戶也是跑了兩趟才辦好。

過戶的名字寫了雲有福的,本來雲有福跟潘紅霞說寫雲珊名字的,雲珊沒同意,畢竟她跟林隨安是領了證的,寫她名字那就是夫妻共同財產了,以後要是離婚,有的扯了。

後來夫妻倆想着也是,他們只有雲珊一個女兒,以後他們的東西都是女兒的,寫他們的名字,跟寫女兒名字也差不離。

徐幼琳也跟雲珊熟悉起來,還帶過她去她現住的房子,她西街的房子是她祖宅,那邊挺清幽的,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

她家裏很多書,從明清到近代都有,徐幼琳卻道:「祖上是做文學研究的,已經有很多書找不到了。」

徐家是真正的書香門第,不過現在只剩了徐幼琳一個人在支撐門楣,徐幼琳延續了徐家的文氣,早兩年考上了首都大學,現又準備出國留學。

雲珊在一堆名典故中看到了沓格格不入的書籍,代數和數理化叢書,還有英語練習啥的。

徐幼琳道:「這是我高考時複習的資料,昨天收拾時候又翻了出來,雖說我現在考上了大學,但還想拿出來翻翻,不過等我出國,就封起來了,或者送人。」

雲珊說,「巧了,我正準備考大學,你不介意的話,送我吧。」

徐幼琳愣了下,然後笑了,很高興,「嗯,希望你能用得上,不過有些題型可能不一樣了,你可以再去看看新的複習資料,對比一下。」

「好的,謝謝你的資料。」

徐幼琳看她結婚生子了,還有志氣考大學,對她更是熱情了幾分,不僅給她講了些重點題,還給她講了高考的經驗,另外還有一些選專業的參考。

雲珊覺得特別受用,自己這是什麼運氣啊,順利買到了房子不說,還得到了首都大學的高材生指點。

雲珊感念徐幼琳的指導,打算給她做身衣服,她在廣城買了些布回來,還沒有動手呢。

做衣服對她來說,還算簡單,就是現在冬天,這冬天衣服不好做,她就給人做了一套春裝,上衣是長袖的襯衣,下身是西裝式的長褲,一套都是灰色的,正式中又帶着一些調皮,她襯衫的領子上做了些設計,顯得沒那麼單調。

徐幼琳把衣服拿到手的時候,很是喜歡,「珊珊你竟然還會做衣服。」

雲珊道:「簡單的能做。」

徐幼琳比雲珊還小一歲,也算是同齡人,一個是名校大學生,一個是也算是見過世面的重生者,還挺聊得來。

從徐幼琳這兒拿了複習資料,雲珊也把學校安排上了。

她以前上學的高中叫文泰中學,以前在市裏也沒怎麼排名號,但這兩年,因為恢復了高考,各個學校也就暗暗較勁上了。

這文泰中學經過一番激烈的競爭后,排名算是中上,雲珊提了年禮,找到了以前的班主任朱國春。

朱國春還是任職高三,是個老有經驗的高考老師了。他年過四十,皮膚黝黑目光有神,往那兒一站,要是不認識他的,看那氣勢十足的樣子,會以為他是屠夫,身上有股殺氣。

當然,他不是屠夫,身上的這股殺氣也不是對着豬的,而對着他班上的學生。

要說,老師最喜歡哪種學生,自然是學習成績優秀的學生。

雲珊上學那會兒的成績很好,回回在年級排名中名列前茅,再加上她長相出眾,難有老師對她印象不深刻的。

朱國春也不例外。

離開高中都有五年了,這五年中她頂替了母親的工作,跟林隨安結了婚,生了孩子,現在又重回學校,真挺讓人唏噓。

「啥?你要回來參加高考?」朱國春差點沒被剛喝的那一口茶水嗆死,他瞪着牛眼似的眼睛,「雲珊,你不是開玩笑?」

雲珊認真道:「自然不是的,老師,要是當初有高考,我是絕對會參加,並有很大可能考上大學,過着跟現在不一樣的生活。現在回想起來,一直是我的遺憾,趁現在我還年輕,腦子裏的高中知識還沒有忘光,我想拼一把。」

上進的學生,沒有哪個老師不喜歡,朱國春自然支持,就是學校那裏得磨,不過想着雲珊當初的成績,估計難度也不大。

「成,既然你有這志氣,老師就給你跟學校說一說。」

雲珊不知道怎麼的,眼眶發酸,給朱國春倒了杯茶,「您看我這是什麼運氣,碰上這麼好的老師。」

朱國春虎著臉,「你可別高興得太早,年後沒幾個月就高考了,學校未必能讓你進,就算點頭也得讓你考了試再進,要是考不進去,我也幫不了你。」

。 「《繁花歲月》的男主角?」

張曉在腦中回想著,但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這部叫做《繁花歲月》的電視劇他倒是有些印象。

不過對這樣的電視劇他倒是完完全全沒有什麼興趣。

電視劇的背景在近代,講述那個混亂年代之中男男女女的情愛。

由於導演似乎想要滿足很多女性觀眾的嗜好,所以男女主的感情線拍的很一般。

但是男一和男二兩人基佬線倒是拍的非常棒。

劇情大概就是,男二和主角從小就是青梅竹馬,兩家都非常的有錢。

門當戶對,兩人都已經在談婚論嫁了,沒想到竟然殺出一個程咬金來。

沒錯,就是男一,男一是一個窮人,和女主相遇非常的狗血。

然後女主就喜歡上男一,不要問為什麼,問就是編劇和導演說的,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和男二結婚。

自己的人生一定要自己做主。

所以她竟然離家出走去追尋自己的幸福了。

而男二越想越氣,為什麼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竟然會去喜歡上其他人。

他想要去接觸一下男一,看看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魅力。

反而,他知道女主為什麼會喜歡男一了。

因為,他也喜歡上男一了,別問為什麼,問就是不知道。

總之,整部電視劇裡面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元素。

看得出來,這部電視劇的導演也是一個野心不小的人。

兩條線,不分主次。

發展成為了,男二和女主兩人對於男一的爭奪戰。

完美的將兩條線給融合在了一起。

不過,最後獲勝的並不是女主,因為電視劇的結局就是女主死了,男一和男二愉快的離開了這一塊傷心地。

張曉對於這部電視劇就是這麼得一個印象。

他並沒有怎麼看,大多時候都是陪著周悅彤看的。

這樣明目張胆搞基的電視劇,說實話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如今,這部電視劇的熱度到了現在依然不減,受到了很多女性觀眾的喜歡。

主要的原因並不是電視劇之中的精彩劇情,完全就是因為男一的演員。

這是一個演技在線而且長得非常有味道的男人。

不然的話,男二這麼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淪陷了。

導演將陸鳴的魅力給拍的那是一個淋漓盡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